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心怀叵测

    唐小峰走出主帅营帐时,天色已晚。WWw.YZUU点com

    他走在路上,正想着今晚是去慰怀一下锦枫美眉,还是去陪书香丫鬟,要不两个一起慰藉?旁边却有人叫道:“唐将军。”

    唐小峰回头一看,唤住他的却是军师赵文昧。

    赵文昧乃是李素的军师,唐小峰初上小瀛山时,就是他挑起唐小峰与安天豹之间的比试,唐小峰并不知道他到底有何居心,那一战中,唐小峰一指击碎安天豹的辟魔刀,一战成名后,赵文昧对他亦是客客气气,也没有对他做什么手脚。

    赵文昧虽是军师,徐承志对他却似乎并不如何看重,更多时候,听取的都是他自己边军师程落的意见。但不管怎样,李素乃是大军名义上的主帅,赵文昧既是李素的军师,徐承志对他亦是客客气气,礼遇有加。

    赵文昧柔柔地拜了一拜,道:“李公子在后方营中设下薄宴,令在下前来,请唐将军赴宴。”

    唐小峰虽然很想回去陪美眉,但李素毕竟是良箴的哥哥,是他的大舅子,他也不好不给李素面子,于是便跟着赵文昧前去。

    来到后方营寨,李素早已等在那里,为示亲近,牵着他的手进入营中。唐小峰对这个不知道“男男授受更加不亲”的世界早就已经绝望,也只好任他牵着。

    令唐小峰诧异的是,李素虽然置好酒菜,却只邀请了他一人。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唐小峰早已饿了,也就不管那么多,与李素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李素长叹一声,唐小峰心想话要来了,又想着,他难道是要我把燕紫琼让给他?但紫琼美眉又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东西我怎么让?就算要让,也得等她成了“我的”再说。

    李素却道:“军议完,徐大哥不留他人,独独将妹夫留下,看来徐大哥对妹夫的信任,胜过他人。”

    唐小峰怔了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李素不提燕紫琼,反而提起徐承志来。

    难道他暗恋的人不是紫琼美眉,而是……

    唐小峰一阵恶寒。

    他笑道:“也未聊什么,只不过是在谈如何破贝才阵的事。”

    “妹夫何必瞒我?”李素淡淡地道,“纵然破了贝才阵,入了虎牢关,以我们的实力也无法攻下洛阳。长安已毁,洛阳乃是天下第一坚城,无法从外头攻陷,只能从内破之。然武后有黄天道的妖术师保护,单靠朝中那些内应,难以成事,妹夫不但是飞骑兵团的统帅,亦是我军最强之人,便连紫绡、紫樱两位姑娘,与妹夫边的那七位丫鬟,在飞骑兵团中也没有几人比得,且她们只听妹夫的话。徐大哥要从内部攻陷皇宫,自然要依靠妹夫这等英雄,才有机会成事。”

    唐小峰心中一凛……他竟也看得如此通透。

    李素看着他,道:“妹夫乃是聪明人,此番若是不能成功,我等尽成逆党,将重演当年徐敬业、骆宾王等一众英豪家破人亡之惨况,自不必说,若是有幸得武曌退位,不知妹夫觉得,徐大哥与我等下场,又会如何?”

    唐小峰沉吟道:“若是庐陵王还政,以我等推翻武逆,复兴李唐的功绩,混个武将当当不成问题,倒是徐大哥看上去背负太多,人未老,头先白,看他样子,倒像是要在诸事了结后,舍弃一切的样子。【叶*子】【悠*悠】”

    李素叹道:“愚兄这些子与徐大哥相谈,他的想法与妹夫所猜,应该差不了多少,我不知道徐大哥这十几年在东海到底是怎么过的,但唯一让他坚持下来的,只有他从小背负的国仇家恨,一旦反武成功,他只怕真会舍弃一切。但除此之外,徐大哥离开,只怕还另有原因。”

    唐小峰皱眉道:“什么原因?”

    李素淡淡地道:“狡兔死,走狗烹。”

    唐小峰震了一震。

    李素道:“庐陵王乃武则天之子,我们此番若是死武曌,庐陵王为防以子弑母之嫌,还政之后,绝不敢留下我们。我们若不杀武曌,只她退位,庐陵王优柔寡断,仍有可能被武曌再掌朝政,到那时我们又如何自处?就算武曌真的就此退位,庐陵王亦必会想,今天我们能他**退位,明我们又是否会他退位?”

    唐小峰看着李素。

    他知道李素的这番话绝非没有道理,历史上,武则天退位的张柬之就没有好下场,武则天在位时,他还可当上宰相,庐陵王李显还政之后,他反而被人构陷,最后郁郁而死。狡兔死,走狗未必会烹,当年在玄武门助李世民弑兄杀弟的尉迟敬德等武将,之后都能得到重用,但李显却不是李世民那种明君,李素有这样的担心,其实也正常得很。

    李素有此担心,并不能说他是错,但问题并不在于他的担心有没有错,而在于……这种话他不能说。

    李显是君,他是臣,君可疑臣,臣不可疑君,这就是君臣之间的大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不管是当年的徐敬业、骆宾王、李贞、魏思温,还是现在的徐承志、张柬之、章更、章荭,还有他的父亲唐敖、早已因反周复唐而死的文隐等等,为的也都是“忠义”二字。

    徐承志家破人亡,只有推翻武周,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他为英国公之后的重重负荷才能放下,又如张柬之,他本就是为武则天所信任的宰相,位极人臣,就算迎中宗还政,他最多也就是个宰相,还能封王列侯不成?

    再如章更原本就是河东节度使,林书香的父亲文隐以前则是淮南节度使,俱是荣华富贵,他们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复兴李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失败便是家破人亡,纵然成功,仍难逃一个功高震主之嫌,他们为的又是什么?

    仍不过是那“忠义”二字。

    天下是李唐的天下,他们是李唐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一腔血,为之抛头颅洒血的理由。(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刚才的那番话,李素可以在心中想,但他绝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是大逆。

    当然,为穿越者的唐小峰,对这种事倒不是非常在意,他加入反武义军,有他自己的理由。

    首先,他的父亲在这里,他边的美眉们,不管是燕紫琼、林书香,还是徐丽蓉、骆红蕖、薛蘅香、宋良箴,跟武家都有灭门之恨,尤其像徐丽蓉、骆红蕖、薛蘅香、宋良箴,她们从小时候起,或是被带着逃到海外,或是藏在深山不敢露面,直到现在,她们事实上都还在被朝廷通缉,天下一是武家的天下,她们的份就一不能曝光。

    而另一方面,则是跟黄天道有关,黄天道显然在大肆抓捕那些转世花神,连他的表姐林婉如都差点被他们抓走,他边的美眉基本上全是花神,他的姐姐更是百花仙子,就算为他姐姐和这些美眉着想,他也不能放过黄天道,而就目前掌握到的线索来看,心月狐转世的武则天似乎就是黄天道的幕后主使。

    诛尽武家,毁了黄天道,或许就能解除掉对包括他姐姐在内的一众美眉暗地里的威胁。

    至于说,靠着复兴李唐的大业封官拜爵,这种事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也没那个兴趣。当然,若能借着这个机会,既助他老爹完成复唐大志,又让他唐家光宗耀祖,顺便给他**挣个诰命夫人当当,他倒也并不介意,毕竟这种事他自己虽不如何放在心上,但这个时代的其他人,却都看重得很。

    他看着李素,缓缓道:“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个?”

    李素却只是笑道:“妹夫是个聪明人,愚兄只是想稍为提醒一下妹夫,来,喝酒,喝酒。”

    唐小峰亦笑道:“喝酒,喝酒。”

    两人竟真的再也“不谈国事”,只是喝酒聊天。

    酒足饭饱,唐小峰告辞,李素将他送到帐外,赵文昧已等在那里。

    天色已是尽黑,李素让赵文昧代他送客。赵文昧道:“唐将军请。”

    唐小峰道:“好李素拱了拱手,转离去。

    走在路上,赵文昧像是随意地与唐小峰聊了几句,又一阵迟疑,像是有话想说又不知当不当说的样子。唐小峰很想告诉他有你就放,这个样子做给谁看?他笑道:“先生莫非有话要说?”

    赵文昧缓缓道:“这种话,在下本不当问,不知唐将军觉得,庐陵王是否有人君之才?”

    唐小峰毫不客气地道:“没有。”

    赵文昧道:“相王呢?”他说的相王乃是李显的弟弟,武则天的另外一个儿子李旦。当年武后废李显为庐陵王,改立李旦,没过多久又废了李旦自己登基,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

    唐小峰道:“也没有。”

    李显懦弱,李旦无能,这本就是后世历史学家对武则天这两个儿子的评价。

    尤其是李显,他的懦弱在历代皇帝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许多人都觉得武则天的丈夫高宗李治懦弱,事实上李治虽然有点怕老婆,文治武功却是极强,对内接纳谏言,整饬内政,将贞观之治推到新的高点,对外灭西突厥,灭百济,灭高丽,令西域诸国纷纷称臣,中国历史上有盛唐强汉之说,而大唐最盛之时,正是李治当政。

    至于李显,却是真的懦弱,武则天还政于他后,于国事没有多少建树,于家事,他连自己皇后天天在宫里跟别的男人鬼混都不敢管。

    历史上虽然也有不少懦弱皇帝,但大多是因为天下大乱,权臣当道,想不懦弱都不成。

    李显当皇帝时,对外,国力上依旧强盛,退位前的武则天刚刚发兵二十万,大破契丹,对内,他**虽然杀了不少人,但却明察善断,治理有方,留给他的仍是一个太平盛世,朝中也无权臣,宰相张柬之助他登基持政,他却反听信谗言将他问罪,做事也优柔寡断,持政五年,最后竟然被他的皇后韦氏毒死,毒死他的理由,只不过是因为不想再偷偷摸摸的跟人**(其实原本也就没怎么偷偷摸摸),想要成为另一个武则天。

    而睿宗李旦同样也无能得很,靠着他儿子李隆基和太平公主发动兵变杀了韦后,被扶上帝位,太平公主在朝中结党营私,朝臣屡屡上告,他也不敢去管,好在他虽然无能,贵在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能,当了三年皇帝,赶紧把位子让给李隆基,李隆基老来昏庸,年轻时却是有胆有识,举贤任能,整顿军纪,这才有了后来的“开元之治”。

    当然,虽然都是唐初,但他穿越的这个唐初跟史书上的那个唐初,有着很大不同,史书上的那个大唐,长安、泰山不曾崩陷,海外也没有什么君子国、女儿国,但李显依旧是那个李显,李旦也依旧是那个李旦。

    反过来说,史书上的李显和李旦,面对经李治和武则天对外开拓,对内清明的太平盛世都无法做好,那现在这个山川崩裂,妖魔四起,龙族在外窥视的乱世,也就更别指望他们能做些什么了。

    赵文昧听到他说李显“不行”,李旦“也不行”,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形于色,道:“如今天下大乱,庐陵王与相王都非英明之主,如之奈何?”

    唐小峰叹道:“李唐宗室,除庐陵王与相王,其他人已尽遭武曌屠杀,除他二人,还能有谁?”

    赵文昧低声道:“唐将军莫忘了,李素公子乃是八王爷之子,同样也是李唐宗室。”

    唐小峰装作“一震”,看向赵文昧:“先生的意思是……”

    赵文昧道:“李素公子既是各路义军之主帅,又是忠勇王之子,庐陵王与相王俱非明君,庐陵王还政,将军不过是各路义军的一个小小统领,纵然封将,最多也就是一个中郎将,唐将军若能相助李公子,大事一成,唐将军便是当朝附马,以将军之才,李公子必定会让将军大展才学,封王封侯,岂是难事?”

    其实,在李素将李显唤作“庐陵王”时,唐小峰便已知道他的野心,如徐承志、章更等人,在起兵的那一刻,就己将武则天的皇位视之为“篡”,庐陵王是武则天李显退位后给他的封号,对反武义军来说,李显并不是什么庐陵王,而是“主上”。

    反武义军起兵的理由是要“迎主上还政”,之所以叫“还政”,是因为,在心向李唐的忠义之士眼中,李显依旧是大唐皇帝。

    唐小峰犹豫道:“复唐在即,一旦攻下皇宫,接下来迎中宗还政,几乎是势在必行,还有何可为之处?”

    赵文昧低声道:“既如此,便要让大家知道……绝不可让庐陵王还政。”

    唐小峰皱眉:“如何才能做到?”

    赵文昧眸中闪过狠之色:“杀武曌。”

    唐小峰怔了一怔……他虽已看出李素的野心,但原本并不如何放在心上,不管李显有能无能,迎他还政乃是大势所趋,李素就算再有野心,也很难有什么大的作空间,然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他实是小看了李素,李素在暗中筹划,绝不只是这一天两天的事。

    对徐承志、章更、张柬之等人来说,武则天必须退位,但她不能死,且不说武则天当政这么多年,朝中文武百官都是她提拔上去的,若没有她的退位诏书,将只能以大清洗的手段来控制朝政,令得人人自危,便是李显,也承担不起“以子弑母”的罪名,若他们真的杀了武则天,不管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借口,李显都不敢承认他们的功勋,到那时,他们就不是什么复兴唐室的忠臣义士,而将成为真正的乱臣贼子。

    就算李显迫于形势,勉强承认,如格浑等重要将领只怕也难以放心,杀了人母,却迎人子登基,他们要如何才能相信李显后不会对他们进行清算?

    这才是李素在这关键时刻找上他的最主要原因,攻打皇宫势在必行,而他将会成为攻打皇宫的主力,对于徐承志、张柬之、章更等人来说,武则天绝不能死,武则天一死,天下必乱。

    而对于李素来说,武则天不死,他将没有半分机会。

    一旦攻下皇宫,武则天不死,张柬之等朝中重臣就能或或劝,劝她还政于中宗,而对武则天来说,就算是被迫,她也是把皇位让给自己的儿子,且仍然是太后,虽不愿,却可以接受。

    有了她的退位诏书,文武百官自然也无话说,局面将会很快稳住。

    武则天若死,局面马上就会大乱,反武义军里并不是人人都是章更这样的忠义之士,更有许多人想借着这个机会博取功名,富贵险中求,如果明知要被清算,他们肯定会踌躇不安,赵文昧再勾结军中部分将领造些声势,李素这太宗之孙、忠勇王之子,将成为反武义军唯一的选择。

    到那个时候,李素就有机会将宋太祖的“陈桥兵变”,提前几百年开始上演……

    ……。.。

    更多到,地址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