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煞巫剑!激战云霄!

    几人躲了起来,悄悄看向天空,却看到桑耶寺六大护法飞了过来,搜了一阵,没有找到什么,神疑惑,没过几下又飞远了。

    唐小峰心想,看来是白话刚才使用百美屏,把他们引了过来。

    燕紫琼恨恨地道:“又是这六个秃驴。”她到现在都还记得被这六个藏僧打成重伤的事。

    白话道:“看来这空白画卷最后是落在密宗手中,被那些喇嘛改成这个样子的,你们只要带着它,这些喇嘛还会不断来找你们麻烦。”

    又打了个呵欠:“没劲没劲,我还有事,等我做完别的事,再来找你们。”子一窜,很快就没了影。

    唐小峰叹气……这丫头还真是不可捉摸。

    唐小峰生怕六大护法又找上来,抱着颜紫绡,与燕紫琼一起悄然离开。在路上时,他问起燕紫琼,才知道仍是颜紫绡靠着那本《救姻缘》找到了他,当时他还在花船上,她们两人本要登船寻他,却被白话拦了下来,然后就一直跟着白话躲在暗处。

    唐小峰还要问些别的事,燕紫琼却又拉住他来:“你不是会铸剑么?帮我铸一支剑。”

    唐小峰道:“你不是有剑么?”

    燕紫琼挚出飞剑,郁闷地道:“原来的那支上次被那几个秃驴弄断了,燕家虽然有铸剑师,但现在燕家村都被烧了,再说了,除非是有泰煞鼎这种神器,随便一支好剑都要铸上几年,我却也等不及。这支剑是我随便找来的,实在是普通得紧。”

    唐小峰嘿嘿一笑:“我有什么好处?”

    燕紫琼道:“没有好处。”

    唐小峰哼了一声:“没有好处还想……”

    燕紫琼一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你帮不帮?”

    唐小峰气道:“喂喂,你这也太霸道了,随便给点好处会死啊?”比如亲一下,抱一下,陪我洗洗澡什么的不就可以了?

    燕紫琼瞅他:“不行……你这人得了寸就会进尺。”

    颜紫绡慢悠悠地醒了过来,看到燕紫琼将剑架在唐小峰脖子上,吓了一跳:“小峰,你又做了什么?”

    唐小峰翻个白眼……什么叫我又做了什么?我我我、我什么也没做。

    燕紫琼收回飞剑,颜紫绡跳了起来,赶紧安慰她:“你别管小峰,他就是这样的人。”

    唐小峰跳到一旁画圈圈……紫绡姐,在你心目中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燕紫琼掩着嘴儿笑个不停。

    燕紫琼一番解释,颜紫绡这才知道原来是为了铸剑,嘀咕道:“这点小事为什么也要弄得动刀动剑?小峰你也真是的。”

    唐小峰更加郁闷……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紫绡姐我恨死你了。

    当然,就算没有好处他其实也会帮燕紫琼铸剑的,只不过帮祝题花她们铸剑时,至少还看了她们的光股,帮燕紫琼铸剑却连一个吻都没换到,想一下还着实不划算。

    当下,唐小峰找了个地方开炉铸剑,哀萃芳虽然已经离去,五色笔和泰煞鼎却都被留了下来,还有他的百宝囊,里面原本就藏着五瘟月华和各种稀世晶矿,铸剑自然不成问题。

    这一次,铸出来的剑却是极重极大,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太重。

    剑厚实,上面用五色笔画了紫色仙篆,流萤光转,煞气人。

    颜紫绡道:“会否太大了些?”

    燕紫琼握在手中,却是笑道:“合手得紧。”看上去也威风得很。

    又问:“这剑叫什么名字?”

    唐小峰一本正经:“它叫‘凶女’。”

    燕紫琼道:“凶你个头,我自己来取,它就叫断虹吧。”

    唐小峰气道:“我的剑叫墨虹,你的剑叫断虹,你这什么意思?”

    燕紫琼哼了一声:“那你这‘凶女’又是什么意思?”

    唐小峰郁闷……我欠了你啊?

    颜紫绡笑道:“这剑煞气重得很,就叫煞巫吧,男为祝,女为巫,《周易》有云:兑为泽、为少女、为巫、为……为……”

    唐小峰叹气:“为口舌、为毁折、为附决”紫绡姐,你多读点书啊。

    燕紫琼瞅他一眼:“谢啦。”

    唐小峰面无表:“不用谢,不用谢。”

    燕紫琼笑一声,扛着煞巫剑掠到他边:“等你的紫绡姐不在,我再亲你一下,当作谢礼。”

    颜紫绡:“啊?”

    唐小峰嘿嘿地笑……不如你也让我看你的光股?

    接下来,燕紫琼拿着新剑练剑去了,唐小峰却抱起颜紫绡,找了条小河恩恩地洗澡,颜紫绡拿他毫无办法,只好在水中任他欺负。

    欢喜中,两人阳交感,彼此双修,他们的剑气原本是同根同源,虽然这几个月来分开修行,但是默契还在,唐小峰发现颜紫绡的剑气至精至纯,不含一丝杂质,却又澎湃如海,连绵不绝,心中暗暗惊奇,想着她到底是怎么把紫华剑气修到这等惊人地步?

    颜紫绡亦是觉察到唐小峰体内剑气已是吸收了幽戾气和还源仙气,虽不如她的剑气精纯,却是三元合一,别出心裁。两人阳流转,双修双益,俱有所得,在这过程中,颜紫绡察觉到唐小峰真阳里似乎藏了一丝奇妙玄气,颇为奇怪,问了起来。

    唐小峰却也怔了一怔,默察自,喜道:“灵郁之气?”

    颜紫绡道:“就是哀萃芳练的那个?”

    “嗯,”唐小峰道,“大约是我用‘嫁衣’把她的玄气吸过来又还给她,在这过程中被我的真阳吸了一些。”

    虽然留下来的不多,但就像是新芽一般,只要小心栽培,自然能够开花结果。他又道:“昨晚虽然只维持了那一会儿的神华境界,但我却也因此有了一些心得,紫绡姐,我说给你听。”

    他将心得说了出来,颜紫绡却笑道:“这些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唐小峰讶道:“你知道?”

    颜紫绡轻声道:“小峰你喜欢弄些新鲜东西,另走奇径,虽然创新颇多,但单论对紫歌剑术的理解,可比我差多了,我早就知道该如何进入神华境界,亦在为此准备。”

    唐小峰气道:“那你也不告诉我?”

    颜紫绡低笑道:“你的紫幽仙气三元合一,紫华剑气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你与其去关心这一部分,倒不如继续去练你的紫幽剑气,等我修成神华境界,自然能帮你把这一部分提升起来,只要你我两人合力,便是那神华境界,也绝不是你我的终点。”

    唐小峰大喜,又想着她果然不愧是“长通元妙之机”的凌霄花,单就天地之理,剑术之要,实不可能再有谁胜得过她。

    他嘿笑一声,将怀中少女翻了过来,左手穿过胁下抚她右,右手往下按她小腹。

    少女惊道:“小峰你、你做什么?”

    唐小峰贴着她的背,在她耳边低声道:“紫绡姐,我们换个姿势……”

    “但那里,但那里是……”少女被他托着小腹,双手按着岸边石块,半浮在水中,紧接着后一疼。

    “紫绡姐,你喜欢我么?”唐小峰扶着她的香,从另一条路儿,缓缓进入她的体内。

    “死小峰,你、你……你坏死了。”少女颤,羞得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怎能弄人家这种地方……

    另一边,燕紫琼独自在山头练剑。

    煞巫剑既大且重,对她来说却意外地合手,令她颇为欣喜。

    练着练着,一朵花儿随剑风飞起,几个回旋,被她用剑尖挑住,随手取了过来。

    菊花?这种时候怎么还会有菊花?

    她左看右看,然后才把它扔了。

    她知道那两个人必定是在鬼混,也不去打扰他们,练了好一会儿,才落了下去。

    三人会在一起,颜紫绡却满脸羞红,燕紫琼心想你们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燕紫琼道:“我有一个提议。”

    唐小峰嘿笑道:“让我猜猜,看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

    燕紫琼道:“不如我们各写一字,看看是不是同一意思。”于是拿着炭笔,在手心各写一字,翻开一看,唐小峰写的是个“秃”字,燕紫琼写的是个“陆”字。

    颜紫绡道:“什么意思?”

    唐小峰嘻嘻一笑:“这还用问?桑耶寺六大秃驴。”燕紫琼股一撅他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不就是想试剑吗?

    燕紫琼哼了一声:“那六大秃驴着实可恶,从小到大,我还不曾被人那样子伤过,不找回这个场子,誓不罢休。”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她现在有了好剑,却没有挨剑的人,不甘心得很。

    唐小峰道:“我们三个对上他们六个,难度倒是不小。”

    燕紫琼道:“这样子才有乐趣,我不管,你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唐小峰道:“不用你说,我也想把那六个秃驴宰了,我只是提醒你,那六个秃驴每一个都不好对付。”

    燕紫琼笑道:“他们要是好对付,我还不去呢。”

    唐小峰道:“好,我们走。”

    颜紫绡惊叫道:“等一下,我们、我们休息一会儿再去。”

    燕紫琼心想也不急这一时,干脆去抓野兔,准备烤来填饱肚子。唐小峰却看着颜紫绡,奇道:“紫绡姐,难道你怕了?”

    颜紫绡气道:“谁怕了?我只是、我只是……”

    捂着后,羞羞地道:“人家这里还疼嘛。”

    呃……

    想找桑耶寺六大护法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皆因他们原本也就在这附近到处乱搜。

    六个藏僧本是飞在空中,看到三道剑光疾飞而来,立时停住。

    剑光落下,现出一个少年,两个少女。

    少年双手抱,蛮不在乎的样子。

    两个少女,一个全是红,红衣红鞋红丝绦,头上还戴着红色鱼婆巾,腰上插了一对雌雄宝剑,红得俏丽。

    另一个全的紫,紫衣紫鞋紫丝绦,发上插着紫玉钗,背上背着一柄紫色大剑,紫得惊艳。

    少年淡淡地道:“想要百美屏么?在我这里?”

    六大护法对望一眼,立时散开,将他三人围在中央。

    对于唐小峰来说,要跟这六大护法为敌,是很需要勇气的。

    这六个藏僧不但是桑耶寺寺主寂护连的师弟,自亦是吐蕃密宗数一数二的高手,唐小峰硬挨过寂护连大弟子磨莲一拳,深知磨莲的本事绝对不弱,而这六大护法中任何一人,其实力又在磨莲之上。

    只是对唐小峰来说,这些子失去剑气,心里早已憋得慌,现在重新得回剑气,很想找个机会证明自己,而且正如燕紫琼所说,这些秃驴越难对付,就越是刺激,要是他们都是弱者,打起来反而没有半点乐趣。

    寂空、寂灭、寂法、寂识、寂破、寂合六大护法冷冷地看着他们,不喜不怒,但那无形的杀意扩散开来,仿佛连空气都为之凝结。

    静,莫名的静。

    寂空大师冷冷地道:“三位小施主何不放下百美屏,就此离去?贫僧可以保证,后绝不会再找三位麻烦。”

    唐小峰淡淡地道:“秃驴就是话多。”

    燕紫琼冷笑道:“看来他们还不知道,磨莲和他的两个徒弟,可都是我们杀的。”磨莲和摩风的死其实跟他们无关,乃是哀萃芳下的手,但她既然要来挑战,自然也不在乎把磨莲的死摊在自己头上。

    寂灭、寂法等僧面现怒容,寂空大师冷然道:“三位小施主莫非想要寻死?”

    燕紫琼继续冷笑:“好大的口气。”煞巫剑一斩,斩出惊天剑光,刹那间劈向寂空。

    六大护法怒极,纵而上,唐小峰三人却将子一纵,不与他们战成一团,反冲天而起,扶摇直上。

    六大护法追着他们直上云霄。

    罡风层下,燕紫琼将剑一引,罡风业火引至剑尖,聚成天雷,疾轰而下,将六大护法中的寂灭、寂法二僧阻住。

    唐小峰与颜紫绡纵而下,剑光连闪,击向寂空。

    寂空念声佛号,现佛光阻住他们,寂破与寂识、寂合掠空而来,方要反击,唐、颜二人却又御着剑光分开,寂空、寂破追向唐小峰,寂识与寂合追向颜紫绡。

    燕紫琼却苍鹰一般疾扑,斩向落在最后的寂灭与寂法。

    他们深知这六大护法彼此配合默契,联起手来不好对付,故先把他们拆开,每人对付两个。

    寂空等虽看出他们打算,却也全然不惧,他们六人无一不是修了上百年的密宗高手,对这样的后生小辈并不怎么看在眼中,以二敌一已有恃多欺少之嫌,自不必非得六人联手。

    燕紫琼剑中煞气急卷,轰在寂法的佛光上,将他震退半丈,寂法没想到这个十几岁的姑娘竟有如此惊人的剑气,暗自一惊。

    寂灭却已扑来,袈裟一盖,连天空都卷了半边,要将燕紫琼罩入其中。

    他这袈裟名为“火是丹枢焚天罩”,就算有罗汉之躯,被它罩住,亦要化作飞灰。

    燕紫琼却是避也不避,煞巫剑横扫,剑光撕破空间,扫向寂灭。

    寂灭吃了一惊,照这架式,他的焚天罩固然可以罩住燕紫琼,自己却也要硬挨对方一剑。这少女手中仙剑紫煞冲霄,看着便觉吓人,他实在没有硬挨一剑而不死的信心,赶紧向后一退,他这一退,焚天罩自然也罩了个空。

    寂法却也疾扑而来,手捏勇猛菩萨印,一拳轰向燕紫琼。

    拳剑相交,一声轰响,连罡风层上的罡风和业火都被震了下来。

    燕紫琼与寂灭、寂法战得惊天动地,另一边,颜紫绡与寂合、寂识两僧却是越战越远。

    寂合与寂识一边追击一边佛光乱轰,颜紫绡却对他们看也不看,有如燕儿一般飞掠不停,不管两僧如何用尽佛力,却是无法将她击中。

    两僧大怒,寂合祭出一宝,化作道道金圈向颜紫绡,颜紫绡子一旋,脱而出。

    两僧趁着这个机会纵至她的头顶,各挚一柄金刚杵,轰然砸下。

    颜紫绡双剑一交,挡在头顶。

    两僧森然冷笑,他们的大势至龙象般若功都已修至最后一重境界,这少女就算从娘胎开始练剑,要跟他们以硬碰硬,也只有被砸成泥的下场。

    双杵砸中双剑,却连锵响也未发出一声。

    寂合、寂识二僧心中错愕,颜紫绡却是双剑一旋,整个天地蓦地一扭。

    两僧生出不好预感,急急飘开,紧接着便是剑花怒放,万千光芒爆散而出。

    两僧心知他们刚才只要退得慢上一步,就要被这万千剑气刺出无数血洞,再也不敢大意。

    颜紫绡却也是暗道可惜,这两僧反应实在太快,她以“星空倒转”接下他们以大势至龙象般若功击出的金刚杵,再以最快的速度击出“风华剑舞”,本以为至少能够杀死一僧,结果还是功亏一篑,连他们的衣角都未挨着。

    桑耶寺六大护法,果然名不虚传。

    寂合、寂识再不敢小看眼前的红衣少女,各持金刚杵,互相配合,时而怒冲,时而横扫。

    颜紫绡手持凤霄双剑,且战且退……

    ……

    (听说单本订阅满十元,会有免费的评价票。这本书入v已经三个半月,低v全程订阅的话,订阅到这里差不多满十元了,高v的还没到。求免费评价票。)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