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兵变!武则天……

    第四十五章兵变!武则天……

    来到一处偏,唐峰见到了桓彦范。

    桓彦范穿锦袍,颇为高大。唐峰向他施礼,桓彦范将他托起,道:“唐敖唐探花之子,近连破四阵,名震中原的唐将军,本人早有耳闻,今终得一见,实是幸会。”又问:“卞侄说将军无论如何都要见本人一面,不是有何重要之事?”

    唐峰道:“末将只是想知道,中宗陛下边,护卫可严?”

    桓彦范疑惑地看他一眼,道:“将军不是外人,我也不隐瞒,此前,徐将军为防不测,将天罡地煞图放在主上边,又选出七十二名精壮战士,借天罡地煞图化星将,保护主上。”

    唐峰道:“这七十二名星将,今晚岂非也是要参加皇宫之事?”

    桓彦范皱眉道:“虽然如此,本人已另调人马保护主上……”

    唐峰道:“普通将士,挡不住剑侠中人。”

    桓彦范一震:“莫非是有人要对主上不利?”

    唐峰道:“末将也不敢肯定,但今晚七十二名星将调去皇宫,主上边无强兵看护,只怕会给某些人可乘之机。”

    桓彦范踱了几步,道:“但若不调动星将,皇城有黄天道众多妖人守护,难以成事。”

    唐峰道:“这七十二名星将自然要用,大人只需设法将主上移到它处,让那些图谋不轨之人找不到他,自然万无一失。”

    桓彦范沉吟半晌,看着他道:“本人明白了。”

    唐峰心知自己没必要说得太多,如此大事,他必定会去找张柬之和太平公主商量,以张柬之和太平公主的智慧,只要略略点醒一下,他们自然会做出妥当安排,于是就此告辞。桓彦范心知唐峰会这般说,其中必有异常之处,联想到失踪的那二十多名剑侠,亦是不安,匆匆出门而去……

    唐峰回到红文馆时,亭亭正命人将武则天所赠的金银锦锻运上使船。

    他们退出红文馆,全都移到使船,礼部主客员外郎董端领一名官员,道:“此为礼部主事金骏大人,持通关文书,代朝廷送诸位沿江而下,以免各地官员有为难之处。”

    使船原本就是在各地官员的接送下进京,由朝廷派官送出海口,亦不足为奇,不过派出的是从四品的官员,由此可见武则天对女儿国使团的重视。跟明清时满地捡的三四品官员不同,在唐朝,连六部尚书也不过就是三品,纵连当年被李世民托付后事的长孙无忌,最高也只做到三品。

    唐朝虽然也有一品大员和二品大员,但只是用来给那些元老级大臣养老用的闲职。

    金骏肃穆拜道:“下官必定不辱使命。”

    唐峰因为已没有再用易容水,便藏在暗处,从远处听到这人说话,有些疑惑,总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有些眼熟,但看他人,却又显然从未见过。

    使船上,唐峰想让隐玄七女护送红红、亭亭、锦枫美眉离开洛阳,沿黄河而下,前往东海。

    林书香却道:“公子……奴婢想留在公子边。”她知道洛阳将有异变,心中实不放心。

    廉锦枫道:“峰哥哥,我也想跟着你……”

    唐峰笑道:“跟着我做什么?等我办完事,自然会去追你们。”

    又看着林书香道:“上次那刺客不曾抓住,我担心有人会对亭亭不利,有你们保护她,我也安心一些。”

    亭亭却道:“不然,我边本就有金凤骑保护,再说,就算刺客真与龙族有关,我现在已完成出使使命,他们也没必要再来杀我。”

    阳墨香道:“不如我与姐姐留下,兰英和琼英她们跟船离开,保护亭亭姑娘和红红姑娘。”

    亭亭拉着阳墨香道:“你怎的还叫我姑娘?上次不是说了么?我也就比你大一个月,你叫我姐姐便是。”

    阳墨香往唐峰看一眼,嘀咕:“他都成你的如夫人了,我又是他的丫鬟,怎能将主人的丈夫唤作姐姐?”

    唐峰抬头看天……什么乱七八糟的?

    燕紫琼见林书香在那担心,笑道:“你就放心好了,有我保护他,断然不会有事。”

    林书香心想:“姑娘你自己都是惹事的人,怎会没事?”只是她虽然不放心公子,却也无法说服他让自己留下。

    唐峰又告诉她们,若他没有追上使船,她们将使船送出海口,到了东海后,可以折到岭南循州去,到唐府等她。林书香无奈,只好嘱他心。

    因有可能会用到五色笔,唐峰便将五色笔先从秀英那要了回来,再看天女散花图,经过秀英这几的辛苦,除了田舜英、燕紫琼、宰氏姐妹之外,颜紫绡和红红、亭亭,廉锦枫、林书香也都画了上去,没画上去的只有阳墨香和五英。

    不管是颜紫绡还是林书香、廉锦枫,画的都是美可人,红红与亭亭长得本黑,也难为秀英画得层次分明,看上去竟也艳丽得很。

    唐峰见后面画的这些,色彩都极是鲜艳,心中喜欢,便将整幅画收入囊中。

    下了岸,颜紫绡与燕紫琼在他后,一同向众女挥别。金骏则另乘一条官船,护送使船离开。

    他带着二女前往范府,与卞璧等人聚在一起,颜紫绡在那好奇地问,为何要将她们全都画在画上?

    燕紫琼笑道:“你画你的紫绡姐和其他人也就算了,竟然连我也画上,是何用心?”

    二女在那问着,唐峰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只顾埋头走路。颜紫绡推他的肩,问他在想什么,他摇头道:“也没什么,只是觉得那官员的声音有些熟,在想以前是不是在哪听过。”

    燕紫琼却也怔了一怔:“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刚才从背后看他,我也觉得有些眼熟,但看他正面,却又从未见过,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唐峰见连她都是这么说,更觉诧异,又走了几步,忽地一震。

    颜紫绡道:“你想起来了?”

    唐峰道:“黄天道……祭酒”

    颜紫绡摸不着头脑,燕紫琼却是失声道:“不错,是他。”

    颜紫绡疑惑地问:“什么祭酒?”

    燕紫琼道:“我们为了破巴刀阵,扮成yin僧去见武五思,当时在武五思边有一名黄天道的祭酒,就是那人。因当时那人戴着面具,刚才才没有认出来。”那个时候,颜紫绡到东海接亭亭去了,自然不曾见过那名祭酒。

    唐峰与二女对望,倒吸一口凉气……武则天令一名黄天道的祭酒护送亭亭她们,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武则天别有用心?

    燕紫琼低声道:“也许只是因为那人暗地里虽是黄天道的祭酒,明着的份是礼部主事,刚好被摊上这个任务。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武后都没有必要害女儿国的使团。亦有可能,是武后也知道有人行刺亭亭,故而派出黄天道的人保护她。”

    唐峰道:“都有可能,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紫绡姐,只怕要你走一遭,将金骏暗地里的份通知书香她们,让她们心一些。”

    颜紫绡正要走,他又将她拉住,道:“紫绡姐,不如你也先跟着她们出海。”

    颜紫绡道:“可是,峰你这边……”

    唐峰道:“洛阳戒备森严,人山人海,大庭广众之下,你不能用御剑,这一来一去,我们也没时间等你。况且对我们来说,亭亭她们的安危可比今晚的行动还更加重要。若是那金骏真有图谋,你告诉亭亭,不妨使用船上的飞车,弃船而去,让人无法将她们找着。反正你总能找得到我,等亭亭她们到了东海,自有金凤骑接应,你可以再带着书香、墨香她们找我。”

    颜紫绡无法,只好答应下来,转离去。

    唐峰却在心中想着:“颜崖名利心重,多半已经被李素收买,真以为扶了李素当皇帝就能飞黄腾达,不管今晚这一战结果如何,义军都势必要分裂,让紫绡姐离开,免得兄妹相残,也是一件好事。”

    金乌渐渐西移,金黄色的霞光覆盖在这繁华的都市,唐峰带着燕紫琼,沿洛河河岸走着。

    同一时间,女儿国的使船顺洛河而下,林书香立在船头,看着这逐渐远去的天下第一大城。

    知天下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皇城象神宫。

    上官婉儿缓缓进入中,来到前。

    武则天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她一眼。

    上官婉儿低声道:“陛下可好了些?”

    武则天咳了几声,让她搀扶着,移至窗格前。

    上官婉儿道:“风大得很,陛下龙体欠安,还是多休息一会。”

    武则天看着北面还未完成的弥勒佛像,长叹一声:“这佛像上次即将完成,却被大风吹倒,这次又快完成,可不要再倒了。”

    上官婉儿道:“前番不过是设计有误,此次所建,又比上次不知坚固多少,哪还有那么大的风,将它再次吹倒?”

    武则天道:“难说,难说。”

    她回到龙榻上,重新躺下,道:“今太平为何没来看我?”

    上官婉儿犹豫道:“公主必是事忙,一时抽不出空来。”

    武则天道:“再忙,也该来见我。”

    上官婉儿道:“陛下若是想公主,婉儿这便让人去召公主……”

    武则天叹道:“不用了,该来的,自然会来,不想来的,叫来又有什么用?”

    上官婉儿道:“陛下……”

    武则天取过头一个华丽枕头,道:“这枕头,前些子太平看它漂亮,想向我要,我却不肯给她,你帮我把它送过去吧。”

    上官婉儿笑道:“陛下何必急这一时?婉儿还要陪着陛下。”

    武则天道:“我虽不急,但是有人急。太平真是像我,年轻时,我也是很急的,想要的东西,迟一些儿要到都是不肯,后来慢慢的,也就不急了。”

    上官婉儿道:“陛下既已富拥天下,全天下的东西都是陛下的,陛下自然不用急了。”

    武则天笑道:“富拥天下?这话也就是说来好听。”笑完后,又长叹一声,闭上眼睛,想起当年一件旧事。

    那时,她为高宗生了一个女儿,乃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高宗陛下极是喜,将那孩子封作太平公主。那时候的她,还只是个昭仪,一,在王皇后与萧淑妃到她屋内看那孩子时,她先行躲开,等她们一走,便回到屋中,亲手将那孩子掐死,然后抱着孩子的尸体嚎啕大哭。

    王皇后因此被废,仅过七天,她就被立为新的皇后,得势之后,她命人将王皇后与萧淑妃砍去手脚,放入瓮中,这法子倒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是从汉高祖之后吕雉那里学来的,唤作“人瓮”。虽然算是报了仇,但她对那孩子的死总是有着一分内疚,于是,在为高宗又生下一个女孩后,她便将自己这最的女儿封作太平公主,亦算是一种补偿。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这么多年。

    上官婉儿道:“陛下……”

    她长叹一声,道:“将这个枕头,给太平送去吧。”

    挥一挥手,缓缓地闭上眼睛。

    上官婉儿应命而去……

    唐峰与燕紫琼走在通往范府的路上。

    远处灯火通明,一片繁华,这条路却幽幽暗暗,安静的很。

    即便是洛阳这种天下最繁华之处,也会有被人遗忘的角落。

    燕紫琼停下脚步,看向唐峰:“我问你,这一趟,我们会否杀了武后。”

    唐峰沉声道:“我们不能杀她。”

    燕紫琼不甘心地道:“为何不能?”武曌是她燕家灭门的幕后主使,明明有这种机会,却不能下手,令她很是不满。

    唐峰缓缓地道:“武后一死,天下必乱。”

    燕紫琼沉吟片响,道:“我明白了。”

    唐峰却有些不放心,道:“紫琼……”

    燕紫琼瞅他一眼,道:“杀来杀去我会,朝廷那些明争暗斗的东西,我却一窍不通,既然你说不能杀,那我听你的,不杀就是了……虽然很不甘心。”

    唐峰松了口气……以这姑娘的本事,若她藏有别的念头,会让他非常头疼。

    来到范府,所有剑侠都已聚在一起,男的全都换上羽林军所穿盔甲,如宰氏姐妹及少数几个女剑侠,穿上盔甲反更显古怪,换上的则是宫女服侍。

    二人亦各自作好伪装,燕紫琼将脸上的易容水洗了干净,变回原来模样。

    唐峰踏着沉稳步伐,来到众人面前。

    在他后,分别跟着卞璧与燕紫琼。

    燕紫琼将既重且大的煞巫剑扛在肩上,威风凛凛。

    唐峰立在一众剑侠之前,沉声道:“武后虺蜴为心,豺狼成,近狎邪僻,残害忠良,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我等今一战,只为除邪扶正,以手中三尺之剑,共立勤王之勋,清除妖孽,还我朗朗乾坤。”前几句是骆宾王《讨武檄的,天下皆知,在这一战定江山的关键时刻,听在众人耳中,感受自是全然不同。

    众人豪气顿生,唐峰却又抽出墨虹剑,剑气闪动,锋芒毕露。

    那森然的剑气蓦然闪过,人人肃穆。

    唐峰冷冷地将一众剑侠扫视过去,缓缓道:“此战事关重大,一切听命行事,若有违抗军令,谋不轨者……杀。”

    大部人问心无愧,齐声呼应,却有几人缩了一缩,悄悄对望。

    卞璧疑惑地看了唐峰一眼,大战在即,以豪言壮志激励人心本是题中应有之意,但他最后这一句话,肃杀之气十足,说到“杀”字时,连他手中的墨虹剑都跟着耀了一耀,显然是认真的。

    桓彦范踏了出来,道:“时辰到了。”领着一众剑侠从后门出府。

    宰氏姐妹从唐峰边经过,宰玉蟾轻轻地唤了一声:“唐公子。”

    唐峰心中一软,低声道:“你们跟在紫琼姑娘边,心一些。”

    又笑道:“一切都安定下来后,我再陪你们逛街。”

    宰银蟾笑道:“你可不要骗人,玉蟾会生气的。”宰玉蟾推她:“瞎、瞎说。”

    唐峰笑了一笑,二女柔施了一礼,跟着众人前行。

    卞璧道:“唐兄弟?”

    唐峰道:“我们也走。”带着卞、燕二人大步向前。

    出了拐角,上了街头,又有一批人马从另一条街穿出,为首的是一个穿战袍的汉子。

    桓彦范带着唐峰上前,向他介绍道:“这位便是统率羽林军的李多祚李将军,李将军,他便是统领飞骑兵团的唐峰。”

    唐峰抱了抱拳,李多祚亦只是点了点头,现在不是聊天说话的时候,两人都未多说半句。桓彦范乃是文官,自不可能冲锋陷阵,将飞骑兵团交给李多祚,匆匆而去。

    李多祚率队前往皇宫,唐峰悄然看去,见他这批人中有七十二人最为显眼,分作四排,每排十八人,知道这便是由天罡地煞图升级而成的地煞七十二星将。

    过了天津桥,进入皇城,李多祚原本就是统率左右羽林军的将军,选的又是换班的时间,事先早已计划妥当,所行一切都合乎规矩,无人多问。

    穿过一处门,远远的,看到万象神宫。

    一名戴面具的黄天道祭酒挡在众人前方,森然道:“站住,奉陛下之命,今晚实行宫,未奉诏者,不得再进前一步。”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