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蜃族公主!隔江犹唱……

    从外头透进来的光线正慢慢变暗。

    哀萃芳看着画在周围的那些符号,怔了好一会,忽地问道:“这些全是你画上去的?”

    唐小峰笑道:“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不是我画的,那就肯定是你画的,你有没有画它们?”

    哀萃芳蓦地转头,向他看来:“你会仙篆?”

    唐小峰微微一笑:“你可不要忘了,在东海将《符经》交给你们前,它一直在我手中。”

    哀萃芳心中一震……就算是她,也无法将《符经》里的演道章读懂,这人竟有如此才华?

    唐小峰自然不会告诉她,真正看懂演道章和星图的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姐姐,他只是看着哀萃芳,笑道:“你要不要学,我教你。”

    哀萃芳冷冷地道:“谁也不会把这种不传之秘随随便便教给别人。”

    唐小峰定睛看她,道:“但我却不想把它带进棺材里,而且……你不是别人。”

    哀萃芳芳心又是一颤,唐小峰却已低下头去,在地上画着:“其实很简单的,与演道章对应的,乃是天上的星图。天有五贼,见之者昌,这天之五贼,既不是金木水火土,也不是喜怒哀乐伤,而是命、物、时、功、神……”

    哀萃芳没有去看地上的仙篆,却是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心里下意识地想着:“我本以为那演道章,除了大姊之外,天底下再无其他人能够读懂,却想不到他的才气竟是不输于大姊,便连他在路上作出来的诗句,有许多亦是足可传世的佳作,连我也无法作出,我实是小窥了他。”

    少年不停地解说着,哀萃芳何等人物,自然知道他对演道章的解读每一句都是真的,像这样的秘密,他竟然会毫不犹豫地说给自己听,纵然能把内心深处的感动强行压下,但这种心头上的颤动,却又如何能够停止?

    她咬了咬牙,子一钻,竟扔下依旧在那解说仙篆的少年,钻了出去。

    唐小峰故作愕然,眼眸却闪过一丝得意的微笑,将地上的仙篆抹去,也跟着钻了出去。

    天色已是昏昏暗暗,哀萃芳立在那里,看着远处的河水,沉默不语。

    唐小峰来到她后,温柔地问:“你在想些什么?”

    哀萃芳冷冷地道:“不关你的事。”

    唐小峰叹气:“为什么总是这句?”

    哀萃芳冷笑道:“难道有错么?”

    “但你却可以将心事告诉我,”唐小峰看着她,缓缓道,“因为你说过,你把我带在边,就是为了杀死我,既然我总是会死在你的手中,那你为什么不可以将你的心事说给我听?我知道你是有很多心事的,有些事,一直埋在心里是很难受的,你可以告诉我,然后再杀了我,这样子,我可以多了解你一些,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把你的心事说出去。”

    哀萃芳素口微启,却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月牙虽已移上中天,夜色却极是昏暗,周围一片幽绰……

    哀萃芳带着唐小峰不断地往西南方向飞,同时离无定河越来越远。

    唐小峰知道她是要将那些黄衫人离无定河。

    桑耶寺的那些喇嘛也一直在追着他们,这两批人里,显然都有一些奇人异士,好几次都差点截上他们。

    不知不觉间,他们又从无定河飞回了洛水。

    他们登上一座酒楼,临窗而坐,哀萃芳面对窗子,唐小峰坐她右侧,两人点了一些酒菜。

    唐小峰疑惑地问:“你不怕被他们追上来?”他们并没有将那些黄衫人甩开,反而被他们追得越来越近。

    而桑耶寺六大护法和那些喇嘛,却像忽然间消失了一般,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酒楼里,一些酒客谈论着徐承志义军大破酉水阵,渡过洛水,近洛阳的事。

    唐小峰知道,徐承志能够大破酉水阵,必是颜紫绡已从东海归来,同时带来了通读《符经》里演法章、演术章的亭亭。

    但是这些人并没有提到什么黑齿国少女,反而不时提到他的名字,竟是将大破酉水阵的事算在了他的头上,令他颇为不解。

    虽然无火阵和巴刀阵是他破的,但这酉水阵却明明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知道这些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临窗望去,洛水河边,停着许多花船,一群青楼女子欢歌笑语,弹奏着各种曲乐。

    唐小峰长叹一声,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菊花花。”

    哀萃芳将这两句细细玩味一番,向他看来:“菊花花却是什么花,又或是有什么典故?”

    唐小峰干咳一声……夜路走太多,终于撞到鬼了。

    《菊花花》是到了晚唐才开始出现的曲牌名和词牌名,宋朝之后的人一听就懂,至于现在,哀萃芳却显然是不知道,所以才问它有什么典故。

    他挠了挠头,嘿笑道:“这个……是岭南青楼女子经常唱的一种曲儿。”

    哀萃芳皱眉:“为什么叫菊花花?”

    唐小峰咳了一声:“菊花、菊花……在岭南,有些客就喜欢弄那种花式,所以……”他往哀萃芳香瞄了一眼。

    哀萃芳本在疑惑,突然反应过来,俏脸一红,紧接着又煞白起来:“肮脏。”

    喂喂,是你自己要问的……虽然我也是在乱扯。

    哀萃芳冷笑道:“你在岭南经常逛青楼么?”

    “冤枉,”唐小峰赶紧辩解,“我只是小时候听隔壁邻居提到过,我家家教很严……咳,再说我十一岁的时候就离开岭南,在东海呆了好几年,哪有什么机会在岭南逛青楼?在别的地方也没逛过。”

    其实还是逛过一次的,那唯一的一次,居然还撞上了尊圣门的圣主。

    哀萃芳面容缓和了一些:“你没必要向我解释。”

    看你的表,我觉得我很有必要

    几名花枝招展的青楼女子离开花船,撑着阳伞,笑嘻嘻地漫步行来,她们衣裳暴露,**半掩,行止间,连大腿都露了出来。

    这里本是一个小城,花船也只是路过此间,许多百姓看闹般指指点点,人也越聚越多,这些青楼女子掩着嘴儿笑个不停,其中一个更是“很不小心”地滑落抹,饱满而滑嫩的**都露了出来。

    大街上,卖菜的老人睁大眼睛,几名无赖开始起哄,一名男子看得眼睛发直,旁边却有一个女人恨恨地要去扭他耳朵,一名老者坐在路旁抽着旱烟,直叹世风下,两名抬轿的轿夫被堵在路上,轿上的富商急得冒汗。

    唐小峰摇头失笑,中国人果然就是喜欢围观,从古到今都是一样。

    就在这时,数十名黄衫人不知从何处冒出,不知不觉就包围了整个酒楼,围观群众虽多,却被撞得东倒西歪,还没出口抱怨,就被这些人的凶神恶煞吓着,一个个不敢吭声。

    一名青年带着几名黄衫人上了酒楼,黄衫人一上来就开始赶其他酒客,那些酒客不愿多事,纷纷离开。

    “萃芳小姐,好久不见。”那名青年手拎折扇,在哀萃芳左侧含笑鞠躬,就在唐小峰对面那空着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哀萃芳脸色微变,冷冷地看着那名青年。

    唐小峰见这青年衣着打扮既不像是中原人士,也不像是塞北之人,竟是看不出从哪里来。

    那青年却也淡淡地看了唐小峰一眼,倨傲地道:“本人楼兰国王子奚度远,阁下如何称呼?”

    楼兰?那个曾经存在过中国历史上,汉朝时便已消失,传说整个国家都已被沙漠淹没的楼兰?唐小峰大感意外。

    “我姓唐,唐小峰,”唐小峰笑道,“楼兰?我还以为这个国家早就已经没了。”

    奚度远淡淡地道,“楼兰不曾消失,只不过是不与这世上的凡夫俗子共处一界,搬到它处罢了。”

    唐小峰心想,什么叫“不共处一界”?难道你们还能搬出人间,搬到天上去不成?

    哀萃芳却是冷笑:“何必说得如此好听?当年楼兰也不过是被沙漠吞噬,不得不举国逃亡,误打误撞进入非人间罢了。”

    “好个举国逃亡,”奚度远大笑道,“却不知为蜃国公主的萃芳小姐,现在却又要带着国民逃到哪去?”

    哀萃芳俏脸溢着一丝嘲弄之色:“下说笑了,我们又能逃到哪去?只不过是非人间即将毁灭,幸有大周则天女皇愿意收留,我才让族人来到中原,以免将来举族赴难罢了。”

    奚度远冷笑道:“萃芳小姐这话,实难令人相信。”

    哀萃芳面无表:“信不信由你。”

    奚度远放下脸来:“若真是如此,尔等何必将神州搅得一塌糊涂,甚至暗助龙族破解神州结界?”

    唐小峰心中一凛。哀萃芳却淡淡地道:“若非如此,你以为又是怎样?”

    奚度远死死地盯着她:“桃花源……到底在哪里?”

    哀萃芳失笑道:“你竟然真的会相信那个传说?难怪你要带着这么多人从楼兰追到这里。”

    奚度远冷冷地道:“萃芳小姐若是不肯说,我也只有不客气了。”

    哀萃芳淡淡地道:“你要如何不客气法?”

    奚度远折扇一甩,道:“大哥可是要让我将萃芳小姐带回楼兰的,早在上千年前,蜃国与楼兰同是沙漠之民,世代联姻,萃芳小姐可是我大哥未来的妃子,萃芳小姐是要自己回去,还是要我们将你擒回去?”

    哀萃芳清清冷冷地起,移至唐小峰边,道:“你不妨回去告诉你大哥,就说我蜃族不愿再寄人篱下,故此才离开楼兰,我哀萃芳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婚约就此作罢,让他娶别人去吧。”话一说完,抓了唐小峰,直接穿窗而出。

    奚度远怒喝道:“动手。”

    外头,数十名黄衫人急腾而起,布成天罗地网之势,将哀萃芳和唐小峰围围困住。

    哀萃芳却也叱一声:“动手。”

    刹那间,寒光闪动,血光四溅。

    卖菜的老人掷出法宝,起哄的无赖斩出神兵,眼睛发直的男子与扭他耳朵的女人击出暗器,抽旱烟的老人、抬轿的轿夫等围观之人亦齐齐出手。

    这些黄衫人纷纷坠下,惨死当场。

    奚度远脸色一变,带着后几人穿窗而出,手化巨掌抓向哀萃芳。

    哀萃芳却已带着唐小峰落至一处屋檐,回刺出爻辞枪,刹那间接下这位楼兰国王子的巨掌。

    只听轰的一声,奚度远滞住,哀萃芳倒飞。

    奚度远后那几个黄衫人功法远胜于守在街上的其他人,腾起形,扑向哀萃芳。

    惹起众人围观的几位青楼女子却也掷出手中遮阳伞,华美的阳伞飞至空中,出光束,将这最后几名黄衫人全都照住。

    这几人各自发出惨叫,化作飞灰,洒了下去。

    奚度远脸色大变,祭出一样法宝,却是一柄神锤,挟着风雷击向哀萃芳,意将她一举擒下。

    哀萃芳冷笑一声,云袖轻拂,挡住神锤,正反击,后却传来唐小峰的惊呼:“小心。”

    她快速回头,暗处却有一支飞刀化作寒光飞来,直夺她的后心。

    这一刀角度刁钻诡异,竟是令她无法防备。

    血光一闪。

    唐小峰惨哼一声,倒了下去……他竟以自己的体替哀萃芳挡下了这一刀。

    哀萃芳心中立时一乱。

    奚度远趁机擒她,却被阳伞里出来的那几道光束照定,他心知这些光束中带着洪炎之气,额生冷汗,竟不敢动。

    那几名青楼女子各自控阳伞,制住奚度远,其他人则纷纷散开,想找出暗中偷袭之人,却怎么也无法找到。

    哀萃芳回搂住替她挡刀的少年,失声道:“你怎么样?”

    唐小峰口中刀,满是血。

    哀萃芳心头大乱,赶紧给他喂了一颗丹药,拔出飞刀,替他止血。

    抱起唐小峰,她头也不回,冷然道:“下请回,告诉令兄,他若再为难我族……下次就没有这么客气。”

    躯一纵,却是往河上花船飞去。

    那几名青楼女子收起阳伞,奚度远吁出一口气,不敢多待,疾逃而去。

    “围观群众”开始打扫尸体,竟将满街血迹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便像互不认识一般,各自散去。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一处墙角开出莲花,莲花上蜷着一个可的小姑娘。

    小姑娘嘻嘻一笑,子一窜,消失不见……

    花船沿江而下。

    一间华美的房间里,唐小峰躺在上昏迷不醒。

    哀萃芳静静地坐在沿,看着他熟睡的脸。

    她的表是如此的温柔,一点也不像平里的她。

    旁边光影一闪,一个戴着黑纱的少女现出来。

    黑纱少女低声道:“萃芳姊”

    哀萃芳用手轻柔地抚过上少年的脸,替他盖好被子,然后才起,与黑纱少女一同往屋外走去。

    这黑纱少女,自然便是天魔宗的公主。

    天魔宗公主道:“黎叔他们已经被沉鱼带人救出,过了夏州,微微假传圣旨,派出官兵保护他们,已经往长安去了。”

    哀萃芳点了点头。

    天魔宗公主又道:“但微微却有个条件。”

    哀萃芳道:“什么条件?”

    天魔宗公主淡淡地道:“她要唐小峰……死的活的都可以。”

    哀萃芳蹙了蹙眉。

    天魔宗公主回头看她一眼:“萃芳姊岂非原本就是要杀他?”

    哀萃芳道:“但他救了我……”

    天魔宗公主轻叹一声,道:“萃芳姊……你莫要被他骗了。”

    哀萃芳怔了一怔:“你说什么?”

    天魔宗公主道:“萃芳姊当局者迷,小妹当时躲在暗处,却看得清楚,那一刀飞出来前,他的体已经动了……他早知道那一刀会出现。”

    哀萃芳愕了一愕,立在那里:“你的意思是……”

    天魔宗公主轻声道:“在暗处偷袭萃芳姊的人是白话,那一刀,取的就是刚好能够被他挡住的位置,萃芳姊请想,他体内剑气全失,已成废人,为何却能比萃芳姊更早发现那一刀?皆因那一刀原本就是他跟白话两人约定好的。”

    哀萃芳脸色一变。

    天魔宗公主继续道:“小妹更已查明,在无定河上,白话便与他悄悄见了一面,将磨莲是被萃芳姐所杀之事泄露出去的亦是白话,若非如此,那六大护法怎能无巧不巧地找到无定河去?”

    哀萃芳沉默许久,冷冷一笑:“你是说……他一直都在骗我?”

    天魔宗公主低声道:“花言巧语,口蜜腹剑,萃芳姊本是蜃国公主,自不明白这些男人惑女子的手段,小妹却一向来往于烟花柳巷之地,他对萃芳姊是真心还是假意,小妹一看便知。他是萃芳姊的煞星,萃芳姊一遇到他便难免心乱,故能为他所趁,萃芳姊若是不信小妹所说,只要将这几**与他相处时的形多番回想,必能找出破绽。”

    哀萃芳立在那里,躯轻轻地颤动着,连呼吸都仿佛一下子急促起来。

    天魔宗公主道:“萃芳姊……”

    哀萃芳苦苦一笑:“他确实是在骗我……我却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

    天魔宗公主叹道:“小妹自然也希望萃芳姊能够找到幸福,但这世上的男子,没有几人可以信得,小妹不想萃芳姊为他所骗。萃芳姊若仍有怀疑,沉鱼便在路上,她有读心之术,自可看穿他心中所想。”

    哀萃芳道:“不用了。”

    天魔宗公主没再说话。

    哀萃芳转过去,冰冷冷地道:“告诉微微,明我就将他的尸体给她。”

    天魔宗公主飘然而去。

    哀萃芳缓缓走着,眼神渐渐变得灰暗与冷漠……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