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孟芸芝、孟紫芝

    使船在郑州太守的护送下,沿着洛河驶入洛阳。

    这条河道将洛阳一分为二,以四条大桥将两边连通,河道两岸俱是繁华景象,莫说像红红、亭亭、廉锦枫这三个东海人士看得目瞪口呆,便连唐小峰、颜紫绡两个“乡下人”,亦极是惊讶,他们虽知洛阳乃是中华第一名都,山河拱戴,形势甲于天下,又为中华大地龙脉集结之处,却也没想到竟是如此豪华。

    红红道:“难怪对于天朝来说,东海乃是化外之化外,整个黑齿国,只怕也不及这一个城里的人多,若是淑士国,人口或有这么多,然淑士国的都城,在天朝,只怕连一个县城都比不得。”

    唐小峰叹道:“知天下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司马光诚不欺我。”

    亭亭道:“司马光是谁?”

    唐小峰道:“砸缸的那个。”

    亭亭看向林书香:“司马光砸缸?这莫非是中原什么新的典故?”她读书破万卷,却从未听过这个典故,自然不免问起。

    林书香道:“这典故我也未曾听说过。”

    阳墨香道:“必是他胡诌的。”

    唐小峰道:“丫鬟,你忘了叫主人。”

    阳墨香道:“主人啊,您可不要忘了,现在我们是使团里的侍卫,您却是亭亭使臣的小妾,您要是着我们叫您主人,被人听去,可会出问题的哟。”

    唐小峰无语,众丫鬟俱是偷笑。

    廉锦枫道:“小峰哥哥这样子没有问题么?若按女儿国的习俗,他可要搽脂抹粉,穿上女儿家的衣服。”

    亭亭笑道:“若是那样的话,虽然按照女儿国风俗没有问题,但在天朝,一个大男人穿成那样,只怕人人都来围观,反而更加惹眼。倒不如穿得漂亮一些,却依旧做男子打扮,就说入乡随俗,也就是了。”

    唐小峰叹气……若真让他搽脂抹粉,穿上女裳,不如杀了他算了。

    船停在码头,前来相迎的有礼部侍郎孟谟、礼部主客员外郎董端。

    亭亭与红红出了船,周围百姓从未见过如此黑的人,又见这些女子做的全是男子打扮,极是新鲜,一个个凑闹地想要围观,被孟谟带兵赶开。

    孟谟与董端将使团一路护送至红文馆,众人方要进馆,外头却有人叫道:“爹爹。”

    亭亭等人好奇看去,见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被士兵拦在外头,这两名少女穿着桃红襦衣,颈上戴着金螭圈,腰间系着蝴蝶结,美可,神凝静水。唐小峰眼睛亦是一亮,这对孪生姐妹他以前可是见过一次,那是他扮大是欢喜佛的时候,这对姐妹花不知为何,见了他就跑,当然,以大是欢喜佛的恶名,女孩子见他就跑也很正常就是。

    孟谟见女儿国使臣好奇地盯着那两个女孩看,头疼地道:“这是下官的两个女儿。”

    两个姑娘闯了进来,周围士兵见是孟府的千金,也不敢真拦。亭亭看着她们,心想:“好可的两个妹子。”

    两个姑娘看着红红和亭亭,想着:“好黑……”

    孟谟看着两个姑娘,无奈地道:“你们怎么又跑了出来?”

    其中一个道:“芸芝说这边有贵人,我们就找了过来,谁知贵人没找着,找着了爹爹,但若爹爹就是贵人,我们在家里早就找着了,何用跑到这来?可见爹爹不是贵人,爹爹既然不是贵人,我们找的自然不是爹爹,我们既然不是来找爹爹的,爹爹你管我们跑出来做什么?”她声音又脆,说话又快,竟有如黄鹂一般,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通后,别人才反应过来她到底在说什么。

    孟谟无奈摇头,看向亭亭,道:“这是小女芸芝、紫芝,让使臣大人笑话了。”

    亭亭还未说话,旁边却已有人失声叫道:“孟紫芝?”

    众女错愕看去,说话的人却是唐小峰。

    孟芸芝与孟紫芝见这少年盯着她们看,好像她们脸上长花一般,俱都想着:“这人好没礼貌。”

    颜紫绡和燕紫琼则盯着唐小峰,心想莫非他看人漂亮,又起了什么坏主意?

    孟谟看向唐小峰,道:“这位是……”

    亭亭道:“这是本使的小妾,让大人笑话了。”

    孟谟干咳一声,双胞胎姐妹花俱在偷笑,想着男人怎么做小妾?

    唐小峰额上冒着黑线……

    不过,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百花榜上的“意中人”和“个中人”,实在是让他意想不到。百花中有好几个精通奇术的女子,这孟芸芝就是其中之一,在书里面,颜紫绡和燕紫琼都是剑侠,师兰言擅通风鉴之术,而孟芸芝,精通的却是六壬演卦之术,算命这种东西,看着像是随便过过桥都能撞死几个,但大多都是骗子,孟芸芝精通的却是真正的六壬。

    至于这孟紫芝,却几乎算是他爹唐敖和他姐唐小山之外,书里的另外一个主角。

    如果说《镜花缘》这本书里,前半部讲的是他爹出海所遇之事,那后半部百花齐聚,最出风头的就是这孟紫芝,甚至将他姐姐这真正的女主都给压了一头。

    亭亭道:“既是大人的千金,何不进馆一叙?”

    孟谟忖道:“这虽有些不合规矩,但女儿国与其它地方来的使臣不同,这位使臣原本就是女子,与芸芝、紫芝年纪似乎也相差不多,倒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于是诺。

    众人一同进入馆中,姐妹俩对女儿国极是好奇,孟紫芝嘴快,问了许多与女儿国有关之事,又得知亭亭在女儿国中竟是宰相,大感惊奇。

    孟芸芝道:“不知女儿国中可有科举?”

    亭亭道:“女儿国中自然有科举,只是女儿国中的科举,男子却是不能赴试的,倒是黑齿国的科举,男子女子都可赴试。”

    孟紫芝道:“可惜我大周虽有女人做皇帝,女子却连科举也不能参加,更加别说做官了,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生在女儿国。”

    孟谟取笑道:“等你能够‘早知’时,你早已经生下来了,‘早知’又有什么用?你要想生在女儿国,只有在没出生时先行‘早知’,但你要是还没出生就已经‘早知’,那你就不用去女儿国做官,你可以直接到天上做仙子了。”

    唐小峰心想,她本来就是仙子,这个就不用你来说了。

    孟紫芝道:“爹爹你做个官儿,整天叫苦叫累,我若是天上仙子,就先把你和娘都扔到女儿国去,我再去投胎,你就可以天天待在家中相妻教女,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再也不用叫苦叫累了。”

    孟谟知道自己怎么也说不过这个丫头,只好闭嘴。

    使团在红文馆中安置下来,孟谟与董端领着众人在馆中逛了一圈。

    燕紫琼道:“适才芸芝和紫芝两位妹子说要寻找贵人,不知为何要找贵人?”

    孟谟与董端对望一眼,俱是黯然。

    燕紫琼见他们模样,像是有什么内,告了声罪。

    孟谟长叹一声,道:“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外头早传得沸沸扬扬,各种流言都有。我府上本有八位女儿,董端兄府上亦有五位千金,去年秋天,也不知出了什么妖魔,董府的五位千金,与我家华芝、芳芝、琼芝、瑶芝、玉芝五个女儿,一夜之间全都不知去向,几乎是同不见的还有礼部尚书卞府的七位千金,与膳部员外郎掌家的四个小姐。我等多番寻找,却怎么也没有找着,小女芸芝略通卦术,以往所算皆无遗漏,这次却是怎么也算不出她们下落,只算出要有贵人相助,才能找着她们,于是这些子,她二人便时常溜出家门,去找什么贵人,她们的姐姐兰芝担心她们出事,时常看着她们,又哪里看得住?这次她们必是又瞒着兰芝,偷偷跑了出来。”

    唐小峰心想,这些失踪的千金小姐,只怕全是转世花神,而那礼部尚书卞府的七位千金,则是卞璧的七个姐姐。

    另一边,孟紫芝将她姐姐拉到一旁,道:“你说能够帮我们找到华芝她们的贵人就在这里,那到底哪个才是我们要找的贵人?”

    孟芸芝犹豫道:“若按时辰方位,贵人必在这些人中,但到底是哪个,却是无法算出。”

    孟紫芝看向使臣团,沉吟道:“若说贵人,那个卢紫萱明明与我们差不多大,却在女儿国中做了宰相,还有那廉锦枫、黎红薇,在女儿国中也都是大官,贵人怕在她们三人之中。”卢紫萱乃是亭亭的本名,黎红薇则是红红的本名。

    孟芸芝道:“只怕不是。”

    孟紫芝道:“为何?”

    孟芸芝道:“卦象中合了一个震字,震为龙、为玄黄、为大涂、为长子……贵人应该是个男的。”

    孟紫芝错愕地看向那穿得艳丽的少年:“难道使臣大人的小妾才是我们要找的贵人?”那家伙怎么看都不像贵人。

    孟芸芝低声道:“有些可能,但在女儿国中,男人女人又是反的,单依卦象,不好判断。”

    孟紫芝一拍掌:“我知道了,把华芝她们抓走的必是女儿国,你想啊,那卢紫萱最多也就大我们两岁,就能在女儿国中做宰相,女儿国中必是人才有限,女儿国主想要找人帮她打理朝政,只好四处探访有才能的姑娘家,再悄悄劫了去。我们要想找到她们,就只有跟这位使臣拉好关系,到女儿国去当个官儿,就能见到她们了。”

    孟芸芝斜她一眼……你是想当官想疯了。又道:“你不觉得,这个使节团有些奇怪么?”

    孟紫芝道:“哪里奇怪了?”

    孟芸芝道:“说不上来……但就是很奇怪。”

    “唔,”孟紫芝看着亭亭等人,“要说奇怪的话,确实是有些奇怪,明明跟她们是第一次见面,却总觉得很熟。”

    就好像上辈子在哪里见过一般。

    孟芸芝悄悄一指:“最怪的就是那个小妾了。”

    孟紫芝失笑道:“你去注视别人的小妾做什么?莫非你也要学女儿国,娶个三妻四……嗯,确实是很奇怪。”

    只见那“小妾”趁着别人不注意,把他边的那些女侍卫右搂一下,右摸一下,那些女侍卫有的脸儿羞红,有的随他摸去。

    使臣大人明明看在眼中,却不去管,还有那黎红薇、廉锦枫两个副使,一个被他摸了,一个被他抱了,不但不恼,还悄悄跟他打闹起来。与其说那少年是使臣大人的“小妾”,倒不如说这整个女儿国的使节团,都是他的后宫。

    两个女孩对望一眼……

    到了傍晚,唐小峰在亭亭房间(他现在是亭亭“小妾”,没有自己房间)盘膝坐下,让剑气在体内快速流转。

    隔壁传来众美眉说笑的声音,不过因为这里是礼部安排的使馆,除了他们自己人,还有朝廷安排的低级官员和护卫的兵士在周围,她们聊得小心翼翼,只谈些东海的趣事,不敢说得太多。

    紫幽仙气在体内越转越快,在短短一柱香的时间里就运行了三百六十周天,然后又全都放入还源丹中。

    他体内的还源丹原本就与他自精元混成一处,彼此不分。

    而帮哀萃芳补天后,留下来的那一丝灵郁之气,亦在还源丹里。

    自从练成三元合一的紫幽仙气后,他先与徐丽蓉双修双益,在帮助徐丽蓉提升她的万神圭旨乾离火的过程中,紫幽仙气里的杂质也被清了个干净,然后又遇到了燕紫琼。燕紫琼虽然没有跟他双修,但这姑娘实在是太过勤快,与她在一起的子里,几乎天天被她抓去练剑。

    唐小峰自己知道自己,他或许有些天分,但却绝不是一个有毅力的人,如果说白话是“没事想要找事”的鬼见愁,那他也是从“不找点事做不舒服星球”穿越过来的,叫他一个人整里打坐练功、上山练剑,三天之后,他必定就会厌烦。

    如果边还有书香、廉锦,又或是其他美眉陪着,他就更没心思练功了。

    被燕紫琼抓着练剑的那段时间里,对他将紫幽仙气在实战中的发挥和运用帮助极大,若非有那段时间的苦练,他根本就杀不了六大护法里为首的寂空。

    话又说回来,跟这些美眉在一起,压力真的好大。

    与颜紫绡分开的这几个月里,他从紫华剑气升级成紫幽仙气,等级绝不可同而语,然而与她再次相见,她却一丝一毫也没有被他落下。

    还有燕紫琼,两人练剑的那段时间,他在快速进步,燕紫琼也在快速进步,而且多多少少还一直压着他一点。

    天上碧桃和露种,边红杏倚云栽

    真不愧是“长通元妙之机”的凌霄花,和剑侠世家第一才女的碧桃花。

    话又说回来,连林书香和廉锦枫也都是进步飞快,这些子林书香修习欢喜经,单论佛光之精进深厚早已远胜于他,这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主修的是剑术,佛力只是用来辅助,但也可以看出她天分之高。而廉锦枫这些子跟他学仙篆,也是一点就通,过目不忘。

    看来仙子就是仙子,一个个都是慧比灵珠。

    唐小峰自己已经算是天分极高了,如颜崖、如燕勇,都是从小开始学御剑之术,在一众年轻剑侠中也算是皎皎者,但跟唐小峰比起来,两人就算一起上,唐小峰也可以轻松灭了他们。

    但以他这样的天分,跟这些天生慧根的花神在一起时,却实在出众不到哪去。

    难怪在燕紫琼十岁左右时,她哥哥就已经不敢跟她斗剑,颜崖更黑,连剑谱都要藏起来。

    紫幽仙气运行了三百六十周天,放入还源丹,与那一丝灵郁之气和二为一,又慢慢溢满全,再反转三百六十周天。

    他有一种飘飘飞的感觉。

    灵郁之气跟一般的剑气、玄气果然不同,这种脱出五行,看透三界的奇怪感觉,是那般的舒适与美妙,空空灵灵,似玄似虚。

    连带着他的紫幽仙气,也一下子变得空灵起来。

    这种空灵,跟修欢喜禅时那种视声乐如虚无的空明完全不同。

    而是那种仿佛整个人都化作羽毛,在天地中自由飞翔,不受任何拘束的空。

    可以踏着月光随风起舞般的灵。

    他蓦地睁眼,前方的墙仿佛变成了透明的琉璃,轻易地被他看了过去。

    他心中狂喜,再要看时,这种空灵之感却又散去,墙又变回了墙。

    莫非最极致的灵郁之气可以助人脱出五行,而这第一层灵郁之气,则可以帮人看破五行?

    他又试了几次,却再也未能做到。他自然知道自己刚才所看到的并不是幻觉,那要么就是自己体内的灵郁之气培养得还不够多,要么就是未能掌握到使用灵郁之气所需要的心法。不管是哪种原因,都不可过分强求,修炼这种事,速则不达,自己已经走了许多捷径,若是继续追求快速增加实力的法门,未必是件好事。

    于是老老实实地,将混入那丝灵郁之气的紫幽仙气,在体内不断流转,周而复始,循环不休。

    似这般修炼了许久,紧张而又羞涩的脚步声渐渐走近,他也无法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从这几不可闻的脚步声中,听出来人的心境,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他睁开眼睛,笑道:“怎么是你?”

    红红的脸儿一下子就黑上加黑,黑了起来……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