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六壬:五不遇时!

    第五十四章 六壬:五不遇时!

    (求票,求月票,也求推荐票)

    几人昨晚匆匆逃出,也没带什么吃的,好在唐小峰的百宝囊中放了一些干粮,勉强可以填饱肚子。吃完干粮,正要上路,白话忽道:“你们听。”

    姐妹两人聚精会神,却未听出什么,唐小峰自然不是她们可比,听出前方似有琴声、叱、兽吼传来。

    白话兴奋地道:“去看看。”

    唐小峰想,如果说紫芝得的是“没有人陪她说话就会死”的病,那这丫头得的就是“有闹不瞧也会死”的病。

    四人悄悄潜去,前方有一条大河,他们藏在芦苇间,小心看去。

    只见河上飘着一条小舟,舟上坐着一名戴着黑纱的少女,少女膝上放着素琴,弹出哀绝琴声。在她的前方,则有五十四名撑着花伞的女子,这些女子飞在高处,随着她们的飞舞,漫天都是艳丽的花朵。

    被这五十四名女子困住的,则是一只金翅大鹏,大鹏阵阵怒嘶,时而冲天,时而低扎,却怎么也无法突破那五十四名撑伞女子布下的阵势。

    紫芝道:“好大的鸟,这些人怎么跑到这里捉鸟玩?”

    白话低笑道:“那可不是什么鸟,那个是迦楼罗,以龙为食,以前是驻守灵山的神兽,后因犯下大错被赶出灵山,这才在婆娑世界出现,迦楼罗数量极少,几乎可以跟传说中三十三万年才出一只的应龙相比。”

    紫芝又问:“那捉它的是什么人?”

    白话道:“都是天魔宗的人,她们布下的是六九残红天魔阵,那个弹琴的,就是天魔宗的公主。”

    那“公主”唐小峰以前也见过一面,当时他带着鸾凤隐幽百美屏去见玄奘法师,在古寺前撞上的黑纱少女就是她。

    紫芝见大鹏拼命挣扎,却无法摆脱那些女子布下的天罗地网,六九残红天魔阵越缩越小,那飘飞的无数花瓣撞在它的上,撞出道道血花。

    迦楼罗怒吼,悲鸣,看上去极是可怜。她低声道:“有没办法救它?”

    唐小峰干咳一声:“没那必要吧?”这迦楼罗显然就是行刺过亭亭的纹少年,他虽然对这少年没什么恶感,却也没什么好感,怎么也犯不着为了他跟天魔宗为敌,更何况他们自己都不安全,微微和黄天道的那些家伙,可是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

    白话却是眼珠子一转,道:“你想要救人?”

    紫芝道:“嗯,不知道怎的,就是很想救它。”

    白话推了推唐小峰:“还不赶紧救人?”

    唐小峰翻个白眼:“我为什么要听她的?”

    小姑娘凑在他的耳边:“因为她现在可是五德之气附的人,她每一次心血来潮又或是无关紧要的念头,都有可能是为了将她导向未来的帝王宝座。”

    唐小峰没好气地道:“要救你自己救。”就算她将来当了皇帝,我又不想当皇后,为什么就非得帮她?若是平常时候,顺手帮帮倒也无所谓,但现在显然不是多事的时候。

    芸芝却盯着那些撑花伞的女子,道:“她们布的,为何叫六九残红天魔阵?”

    白话道:“所谓六,也就是六仪,亦即戊、己、庚、辛、壬、癸,所谓九,则是九星,也就是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残红是她们手中的花伞,这些伞可以聚集玄气,生出惑人与伤敌的残花败叶,天魔则是她们所修的功法。以六仪、九星为阵,以残红伞为宝,以天魔舞为心法,三者合一,这就是六九残红天魔阵。”

    芸芝疑惑地道:“六仪和九星?这些在六壬里也常用着。”

    白话嘻嘻一笑:“奇门遁甲之术虽然千变万化,但究其根本,却也不过就是三奇、六仪、八门、九星,用于卦术则是六壬,用于风水则是堪舆,用于临兵战胜,则是阵法与遁术,千变万化不离其宗,来,芸姐姐,我问你,如果你是阵里的那只大鸟,你会怎么逃?”

    芸芝喃喃地道:“既是跟九星有关,书上有云:天辅之星远行良、天禽远行偏得利,既是要逃走,只能从这两星所在的方向逃,其它七星都是凶星。但是辅星和禽星都被藏了起来,现在是午时,六仪流转到辛,可以往东方飞一丈,六仪流转,自己将你带到天心星的位置,再往上急跳,便可落在天禽星的位置,此时的天禽星与天九重叠,月令有云:天九成金于西与地四并,必须冲天而起,往西疾飞,方可脱阵而出。”

    白话睁大眼睛看着芸芝,芸芝脸儿一红,低声道:“我随便说的,也不知是也不是。”

    小姑娘笑道:“是与不是,一会便知。”

    只见迦楼罗双翅一拍,往东疾飞一丈,停在那里,恰在这时,五十四名天魔宗女子舞出疾风,将它一带,自行换了个位置,落在天心星上,紧接着便往上一跃,顿了一顿,冲天而起,往西飞逃,一忽儿都没了影。

    五十四名天魔宗女子怔在那里,茫然相顾,小舟上的天魔宗公主则按住琴弦,往芦苇这边瞅了一眼。

    白话道:“快走快走。”拉了唐小峰,载了姐妹花就逃。

    飞掠中,紫芝小声道:“它听得见我们说话?”

    白话嘻嘻笑道:“要不怎么是可以和应龙相提并论的神兽?迦楼罗天生神通,可以通过吞食妖魔内丹快速成长,他还是修行浅的了,大概是出生未久,抢得的内丹也不多,成长到极高境界的迦楼罗,连佛祖都可吞下去。”

    唐小峰道:“别管那家伙了,还是先算算我们现在该往哪逃。”

    芸芝手藏袖中,掐指一算,脸色发白,又掐来掐去,脸色越来越白。

    其它三人看她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卦,白话问:“怎么了?”

    芸芝颤声道:“五、五不遇时。”

    白话头皮发麻:“不是吧?”

    唐小峰与紫芝一头雾水,唐小峰要问,紫芝口快:“啥是五不遇时?”

    芸芝道:“时干克干,我、我以前从来不曾碰到过。卦书有云:五不遇时,百事皆凶,三奇八门都不可用。”

    唐小峰大惊:“百事皆凶?比昨晚那什么‘天网四张’还凶?”

    芸芝道:“不,说是百事皆凶,其实却是个平卦。”

    白话苦笑道:“虽然是平卦,但却不是‘平平无奇’的平,而是既可凶也可吉的‘平’,时干克干,一般人活一辈子都碰不上一次,一旦遇上,虽说是平卦,却从来都是当作大凶来处理,因为正常况下,绝不会遇到这个卦……芸姐姐,你再算算。”

    芸芝道:“算了好多次了,都是五不遇时。”

    白话道:“必定是有同样精通六壬,且道行极高之人隔空干扰,扰乱了你的卦术,才会出现时干克干、三奇八门都不可用这种事。”

    又喃喃道:“难道是黄天道的天公?不对啊,那老家伙应该已经死了。”

    唐小峰正想问“天公”是谁,小姑娘已道:“算了,快走快走。”

    他们逃了一路,飞过了两座山头。

    唐小峰与白话同时生出感应,回头看向后方。

    五道剑光正从远处疾飞而来。

    单单看那剑光,唐小峰便知道来的是燕家的天机五剑。

    唐小峰咬了咬牙:“你们绕弯路,我来引开他们。”把后的紫芝扔给白话,自己往前一纵,加速逃窜。

    白话以玄气截着姐妹花,绕着山脚一飞,飞入森林。

    芸芝道:“唐公子真是个好人。”

    紫芝道:“好个头,他们本来就是来追他的。”

    剑光向前,疾风倒卷。

    唐小峰虽然剑光飞快,然天机五剑亦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侠,他怎么也无法甩开。

    他飞过一处断崖,忽地,脚下寒光一闪。

    他大吃一惊,子闪电般一扭,强行使用“星空倒转”,以无制有,逆转阳。

    从他脚下偷袭的竟然是燕家家主燕义。

    燕义如此出奇制胜的一剑竟然刺空,令他大感惊诧。

    他心里已下定决心,既然这少年已经变成了自己的敌人,那就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杀死。

    唐小峰亦是震惊,令他震惊的是,自己明明只是随便选了一个方向逃窜,燕义居然能够在这里守着他,仿佛早知道他会路过一般。

    他开始相信,有比芸芝更加厉害的六壬高手在帮微微和桓彦范的忙,就是那个不知名的卦术高手,扰乱了芸芝的卦术,同时算到了他逃走的方向。

    燕义将剑一引,罡风业火从天而降,合成天雷,霹雳般向他击来……风雷破九霄。

    燕义这招威风虽大,唐小峰自己却也学过,而且多次看燕紫琼用出,早知避开的方法。

    他翻翻滚滚,以玄之又玄的法避开天雷,往崖下直落。

    然而燕义却也不是想凭着这一剑杀他,而是想凭着这一剑拖住他。

    只是耽搁了这么一下,天机五剑便已赶到,与燕义同时降下。

    唐小峰落在地上,燕家家主与天机五剑分成六角,围在他的周围,让他无路可逃。

    唐小峰暗暗叫苦,以他一人之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燕义和天机五剑的敌手。

    另一边,白话截着孟家姐妹花飞进森林,却又突然顿在那里。

    一个梳着双挂髻,穿着鸳鸯戏水流仙裙的少女挡在她们面前。

    这个少女正是微微。

    白话顿在那里,将姐妹花护在后。

    微微瞅了她一眼,道:“你就是白话?”

    小姑娘嘻嘻笑道:“我就是白话”

    微微轻叹一声:“你是幽探姐姐的朋友,为什么却要帮助我们的敌人?”

    小姑娘也跟着叹了一声:“朋友的敌人,也可以是朋友。”

    微微可地耸了耸肩:“算了,看在幽探姐姐份上,我就让你们走……”忽地睁大眼睛,看着孟紫芝。

    孟紫芝左看右看,又往自己后看了看,这才确定她是在盯着自己,于是问芸芝:“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芸芝摇头,白话却是知道,微微本是黄天道天公的徒弟,她子太急,乃是坐不住的人,或者未能学到天公的六壬演卦之术,但肯定是学到了天公的望气,所以才会看着孟紫芝发怔。

    微微看着孟紫芝,嫣然一笑:“这位妹子可是兰芝姐姐的妹妹?不知你是芸芝还是紫芝?你们半夜里突然失踪,兰芝可是替你们担心得紧,你过来,我带你回家去。”

    孟紫芝道:“我是……”

    白话向后一翻,捂着她的嘴:“别告诉她。”

    微微缓缓走近:“你们别怕,我知道你们只是被那姓唐的小子拐出来的,那小子滑头得紧,专门骗姑娘家,你们放心就是,就算你们帮过他,我也会帮你们说,让你们平安无事。倒是你们就这样跑了,那可是相助恶贼的从犯,连你们的父母和姐姐都要受累。”接近的同时,却将一只华丽的匕首藏在后。

    孟紫芝听她这么一说,不也有些犹豫。

    其实偷跑出来,跟着被通缉的恶贼四处乱逛,似乎也蛮好玩的,但如果因为贪玩害了家人,那可就不好了。

    她正要答应下来,白话却看着微微,嘻嘻笑道:“你后面藏着的,可是能够抽取他人四时五运的正神刀?”

    微微滞了一滞,白话却是一扭,抓了孟家姐妹花,驾了云雾就逃。

    微微大怒,飞直追……

    唐小峰低头看自己的脚。

    燕义与天机五剑将他围在中央。

    静,无边的静。

    一只小鸟从他们头顶飞过,蓦地坠了下来,撞在石上,血散开。

    仅仅只是那森冷的杀意,就已将它那小小的子斩成了不知多少块。

    唐小峰知道自己已无法从这六名当世著名剑客剑下逃脱,但他却不甘心束手待毙。

    纵然是死,也要拖一两个人下水,跟着自己一起死。

    就在这时,他心中突然生出感应,蓦地抬头,往远处看了一眼。

    远处有一道光芒稍纵即逝,他心中一喜,立时知道自己未必会死。

    但就是这么一个分神,反而差点让他送命。

    如燕义和天机五剑这般的高手,凭着对撞的杀意,自然一下子就觉察到他的分心。

    天机五剑同时出手,五道剑气如霹雳般斩了下来。

    唐小峰子一旋,脚步一错,周围空间突然扭了一下,让天机五剑五道剑光全都斩空,而他自己却从剑气中脱而出。

    但是燕义等在那里。

    这招“星空倒转”确实神奇,但是燕义已经看了几次。

    再神奇的招式,被他这样的剑客看了几遍,也将变得不再神奇。

    燕义出剑,剑光奇诡地幻了两下,将空间割出裂缝,疾斩唐小峰的腰。

    唐小峰突然发现自己的“星空倒转”已无法再继续奏效,只能化为剑,只听锵的一声,精光四溅,他勉强挡住燕义的飞剑,翻而起。

    但是天机五剑也已御着剑光袭来。

    燕义剑光如花,只守不攻,心里已是冷笑。

    他只要缠住这少年的墨虹剑,让这少年无法回防,这少年便已是死定了。

    这世上没有一个剑侠,能够同时面对他与他的五个兄弟而不败。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十八样佛宝破空而下,袭向天机五剑。

    这十八样佛宝里有琉璃灯、孔雀翎、金刚杵、舍利子等等,每一样俱是宝气惊人,十八样一同砸下,纵是天机五剑也不得不凝起神来,回剑抵挡。

    但这十八样佛宝只能缠住天机五剑一时,五剑配合默契,燕天杰、燕天陨、燕地机三人接下十八般佛宝,燕天豪、燕玄机二人急袭唐小峰后背。

    唐小峰依旧无法从燕义的缠斗中脱,眼看着就要死于燕天豪与燕玄机之手。

    就在这时,却又有一白一青两道剑光急撩而来,刺向燕义后背。

    燕义大吃一惊,回挡住双剑。

    唐小峰却也及时回,接下燕天豪、燕玄机二人的飞剑,向后一个空翻,脱出战圈。

    燕义一剑劈飞偷袭而来的双剑,脸色一寒,纵疾刺。

    随着他的这一剑,天空撕开道道裂口,无数闪电穿梭而下,大地一阵轰呜,远远近近鬼神皆惊。

    剑化天雷,如巨龙一般冲向唐小峰……神霄第三剑,天龙破九霄。

    这个少年已经惹出了太多麻烦,他必须要死在这里。

    天雷未到,那惊人的电光便已让唐小峰心生寒意,他并非一个胆小的人,但这天龙破九霄本就有惊魂夺魄之效,再无可畏惧的人,亦会被它所震慑。

    雷法为先天之法,雷神为在我之神

    天龙破九霄剑化天雷,其霸道处,几为天地所不容。

    唐小峰发现自己无法接下这一剑,只好咬牙祭出泰煞鼎。

    天雷击在泰煞鼎上,轰然作响,泰煞鼎震飞。

    燕义一指,飞剑所化天雷继续轰向唐小峰。

    迅雷不及掩耳,唐小峰连转动念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将墨虹剑快速一截。

    天雷轰中墨虹剑,墨虹剑亦震飞,唐小峰抛飞而退,喷出鲜血。

    燕义脸色一变……这少年竟能硬接“天龙破九霄”一剑,只伤不死?

    他冷哼一声,以指作剑,天雷化作飞龙一个回旋,就要再向少年冲去。

    唐小峰失了剑,失了鼎,再受这一击,只能是形神俱灭。他已是退无可退,逃无可逃。

    就在这时,却又有一座佛塔从天而降,朝燕义直镇而下……六道转轮塔。

    (别忘了扔票票哟)

    *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