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玩火

    提花灯的女孩道:“黎叔他们被突厥的狼盗追上,落在了突厥人手中。”

    哀萃芳蹙眉:“微微已经疏通过安北都护府……”

    女孩道:“但是狼盗并不受都护府的控制,他们只是草原上的马贼,以前大多是在松漠都护府和饶乐都护府的地界,这次不知怎的竟会窜到安北都护府附近。”

    哀萃芳沉吟片刻,看向装满人的那四艘楼船,道:“你带他们先走,路上通知沉鱼赶来,我去找黎叔他们。”

    又往后看了一眼,道:“把红萸也带走。”

    尹红萸道:“小姐……”

    哀萃芳淡淡地道:“你跟他们走。”

    尹红萸无奈,看向唐小峰:“唐公子……”

    唐小峰笑道:“你放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哀萃芳冷笑道:“你们不会再见面了。”

    唐小峰叹气……你就不会安慰一下她么?

    提花灯的女孩抓住尹红萸,影一闪,飞到下游楼船上,没过多久艘楼船顺流而下,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两艘空的却还在那里。

    哀萃芳冷冷地看向唐小峰。

    唐小峰柔声道:“不管你要去做什么,我都可以跟你一起去。”

    哀萃芳面无表地道:“你走吧。”

    唐小峰苦笑道:“你要我去哪里?”

    哀萃芳转过去:“去哪里去哪里。”

    唐小峰大声道:“至少让我在这里等你。”

    哀萃芳没有理他,纵飞起,急速远去。

    唐小峰将手合在嘴前,大声喊道:“我会一直在这等你……到死”

    哀萃芳的影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唐小峰后却传来一声轻笑:“你果然是个种,她对你已经开始动心了。”

    唐小峰头也不回:“你怎么知道?”

    不知何时到他后的小姑娘笑道:“你是她的煞星,她本应该把你牢牢控制在手中,如果你消失在天涯海角,又或是死在哪个无人知道的角落里,她的绝恋心法就再也没有修成的可能,但她居然要把你放走。”

    唐小峰嘴角溢着一丝怨毒:“但我却不会走。”

    小姑娘叹气:“你虽然不走,她却也未必回得来。”

    唐小峰蓦地转:“怎么说?”

    小姑娘低声道:“因为她的前方,是一个陷阱,一个让她自投罗网的陷阱。”

    唐小峰道:“这个她知道。”

    白话道:“她知道?”

    “嗯,”唐小峰淡淡地道,“我看得出她的眼神,那是一种明知有危险却仍非去不可的眼神,她知道有人在等着她自投罗网,但她非去不可。”

    白话笑道:“她当然非去不可,她的族人已经死了大半,她现在能救一个都好。”

    唐小峰看着她:“你知道这些人是从哪来的?”

    白话道:“我知道他们是从哪来的,也知道他们要去哪里,我知道的比你多得多,你看到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批,我却知道,像他们这样的‘难民’有很多很多,太湖、泰山、骑田岭、长安……多得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唐小峰动容:“这些全都是山川崩裂的地方。”

    白话笑道:“对头。”

    唐小峰道:“她们到底在做什么?”

    白话嘻嘻笑道:“这个我却不能告诉你。”

    唐小峰目光闪动:“在东海的时候,月亮曾经帮着哀萃芳来杀我和若花。”

    白话叹气:“月亮很可怜的,她的朋友很少很少,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另外还有一个,是哀萃芳的大姊……”

    唐小峰道:“史幽探?”

    白话动容:“你怎么会猜得到?”

    唐小峰淡淡地道:“我猜得到,大概只是因为我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

    白话神疑惑地看着他,史幽探在中原虽已才名满天下,但一般人不可能会把她跟哀萃芳联系在一起……这家伙到底知道些什么?

    唐小峰看着小姑娘:“帮我做一件事。”他缓缓说了出来。

    小姑娘叹道:“你这是在玩火,可不要把你自己给烧了。”

    唐小峰冷笑道:“我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点渣子,如果不能浴火重生,那么……就让她跟我一起被火烧死。”

    小姑娘定睛看他,忽地笑道:“幸好我没有得罪你,看来得罪你的人,真的没有好下场。”影一飘,消失不见。

    唐小峰转过来,继续看着漆黑的夜,冷冷的表就像那清凉的夜风一样,虽然狂劲,却是无形无影……

    唐小峰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

    一直到第三天黎明,他听到疾风响起,从船舱钻了出去,哀萃芳已经落在了船头。

    他道:“我一直都在等你。”

    哀萃芳面容冷,冷冷地道:“我没有让你等我。”虽然说着伤人的话,她的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温柔。

    唐小峰无奈地道:“你没有让我等你,是我自己作,是我自己想要等你。”

    哀萃芳张了张檀唇,想要继续说些冷嘲讽的话,却终是没有说出口,而是淡淡地道:“走”

    抓住唐小峰,驾起云雾,往远处疾飞而去。

    唐小峰发现她带着自己飞了一大圈,没过多久,便有一群穿着黄衫的人追了上来。哀萃芳面带冷笑,也不停留,疾飞不止。

    唐小峰微笑……那些黄衫人,显然就是控制狼盗劫走她的族人,等着她自投罗网的那些人。她必定是以自为饵,将这些人引开,暗地里却安排了别人去救她的族人。

    即使是在做饵的时候,她仍然抽空飞到了无定河,只为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在那里等她。

    天色开始发亮,哀萃芳拉着他落在一片森林里。

    唐小峰问:“那些人到底是谁?”

    哀萃芳面无表:“不关你的事。”

    唐小峰苦笑道:“不管问你什么,你都说不关我的事,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了解你的机会?”

    哀萃芳沉默。

    唐小峰笑了一笑,上前一步,与她肩并着肩,手牵着手,仿佛他们不是在躲避谁,只是在森林里散步一般。少女略有些迟疑,却没有将他的手甩开。

    走了没多久,远处风声疾响。

    哀萃芳脸色一变。

    唐小峰道:“那些人又追来了?”

    哀萃芳道:“不是他们。”以玄气载了他在林中飞掠。

    他们方将后追来的人甩得远远,前方蓦地现出两道佛光。

    其中一道化作猛虎,朝他们疾扑而来,另一道化作巨佛,直镇而下。

    哀萃芳下意识地便将唐小峰护在后,从虚空中抓出一柄长枪,刹那间刺出三百八十四条枪影……爻辞枪。

    枪影如海啸般淹去,猛虎与巨佛全都消失。

    有佛号传来:“女施主好手。”

    哀萃芳冷冷地道:“桑耶寺六大护法?”

    两名藏僧落了下来,其中一人道:“贫僧寂法。”

    另一人道:“寂识。”

    寂法道:“鸾凤隐幽百美屏可在女施主上?”

    寂识道:“磨莲师侄,又是否是女施主所杀?”

    若是其他人,反正这两个喇嘛未必拿得出证据,必先否认再说,哀萃芳却是清冷与孤傲的子,也懒得辩解。

    后风声越来越近,显然是桑耶寺另外四名护法正率着一众弟子追来。

    若是被这六名护法同时围住,就算是哀萃芳也无法逃脱。

    她蓦地出手,空间撕开裂口,上百只兵刃齐涌而出。

    寂法与寂识都已看过磨莲的尸体,一眼认出磨莲便是死于这招之下,尽皆动怒。兵刃呼啸而来,他们不得不先行躲开,就只是这么一个空隙,哀萃芳便已拉了唐小峰,从两人间直穿而过。

    寂法大怒,化作罗汉一杵砸去,竟砸出数十丈的巨坑。

    哀萃芳的速度却实在太快,早已从杵下脱出。

    疾风顿住,却是桑耶寺的寂空、寂灭、寂破、寂合四名护法赶了过来。

    寂法怒道:“磨莲果然是被那女子所杀。”

    寂空道:“追。”

    六名护法齐追而去,后又跟着数十名吐蕃喇嘛。

    哀萃芳速度虽快,却怎么也无法将这些喇嘛甩开。

    不管她如何躲藏,都被找了出来,她与唐小峰都开始意识到,这六大护法中,很可能有人精通佛门中的天眼通或者天耳通。

    更糟糕的是,那些原本一直在寻找她的黄衫人听到此间动静,也围了过来。

    哀萃芳脸色微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突然间,竟会陷入如此绝境。

    桑耶寺六大护法的出现,实在是大出她的意料。

    她心知,落在桑耶寺六大护法手中,最多就是失去鸾凤隐幽百美屏,被他们杀了,替磨莲报仇,落在那些黄衫人手中,却会危害到自己族人的安全。

    眼看那些黄衫人从前方急速飞来,她咬了咬牙,猛一回头,带着唐小峰往回飞。

    唐小峰低声道:“把我放下,我只会连累到你。”

    哀萃芳却是毫不理会。

    森林中,桑耶寺六大护法看到哀萃芳倒冲回来,大感意外。

    哀萃芳蓦地出手,万千兵刃从她手中光团急涌而出。

    这是“森罗万象玄兵舞”

    然而这六大护法却也是桑耶寺中仅次于寺主寂护连的密宗高手,寂法、寂识、寂破、寂合四人各以秘传绝学,或是发出狮子吼,或是观想罗汉人联手,将涌来的万千兵刃破个干净。

    寂空与寂灭趁机出手,两道拳劲轰在哀萃芳上。

    哀萃芳口中喷出血水,其势不停,竟硬生生地又从六僧之间穿过。

    那些黄衫人却也追了上来。

    唐小峰大笑道:“你们中计了。”

    两方都不认得唐小峰,于是下意识地便认为他说的“你们”是指自己这一方,六大护法看到哀萃芳去而复返,怀疑这些黄衫人是她带来的帮手,这些黄衫人追入林中,看到这些喇嘛挡在哀萃芳与自己之间,以为这些喇嘛是她藏在这里的伏兵。

    两方蓦地出手,战成一团。

    却是寂空突然想到,这些人若真是哀萃芳的帮手,那哀萃芳大可跟他们一起杀来,何必孤杀入,硬受自己与寂灭各人一拳?

    寂空大吼一声:“大家住手”吼声震天。

    那些黄衫人亦觉得有些不对头,于是全都停了下来。

    远处,唐小峰听到寂空喊出“住手”,便已知道那些人打不起来了。

    再一看去,哀萃芳虽然飞得极快,却是脸色金白。

    寂空与寂灭的大势至龙象般若气功可不是谁都承受得住的,哀萃芳虽然早已做好硬挨的准备,提前以玄气护,此时却也是伤重难支。

    眼看她摇摇坠,而六大护法中显然有人会天眼通,若不能逃出天眼通的范围,他们仍会被人找上。唐小峰低声道:“水里。”

    哀萃芳亦看到前方有一条大河,带着他疾投而去,溅起水花。

    哀萃芳被汹涌的河水带着往下游走,初时还能捏住辟水诀,很快就已坚持不住。

    唐小峰反手抱住她的躯,冰凉的河水急涌而来,将他们一同淹没。

    也不知被冲了多久,唐小峰艰难地将她拖到岸边,见她已经昏迷,不醒人事。

    不管是桑耶寺那些喇嘛,还是那些黄衫人,没有找到他们,很快就会意识到他们是借水遁走。

    唐小峰背起她,摇摇晃晃地在山岭间走了一段,找到一个山缝,钻了进去。

    他把少女放下,在她上摸了一阵,终于找到原本属于他的百宝囊。

    墨虹剑、泰煞鼎、制神绦、百美屏,还有五瘟月华和各种晶矿都在这百宝囊中。

    他找到五色笔,心里松了口气,就用五色笔在周围画了许多仙篆。

    虽然体内剑气已焚,但画符的本事,跟剑气又或是五行之气并没有什么关系。

    应天地而生的五色笔,加上从演道章里解读出来的仙篆,两者配合在一起,画出来的符咒将他们完全藏住,纵然是那六大护法的天眼通,也别想找到他们。

    他又从百宝囊中取出一粒小还丹,给哀萃芳喂了下去。

    她的容颜是那般的艳丽,艳丽中又有一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冰冷,纵然是在昏迷中,仍有一种想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外头有风声不断响起,此时的唐小峰无法判断这些到底是真正的风,还是那些喇嘛和黄衫人来来去去。

    失去了紫幽仙气,连五观六感都迟钝了许多。

    他只能搂着少女,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两人的湿衣紧紧贴在一起,少女柔软与美的体态,以暧昧的姿势偎在他的怀中,让他心动。

    廉锦枫亲手制出的小还丹终于起到了作用,哀萃芳猛地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被这男子搂着,先是闪过一丝羞,又下意识地将他使劲推开。

    然而她伤得太重,手上根本用不出什么力气,反像是迎还拒一般。

    唐小峰赶紧提醒她:“敌人可能还在外面。”

    哀萃芳惊觉过来,一时间也不敢发出声响。

    山缝本就狭小,两人静静地搂在一起,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到。

    哀萃芳想要通过调息治愈伤势,然而唐小峰实在离她太近,他本就是她功法上的破绽,两人几乎是贴在一起,让她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

    直至外头已没有任何动静,她才缓缓坐起。

    唐小峰道:“他们走了么……”

    话刚说完,哀萃芳却已蓦地翻,左手压在他的膛,右手从虚空中抓出一支短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唐小峰苦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哀萃芳冷冷地道:“那些喇嘛,为什么会追到这里?”

    唐小峰错愕地看着她。

    她的俏脸比冰川还要冷漠,语声冷冷:“我杀磨莲时,根本没有人看到,百美屏是从你伪装的大是欢喜佛上抢来的,他们没理由知道它在我这,就算知道,他们也不可能找到这种地方来。”

    唐小峰的表从一脸错愕,开始变得通红……因愤怒而通红。

    “你觉得是我出卖你?”他几乎要吼出来,“就算我要出卖你,我也要找得到他们,你觉得现在的我有本事找到他们么?”

    哀萃芳冷笑道:“说不定有人在暗中帮你……”

    唐小峰蓦地抓住她握剑的手,突然用力。

    哀萃芳手一颤,剑锋在唐小峰脖子上划出血痕。

    若不是失了剑气的他,在力道上根本比不上拥有玄气的哀萃芳,这突然一下,已足够将他的咽喉划断。

    哀萃芳芳心一颤,怔怔地看着他。

    他却只是倒在地上,冷冷地道:“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杀死我好了。”

    看着他脖子上泌出的血水,哀萃芳心乱如麻,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从来就不肯相信别人么?”少年的语气虽然压抑,神却是因为受伤而生出的愤怒,“把那些人找来,对我有什么好处?磨莲的徒弟是被我的丫鬟杀死的,百美屏原本也是被我带走的,我现在跟你在一起,他们杀了你,难道就会放过我?”

    哀萃芳咬了咬牙:“也许你就是想让我跟你一起死……”

    唐小峰却是痴痴地看着她,那种奇怪的眼神,让她怎么也无法把话说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想死的,”他伸出手,缓缓地向少女那张冷艳却又美的俏脸摸去,“但是现在不想了……我只想陪在你边,除非是你要我死,那样的话……我也只想死在你的手中……”

    哀萃芳颤了一颤,还没等他摸到自己的脸,却又将他的手使劲拍开。

    静,无言的静……令人不安的静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