第五十八章 棋局:李淳风!

    第五十八章棋局:李淳风!

    (元宵快乐)

    微微子一晃,现了出来,立在坡上看着唐小峰逃走的方向,亦是无奈。

    她自忖本领了得,挡在唐小峰等人前方,原以为唐小峰此番必死无疑。

    却没想到唐小峰先用言语乱她的心,再突然出手,利用她对游仙枕想要又不想要的犹豫心理,得她一本事无法施展,而她明明知道只要将那家伙挡住刹那,他们几个就是必死之局,偏偏在那一瞬间,她怎么也无法做到,只能避开,被他们从她这最强的一点闯了过去。

    她低头看去,见自己下衣裳被划破了一道口子,白嫩的肌肤都露了出来。

    她恨得直咬牙,却又嫣然一笑……那家伙倒还是有点本事的,难怪会被萃芳姊喜欢上。

    他要真是个没用的废物……杀起来反而没意思了

    ……

    唐小峰与林书香、白话等人先往西飞。

    飞了一个多时辰,芸芝掐指一算,已不再是“五不遇时”。

    白话问:“怎样?”

    芸芝道:“天盘甲申,地盘甲寅,这是直符反吟。直符反吟,灾祸立至,但是奇门在南……”

    林书香一惊:“灾祸立至,那岂非又是大凶?”

    白话笑道:“直符反吟虽然是大凶之格,但只要遇到奇门,就什么事也没有。我猜是前方还有危险,我们要是这样一直飞下去,就‘灾祸立至”变个方向就没事了。”

    于是,他们悄悄变了方向,飞了一段,唐小峰回头一看,见远处有七道魂飞过。

    白话低声道:“原来是烛座下的鬼神七子绕到我们前方去了。”

    鬼神七子找不到他们,依旧在那搜索。唐小峰道:“六壬就有这么好用?”

    白话道:“六壬虽然好用,却也不是随时都可以用,况且卦象这东西一向模糊,有的人会解卦,却不会起课,有的人会起课,却解不来卦,其中只要稍有偏差,就有可能将活路变成死路。便是同一个卦象,依时辰不同,解卦的方法也不同,复杂得紧。”

    唐小峰刚生出再难也要学六壬的心,又被她给灭了。

    他们往南飞了一阵,忽有风卷过,芸芝掐指再算,低声道:“‘直符反吟’变成了‘直符伏吟”六甲在本宫不动,宜藏兵。”

    白话赶紧拉了唐小峰,往下方一条山缝飞去。没过几下,便有阵阵风声从他们头顶掠过,唐小峰悄悄看去,却是微微带着天机五剑等人飞过。

    白话道:“这一次,当是他们请来的六壬高手算到我们改了方向,所以往南边追来。”其实她也不是很肯定,只是依着卦象推测。

    唐小峰见芸芝神有些恍惚,知道这一路上的辛苦已让她有些吃不消,而且六壬显然极耗精力,这样下去,她精神难以集中,只怕非出问题不可。

    想到这里,他心中忽地一动,道:“芸芝姑娘,我念两篇文给你听。”

    他将《符经》里的演法章、演术章念了出来,孟芸芝越听越是惊奇,这两篇文虽然字字艰涩难懂,却暗合八卦甲子,月之数,若再与她所学的六壬进行对照,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心底不断涌出一般。

    唐小峰自然知道,《符经》在传说中,乃是西王母令九天玄女赠给黄帝,助他一统大荒的宝书,又称《遁甲经》、《天机经》,战国时鬼谷子便是读了其中的法、术两章,被兵、法、阳、纵横等各家传人都奉为宗师,甚至连阵法、六壬、遁法等各种奇门遁甲之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称作鬼谷之术。

    在东海时,亭亭便是先读了法、术两章,再结合《鬼谷子》,开始悟出阵法之要,破四阵时,他费了那么大力才破去巴刀阵和无火阵,请来亭亭后,轻而易举的就把剩下两阵给破了,而在得到《符经》之前,亭亭从来也不曾接触过阵法,由此便可知道《符经》之宝贵。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

    当然,《符经》虽然好,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读懂,当初在东海时,徐丽蓉、亭亭、若花、骆红蕖几人全都读了,但真正能够读懂法、术两章的却只有亭亭一人,而《符经》的上篇演道章,却连亭亭也没能读懂,还得靠他姐姐来。

    亭亭聪明之处,是她读了法、术两章后,先不急于读懂,而是又找了《鬼谷子》来读,两者互相结合,终得阵法之要。

    而芸芝原本就熟知六壬,一听完这两章,立时便有一种若有所悟的奇妙感觉,精神也打了起来,开始将这两篇奇文不断琢磨。

    白话道:“芸姐姐,那个先放一边,你再算一卦看看。”

    芸芝正要扔石子,白话却道:“芸姐姐,你换一个,不用十干克应,改用八门克应。”

    芸芝道:“为何?”八门克应算出来的卦象要比十干克应更加模糊,真正精通卦术的人很少用它。

    白话道:“我们刚才变了方向没多久,敌人马上就从同一方向追来,可见敌人中的六壬高手已开始把握到芸姐姐你的算路,你现在突然不用十干,改用八门,那人再算我们的行踪,也会变得麻烦起来。”

    芸芝虽然精通六壬,但对这种争来斗去的东西却不太了解,只好听白话的,算了一下,道:“一个开门,一个休门……开门大吉。”

    唐小峰道:“什么开门大吉?”

    芸芝道:“卦象就是‘开门大吉”这个……这个我也不太好解。”

    紫芝道:“开门大吉?这是要做生意了么?但我们却又没东西可卖,就算把芸芝你卖了,却也换不了几个钱。”

    芸芝气道:“还是把你卖了,换的钱多。”

    紫芝得意地点着头:“那当然,那当然。”

    芸芝气结……我是在夸你么?

    就在这时,一个绵长的老者声音传来:“你们既然要卖,那贫道就来买了。”

    众人一惊,扭头看去,却看到一辆马车从外头驶入了他们藏的山缝。

    山缝很窄,马车很大,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驶进来的,但它就是驶了进来。

    驾驶马车的是两个小道童,他们飞而起,再落下来时,马车却又变成了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手持拂尘的老道。两个小道童落在老道后,推着轮椅,来到他们前方。

    芸芝惊道:“是你?”

    老道念声无量寿佛,道:“小姑娘,好久不见,难为你还记得贫道。”

    唐小峰眯着眼睛,见这老道仙风道骨,显然不是普通人。白话却是瞅向老道后的两个道童,看出那两个小道童都不是真的,而是两个纸人。

    紫芝道:“芸芝,他是谁?”

    芸芝道:“他就是在我小时候,帮我找到猫儿,又教我起课的那位道长。”

    紫芝道:“这个你得谢我,是我帮你打跑了猫儿。”

    白话眼珠子一转,嘻嘻笑道:“道长莫非姓李?”

    老道道:“贫道正是姓李。”

    小姑娘叹气:“道长莫非就是李淳风?”

    老道亦是叹气:“贫道正是李淳风”

    唐小峰等人全都怔在那里……他就是李淳风?

    那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李淳风?

    芸芝更是愣在那里,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教她六壬的,竟然会是这位名满天下的著名相师。

    小姑娘继续叹气:“我早该猜到是你,芸姐姐虽然觉得她的六壬还很粗浅,但我却知道,她的六壬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了。以她这么厉害的六壬,几次算出奇门,改变方向,那些人却还能追来,可见他们请来的人比芸姐姐还厉害,这么厉害的六壬高人,除了李淳风,大概也就只有袁天罡了,但是袁天罡应该已经死了,所以,在暗中帮助那些人对付我们的,只会是你。”

    芸芝一惊,唐小峰皱眉道:“但他为什么要帮助微微?”

    小姑娘嘻嘻笑道:“因为微微是他师妹。”

    “他师妹?”唐小峰错愕地道,“但是江湖上谁都知道,李淳风的师父是袁天罡,而微微的师父却是黄天道的天……唔。”

    “看来你终于想通了,”白话叹气,“黄天道的‘天公”就是袁天罡。”

    唐小峰苦笑……这世上果然有许多出人意料的事。

    只是虽然出乎意料,但仔细一想,却似乎又能想通。武媚娘原本是黄天道安排在李世民边的棋子,但她出寒微,并不是什么世家之女,凭什么能够成为李世民的昭仪?自然是因为袁天罡在暗中相助。

    袁天罡是帮助李世民成就帝业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李世民的监天侯,深得李世民信任。

    而武媚娘只怕是从小就被袁天罡吸纳进了黄天道,在她刚出生没多久,她的父母曾将她当成男孩抱给袁天罡看,袁天罡看了一眼,直接下了评语,说可惜是个男孩,若是女孩,必成帝王。

    然而以袁天罡的本事,怎可能连她是男是女都没看出,只怕他原本就是故意找上武家的。

    袁天罡是黄天道的“天公”。

    李淳风是袁天罡的徒弟。

    唐小峰看着李淳风:“你也是黄天道的人?”

    李淳风道:“贫道不是,贫道只是路过洛阳,被师妹请来助她一臂之力。”

    唐小峰眯着眼睛:“那你现在来做什么?你既然能找上我们,为什么不把其他人带来?”

    李淳风亦眯着眼睛:“贫道来做生意。”

    唐小峰道:“你想要什么?”

    李淳风伸手一指:“要她。”他指的是孟紫芝。

    孟紫芝心想,怎的突然之间,这么多人要我?

    唐小峰问:“你用什么买?”

    李淳风道:“我不买,我赌。”

    唐小峰与白话错愕地对望一眼,小姑娘问:“怎么赌?”

    李淳风道:“下棋。”他将手一挥,在他面前多了树桩、棋盘、两盒棋子。

    棋盘,是十九道的围棋,棋子,是黑与白的棋子。

    李淳风看着芸芝,缓缓地道:“贫道与你下棋,赌注便是你的妹妹,你若输了,你妹妹就任我带走,我若输了,要杀要剐皆由你们,如何?”

    孟芸芝怔在那里。

    唐小峰冷笑道:“你既然敢来,我们可以现在就杀了你。”

    李淳风拂尘一甩,搭在肩上,道:“贫道既然敢来,自然知道你们杀不了我。”

    唐小峰不由头疼,不管是这人名垂千古的赫赫威名,还是这人对六壬的精通,都让他不敢妄动。他看向孟芸芝:“你会下棋么?”

    白话低笑道:“会六壬的人,岂有不会下棋的?”

    孟紫芝道:“纵连兰芝姐,可都下不过她。芸芝,别怕,你只管跟她赌就是。”

    唐小峰点头:“没错,不用怕,反正输了又不是要抓你,把她输掉去,还省得她呱噪。”白话翻个白眼:“你是在给她打气么?”

    唐小峰却又看向李淳风:“但我们怎么知道你不会利用下棋把我们拖在这里,等你师妹跟其他人赶来,让我们想走都走不了?”

    “贫道岂是这样的人?”李淳风淡淡地道,“你们只管放心就是,只要棋局不曾结束,谁也不会来这里打扰,棋局结束,贫道若是输了,自任由你们处置,没有贫道帮忙,敝师妹更是难以找到这里。”

    他看向犹豫不决的芸芝,缓缓道:“棋路便是算路,你若算不过我,就算再怎么逃,我早晚也能将你姐妹二人找着,让你们无路可逃。二十年来,你是第一个能从贫道的卦术中几次脱的人。与其彼此算来算去,徒耗工夫,倒不如一棋定下输赢,是福是祸,看此一局。”

    孟芸芝咬了咬牙,道:“既如此,小女子就与前辈对上一局。”

    她踏前两步,立在棋盘之前,道:“谁先?”

    李淳风淡淡地道:“贫道虚长这么多岁,此可与晚辈抢先?便让你持先便是。”

    他虽让出先手,孟芸芝却更是心虚,她学的是六壬,这些年将那本《六壬阳经》不知读了多少遍,对李淳风的大名如雷贯耳,一想到要跟这名震天下的高人比拼棋路,心里哪里还有半点信心?

    两人布下座子,孟芸芝先挂右角,与李淳风一子一子,慢慢下了起来。

    唐小峰在一旁看去。

    跟后世的本规则不同,此时的围棋乃是白子先行,故而芸芝这一方用的便是白子。此外,中国古代围棋因为要“还棋头”,即盘上棋块越多,要还的棋头也越多,因此从一开始,两人就已开始撕杀。

    围棋在中国传承已久,直到隋唐之时才慢慢传入本,由于围棋规则的变化,二十一世纪的人看中国古代留下的名局,总觉得力量过大,美感不足,却不知这跟境界本没有关系,而是规则的不同。

    二十一世纪时,大家所用的其实都已是本规则,最多就是数子和点目的些许差异,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而本规则的“贴目”跟中国古代的“还棋头”完全不同。

    在本,一名棋手若是过分追求撕杀,通常会被批评为“不会下棋”,下棋时追求平衡与美感,这才是所谓的“棋道”。

    但在古时候的中国,由于要“还棋头”,一盘棋下来,通常是从头杀到尾,对方的两块活棋要拼死分断,已方的小块地盘不求存活,先求突破对方封锁,跟自己的其它棋相连,故而看上去力量极大,黑白棋子到处绞成一块,直杀得到处都是残子,不像本围棋那般,大多数时候都是壁垒分明,你一块,我一块,大家先分好地盘,然后再小打小闹地抢上一番,有时候一局棋下来,真正撕杀的没有几处。

    唐小峰虽然知道围棋的规则,但自己却不会下棋,他小时候连读书都是被姐姐着读的,弹琴下棋这种事自然更不感兴致。而棋琴书画,他姐姐唐小山只会三样,三样皆精,唯有这“棋”她是从来不学。

    不但不学,且看到围棋就想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她虽然不知道,唐小峰却是知道的……不就是因为当年在天上,武则天下令百花齐放的时候,她刚好跟麻姑下棋去了,误了大事么?

    不过按《镜花缘》里的节,就算在她还是百花仙子的时候,虽然喜欢找人下棋,但那棋也是极臭的……

    虽然不会下棋,但悄悄看去,孟芸芝的表越来越凝重,连手儿都慢慢开始发抖,李淳风却依旧从容淡定,唐小峰便已知道,她的形势必定不妙。

    别说是他,就连紫芝、白话、林书香三女也都看出她撑不住了。

    紫芝在心里嘀咕:“我不会真的被输掉吧?”

    白话与唐小峰悄悄对望一眼……实在不行,就在关键时刻突然出手,就算杀不了李淳风,也要搅了这盘棋。

    当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抱定了“赢了最好,输了耍赖”的主意。

    这对望的一眼,让他们两人很有一种心心相印、心有灵犀的感觉……果然大家都是不守信用的坏人啊。

    ……。.。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