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兵变!血染皇宫……

    第四十六章兵变!血染皇宫……

    李多祚心中一震,一眼看去,见万象神宫周围布满了不知多少黄天道的妖术师。

    虽然以前武则天就让这些妖术师保护她的安全,却也从无如此严密,按照原本计划,以他的分,再加上事先的重重安排,至少可将众人带到万象神宫,差的只是最后一步,然而现在,连万象神宫都还没有靠近就被拦住,实是令他大感意外。

    李多祚道:“职务在,若未见陛下诏令,不敢听调。”

    黄天道祭酒道:“诏令在此。”取出诏书。

    李多祚接诏,连看也未看,直接喝道:“此诏是假的,尔等假传诏书,囚陛下,莫非是要造反不成?”

    除着他的大喝,卞璧与燕紫琼早已抢上前去,罡风煞气同时卷过。黄天道祭酒大惊,连闪几下,纵要退,唐峰已直跃而去,一剑削下他的脑袋。

    杀了这名祭酒,其势不停,一众剑侠,七十二名地煞,数百名羽林军齐涌而上,冲向万象神宫。在万象神宫布防的黄天道妖术师,却也有数百名之多,远超出众人事先的预计,李多祚心知必定是走漏了风声,然而事已至此,除了拼得一死完成任务,再无其它选择。

    剑气冲霄,妖风乱舞,唐峰率众飞上夜空,从上方冲往万象神宫,一路血雨洒下,艳丽如花。

    燕紫琼连杀数人,头顶上一具碎裂的尸体落下,血水洒了她一,她却无半点犹豫。宰氏姐妹踏着风火轮,枪影连闪,护卫在她的两侧。

    黄天道妖术师虽多,却无人是唐峰与燕紫琼对手,被他们杀出缺口,近万象神宫。那七十二名星将以前只是羽林军中的精英,藉由天罡地煞图化星宿战将,论起单打独斗,虽无一人比得上唐峰与燕紫琼,但布成阵势,攻守有序,给这些妖术师的压力还要远远大于唐峰所率的一众剑侠。

    唐峰连杀三人,觉得所受压力并无自己想象的大,按理说武则天既然早有准备,数百名妖术师集结于此,他们就算拼死相抗,只怕也难逃覆灭的下场。然而现在,虽然他们死伤惨重,这些妖术师却也在步步后退。

    他心中涌起不妥的感觉,跃到高处,定睛看去,发现随他们杀向万象神宫的人中,有一批人虽然也穿着羽林军的服侍,但却不是飞骑兵团里的人,亦不是那七十二名地煞星。

    他暗自诧异,心想原来桓彦范与李多祚还藏了一手,只是往下看去,却看到李多祚亦是在那惊疑不定。

    他直落而来,落在李多祚边,李多祚道:“那些可是你们的人?”

    唐峰道:“不是……这些人一早就藏在将军的羽林军中,我原以为是将军的人。”

    李多祚道:“他们不是我的人。”

    这些人为数不少,却又并非剑侠,一眼看去,倒是与拦截他们的那些黄天道道徒所用的术法颇有些相似。然而若说这些人也是黄天道的人,却又怎会藏入羽林军中,助他们一同攻打万象神宫?

    飞骑兵团,七十二星将,还有这些来历不明的神秘人,三方联手,将这些黄天道妖术师杀得到处都是尸体。李多祚低声道:“不可让这些人先进万象神宫。”

    唐峰自然也知道,这些人看似在帮他们,但到底有何用心,却是谁也弄不清楚。若是被他们抢先劫持了武则天,后果难料。

    他纵起形,闪电般窜至前方,劈出三刀,化作三百二十四道弧形刀影。这三刀最初是由纣绝天斩变化而来,混有剑气、幽戾气、五精天火,刹那间杀了二十多名黄天道道徒。

    那些道徒俱是心惊,不断后退,唐峰喝一声“闯”,带着卞璧、燕紫琼如箭一般,疾刺而去,宰氏姐妹跟燕勇等人纷纷跟在他们后。

    李多祚却是暗暗下令,让七十二星将杀敌时,隐隐挡住那些来历不明的“自己人”,这些人却也没做多余的事,只顾散开杀人,任由唐峰等人抢先冲进万象神宫。

    唐峰进入万象神宫,回头看去,见后的近百名剑侠,在如此惨烈的杀戮中已死得只剩三十多人,幸好那些黄天道道徒也基本死尽死绝。剩下一些,在星将与那些神秘人的屠杀下,基本已无活路。

    他带头直闯,途中虽还遇到一些敌人,人数却已不多,这为数不多的妖术师俱是好手,却终究不是他与卞璧、燕紫琼等人的对手。

    闯进神宫,一处门前守着两名黄天道道徒,从他们所戴的面具来看,俱是黄天道的祭酒。

    两名祭酒疾扑而上,被卞璧与燕紫琼接了下来,宰氏姐妹跃出,相助两人。唐峰则是直接从这两名祭酒中间穿过,两名祭酒大惊,拼死想要将他拦住,他们原本就是以少对多,这一分神,被卞璧与燕紫琼各自杀死。

    唐峰推开大门,进入中,两名宫女惊慌地想要拦他,被他推开。

    龙榻之上,斜卧一名华贵妇人,看到他们进来,却无多少恐惧。

    唐峰让卞璧等人散在外头,将此间护住,自己来到榻前,收剑侍立。

    这妇人虽已病重,却是威而不露,看着他,淡淡地道:“你是何人?”

    他道:“末将唐峰。”抬头看着这历史上仅有的一个女皇帝……这个在后世既被不知多少文人批判辱骂,又赢得无数后人敬重的女人。

    武则天道:“朕听过你的名字,破去朕于四关所设,无火、巴刀、酉水、贝才四阵的就是你……你可是来杀朕的?”

    唐峰道:“末将奉命保护陛下。”

    “是么?”武则天竟是不喜不怒,连咳几声,道,“扶朕到窗前看看。”

    唐峰暗自折服,即便是到兵榻下的地步,她竟还是如此的从容淡定。他扶起武则天,来到窗前,从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那未完成的大佛。

    武则天叹道:“这佛,看来是无法完成了。”

    唐峰道:“陛下还有时,尽可将它完成。”心里却知道这佛像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在史书上,这佛像就没有真正建好过。

    武则天改东都为神都,拆洛阳皇宫正,改建明堂,又称万象神宫,亦即他现在所立之处。明堂之北,建天堂,置大佛于其中,然而这大佛建了两次,塌了两次。唐峰还记得,在他上一世看过一部电影,叫《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就是按照史书上的这段记载改编的,不过电影里说武则天要建的是她自己的像,这个就是瞎扯蛋了。

    他知道,一旦控制了万象神宫,张柬之与桓彦范等心向旧唐的重臣很快就会进来,武则天写诏书退位,留给他的时间实是不多。他道:“末将有话想问陛下。”

    武则天疑惑看去,见这少年定睛看她,眼神既敬且重,仿佛能够将她看透一般。

    这种眼神实是奇怪,与其他人完全不同,这个少年尊重她,但这种尊重却并非因为她份高贵,又或是因她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而仅仅只是因为她这个人。他虽是第一次来到她的面前,却像比所有人都更了解她。

    武则天道:“你说。”

    唐峰沉声道:“陛下为何要将天下弄至如此地步?”

    武则天心中长叹一声……还以为这少年与众不同,原来亦是如此。

    她淡淡地道:“就因为一个女人做了皇帝,所有的错,便都在这个女人上,是么?”

    唐峰道:“陛下虽是女子,帝王之中,能与陛下相比的,却是寥寥无几。但令末将不解的是,陛下以往虽也杀了许多忠良,对平民百姓却一向厚待,以陛下民之心,为何却要毁了长安、泰山、太湖等各地山川?”

    武则天皱了皱眉:“你如何知道,是朕毁去的?”

    唐峰道:“末将乃是岭南人士,当亲眼目睹五岭之一的骑田岭被毁,毁去骑田岭的,乃是黄天道之人,陛下岂非正是黄天道之天师?骑田岭被毁既与陛下有关,几乎是同时被毁的长安、泰山、太湖等处,陛下又如何脱得了干系?但令末将始终不解的是,以陛下之清明,此番做法,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为何陛下能够做出?”

    武则天看着他,道:“你既认为朕在帝王之中,少有人及,却又要反朕,莫非便是因此?”

    唐峰道:“请陛下先答我话。”

    武则天道:“朕本无需向你解释,但你既然已问,朕便答你,朕曾有此心,但却未做。”

    唐峰怔了一怔……曾有此心,但却未做?

    这个答案比他原本预计的还要难以捉摸。

    按照史书上对武则天的记载,她不该会做出这种导致人神共愤的事,但骑田岭的毁灭显然跟黄天道有关,而她又是黄天道的幕后人物,若说她与此无关,实是难以让人相信,所以他虽不相信各地山川的崩裂与这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女皇帝有关,却还是要问个清楚。

    然而她却说她虽然没做,却是这般想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则天却也皱眉,道:“你说在骑田岭崩裂时,看到黄天道参与其事,此话可真?”

    唐峰道:“参与其事的,还有升平公主。”

    武则天动容道:“微微?”竟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在唐峰的脑海中,那个棋盘上的“将”不知不觉又移了一格,而“士”也被放了上去,它这一放,却让“将”处在了一个危险的位置。

    “士”的作用应该是保护“将”……但如果这个“士”自己也想要下棋,而它的目标就是要吃掉这个“将”……那还有谁能阻止它?

    唐峰心生寒意,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为什么张柬之、桓彦范等人还没有到?

    万象神宫已被攻陷,武则天边的黄天道道徒也被杀尽,他们应该马上出现,像后世史书上记载的一样,武则天写下退位诏书,明一早,便扶中宗登基,一刻也不停留才对。

    兵变可不同于过家家,稍有延误,就不知会再发生些什么。

    为什么他们还没有来?

    ……

    为何张大人还没有到?李多祚亦是一阵惊疑。

    地上满是尸体,这一场恶战,实是过于惨烈,连他带来的这七十二名星将也死了许多。

    皇宫之内,人心惶惶,羽林军散落在皇宫各角,把持住各个要道。剩下的剑侠和星将则守着万象神宫,不让任何人靠近。

    但为何张大人还没有出现?

    李多祚自然知道,张柬之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这个时候还没出现,必定是有什么意外。这让他心中极是不安。

    纵然早已存了奋不顾的决心,深知一旦事败,便是抄家灭门之祸,心中早已打定舍报国的主意,然而皇宫兵变所给人的压力,绝非事前可以想象,这种不知何时才会天明的紧张,让他一阵阵的冒汗。

    前方的黑暗中,走出一个高大的影,李多祚先是一阵紧张,待看到这人是桓彦范时,方才松了口气。

    “桓大人,”李多祚低声道,“为何张大人、袁大人、薛大人都还未到?”

    他说的袁大人、薛大人,乃是袁恕己和薛思行,与宰相张柬之一样,都是心向李唐的朝中重臣,此时本应该与桓彦范一同来到这里,劝武后写下退位诏书。

    桓彦范沉声道:“刚才得到消息,主上府中来了二十多名精通剑侠之道的刺客,好在主上早已移至公主府中,幸得无恙。因事发突然,张大人等人耽误了一阵,此时已在路上,马上就到。”

    有人行刺主上?李多祚脸色微变……中宗李显,一直都是由他从羽林军中亲手挑选的七十二名精兵,以天罡地煞图化星将加以保护,然而今晚这七十二名星将刚被调至皇宫参与兵变,就有剑侠中人行刺中宗,他们今晚的计划,显然早已被泄漏出去。

    “你莫担心,虽有些意外,幸好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桓彦范看着他,又道,“徐承志将军所送的天罡地煞图,你可带在上?”

    李多祚取出天罡地煞图,道:“在这里。”

    桓彦范拂须点头,道:“幸有你与徐将军这等忠义之士,此番才能如此顺利,扶主上登基,你等功不可没。不过此图事关重大,你可先将它交付于我。”

    李多祚怔了一怔:“这个……”他倒不是信不过桓彦范,但手持天罡地煞图,便能节制变化出来的一众星将,徐承志将这法宝交给他时,特意交待过不可托付别人。

    试想,徐承志已开始名震中原,此番兵进洛阳,招募到的剑侠也不过只有百名左右,而只要持有此图,便随时能把七十二名普通将士变成能与那些苦练二三十截的剑侠相抗衡的星将,其重要自然不可觑。

    桓彦范冷然道:“莫非你信不过老夫?”

    李多祚道:“末将不敢,末将只是……”

    桓彦范长叹道:“其实你信不过老夫,这才是对的,只是对虽对了,却太迟了。”影一闪,抢过天罡地煞图,一掌拍飞李多祚。

    李多祚撞在石栏上,肋骨尽碎,在他耳边传来桓彦范森然的声音:“张大人他们早已到了,此刻正在曹地府等你……你就随他们去吧。”

    李多祚喷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惨死当场。

    那些星将看到李多祚竟被桓彦范杀死,先是怔了一怔,怎么也无法相信,李多祚乃是统率羽林军的将军,桓彦范却只是一个文官,然而现在,桓彦范仅仅只是拍了一掌,李多祚便已死在那里,如何不让他们感到震惊?

    他们原本就是跟随李多祚多年的战士,看到李多祚惨死,个个怒极,疾扑而来。桓彦范手持天罡地煞图一抖一抹,金光闪过,这些星将全都坠在地上。紧接着,暗处便飞出数十名戴着面具、御着飞剑的神秘人,剑光缭绕,血光冲霄。

    万象神宫内,卞璧与燕紫琼等人听到外头惨叫连连,俱是惊疑。

    卞璧道:“我去看看。”率着边剑侠疾掠而出。

    燕紫琼与宰氏姐妹守在这里,燕紫琼眉头紧皱,听到外头剑响连连,与卞璧等人战在一起的显然都是剑侠中人,宰氏姐妹亦是互相对望,极是不安。

    外头还在激战,脚步声却己响起。壁上宫灯里的烛火一阵晃动,光影摇曳,桓彦范踏步而来,在他后,还跟着一名戴面具的中年男子。

    燕紫琼眯着眼睛,桓彦范虽然是自己人,然而此时的他给人的感觉是那般的古怪,他的形异常的高大,手上鲜血淋漓,在他后跟着的戴面具男子,更是黄天道的人。

    燕紫琼持剑喝:“站住。”

    桓彦范却像是闻也未闻,只顾大步走来,他的表是那般的冷,即便是燕紫琼也不由得生出寒意。她飞掠而去,以剑气将桓彦范住,桓彦范后的戴面具男子却已掠了上来,拔剑一截,挡住燕紫琼的煞巫剑。

    两人的剑快速交错,剑花乱舞,燕紫琼剑气虽然又快又狠,却是越战越惊,她的所有剑术都像被这人看破一般,不管她如何出剑,总是被这人截下,更古怪的是,虽然这人戴着面具,但给她的感觉却是那般的熟悉。

    就是这么一个迟疑,桓彦范便已从她边踏过,而她根本无法阻挡。宰氏姐妹眼看桓彦范近,蓦然出枪,枪尖直夺桓彦范心口。

    桓彦范连出两拳,两根火尖枪砰的一声,齐齐碎裂,二女喷出一口鲜血,连闪开的时间都没有,就已被桓彦范抓住她们的螓首,将她们的脑袋互相对撞,头骨尽碎。

    燕紫琼虽未回头,却已知道二女遇险,既惊且怒,煞巫剑狂劈,招招拼命。

    那戴面具的男子却一剑将她架住,沉声道:“紫琼,住手。”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