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万法唯识?桑耶寺寺主!

    唐小峰皮肤裂开,全是血,燕紫琼却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衣裳破裂,肌肤被业火烫出水泡。【叶*子】【悠*悠】

    颜紫绡担心这场大战会引来别的敌人,左手搀着唐小峰,右手搂着燕紫琼,往远处飞去。

    唐、燕二人俱是无力,唐小峰取笑道:“你衣裳破成这样,难道是躺在那里用色相勾引他们,再趁机刺杀?”

    燕紫琼反击道:“你全是血,莫非是站在那里任他们宰杀,那两个秃驴心软将你放过?”

    颜紫绡气道:“你们两个,架打完了还要斗嘴么?我要不要把你们扔在这里,让你们也打一架?”

    唐小峰笑道:“还是紫绡姐你厉害,一点伤都没有。”

    颜紫绡道:“只不过因为追我的那两个,在六大护法中最弱罢了。”

    燕紫琼道:“最厉害的被我杀了。”

    唐小峰叫道:“你是没有看到那个寂空,那家伙才是真的厉害。”

    燕紫琼笑道:“可惜跟我打的不是那个寂空,不然我连伤都不会有。”

    唐小峰翻个白眼……吹牛吧,你就尽管吹牛吧……

    两人说说笑笑,又一路斗嘴,弄得颜紫绡真想把他们扔掉……

    他们找了个僻静地方,本该早些休息养伤,但因杀了那六大护法,过于兴奋,忍不住又聊了起来。颜紫绡帮燕紫琼擦药,她随带着的伤药都是廉锦枫亲手炼制的,自是好用得很,结了痂的地方,也都涂上黑玉美肤膏,让痂脱落,恢复光泽。

    燕紫琼衣裳残破,颜紫绡帮她涂药,唐小峰在一旁自是大饱眼福,燕紫琼对这种事却也毫不在意,虽知他在偷看,却也由他看去。

    颜紫绡帮燕紫琼涂好伤药,又开始帮唐小峰涂,燕紫琼则到林中换她随所带的衣裳去了。

    夕阳残照,漫天云霞,唐小峰抬头看着天空,不知怎的却又想起哀萃芳,这些子哀萃芳时时陪在他的边,两人的关系虽有些古怪,似是敌人,又似是人,他更是伤了她的心,然而她现在离去,只怕以后再也无法见面,他却又颇有些舍不得。

    他叹一口气,道:“紫绡姐,我是不是个恶人?”

    颜紫绡:“……”

    唐小峰道:“紫绡姐,你尽管说实话。”

    “小峰,你……”

    “我怎么了?”

    “你……难道以为你是个好人?”

    呃……

    唐小峰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好人,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的坏,当然,很可能每个坏人都是这么想的。

    就像对哀萃芳,他并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从一开始,确实是哀萃芳在东海无缘无故跑来杀他,他既没有招她,也没有惹她,而这一次,也是哀萃芳先用魅蚀魂水毁了他的剑气,而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重新变回原来的自己,哪怕再给他一次选择,他很可能还是会这样去做。

    但是另一方面,不管哀萃芳以前对他做过什么,她现在毕竟是他的,她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杀他,却选择了上他,伤害到一个着自己的人,他的心中也不可能毫不在乎。【叶*子】【悠*悠】

    这是一场游戏,但是终究不是游戏,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相信自己能够把这个看似冷艳、实则深的女人留在边,然而这世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的。

    当然,他也不会去怪白话没有早点把被“嫁衣”抽离玄气后会死的事说出来,白话虽然没告诉他,却告诉了颜紫绡和燕紫琼,而另一方面,白话也确实是一直都在暗地里帮他,虽然他觉得白话多多少少也有点儿在试探他,但这世上原本就不是谁都可以无条件的相信谁。

    不管怎样,整件事其实也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哀萃芳练成了灵郁之气,再也不用为他这个“煞星”苦恼,他的紫幽仙气也终于回到自己体内,还得到了灵郁之气的“种子”,这是一个大圆满的结局……只要他能够忘掉哀萃芳那张泪流满面的脸。

    换好衣裳的燕紫琼回到他的边,见他呆呆地看着天空,于是问颜紫绡:“他怎么了?”

    颜紫绡低声道:“好像是在想他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燕紫琼道:“当然是个好人。”

    唐小峰大喜:“你真的这样想?”

    燕紫琼翻个白眼:“怎么可能?”

    唐小峰气结。

    燕紫琼道:“我就奇怪了,坏人就坏人,你非要去做个好人做什么?”

    唐小峰想了想:“唔……其实我也不介意自己是个坏人,但有些时候,我也想去做个好人。”

    燕紫琼道:“吃错药的时候?”

    唐小峰叹气……我再也不想跟你说话。

    燕紫琼在他边坐下,笑道:“人活一世,开心就好,管他什么好人坏人,坏人欺负我,我就杀坏人,好人欺负我,我就杀好人,只要不让人欺负就好。”

    颜紫绡道:“若是你杀不了的人呢?”

    燕紫琼道:“那我就变得更加厉害,总要杀了他。”

    唐小峰笑道:“幸好我没欺负你。”

    燕紫琼笑:“如果是你的话,偶尔被你欺负一下,也没关系啦。”

    唐小峰嘿嘿一笑,左手搂住燕紫琼的肩,右手环住颜紫绡的,向后一倒:“能不能现在就让我欺负一下?”

    燕紫琼瞅他一眼……这家伙果然是得寸进尺。

    虽然这家伙得寸进尺,燕紫琼却也没去在意,真的就枕着他的肩,三人一同躺在草地上,聊起天来。

    天色渐黑,颜紫绡道:“小峰,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唐小峰道:“自然是回军中去,若是一切顺利,他们差不多也要近洛阳了。”

    燕紫琼道:“不如我们今晚就走。”

    唐小峰正要说好,却有木木然然的声音从他们后传来:“你们哪里也去不了。”

    三人一惊,同时跳了起来,急急转……一个青年喇嘛负手立在他们后。

    三人面面相觑……以他们的本事,竟无一人知道这喇嘛是何时到的。

    燕紫琼叱道:“你是谁?”

    青年藏僧冷冷地道:“死人……没必要知道太多。”欺而上。

    唐小峰只看到这人如鬼魅一般飘到前,自己竟是来不及出手,赶紧向后一翻,想着颜、燕二女必定会趁机攻向这人,于是落在地上,准备反击。谁知定睛一看,二女却也同时在向后翻飞,显然她们也以为自己是对方的攻击目标。

    三人落在地上,俱是一凛,每一个都觉得这藏僧是在攻向自己,事实上对方却是在同时攻向三人。

    藏僧子一飘,刹那间又掠至他们面前。

    三人心知面对如此强敌,气势太弱,更难取胜,仿佛心有灵犀般同时出剑。

    唐小峰墨虹剑剑气暴散,颜紫绡凤霄双剑击出剑的旋风,燕紫琼煞巫剑一劈,煞气狂卷。

    三人联手,就算是桑耶寺六大护法中本领最强的寂空只怕也会一招毙命。

    藏僧却只是冷哼一声,道:“不过如此。”袖子一拂,佛光乍现。

    三人同时抛飞,唐小峰撞断一树,颜紫绡向后几个空翻,燕紫琼与寂灭、寂法交手时虽受的伤本就还未痊愈,煞巫剑煞气过重,遇到的反击也最重,飞退中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倒地。

    颜紫绡心中大惊,虽说唐小峰与寂空、寂破拼得力歇,此时体内剑气还未完全恢复,燕紫琼内伤也未愈,但这人佛光强劲,六大护法加在一起,只怕都不及他一个,她心中一动,想起一人,失声道:“寂护连?”

    藏僧冷冷地道:“贫僧法号,正是寂护连。”

    唐小峰与燕紫琼同时一惊……这数百年前便已名震吐蕃的桑耶寺寺主,看上去竟是如此年轻?

    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方自杀了六大护法,这吐蕃密宗一代宗师便已赶到这里,眼见寂护连佛门功法如此了得,俱是头皮发麻。

    桑耶寺寺主向他们缓缓近,唐小峰心知面对如此强敌,想逃也没有机会,忽地叫上一声“众星拱月”,人剑合一划向寂护连。二女亦知道桑耶寺寺主的本事远远胜过他们三人,实力相差这么大,绝不是靠着人多就能取胜,想也不想地就将自与先天灵气,藉着“九天星月轮”往唐小峰送去。

    墨虹剑剑气暴涨,如流星一般撞在寂护连上,寂护连却只是双手一合,纯凭佛光接下这惊天动地的一剑。

    二女更惊,唐小峰却子一旋,墨虹剑快速旋动,如螺旋一般钻入佛光。

    寂护连动容:“不错。”往后退了一步。

    明明只退了一步,唐小峰却觉得自己与对方之间的距离仿佛拉到了一丈之远,待要冲去,对方却又明明就在眼前。这种奇怪的错位感,令他难受得想要吐血。寂护连却已连拍两掌,这两掌俱是拍在空处,二女突然发现面前像是有一道透明的墙挡在那里,竟无法再跟唐小峰保持阳流转。

    寂护连第三掌拍出,拍向唐小峰。

    二女失声道:“小心。”

    唐小峰向后一翻,随着他这一翻,整个空间都被带动,莫名地扭了一下。

    寂护连一掌拍空,暗自诧异,唐小峰退自二女前,却也抹了把冷汗,若非有颜紫绡创出的“星空倒转”,他现在已经到地底下去见六大护法了。

    寂护连冷冷地道:“以无制有,阳倒转……你们有这等奇招,难怪连我的六个师弟都不是你们对手。”

    唐小峰哼了一声:“如果不是我们跟你的六个师弟刚刚才打过一场,伤还未好,却也未必怕你,你好歹也是一代宗师,趁虚而入,算什么本事?”虽知道禅功修到对方这种境界,很难受激,他还是想试上一试,希望对方真的要面子,暂时放过他们。

    寂护连年青英俊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我人还在千里之外,你们便已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有何资格说我没本事?”

    唐小峰与二女错愕地对望一眼……这喇嘛还在千里之外?

    桑耶寺寺主如此份,自然不会乱打诳言,但他却又明明就在他们眼前……这到底是什么功法?

    桑耶寺寺主一步一步向他们近,唐小峰与二女只觉头皮发麻。

    纵连燕紫琼这般倔强好胜,也知道自己与这修行了数百年之久,几近罗汉境界的密宗一派宗师相差太远,这样的实力差距,绝不是以死相拼就能逆转的。

    二女更是想起了白话对寂护连的评价:

    ——“如果你们遇到他,我只有一句话劝你们……有多远,逃多远。”

    ——“你们两个加起来,都抵不过他一根手指。”

    当时她们还觉得白话把这喇嘛吹过头了,现在才知道,那丫头还把这一代宗师的本事说轻了。

    有多远,逃多远……那也得有机会逃才行。

    唐小峰心中快速动念,想着到底有何办法可以助他们脱

    像那面对桑耶寺六大护法时一样,以毁去百美屏来威胁对方,或许可行,但他很怀疑寂护连是否真的会把百美屏看得比替他的六个师弟报仇还重,况且以对方的本事,自己真的威胁得到他?

    犹豫间,寂护连却已骤然飘近,佛光狂卷……他竟连多说一句的机会都没有。

    眼看佛光就要轰至,三人本该被击成碎片,惨死当场,谁知一声佛号不知从何处传来,绵长有力。

    唐小峰与二女只觉眼前一花,寂护连竟已退出丈外。

    三人对望一眼,心里想着发生了什么事?寂护连却是淡淡地道:“玄奘?”

    “阿弥陀佛,”暗处有苍老声音响起,“他三人只是小辈而已,寂护连师兄何必以外化千里而来,为难他们?”

    寂护连不喜不怒,冷冷地道:“他三人夺我密宗之宝,杀我六个师弟,贫僧本在寺中静修,却是寂空师弟死后魂魄前来拜别,他六人因我之命前来中原,惨死于此,贫僧自要千里而来,替他六人报仇。”

    玄奘大师道:“出家人四大皆空,善缘多结,恶因莫种,恩恩怨怨俱是空无,师兄千里之外来种恶因,何苦来着?”

    寂护连道:“他三人杀我师弟是因,我杀他们是了结因果,只要了结了这段因果,贫僧心中自然空明。”

    玄奘大师道:“然而师兄还未了结这段因果,却先遇到贫僧,生出新的因果,可见恶念绝不可生,一念生百念,百念生万念,从此以后再无空明。师兄何不赶紧断了恶念,回复真正空明?”

    寂护连道:“既是四大皆空,善缘恶因皆只是念,为何善缘可结,恶因莫种?由此可知玄奘师弟境界不够,一念便是一念,你得了一念,又去想这一念是善是恶,这便是第二念,再想它为何是善、为何是恶,自然一念生百念,百念生万念,念念无穷。贫僧心中只有一念,杀了他们,了结此念便是空明,倒是师弟境界不够,不如找个地方寻自空明,莫要多管闲事。”

    “不然,”玄奘道,“贫僧心中唯有一念,这一念便是一个识字,识善识恶,万法唯识,事事看穿,事事空明。倒是师兄,将你座下六大护法派至中原,却未算到他们会死,可知师兄未能看穿,师兄既未能看穿,又因一念而动怒,可知师兄心中原本就不空明,既无空明,却动怒而来,只怕这一念,便足以将师兄带至万劫不复之地,师兄还是快速斩断此念,回桑耶寺重新修过的好。”

    燕紫琼听得头大,小声问唐小峰:“他们在说什么?”

    唐小峰翻个白眼,和尚说话……你管他们说什么?

    寂护连冷笑道:“事事看穿,事事空明?好大的口气。当年师弟上桑耶寺求法之时,不过是一毛头小子,之后再赴天竺,取了三藏真经,回中土创了这唯识宗,也不过就是数十年的事,何以变得如此狂妄?”

    玄奘道:“师兄非我,何以知我狂妄不得?师兄若不信我事事看穿,且听我道来。师兄千里而来,不知贫僧等在此间,贫僧等在此间,早知师兄千里而来,此贫僧看穿,师兄未看穿。师兄一念既起,千里而来,却未算到此趟徒劳无功,贫僧等在此间,早知师兄必定徒劳无功,此贫僧看穿,师兄未看穿。师兄数百年修为胜于贫僧,为何徒劳无功?皆因师兄来的只是外化,自不敌贫僧真,师兄不敢以外化与贫僧斗法,心中已然急躁,贫僧既知师兄急躁,自是有恃无恐,此贫僧看穿,师兄未看穿。贫僧事事看穿,自是事事空明,师兄既未看穿,还不回头,一念之执,竟至于此,到底是师兄狂妄,还是贫僧狂妄?”

    寂护连张口无言,竟不知该如何再辩。

    玄奘喝道:“师兄斗法不敢,机锋不胜,再不回头静修,化解心中执念,莫非真要自陷修罗之境,舍弃数百年修行,自绝于佛?”

    寂护连终是一代宗师,知道自己此番已败,冷哼一声,袖子一拂,刹那间跃入虚空,消失不见。

    玄奘念声佛号,道:“善哉,善哉……终于走了。”

    唐小峰道:“大师?”

    玄奘道:“贫僧在东方三十里处,三位小施主不妨前来一见。”

    三人哑然……寂护连刚才至少还有个外化在这,这秃驴却根本就不在这里。

    桑耶寺寺主……竟是被他吓走的?

    ……。.。

    更多到,地址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