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兵变!黄天道地公!

    第四十七章兵变!黄天道地公!

    燕紫琼失声叫道:“爹?”

    燕义缓缓地道:“紫琼,你莫要忘了,你现在所保护的那个女人,才是我们燕家的仇人。”

    燕紫琼如同被冷水浇过一般,整个人都呆在那里。

    另一边,桓彦范一脚踹碎大门,双手一扔,宰氏姐妹的躯飞了出去。

    一个少年疾跃而起,却只能接住其中一女。

    这个少年自然便是唐峰,他落在地上,抱着怀中的少女,失声道:“玉蟾?”

    宰玉蟾额上满是鲜血,艰难地看着他,凄凉一笑:“唐公……子……”躯一软,俏丽的脸蛋挂着最后一丝笑容,凝在那里。

    唐峰心中一痛,将她放下,再看向撞在墙上的宰银蟾,亦是螓首尽碎,早已死去。他又惊又骇,满腔怒火,看向桓彦范。桓彦范却对他看也不看,从怀中取出一个面具戴在脸上,朝武则天冷冷一拜,道:“黄天道地公,拜见天师。”

    黄天道内,有三公、十二祭酒、三十六方。

    这三公,乃是天公、地公、人公。

    桓彦范,就是其中的“地公”。

    唐峰终于知道,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张柬之、徐承志、李多祚,甚至包括他自己,全都是那个人的棋子。

    他持剑护在武则天前,看着桓彦范,冷冷地问:“燕姐和卞璧已经被你杀了?”

    桓彦范缓缓起,负手而立,淡淡地道:“卞璧乃是礼部尚书的独子,将他留着,比杀了他更有用处。燕家兄妹,亦有人代他们求,只要他们不多事,就无人杀他们。”

    唐峰想起刚才听到燕紫琼的那声惊呼……难道连燕义,也是黄天道的人?

    桓彦范看着他,道:“唐公子亦是将才,如今天下大乱,龙族窥视,只要你肯入我道门,我们亦必将你放过。”

    唐峰将宰氏姐妹的尸体扫上一眼,冷然道:“你这话说得太迟了。”

    桓彦范木然道:“成大事者,不拘节,些许人的牺牲,在所难免。”

    唐峰喃喃道:“但我却不明白,你要的到底是什么?我知道洛阳城中龙蛇混杂,这一场兵变牵连极广,但我却怎么也想不通,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论官职,你原本就是御史,只要按着计划,武后退位,你扶持中宗陛下登基,自然能够更进一步,你既不姓武也不姓李,难道还想做皇帝不成?论暗地里的份,你是黄天道的三公,我虽不知道黄天道的况,但想来,这地位也不低了,莫非你要叛出黄天道?死在外面的那些,倒也都是黄天道的人。”

    桓彦范冷哼一声,看向武则天:“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死在外面的那些早已被这女人收买,我黄天道当年助她进入皇宫,把持朝政,进而登上帝位,她却违背了当年对我道门许下的誓言,反以各种手段渗入我黄天道,居然还自封天师,今本人所做,只不过是为重振我黄天道教义。况且,我若不走这一步,一旦叛乱平息,她再无用我之处,亦不会留我。”

    唐峰苦笑了一下……他大概是明白过来了。

    武则天原本就是黄天道的棋子,骆宾王的讨武檄文里说她“地实寒微”,并不只是乱说,因为武家原本并不是什么名门世家。当初她能够进入皇宫,成为唐太宗李世民的昭仪,黄天道只怕帮了很大的忙。而随着地位越来越高,她慢慢脱离了黄天道的掌握,甚至反过来将黄天道控制在手中。

    而桓彦范,大概就是后世所说的“原教旨主义者”,无法容忍武则天对黄天道的改变,同时也是为了自保,所以才策划了这样一场兵变。

    武则天却看着桓彦范,淡淡地道:“你没有这样的本事,这些可是微微教你的?”

    桓彦范冷然道:“陛下说我没有这样的本事,未免太看人了。”

    武则天苍老地咳了几声,缓缓道:“你假作顺从,只等今一击,确实很能隐忍,朕看了你。但这一连串的安排,绝不是你能想得出来的,你若真有这样的能耐,黄天道也不会被朕慢慢渗透,直等今,要让你用出这种血洗手段。”

    桓彦范不语。

    他虽不说话,唐峰却知道武则天说中了。

    武则天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地位,自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然而这一次,桓彦范所代表的那伙势力,先是利用反周复唐的义军,将洛阳城内的兵力一点一点挖空,又借着张柬之与李多诈等心向旧唐的忠义之士控制羽林军,然后再借他所统率的一众剑侠和天罡地煞图变出的七十二名星将打头阵,与投向武则天的黄天道道徒拼得两败俱伤,这些手段,一环扣着一环,桓彦范要是有这样的智商,黄天道又怎么会被武则天逐步侵蚀?

    这一连串的计谋,倒是让他想起在东海的时候,哀萃芳和纪沉鱼所做的事,当时她们便是藏在幕后,借淑士国和君子国之手,一步步的,将东海闹得腥风血雨,最后还毁了轩辕国。

    有人在下棋……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武则天看着桓彦范:“给你出主意的,莫非是微微?”

    桓彦范脸色变了一变,却不答话,只是道:“事已至此,还请陛下写下退位诏书,安享天年。”

    武则天道:“朕写下诏书,你就会放过朕么?”

    桓彦范淡淡地道:“自然。”

    武则天冷笑道:“今若是其他人宫,朕或许还有活路,你却是绝不会放过朕的。黄天道落到如此地步,你恨朕入骨,无一不想杀朕,朕岂会不知?只不过你在黄天道中地位尊崇,朕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你。现在既已撕破了脸,朕要是不死,你只怕睡都睡不安稳。”

    趁着武则天与桓彦范说话,唐峰悄然一退,想要带着武则天破窗逃走。

    桓彦范却立时生出感应,目光如电,直接在他的脸上,冷然道:“你还是不要动的好。”

    唐峰心中一惊……这人的本事,只怕可以跟尊圣门的圣主相比。

    桓彦范却又冷叱一声,五个戴面具的人影疾飞而出,将武则天与唐峰围住,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这五人各持一剑,剑光闪耀,紧接着,又有一个戴面具的男子踏了进来,在他后,竟然还跟着燕紫琼。

    燕紫琼看到宰氏姐妹的尸体,脸色一变,低下头去。

    唐峰将视线从这持剑的五人上扫过,面无表地道:“天机五剑?”又看向燕紫琼前方的那个男子:“燕义,燕大叔?”

    这六人虽不答话,唐峰却已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他看着燕紫琼,叹一口气:“现在,连你也要杀我么?”

    燕紫琼低声道:“卞璧和哥哥都还活着,你何不也放下剑,我、我让他们不要杀你。”

    唐峰叹道:“多谢你的好心,如果你能够让他们也不要杀银蟾和玉蟾,我会更感激你的。”

    燕紫琼不敢看他,他却也没有再看燕紫琼,只是持着剑,护在武则天前,冷冷看着燕义和天机五剑。燕紫琼见他不退,咬了咬牙,道:“她原本就是我们的敌人,你为何要保护她?”

    唐峰失笑道:“你还不明白了?他们可以放过你和你哥哥,也可以放过卞璧,但他们却是绝不会放过我的。张柬之和李将军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肯定是已经被他们杀了,再等陛下一死,朝廷就会落在他们手中。他们想名正言顺地控制朝政,但是黑锅总要有人来背,他们绝不会承认是他们杀了陛下和张大人,那陛下和张大人到底是谁杀的?当然是我,我的主谋是谁?当然是徐大哥,徐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然是因为他想拥李素为帝,然后再挟天子以令诸侯。”

    他叹一口气:“此时此刻,颜崖和那些失踪的人,想必已经去刺杀庐陵王了,但那却是一个陷阱,弄不好他们现在已经落在这些人手中。我还是看得不透,我本以为这只是李素的愚蠢之举,现在想来,赵文昧很可能也是黄天道的人,李素是被赵文昧给利用了。他们全都是飞骑兵团的人,他们被擒,徐大哥百口莫辩,再等我一死,徐大哥、章更、格浑,还有这些子跟我们并肩作战的所有人,全都会变成乱臣贼子,连死了都要败名裂。”

    燕紫琼躯一颤,桓彦范却是看着他,动容道:“你倒是看得很透。”

    燕紫琼芳心大乱,直到刚才她才知道,原来她们燕家的祖先原本就是黄天道的人,她父亲亦是黄天道的十二祭酒之只因不肯投向武后,才会被武后灭门,而她的父亲和几个叔叔在灭门前得到“地公”桓彦范的暗中通知,抢先藏了起来,这才逃过一劫。

    这些事,燕义之所以没有告诉她,只不过是因为不想让她兄妹二人跟黄天道扯上关系,却没有想到随着整个局势的一步步发展,他们父女竟然会在这里相见。

    一边是自己的亲人,一边是这些子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好友,此时此刻,她竟不知该如何自处。

    桓彦范却也是眯着眼睛,盯着唐峰看,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告诉唐峰,宰相张柬之跟这场兵变有关,然而唐峰不但猜到张柬之已被他杀死,更猜出他接下来的打算,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放过他。

    唐峰虽觉自己看得不够透,但对桓彦范来说,这少年竟然能够把这乱麻一般的局势看得如此通透,已经是让他大感意外。

    确实,武后退位,还政于中宗,那是忠义之举,但杀了武后,那就不是忠义,而是谋逆。不管是武则天还是张柬之的死,他都要算在别人头上,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则是背黑锅的最好人选。

    这少年是凶手,徐承志和李素是幕后主谋,一切听起来都是那般的合合理,又有行刺中宗被抓的那些人作为人证,将不会有任何一人怀疑到他,而这少年既然能够潜入皇宫杀死武后和当朝宰相,自然会有同党,到那时,他便可以借着搜捕同党的名义,将朝中所有异己株连进去,牢牢掌控朝政。

    所以,这少年非死不可,武则天也非死不可。

    桓彦范盯着武则天,冰冷冷地道:“请陛下写诏。”

    武则天道:“朕若是不写,却又如何?”

    桓彦范冷笑道:“陛下若是不写,我自然也有办法让陛下写,只是到那时,陛下莫要后悔才好。”

    武则天沉吟片晌,叹道:“你想让我如何写?”

    桓彦范淡淡地道:“陛下为歹人所刺,伤重难支,垂死之前,将帝位传于庐陵王,又将朝政托付于太平公主与臣,如此便可。”

    唐峰暗自折服,这诏书听上去合合理,没有一点可质疑之处,就跟当年李世民垂死之前,将帝位传给李治,又让长孙无忌和褚襚良为顾命大臣一般,如果今天武则天不是被人宫,而是重病垂死,只怕她也会这样写,只不过成为顾命大臣的会是张柬之,而不会是他桓彦范。

    不管在背后下棋的人是谁,那个人都是无可置疑的高手,一步接着一步,一环扣着一环,每一步看上去都是那般的合合理,让人连质疑的机会都没有。

    武则天长叹一声:“罢了,朕写给你。”让唐峰搀扶着,来到边,在头摸索。

    桓彦范皱眉道:“你做什么?”武则天道:“不取玉玺,如何写诏?”

    桓彦范顿了一顿,就是这么一顿,龙榻突然下落,紧接着便是剑光一闪,唐峰已带着武则天窜入地道。

    桓彦范一惊:“截住他们。”天机五剑纵而起,剑光刺入地道,却有三百多道剑影狂卷而出,将他们挡在外头。

    等他们回过神来,龙榻竟又升起,武则天跟唐峰竟都失了踪影。

    桓彦范大怒,一拳轰去,龙榻四分五裂,方自露出地道入口,却又有轰声响起,入口处的那一截不断下塌,竟将整个地道封死。

    桓彦范冷然道:“他们逃不远,搜。”

    燕义和天机五剑飞了出去,燕紫琼却依旧留在那里,不知自己到底该帮助哪边……

    唐峰以剑光载着武则天,在地道中飞了一大段路,来到尽头。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问。

    武则天缓缓道:“此处为天堂之下,上方便是弥勒佛像。”

    唐峰一惊:“这条路只到这里?”那他们根本就还在皇宫里头。

    武则天道:“炀帝以前,皇宫底部虽有许多暗道,然大唐定都于长安,这洛阳皇宫里的暗道,都已被先皇所封,唯有这天堂与明堂二处乃朕拆后重建,修了这么一条暗道。”

    唐峰苦笑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一道昏暗的月光从上方透了下来,武则天负手抬头,看着那一线月光,道:“无须多做什么,只需等天亮即可。”

    唐峰道:“等天亮?”

    武则天道:“皇宫异变,必有人到虎牢关通知昌宗、易之二人,黎明之后,他们必定能够赶回,况且天亮后便有早朝,皇宫变故,群臣多半已得消息,他们不知形势到底如何,未奉诏,自然不敢进宫,但早朝一到,必定齐聚而来,朕只要出现在他们面前,谁也不敢妄动。到那时,桓彦范等就算狗急跳墙,当着群臣的面杀了朕,亦只是个乱臣贼子,更何况只要有昌宗和易之在,他杀不了朕。”

    张昌宗和张易之?靠她的那两个面首……

    唐峰突然醒悟过来,二张只怕并不是武则天的男宠这么简单,而是武则天最信任的两个高手。武则天之所以要让这两个人做自己的“面首”,又将他们封作国公,实是因为唯有这样子,这两个人才能随时随刻在她边保护她,纵连她睡觉又或是上朝也不例外。

    否则的话,武则天自不会武功,以桓彦范的本事,再加上他总能找到机会接近武则天的御史份,若是拼得一死也要杀她,她如何防得过来?

    而今晚二张之所以不在,是因为徐承志破贝才阵时装出的“惨败”起到了作用,武则天为了不给义军休整的时间,让城中大军尽出,连二张都派出去,想要一举杀死徐承志,永绝后患,这才被桓彦范找到机会。

    只是,虽说等到天亮便能无事,但他们真的能够等到天亮么?

    唐峰在武则天面前持剑下拜,武则天低头看他。唐峰道:“徐承志、章更、格浑等人虽然拂逆陛下,但他们精忠报国之心,月可鉴,望陛下能以赦书赦免他们所犯之罪。”

    武则天道:“朕若平安无事,你今救了朕,朕必定会有重赏,自会依你所求放过他们,今若朕死在这里,你纵然持有朕的赦书,只怕也帮不了他们,要赦书何用?”

    唐峰道:“今若陛下无事,末将既有救主之功,亦有宫之罪,是功是罪全凭陛下高兴,末将信不过陛下,只好先求赦书。”

    ……

    (一百个美眉,碰到的又是乱世,死上几个是免不了的,不过大家要记得的是,这并不只是一个有剑侠的世界,还是一个有鬼神的世界。)

    (宰氏姐妹还会出来的,其实伏笔早就已经在那里了,过几章她们就出来。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