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迦楼罗

    看着这羞到极点的黑妞,唐峰笑道:“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红红的声音像蚊子一般几不可闻:“亭亭跟我换了房间。”

    唐峰跳了起来,将她搂住,柔声道:“这么说,我现在是你的妾了?”

    红红缩在他怀中,脸儿一团的

    唐峰与亭亭真正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多,还没有到可以同共枕的地步,唐峰本打算就在地上练一晚上的功。但是亭亭或是因为害羞,或是因为知道红红喜欢他,更想让他跟红红相处,把他“让”给了红红。

    这倒是让唐峰犹豫起来,想着要不是继续练功。

    不练功的话,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做法,哪里像是一个剑侠?继续练功的话,怀中这黑妞羞成这样子,反更让他心痒难耐,很想去**她。

    最终,他还是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这么容易就被惑,自己还怎么做一名剑侠?只怕用不了多久,颜紫绡就会把他甩得远远的。

    他将红红抱到上,让她早些儿睡,跟她说自己要练一晚的功,然后便在地上背对着重新打坐。

    红红本是害羞,见他没有欺负自己,心里倒是放松了些,想着:“那时候我与唐大哥一同被桃花娘抓去时,他也没有趁机欺负我,唐大哥本就是一个坐怀不乱的真君子。”

    这种敬重之方自生出,却又想道:“莫非他嫌我太黑?”

    黑齿国原本就是以黑为美,如她这般黑得水灵,在黑齿国中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但一想到天朝与黑齿国不同,要那种肌肤赛雪的人儿才算得上美,也许他不是不想欺负我,而是嫌我黑了……黑妞开始有些气馁。

    她在上悉悉沙沙地脱去衣裳,穿了一件兜肚,一件袄裤。若是按女儿国的风俗,兜肚本是只有男人和孩子才穿的,但她毕竟不是女儿国的人,这些子在女儿国中,虽与其他女子一般穿着男衫,却还是习惯地将兜肚穿在里头。

    她低头看着,想:“虽然我黑,但我、我的很大啊。”郁闷地钻入被窝。

    她侧躺着,看向唐峰的背影,睁着老大的眼睛。

    就在她渐渐发困的时候,眼前人影一闪,她蓦地一惊,原本坐在地上的男子竟已钻入被窝,将她搂在怀中。

    她吓了一跳,唐峰却在她耳边低声道:“别动。”

    两人靠得太近,她的又大,隔着兜肚紧压在他的膛,男人的气息迎面而来,她的心怦怦乱跳。

    少女的心有时就是这般的奇怪,她刚才走进这间房间时,又是紧张又是害臊,一路上担心对方会欺负她。等知道对方不会欺负她时,她又气馁起来,总觉得是自己魅力不够。

    及至现在,对方真的钻进被窝将她搂在怀中,与她同共枕,她立时又不知如何是好,既欣喜,又害羞,很想任他欺负,却又想要逃开。

    这种奇妙的感觉,令她整个子都绷得紧紧,不知如何是好。

    以至于从窗格发出的那一声轻响,她都注意不到。

    一个影子,如同鬼魅一般从窗户潜了进来,在速一滚,急弹而起,闪电般扑了上来。

    剑光暴散。

    那人向后一翻,刹那间退了开来。

    唐峰却也暗自诧异,他拥着红红装睡,在这名刺客扑上来的那一瞬间,及时出手,反袭对方,对方虽未能算到,反应却是快得出奇,就像是一只常年在危险中滚爬的猎豹,一发现不对劲,单是靠着本能,便能迅速退开。

    他翻坐起,盯着隐在黑暗中的刺客,这刺客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着杀意,半蹲在地上,冷冷地看着唐峰,与害怕地缩他后的黑齿国少女。

    唐峰心中忖道:“原来是他?”

    正要问话,刺客却己子一纵,刹那间破窗而出。

    唐峰闪至窗前,在他后,两名少女破门而入,掠至他的后。

    掠进来的是颜紫绡和燕紫琼,她们原本就睡在隔壁,感受到刺客散出的杀意,悄悄潜到门外,想要将他一举擒下,没想到那刺客对凶险的感知力极是惊人,还没等她们出手,便已穿窗逃走。

    二女在唐峰后,与他一同看着窗外夜空。

    一只巨大的金翅巨鸟在月色下疾飞,很快就没了踪影。

    燕紫琼疑惑地问:“那是什么?妖怪?”

    唐峰淡淡地道:“迦楼罗”

    这个刺客,竟然就是他从黄天道手中救下林婉如时,顺便一同救下的那个少年……

    刺客已退,亭亭、锦枫、隐玄七女也一同聚了过来。

    唐峰将自己曾见过那名全纹痕的少年的事告诉她们,但这少年到底有何来历,他却也是不清不楚。

    只知道他的真,应该是传说中的迦楼罗鸟,也就是金翅大鹏鸟。

    颜紫绡低声道:“幸好峰在这里,这人感觉极是敏锐,反应又快,我与紫琼姐都是待他被峰击退后,才惊觉过来。”

    红红一阵后怕:“他、他要杀的难道是……”这里是亭亭的房间。

    那少年要行刺的,多半是为女儿国使臣的亭亭。

    廉锦枫道:“莫非他是龙族派来的刺客?”

    众人一阵商量,都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毕竟不管是红红还是亭亭,都是第一次来到中原,在中原没有什么敌人,虽说曾助义军破过阵,却只有极少数几个重要将领知道她们来历。

    在这里杀了女儿国的使臣,提前破坏掉东海与天朝可能出现的联盟,只对龙族有好处。

    因不知道那纹少年的确实来历,也无法去做太多。

    为防万众人便调了房间,颜紫绡与亭亭睡在一起,燕紫琼移到这间来住,隐玄七女则轮流守着。

    红红本只穿着兜肚半缩在上,唐峰也不管那么多,被子一掀,笑嘻嘻地抱起她,往隔壁那间行去。

    却又大的黑妞穿成这个样子被他抱着,亭亭等人又在旁边笑个不停,弄得她极难为,只能往唐峰怀中拼命缩,仿佛这样子大家就看不到她。

    唐峰将她抱到隔壁房间,放在上,盖好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从后面轻搂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红红,你只管睡,我会保护你的。”

    顺便将手绕过去,陪着兜肚握在她的左上,发现一只手竟然握不过来……好大的

    也不知是因为后的男子说了要保护自己,还是因为儿被他摸着,红红只觉异常的安心,又想起在东海时,似乎也有过这样的景,心里涌起一阵羞涩和喜悦,然后才慢慢地睡了过去……

    天刚亮,礼部主客员外郎董端便来到红文馆,领着亭亭参加朝会,进谒武则天,红红与廉锦枫也作为她的副使,跟她一同前往皇宫。

    颜紫绡、燕紫琼、林书香、阳墨香、琼英、玉英六女则跟在她们边,保护她们,进入皇宫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在路上时,还是要心一些。

    兰英、秀英、红英三女则留在红文馆中画天女散花图,唐峰因为这莫名其妙的“妾”份,无法跟着亭亭她们参加朝会,毕竟亭亭作为使臣让侍卫护送到皇宫门口说得过去,把妾带在边,这算什么?

    他只好去看三女画画。

    “主人,你看。”秀英让开。

    唐峰看去,见宰银蟾、宰玉蟾这两姐妹也已被画到画上,她们乃是义军中的女将,看上去英气飒飒。唐峰本以为秀英会先把林书香等人画上去,没想到画完她的妹妹后,却先画了宰氏姐妹,不由问了起来。

    秀英笑道:“书香姐与墨香、琼英她们,奴婢太熟了,只觉得怎么画都无法画出她们的气质,反而不好画了。”

    唐峰见画上的宰氏姐妹虽然光艳人,极是漂亮,由此可见秀英的画功确实了得,但不知为何,着的色却也跟秀英的妹妹田舜英一般黯淡,心里实实有些不喜。兰英却也有些疑惑,道:“刚画完时,色彩明明是艳的,不知怎的就暗了下来。”

    唐峰心想,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是这空白画卷的材质问题?

    到了中午,亭亭等人回到红文馆中,一路对皇宫赞不绝口。

    红红乍舌道:“那皇宫真是大得吓人,还有那明堂,单是那一处地方,都已大过女儿国的王宫了。”

    林书香道:“明堂又称作万象神宫,暗合天圆地方。四方、八节、十二月、二十四节气,其意蕴无不包罗其中,古来皇宫,从未有如此建法。”

    廉锦枫道:“万象神宫北边要建的却又是什么?好高好大,从皇宫外头都能看得到。”

    林书香道:“乃是弥勒佛像,佛门自东晋时佛玄合流,进入东土,太宗时达至巅峰,如今正是最盛之时,当年武后还未称帝,佛门中就有传言说,武后乃是弥勒佛降世,合该改朝换代,帝制天下。”

    唐峰心想,谁说出家人不打诳言,武则天明明是心月狐转世,怎又成了弥勒佛?

    那些秃驴为了宣扬佛教,果然是什么谎话都能编。

    再问起朝会中的细节,才知亭亭以女儿国使臣分献上若花的谒表,表中先是大夸武则天女主英明,光照天下,尧舜禹汤有所不如,又提及龙族之祸,引发朝臣议论,有人说龙族数千年不曾入过神州,女儿国君只怕是在捕风捉影,又或是别有用心,也有人说空来风,未必无因,龙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可不防。

    唐峰知道龙族入侵之事虽然事关重大,但大多数人从到大连龙都不曾见过一条,也很难真的将其放在心上,但只要朝臣开始议论,武则天就必会让人监视龙族动静。

    安史之乱前的唐朝毕竟不同于重文轻武,防内胜于防外的弱宋,对外族的威胁看得极重,屡屡开疆拓土,防范于未然,大有汉武帝时“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势,像龙族入侵这样的大事,哪怕只是风闻,也不可能放着不管。

    事实上,他已开始有些怀疑,在这种时候将武则天赶下台,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然而造反都已经造到了这种地步,想要退缩也不可能,他们父子都参加了反武义军,武则天要是不下台,这些子与他并肩作战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将不得好死,便是唐家,也别想再在岭南待下去,不管是他**还是他姐姐,都得像当年的骆红蕖、薛蘅香一样逃亡海外,又或是像宋良箴一样常年躲在深山,一辈子做个逃犯。

    而且以徐承志他们拼得千刀万剐也要反周复唐的决心,他就算想劝也不可能劝动。

    事到如今,只好希望能够像史书上记载的一样,武则天安安稳稳地退位,李显和李旦分别当个三五年的皇帝,李隆基登基,再来一个开元之治。

    唔,要不要在李隆基老而昏庸前杀了他,还有那安禄山也一同剐了,让盛唐继续盛下去?

    顺便把杨玉环给抢过来……

    说起来,这时候杨玉环应该还没有出生,不如提前守在她家,等她一出生就抢过来,收作女徒弟,这样就可以把这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三千宠在一的美人儿从调教……咳,从培养?

    唐峰在那嘿嘿地笑,众美眉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他笑得这么

    ……

    快到傍晚时,唐峰准备带着林书香去逛街,阳墨香想跟他们一起去。

    唐峰面无表:“不行。”

    阳墨香叫道:“为什么?”

    唐峰森森冷笑:“谁让你说我的嘴最坏?”

    阳墨香嘀咕:“谁告诉你的?”又可怜兮兮地看着姐姐,想让姐姐帮她说

    林书香道:“就看在公子失踪的那些子,墨香整里替你担心,还跑到庙里替你求菩萨的份上,你就带她去吧。”

    阳墨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谁、谁替他担心了?”

    林书香笑道:“那个嘀嘀咕咕地说,如果主人能够平安回来,就再也不说他坏的到底是谁?”

    阳墨香跳着脚道:“不是我不是我。”

    又看到唐峰在冲她笑,憨地抿着嘴儿:“也、也就担心了那么一下子。”

    唐峰摇头失笑,于是答应了下来。阳墨香以前也不曾到过洛阳,到了这种大都会,没得去逛,自然憋得难受,现在看到公子同意,高兴地抓着姐姐的胳膊。

    林书香无奈摇头。

    颜紫绡虽然也是第一次来洛阳,但因要跟燕紫琼一同保护亭亭与红红二人,无法离开。至于秀英等人,则是继续画着天女散花图。

    书香、墨香姐妹二人换回丫鬟衣裳,跟着唐峰一同从后门翻墙而出,在这繁华之都到处乱逛。

    夕阳慢慢西下,天色变黑,到处张灯结彩,再加上青楼多是白天闭门,晚上开业,倚楼叫唤的青楼女子越来越多,看上去反更加闹。三人从花街前路过,一个粉黛女子见唐峰穿着华美,又带了两个丫鬟出来逛街,必是富家公子,出来拉他,阳墨香却一直瞪着她来,把她吓走。

    唐峰笑着继续往前逛,阳墨香看着这些不害臊的女人,嘀咕道:“不要脸。”

    唐峰却想起自己那开一家青楼,把百花全都关在里头做ji女,他一个人做客的美梦,嘿嘿地笑。不过一百个美女似乎太多了些,峰也要磨成绣花针,还是算了,而且……嗯,有一个还是我的姐姐呢。

    他一路打听,来到了天津桥。

    天津桥乃是洛阳八景之以前曾是将无数大船以铁索相连的浮桥,隋末时被乱军烧毁,唐初重建成石桥,横跨洛河,北连皇城,南接定鼎门大街。定鼎门大街则在由西向东横穿洛阳的洛河南侧,长七里有余,街宽百步,乃是洛阳最繁华之处。

    天津桥南端再往上行,有一酒楼,名为晓月楼,唐峰让两个丫鬟留在外头,自己进入楼中,与店中掌柜对出暗号,然后便被带到内头。

    不一会儿,有人掀开帘子,行了进来,唐峰看去,来的正是卞璧。

    卞璧看着他发怔,唐峰知道自己用了锦枫美眉亲制的易容水,卞璧一时难以认出,于是笑道:“是我。”

    卞璧这才松了口气。

    唐峰问起卞璧,得知潜入洛阳的剑侠分作数拔,俱是进入洛阳后,再行联系,现在还有两拔未到,已经到的,目前都藏至御史中丞桓彦范家中,桓彦范乃是当代名臣,因弹劾酷吏周兴、来俊臣,当庭怒骂武则天宠臣张昌宗而名闻天下,因其正直不阿,在百姓中威望极高,行,常有百姓欢呼。

    飞骑兵团中的剑侠还未完全进入城中,攻打皇宫的时机也还不成熟,唐峰虽是飞骑兵团的统领,事务上大多却是交给卞璧这副将来管,此时也是就细节和接下来的联系方式商量一番,便要离去。

    卞璧却道:“还有其它事要跟你说,我们且找个地方坐去。”与掌柜交待一番,拉着他离开晓月楼。

    来到外头,不止书香、墨香两个丫鬟在这里,同时等着的还有“后”妙言、“月后”雪珠、“星后”珍珍。

    唐峰心想我只是带了两个丫鬟,你把三个老婆都带来了,你还比我更悠闲。卞璧低声道:“妙言有话对你说。”

    唐峰立时知道,他们要说的事,只怕跟龙族有关……

    ……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