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棋局难测

    第四十四章棋局难测

    (新年快乐)

    唐峰与亭亭回到了红文馆。

    时辰已晚,天色却也不算如何昏暗。

    红红、锦枫、紫绡、紫琼等人在那说说笑笑,秀英等人依旧在另外一间画着画儿。

    唐峰来到林书香房间,见她坐在头,拿着针线和一件衣裳,却是在那发呆。

    他想要悄悄潜过去,吓她一跳,林书香却已抬起头来,放下手中衣裳,福了一福:“公子回来了?”

    唐峰把她按回头,问道:“你在做什么?”

    林书香微微一笑,道:“天气开始暖和了,奴婢给墨香她们缝些夏季的衣裳。”

    唐峰见上放的都是青衣,于是笑道:“给她们穿些好看的衣裳,没必要非得弄得跟丫鬟似的,我也没真把她们当丫鬟。”

    林书香却是将他瞅个不停,他疑惑地问:“我说的不对么?”

    林书香道:“公子用心险恶。”

    唐峰干咳一声:“哪有?”

    “公子不拿她们当丫鬟,莫非是要把她们全都收作妾?”

    “这个……是你想多了啦。”

    “奴婢不信,”林书香定睛看他,“公子真没这么想过?”

    “这个……咳,今天的月亮好圆。”唐峰抬头看月亮……咳,看天花板。

    林书香在那无语,唐峰却是嘻嘻一笑,以她的秀腿为枕躺在上。林书香取一只发梳,温柔地替他梳理头发,他却在那想着心事。

    微微最后那两句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说留着我还有用处,现在还不会杀我,她留着我到底有什么用处?还有那句“萃芳姊是我的”……那丫头不会是百合吧?晕。

    留着你还有用处……留着你还有用处……

    唐峰蓦地一震。

    林书香道:“公子在想什么?”

    “书香,你对朝廷的事知道的多些,”唐峰看着她的脸,“我问你,太平公主是反唐的,还是反周的?”

    林书香犹豫道:“太平公主自己姓李,但武后却又是她母亲,她的丈夫和女儿也都姓武……她应该会站在武家一边吧?”

    唐峰长叹一声:“你错了,太平公主是站在反周复唐一边。”林书香比较传统一些,深受“三从四德”的影响,觉得太平公主既然嫁到武家,自然便是武家的人。

    然而历史上的太平公主野心极大,她的目标是要成为华夏历史上的第二个女皇帝,如果武家一直掌权下去,她这个目标就绝对无法实现,她虽是武家的媳妇,但她自终归是姓李,武家根本不可能信任她。

    他终于想了起来,在历史上,太平公主也是参与了这场政变的,当他去问徐承志,朝廷中的内应有谁时,因事关重大,徐承志不敢提前告诉他,但他早已知道带着羽林军宫的是宰相张柬之,所以也没有多想。

    现在回想一下上辈子读过的历史书,才想起,这场兵变背后的主谋并不只有张柬之和桓彦范,事实上,张柬之能够在暗地里瞒着武则天控制羽林军,太平公主帮了极大的忙。

    太平公主自己姓李,要想成就她的野心,就只有推翻她的母亲,到那时,她那两个懦弱无能的哥哥只能依靠她的精明能干,她也才有机会成为另一个武则天。事实上,历史也确实是按着她的计划来走,只不过她运气不好,李旦自己无能,却有一个能干的儿子,太平公主虽然权倾朝野,最后却还是败给了李隆基。

    太平公主显然不知道他这个“女儿国使臣的妾”是反武义军的将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这场政变不能有任何差错,不管是太平公主还是张柬之等人,一旦被武则天发现他们谋反,都将是死路一条,所以徐承志虽与这两人在暗地里勾结,但在发动政变之前,谁也不能透露。

    而他们这些人是如何潜入洛阳,也尽由徐承志和桓彦范来安排,太平公主既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这样子,就算出了问题,只要徐承志和桓彦范这关键几人宁死不招,谁也不敢扯到她的上。

    但是微微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份?现在回想一下,在公主府上,微微明明没有多看他半眼,却等他一落单就找了上来。

    换句话说,微微早就知道“使臣的妾”就是他,她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

    为什么她会知道?

    唐峰倒吸一口凉气,想到了两个可能。

    要么是微微跟徐承志有勾结,要么就是微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武则天在下棋,徐承志在下棋,张柬之在下棋,李素也在下棋,大家都在下棋,谁掌握到的信息更多,谁就能够将棋下得更大,更好。

    微微到底是在帮她的母亲下棋,还是她把所有人都当成了她的棋子?史幽探和哀萃芳,跟这盘棋又有什么关系?

    唐峰突然觉得很有趣,因为要把这些千头万绪一一理清,显然需要很大的智商,但他一向觉得自己的智商不错的。大家都在下棋,但是下着下着,把自己下死掉的人,从古到今数不胜数,以后也不会绝种。

    既然大家都想玩,那他就跟着他们玩好了,谁掌握到的信息更多,谁就能将棋下得更大,而他为一个穿越者,有些信息则是别人掌握不到的,就比如该上哪去等那与西施、貂蝉、王昭君齐名,现在还没有出生的“四大美女”的最后一位,然后把她收作徒弟,从……呃,我的志向是不是太了点?

    林书香见他先是一阵沉思,然后不知怎的又露出邪恶笑容,笑得古怪,不由道:“公子……”

    唐峰道:“书香,我饿了。”

    林书香温柔地道:“奴婢去替公子弄些点心。”

    唐峰道:“不要点心,我要吃。”

    林书香犹豫道:“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公子,我、我……”唐峰竟然在解她衣襟,又把她的抹往下拉。

    一对饱满的玉兔弹了出来,唐峰嘻嘻一笑。林书香这才知道他又是在捉弄人,无奈之下,只好搂着公子,抱孩子一般,将那嫣红的豆儿塞入公子口中,而她怀中的坏蛋真的就嚅嚅地吸了起来。

    方吸未久,有人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又“呀”的一声,满脸通红的跳了出去。

    来的是阳墨香。

    林书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阳墨香的声音在外头传来:“主人,有人在外头等你。”

    唐峰起,来到门口,见这丫鬟难为地站在门边,:“谁在找我。”

    阳墨香低声道:“卞公子。”

    卞璧?唐峰正要出去,却又听到丫鬟在那嘀咕:“就算你是孩子,那、那也得姐姐有啊。”

    唐峰扭头看她的……抹鼓胀胀的,同样也饱满的很,像她姐姐。

    阳墨香发现他在看自己,捂着,下意识的就跳了开来。

    唐峰嘿嘿一笑……早晚要你给我喂……

    阳墨香瞪他。

    唐峰来到后院,见到卞璧。

    卞璧低声道:“城里的大军已经被徐大哥至虎门关,率军的乃是张宗昌和张易之。”

    张宗昌和张易之乃是武则天的宠臣,又称“二张”,在朝中权势极大,其中张昌宗又称“莲花六郎”,原本是太平公主的男宠,被太平公主送给了她的母亲,由于武则天的宠溺,二张在朝中无人敢惹,气焰极是嚣张,又因屡进谗言,同时得罪了李武两家,还害死了太平公主的人司礼丞高戬,与太平公主闹翻。

    前些子,太平公主与李旦联表上奏,请武则天封二张为王,其实是想要让他们去跟武家打对台,二张不知是计,反更得意,武则天却知道自己这两个面首并没有那么大的才干,不肯封王,但不住他们软磨硬泡,又有太平公主在旁边说话,虽未封王,却还是将他们封作国公。

    卞璧道:“桓大人已定好明晚边攻打皇宫,但我们的最后一批人却还未到,也不知出了何事。”

    唐峰自然知道,桓彦范只是台面上的人,其背后主谋是张柬之和太平公主,很可能李旦和李隆基也参与其中,这一战实是李家对武家的拼死反扑,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他皱眉道:“还有一批人?”

    卞璧无奈地道:“这最后一批人大约有三十人,不过他们虽是奉命潜入洛阳,却不知道具体任务,就算落在对方手中,对方也问不出什么来。时间紧迫,他们既然没到,必是出了意外,桓大人说就算他们到了,亦不可再与他们联系,以防万一。”

    唐峰微微一笑:“桓大人精明老道,一切听他吩咐便是……颜崖是否也在失踪的这些人中?”

    卞璧怔了一怔:“你怎会知道?”

    唐峰耸了耸肩:“随便问问。”

    又道:“我想见桓大人一面,你帮我安排一下。”

    “这个倒是不成问题,”卞璧道,“不过明天早上还有早朝,等他回到家中,至少已是中午。”

    唐峰道:“无妨,只要是起事之前,便都可以。”

    卞璧疑惑地看他一眼,却也没有多问,两人又商量了一番,卞璧匆匆离去……

    这天晚上,颜紫绡与燕紫琼分别守着红红、亭亭,唐峰则是睡在林书香房中。

    到了半夜,林书香发现边无人,起看去,看到公子一人立在桌旁,看着什么,脸上阵阵冷笑。

    她来到公子边,帮他披了一件衣服,又见桌上放着一副木制棋盘,盘上纵横都是十九道线,乃是围棋,偏偏棋盘上既有黑白棋子,又有象棋的将、士、相、车等等,也不知这棋到底是如何下的。

    唐峰淡淡地道:“书香,你可知道,下棋的人中,我最讨厌那种?”

    林书香道:“奴婢不知。”

    唐峰道:“我最讨厌的,是那种不按规则下棋的人,马明明应该走,他偏要给我走田,象明明应该走田,他偏要走,你说这种人可不可恶?”

    林书香道:“那公子岂不是在讨厌自己?”

    唐峰噎了一下,干咳两声,道:“我可以这样下,但是别人不行。”

    林书香道:“为何公子可以,别人就不行?”

    唐峰义正言辞:“你觉得,骗子是希望全天下只有他一个骗子,其他人全都是好人,还是希望所有人都是骗子?”

    林书香掩嘴笑道:“自然是希望只有他一个骗子,要是大家都是骗子,他骗谁去?”

    唐峰道:“这不就得了。”

    林书香道:“但是这样子下棋的人,也有两种,一种是虽然知道规则,却偏偏喜欢打破规则,凡事不按常理出牌。另一种则是根本不会下棋,明明不会下棋,却偏要跟人去下,自然惹出笑话。”

    唐峰淡淡地道:“我说的,就是那种不会下棋,却偏要去下的人,这种人自以为聪明,下得来劲,却不知除了把棋盘弄得一团糟,对他自己不会有半点好处。”

    林书香道:“公子说的是谁?”

    唐峰耸了耸肩:“我的大舅子。”

    林书香却想着,你的大舅子好多,李素公子,徐将军,颜崖公子,可都算是你的大舅子,你说的到底是哪个?

    又看到棋盘边放着一个“士”,唐峰拿起这个“士”,犹豫不决,:“公子为何不放上去?”

    唐峰道:“这个‘士’的名字叫微微,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放它。”

    林书香道:“这个棋子很重要?”

    “重要极了,”唐峰叹道,“士不能出宫,它偏偏是一个能出宫的士,士是用来保护将用的,但如果另一个士要去吃将,它这个士是要吃另一个士呢,还是要吃将呢?如果是普通的棋子,看错了也就看错了,一个能出宫的士,那可是错不得的。”

    林书香道:“不知公子在说什么。”又看着纷乱无章的棋盘,道:“如此乱的棋,公子何不将它直接扔了,不顾而去?”

    唐峰缓缓地道:“这盘棋我扔不得,不但扔不得,而且还必须下完。”

    林书香道:“为何扔不得?”

    唐峰盯着棋盘:“书香,我也不瞒你,有人要害我的一个亲人,我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害她,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还会再去害她,我只能告诉你,她是我边最最重要的人,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害到她,书香,如何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林书香看着他,低声道:“奴婢不是公子,但奴婢想,公子绝不是那种等着别人找上门来的人。”

    唐峰道:“有人说过法唯识,只有看穿天意,才能人定胜天。既然那些人要害我的亲人,那我就只有看穿他们,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才能胜过他们。一昧的逃,是没有办法下棋的,既然大家都在下棋,那我不如先做个棋子,让他们去下。”

    林书香道:“公子不下棋。”

    唐峰淡淡地道:“我不下棋,我只是要看看……他们下的到底是什么棋。”

    随手从棋盘上捡起一个“马”,扔到一边,冷笑道:“世上最可笑的,就是那种连对手是谁都没弄清楚,还敢跟人下棋的人。”

    林书香沉默不语,唐峰回抱她,笑道:“先不管这些,*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事。”将她放到上。

    林书香红着脸儿趴跪头,唐峰在她上划圈:“洗干净了么?”

    林书香“嗯”了一声,后很快就传来胀胀的感觉。

    颤,一番恩,天快亮时,两人相拥而卧。

    林书香道:“公子……”

    唐峰道:“啥事?”

    林书香不好意思地问:“这几次,公子为何总要弄人这种地方?”

    唐峰嘿嘿地笑……不告诉你。

    天方亮,亭亭又上朝去了,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便回到了红文馆。

    唐峰诧异地道:“今天这么早?”

    亭亭道:“陛下病重,今天没有早朝。”

    武则天病重?唐峰怔了一怔,又道:“若是没有早朝,你回来的却又太迟了。”

    亭亭道:“虽然没有早朝,陛下却将我召入宫中,我本要向她上表告辞,谁知还没开口,陛下却先说,龙族之事她已命人查探去了,如今天朝乱相丛生,我留在这里并非好事,不如早些回女儿国去,又赐了锦锻布匹,令我下午便走。”

    唐峰眯着眼睛,虽说亭亭原本就打算以自己在女儿国居要职,不能在天朝久留为借口,这一两便走,但主动让她走的居然是武则天,这一点却是颇出他的意料。

    他回到自己房中,将棋盘上的“帅”移了一格,略作沉吟。

    中午,他洗了脸上的易容水,变回本来面目,悄悄溜出红文馆,与卞璧会面,到了范府,在后园大院中见到藏其间的一众剑侠,燕紫琼的哥哥燕勇也在这些人中。

    “峰将军。”宰银蟾、宰玉蟾姐妹二人上前拜道。

    唐峰笑道:“连你们也在?”

    宰玉蟾脸儿一红,宰银蟾笑着推她。

    宰玉蟾低声道:“我与姐姐都还不曾逛过洛阳,此番事了,将军可否带我们逛逛?”

    唐峰正想着我对洛阳可也不熟,又见她脸儿红成那样,于是笑道:“好啊。”

    正要与她们多说一些,卞璧却已在远处唤他,他只好先行告辞。

    来到卞璧边,回过头来,银蟾显然是在玉蟾边取笑她些什么,玉蟾在那推推搡搡,难为的样子。

    ……

    (龙年求包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