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龙生九子

    (提前祝大家新快乐同时求票。)

    唐峰与卞璧等人在斜对面找了一家酒楼。

    众人一同坐下,林书香和阳墨香因是丫鬟分,本要在旁边倒酒侍候,却也被唐峰拉着一同坐了。

    妙言缓缓地道:“峰叔叔,近可要心一些。”

    唐峰知道她这话绝不是无因而起,:“心什么?”

    妙言道:“尊圣门。”

    林书香与阳墨香对望一眼,唐峰诧异地道:“尊圣门不是已经灭了么?他们的圣主、两皇、三后、四圣,现在岂不就剩了你们三个?”

    “我们早已脱出尊圣门,现在已经被龙族视作叛徒,”妙言低声道,“圣主虽然已死,但龙族并不愿意将经营数百年之久的尊圣门放弃,已经派人重建尊圣门。叔叔你抢走五色笔,又毁了尊圣门,屡次坏了我族大事,实已成了我族必杀之目标,此次重掌尊圣门之人,在龙族中颇有地位,其实力绝不下于圣主,叔叔可千万心。”

    唐峰道:“那人到底是谁?”

    三后对望一眼,珍珍低声道:“我们的父亲……烛。”

    唐峰怔了一怔,林书香与阳墨香亦是一阵错愕。

    唐峰看着“后”妙言,道:“说起来,你们自己也是龙族,人龙两族一旦暴发战事……”

    妙言轻叹一声,道:“叔叔有所不知,我们的父亲虽是龙族,母亲却是人族。只要有神州结界在,纯血的龙族就无法进入神州,然龙族对神州大陆窥视已久,时时谋划着要将其吞并。父亲将母亲强行掳去,生下我们,便是要让我们进入神州结界,替龙族作内应。我们本就有人类血统,又从来到神州大陆,时长久,对人族更为亲近,对龙族反觉疏远。此次尊圣门被灭,父亲召我们回去,我们却藏了起来,已是惹得父亲震怒。”

    唐峰道:“你们的父亲也是混血?”

    妙言摇头道:“父亲乃是纯正的龙族,龙族又分应、虬、螭、蛟四种,其中应龙最为高贵,却是极其稀少,一旦出世便是王者,仅次于应龙的便是虬龙,每一只虬龙在龙族里的地位都远胜于螭、蛟二类,乃是龙族中的贵族,我们的父亲乃是虬龙。”

    唐峰皱眉:“那他怎么进入神州,重振尊圣门?难道神州结界已经被人破了?”

    妙言道:“神州结界若已解开,天地必然生出感应,就现在来看,龙族入侵之说传得沸沸扬扬,神州结界却应该还未曾解开。”又道:“其实,除了龙族与人类结合,生出混血,龙族还有另外一个法子可以进入神州。”

    唐峰道:“什么法子?”

    妙言长叹一声:“兽变。”

    唐峰道:“兽变?”

    妙言低声道:“龙族一直在做一种试验,可以将纯血的龙族与某些妖兽融合,变成另外一种异兽,就如死在叔叔剑下的‘天皇’应天阳,他的祖先纯正的龙族,就是通过兽变,变成了‘吼’,再一代代传承下来,成为龙族分支,而麒麟又是‘吼’的分支。这种试验其实早已做了千年百年,大多数都是失败的,其中却也有一些能够成功,如‘螭吻’,如‘负屃’,其实都是龙族兽变出来的异兽,外人不知,还以为这些异兽上古就有,甚至有‘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之说。”

    唐峰皱眉道:“既然与人类所生之子就可以进入神州,他们为何还要搞什么兽变?”

    珍珍叹道:“龙族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毁去大荒时被黄帝迫,所签下的人龙两族之盟约,一统宇内,又哪里会信任混有人类血统的龙族?在人类眼中我们是龙,在龙族眼中,我姐妹三人却只不过是被当作棋子的咋种罢了。”

    唐峰也不由得开始可怜起她们,以她们现在的处境,一旦两族暴发战事,不管最后谁胜,她们只怕都难有容之地。

    又问:“你们的父亲,莫非就是用这兽变的法子进入神州?”

    妙言道:“神州结界还在,父亲能够进入神州,除了兽变,我也想不出其它法子。父亲的本事还在圣主之上,叔叔莫要以为能够杀了圣主,就能够对付得了父亲。”

    唐峰苦笑道:“你们的圣主已经够厉害了,能够杀他,纯粹是我运气好罢了。”

    妙言笑道:“其实直到现在,我们也想不通叔叔到底是怎么杀死圣主的,叔叔的本事纵然胜过‘天皇’,按理说也绝不该是圣主对手。”

    唐峰笑了笑……确实只是运气好。

    几人正要继续聊下去,入口处却传来“咦”的一声。

    唐峰与卞璧扭头看去,结果看到一对水灵灵的双胞胎姐妹花立在那里,睁大眼睛看着唐峰。

    唐峰心想,这两个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卞璧的父亲乃是礼部尚书,卞家与孟家既是至交又有姻亲,但卞璧从就被伍柳仙宗的道长带入深山,收作徒弟,去年回到家中,得知几个姐姐失踪,为了找她们,又离家而去,对孟家的这对姐妹花自然是不认得。

    他见这对姐妹盯着唐峰看,以为是他好友,由于自己加入了反武义军,不想让人将他跟卞家扯上关系,于是告辞,带着三后离去。

    唐峰却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们,卞璧一走,他也结了账,带着两个丫鬟往外走。

    姐妹两人,其中一个叫道:“你不是……”

    唐峰面无表:“两位姐,圣人有云:非礼勿视,非礼勿言我又不认识你们,请勿与我说话。”就这样出了酒楼。

    那女孩叫道:“芸芝,他不是……”

    另一女孩眼睛亦是睁得老大:“女儿国宰相的妾?”

    两位姑娘追了出去,跟在唐峰与书香、墨香后,唐峰极是头疼,若用剑遁疾飞而去,反更显得作贼心虚,况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们自然能找到红文馆去。

    若一直让她们跟着,他到洛阳毕竟不是来玩的,况且在《镜花缘》中,与林书香的文家、宰氏姐妹的宰家不同,卞家只有卞璧一人加入了反武义军,还是偷偷加入的,孟家则跟反周复唐毫无关系,这两家未必是站在李唐一方。

    但她们为什么要这样跟着我?

    唐峰将剑气聚在耳鼓,偷听她们说话。

    其中一个说话极快的,显然就是孟紫芝:“难道他就是贵人?”

    另一个声音文雅许多的,则是孟芸芝:“昨我们按着卦象找到红文馆去,遇到了他,今我们按着卦象找到酒楼,又遇着他,他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实有些说不过去。”

    孟紫芝道:“但你的课可也是出过错的,上次找贵人,结果找到那yin僧去了,差点被他抓走。”

    孟芸芝犹豫道:“我的课,可也就只错过那么一次。”

    孟紫芝道:“既有一次,焉知不会有第二次?不过这人明明就是那个妾,为何又装作不认识我们?还有他后那两个,昨天还是使臣的侍卫,现在怎又变成丫鬟去了?可疑,真是可疑。”

    唐峰叹一口气,林书香低声道:“公子,现在该怎么做?”

    阳墨香咬牙道:“杀人灭口?”

    唐峰扭头看她……哇,这丫鬟也太杀伐果断了吧?这也要杀人灭口?

    阳墨香脸儿一红,嘀咕道:“随便说说。”

    唐峰道:“看我的。”带着她们七转八绕,来到一处僻静之处。

    两个女孩儿见前方太黑,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不想错过“贵人”,追了上去。唐峰却猛一转,扑了过去,抱住孟芸芝的腿,孟姜女哭长城般跪倒在地。孟芸芝尖叫一声:“你你、你做什么?”

    唐峰抓住她的袖子往脸上抹,一把鼻涕一把泪:“奴家错了,奴家不该瞒着丈夫偷偷跑出来,两位姐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奴家的丈夫会把奴家打死,55555……”

    孟芸芝正想着你一个大男人“奴家、奴家”的,恶不恶心,然后才想起这人是来自女儿国,跟中原一切都是相反的,他说的丈夫必是女儿国的那位使臣,原来他是跟着那两名女侍卫跑出来**的,难怪看到我们要装作不认识。

    于是拍着他的脑袋说:“别怕,别怕,我们不会说的。”

    唐峰千恩万谢,然后才带着两个丫鬟,怕人捉般,急匆匆地逃了,把两个女孩扔在这里。

    孟紫芝翻着白眼:“姐姐,你必是又错了,这家伙哪点像我们要找的贵人?”

    孟芸芝一脸疑惑:“应该不会错啊?”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另一边,两个丫鬟跟着她们的公子跑到闹处,阳墨香笑得肚子疼,怎么都喘不过气来,林书香亦是一阵好笑。

    唐峰又带着她们逛了一阵,然后才回红文馆去……

    第二天一早,亭亭与红红、锦枫又在颜、燕二女保护下参加早朝去了。

    东海诸国派使者入天朝时,都是以属国自居,就如同历史上的本对唐朝一般,唐初之前的本叫做倭国,“倭”有“矮”的意思,倭国君臣想要更改国名,还要上书武则天,经过武则天同意后,方才改叫“本”。

    这也是唐峰对历史上的武则天最不满的一点,就应该让鬼子国继续叫“倭国”去,“倭国”不也蛮好听的?

    不过这个世界有女儿国,有君子国,有轩辕国,但好像没有本国,连倭国都没有。

    既是以属国臣子自居,亭亭等人自然也要按着中原的规矩来,这一点,跟历史上本的遣唐使差不了多少。

    早上起来,唐峰在兰英的服侍下梳洗更衣,又跑去看秀英画画,此时,天女散花图上又多了颜紫绡和燕紫琼二女,虽然都画的极好,颜紫绡却是色彩光艳,燕紫琼的色泽则有些偏暗,也就比画上的宰氏姐妹、田舜英好上一些。

    唐峰想,若是画卷本的问题,为何紫绡姐这般的亮?百思不得其解。

    由于没事可做,他又把红英搂在怀中,调戏来调戏去。

    到了中午,亭亭等人回来,唐峰问起,得知武则天对女儿国这女尊男卑的东海国家颇有兴趣,问了许多与女儿国有关的风俗,赐了锦缎,兼了官职,太平公主又在朝会后与她们聊了起来,因女儿国以花为图腾,便邀她们晚边,到公主府去赏牡丹。

    阳墨香兴奋地道:“亭亭姑娘与公主在那说话时,奴婢亦跟公子的侍女聊了起来,听说今晚赴会的还有许多才女,其中一人便是上官昭仪,上官婉儿才名满天下,论起诗词,朝中大臣无一人能及。但又听说,上次陛下赏雪,令人作诗,却又有一名女子,竟与上官婉儿不分高低。”

    唐峰心想,竟能与上官婉儿比诗才,那人多半也是花神,起那女子姓名。阳墨香道:“听说是陛下数月前新封的女学士,叫作哀萃芳。”

    唐峰一震,颜紫绡等人亦是面面相觑。

    阳墨香见他们的神有些不对,疑惑地问:“有什么问题么?”

    唐峰上次被哀萃芳毁去剑气后的遭遇,除了找上他的颜、燕二女,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连廉锦枫都不知道,阳墨香自然也不例外。

    而红红和廉锦枫在东海时,都曾落在纪沉鱼手中,却还是唐峰擒下哀萃芳后,去跟师兰言和纪沉鱼换人才救了回来,但这是东海的事了,那时候她们都还不认识林书香等人,后来偶尔谈论东海之事,却也没有人提到哀萃芳,阳墨香等自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突然会有这么大反应。

    林书香低声道:“莫非公子认识这位萃芳姑娘?”

    唐峰苦笑了一下,还未说话,廉锦枫却已说道:“她是我们的敌人”

    颜紫绡和燕紫琼分别瞅了唐峰一眼……是敌人还是人,这还真是难说得很。

    林书香心细,见公子与颜、燕两位姑娘这般模样,知道其中必有隐,自然也就不会追问。

    唐峰问道:“哀萃芳今晚难道也会赴宴?”

    阳墨香道:“这个奴婢未曾听说,但那名侍女说邀了许多才女,既是‘许多’,自然也就不止上官婉儿一人。人家总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能够被称上才女的,想来也不是到处都能撞上,宫里的女学士也就那么几个,除了上官婉儿和哀萃芳,另外一个极出名的便是史幽探,我想公主既是赏花,但有赏花,必要吟诗,公主自己是女子,宫里的几位女学士,大约是都要请的。”

    想起哀萃芳最后离去时,那满是泪水的脸,唐峰心中暗叹一声,看向亭亭:“有没办法带我去?”

    亭亭道:“赏花而已,带上一两个家眷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呢……”

    她还在想着该如何劝他,红红却已担心地道:“唐大哥,这、这不好吧?就算她曾经是我们的敌人,但那也是过去的事了,在那种地方杀她,事儿闹大也就算了,还会影响到女儿国跟天朝的关系……”

    燕紫琼翻个白眼:“他才不是要杀她。”

    颜紫绡咬着嘴儿:“他是要去她呢。”

    红红和亭亭在那发怔,廉锦枫惊叫道:“峰哥哥,你你你……你怎的连她也勾上了?”

    唐峰叹气,廉锦枫等三女看他反应,知他必是跟哀萃芳不知在什么时候有了一腿,面面相觑,怎么也弄不清楚状况,毕竟那女人在东海时可是几次三番要杀他跟若花姐的啊?他怎么能这个样子,连那么坏的女人都想要?这简直就是重色轻友,见色忘义,有了新人不要旧人。

    廉锦枫抿着嘴儿,极是郁闷。

    亭亭这些子在女儿国做谏臣做惯了,也开始劝唐峰不要去见哀萃芳,还说他现在重任在,跑到哪种地方一出了事就不好了。唐峰既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却又实在是放不下哀萃芳,上次自己伤她太深,若是有机会能够见上一面,总是好的。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守在外头的琼英飘了进来,说是孟家两位姐求见。

    唐峰笑着说正好,所谓有疑则卜,既然来了个会算卦的,那就卜卦吧。

    于是将孟家姐妹花迎了进来,向孟芸芝问卦,孟芸芝被他们弄得莫名其妙,不过好在也是顺手的事,于是扔了石子,算了一卦,是个平卦,去也可以,不去也可以,去的话,既不会有什么喜事,也不会有什么祸事。

    亭亭心想,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把他也带去吧。唐峰大喜,又见锦枫美眉闷闷不乐的,在一旁赌气,赶紧把她拉到另一间房,又搂又抱,一阵安慰,还把她给睡了,于是乎,想着他要去会新人的锦枫美眉依旧闷闷,他自己则爽了一下。

    ……

    (求月票,推荐票也要记得投哟)。。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