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虞美人

    第二天一早,小船忽地震了一震。

    唐小峰探出头去,却是哀萃芳飞了回来。

    哀萃芳一落到船头,立时划浆而去,小船箭一般沿洛水而下。

    尹红萸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小姐……”

    唐小峰道:“你受伤了?”

    哀萃芳冷冷地道:“没事。”

    唐小峰却看出她脸色略有些苍白,躯也有一些飘浮,以哀萃芳的手,若不是受了伤,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取出望远镜,往远处看去:“有人追来了。”

    哀萃芳莲步一踩,水面分开,小船沉入水中。

    她暗掐辟水诀,小船所过之处,河水自行分开,冰凉的河水虽已没过他们头顶,却没有淹到他们。

    一群穿着黄衫的人在水面上飞过,寻找他们,却未能找到。

    小船在水面下,进入一条支流,很快就将这些黄衫人甩得远远的。

    小船从水底滑出,在河面前划动。

    尹红萸接过船浆,替哀萃芳掌舵。

    清晨的雾气极是深浓,哀萃芳立在那里,看着远处沉默不语。

    唐小峰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上:“你受了伤,天气这么冷,小心着凉。”

    哀萃芳移回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他却只是笑了一笑,在一旁坐下。

    从洛水出发,绕过延州,便是无定河。

    洛水、无定河、汾水原本就都是黄河的支流。

    小船逆着无定河往上游行去。

    唐小峰在反武义军里是飞骑兵团的将领,自然也时常研究地图。似这般上行,用不到多久他们就会到处长城,进入夏州。

    尹红萸一边摇浆,一边看着两岸,明明应是暖花开之季,给人的感觉却格外萧条,感觉是秋天一般。

    尹红萸低声道:“今年的花,开得格外迟呢。”

    唐小峰笑道:“不知道是不是天上司花的仙子,一个个都睡着了?”

    尹红萸道:“但是水仙花、兰花、都开了,倒是迎花、芍药这些却又未开,也不知是为什么,尤其是迎花,这个时节本该到处都是,现在却一朵也见不着,路上看到一些,不但未开花,反而一株株的都要枯了。”

    哀萃芳沉默不语。

    唐小峰问尹红萸,道:“这么多花里,你最喜欢什么花?”

    尹红萸脸儿微红,道:“我说了,你可不要笑话我。所有花中,我最喜欢的是木兰花,它虽色彩不艳,香气不浓,只在深山里开上一株两株,不像许多花儿成群结伴地开,令人流连忘返,但小女子就是喜欢它。”

    难道她是木兰花仙子?

    唐小峰笑道:“我最喜欢的,却是虞美人。”

    尹红萸疑惑地问:“虞美人花?”

    “你可能不曾见过,”唐小峰道,“虞美人花又叫雏罂粟、丽花,因它长得与罂粟极像,常被人误认作是罂粟花,却不知虞美人花虽与罂粟一样华美好看,却不像罂粟会害人。传说虞美人花乃是西楚霸王四面楚歌时,虞姬拔剑自刎,鲜血化作,当然,这只是传说罢了,有虞美人花时,虞姬还不知在哪呢。”

    手持一根竹筷击打船舷,唱道:“三军散尽旌旗倒,玉帐佳人坐中老;香魂夜逐剑光飞,轻血化作原上草。”

    尹红萸掩嘴笑道:“原来公子还会作诗。”

    哀萃芳冷冷地道:“烂诗一首。”

    “那就来首好的,”唐小峰看着哗哗的水面,叹道,“誓扫匈奴不顾,五千貉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哀萃芳蓦地动容,这首诗前两句豪气风云,后两句笔锋一转,却又充满哀伤和无奈,合在一起,竟是令人回味无穷。

    尹红萸喃喃地道:“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真是可怜呢。”

    二女自然不知道这首诗其实是晚唐的陈陶所作,只是她们现在刚好就在无定河上,又正逢乱世,应应景,自是颇多感触。

    唐小峰却也一直都在看着水面,过了良久,才道:“萃芳姑娘,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哀萃芳冷冷地道:“你说。”

    “你不是说,你会用你的方式,慢慢地杀死我么?”少年长叹道,“我只希望那个时候,你莫要将我的死告诉别人……谁也不要告诉。这样,等我死后,我娘和我姐姐,还有那些关心我的人,她们找不到我,于是会想,他是不是躲到了哪个谁也找不到他的地方,逍遥快活去了,这样,她们就不会伤心,不会难过,她们仍然会四处找我,但天底下这么大,她们永远也找不到我,这样她们就永远也不会伤心,不会难过……”

    尹红萸颤声道:“唐公子你、你想太多了,小姐不会杀你的……”

    哀萃芳冷笑道:“我会。”

    唐小峰道:“我知道你会。”

    他转过站了起来,看着哀萃芳的眼睛:“这就是我没有离开的原因,我在等你,我在等你杀我……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

    哀萃芳星眸微微地缩了一缩,然后才缓缓地道:“你不会失望的。”

    尹红萸怔怔地看着他们,不知怎的,心里竟是一阵酸楚。

    唐小峰笑了一笑,坐了回去,看上去显得那般的落寞与孤独。

    他看着远处山岚,长长地叹了口气……目光中却闪过一丝冷。

    傍晚时,船停在岸边的一个码头。

    周围荒凉一片,只有一座孤伶伶的石城。

    一座酒楼前,摆着五张桌子,一伙镖师占了其中四桌,大酒大地喝着。

    哀萃芳、唐小峰、尹红萸占了最角落的一桌。

    尹红萸见唐小峰大口大口地喝着闷酒,连菜也不吃上一口,劝道:“唐公子,你这样子会醉的。”

    唐小峰笑道:“醉就醉吧。”竟提了酒,找那伙镖师喝去了。

    那些镖师走南闯北,与陌路人路上拼酒本是常事,唐小峰口才又好,不多时便与他们打成一片,闹非常。

    尹红萸担心地道:“小姐,你、你不劝劝唐公子?他这样子喝下去,会伤的。”

    哀萃芳冷冷地道:“他是我什么人?我为何要劝他?”

    两名镖师见她们貌美,竟跑过来搭讪,哀萃芳却只是冰冷冷地看着他们,让他们尴尬万分,只好又缩了回去。为首的镖头却是个沉稳的老人,滴酒不沾,见二女年轻,好心移了过来,道:“两位姑娘是要北上,还是要南下?”

    尹红萸道:“我们是要到北方去。”

    老镖头叹道:“际此非常时期,你们还是莫要出关的好。”

    哀萃芳淡淡地道:“这又为何?”

    老镖头道:“到处山川崩裂,妖魔与贼寇四起,中原打成一片,乱作一团,以致于连胡人都开始蠢蠢动,松漠都护府和饶乐都护府已经在屠杀和驱赶汉人,官府也无力去管,我们是走镖的人,为钱卖命原本就是无奈之事,两位姑娘若无必要,还是不要出关的好,中原虽乱,总比满是胡人的塞外好些。”

    哀萃芳依旧面无表,眼眸却温和了些:“我们也不是要出关,只是到夏州投靠亲戚。”

    老镖头道:“那便好,那便好。”

    另一边歌声响起,却是唐小峰击碗而唱:“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众镖师纷纷叫好,哀萃芳与尹红萸也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移了过去。

    唐小峰继续唱:“……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首《将进酒》原本就豪迈奔放,他对酒高歌,潇洒异常,哀、尹二女原本就是才女,听到这等足可传世的佳作,想不为之心动都难。

    老镖头长叹道:“好诗,好诗,想不到在这种靠近长城的地方,还能听到这等传世佳作。”

    哀萃芳张了张檀唇,冷笑道:“也不见得有多好。”

    老镖头大笑:“那位小哥莫非是姑娘的夫君?”

    哀萃芳面现恼火之色:“不是。”

    “怎可能不是?”老镖头笑道,“就像我家老婆子一样,不管我在外头做了多少了不起的事,她都要说不好,即便她心里高兴万分,在他人面前总要损我。小哥的这首诗好就是好,他若不是姑娘夫君,姑娘为何要硬把好的说成不好?”

    哀萃芳蓦地站起,付完酒菜钱,冷冷地道:“我们走。”

    尹红萸错愕:“小姐……”

    哀萃芳竟不管她,就这样往外飘去。

    尹红萸赶紧去拉唐小峰,老镖头在他们后笑道:“小兄弟,对你家娘子好些,犯了什么过错,道个歉便是,对自己娘子低头,不算委屈。”

    众镖师一起哄笑。

    三人回到城外岸边,天色已晚。

    尹红萸弱一些,上船歇息去了。

    唐小峰摇摇晃晃地来到哀萃芳面前,一酒气,怪笑道:“娘子……”

    哀萃芳冷冷地道:“你喝醉了。”

    唐小峰却是痴痴地看着她:“娘子……对不起。”

    哀萃芳冷笑道:“你对不起我什么?”

    唐小峰愧疚地道:“在东海的时候……我不该那样子欺负你。”

    哀萃芳躯颤了一颤,心头乱如丝麻,却终是强压下万千感,面无表地道:“是我先去杀你,你没有对不起我。”

    “但你却是个女子,”唐小峰缓缓伸手,去拔她额前发丝,“不管你怎么害我,我都不该……那样子对你……像你这么漂亮的人……应该是用来……喜欢的……”

    子一摇,倒了下去。

    哀萃芳下意识地便将他扶住。

    夜风很冷。

    唐小峰与尹红萸都已在船舱内睡着。

    哀萃芳独自一人坐在船头,心里一团乱麻。

    ——“不管你怎么害我,我都不该那样子对你。”

    ——“像你这么漂亮的人,应该是用来喜欢的。”

    在东海被他折磨虐待时的经历,实是她心头无法磨灭的愤怒与怨恨,然而,当他亲口向自己道歉的时候,她心里头又像是五昧瓶被同时打翻,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错的真的是他吗?

    在东海的时候,他本来根本就不认得我,他也没有来惹过我。

    是我先在麟凤山突然出手想要杀他,是我抓走他边的那些人,又千方百计地想让他死。

    不管他如何报复我,其实都是应该的。

    本以为毁去他一的修为,他一定会恨死她,而她就可以借着对方的恨来修补自己心灵上的裂缝,但是现在,对方的反应却是如此的出乎她的意料,以至于让她开始变得不知所措。

    他是她的煞星,是她修行中出现的魔障。

    她对他的每一份感都会因这种奇妙的关系而十倍百倍的放大。

    他展露出来的才华,他击碗而唱的豪气,都藉由她心灵上的那道缺口不知不觉、深深地映了进去,让她怎么也无法将其忘怀。

    ——他为什么不恨我?

    ——明明是我毁了他的一切。

    本以为会出现的愤怒却变成了不该出现的道歉,少年借酒浇愁的苦闷与那痴痴的眼神反让她开始变得愧疚,被他虐待时的怨恨不知不觉就这样碎去,既然不再恨他,就无法再为自己杀他的决心找到借口。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少女想要叹息,却又强行止住自己纷乱的思绪。

    她掀起船帘,弯腰进入舱中。

    船并不大,只足够让三人并排而卧。

    尹红萸睡在中间,她在另一侧和衣躺了下来。

    视线虽被挡住,耳中却传来少年平缓的呼吸声。

    她竟是无法入睡。

    似这般过了不知多久,她听到少年懒洋洋地坐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有什么东西盖在了她的上。

    船上只有两张毛毯,原本是唐小峰与尹红萸各自裹着一张。

    尹红萸在东海时只是一个普通的渔家女儿,唐小峰现在也是功力全毁,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寒瑟瑟,水气侵人。

    他却将自己的毛毯让给了她。

    少女没有动,她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早已睡着一般。

    虽然自己其实并不需要,但是被人关心的感觉……却是异样的温暖。

    ……

    唐小峰一直没有弄明白,哀萃芳为什么要沿着无定河北上。

    而且她似乎并不怎么赶路的样子,她对那老镖头说她要去夏州,结果却一整天都停在了离夏州城十几里远的河道上。

    他闲着无事,或是与尹红萸说说笑笑,或是装装惆怅,吟些诗句,玩玩深沉。

    将后世名家的传世之作当成自己的来卖弄,似乎是每个穿越者都会干的事,但他除了骗阳墨香“侍寝”的那次,基本上就没这么做过。

    皆因他原本就不想去做什么风流名士,就算要风流,他也只想做个风流剑侠,而且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东西,哪怕那个人现在还没有出生,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多么有正义感,只不过是没有那个必要罢了。

    或许是因为出于书香门第,从小被姐姐着读了许多书,产生了逆反心理,本质上,他对诗词歌赋这些东西实在是烦透了。

    这大概也是他当初离家出走,偷偷跑去跟颜紫绡学剑,甚至远赴东海的主要原因。

    因为学剑比读书有趣多了。

    然而现在,为了打动哀萃芳这位在书里面试排名第二的才女的欢心,他不得不把上一辈子记下的那些诗句搬出来。

    哀萃芳却也有些疑惑,毕竟唐小峰看上去就不像是那种会对诗词文章感兴趣的人。

    而这个时候,唐小峰有个探花老爹、有个才女姐姐、小时候被着读了许多书的好处终于体现了出来,谈书论文,品点诗句,竟是说得头头是道……虽然很多观点其实都是来自他的姐姐。

    两个少女原本就是百花榜上的才女,哀萃芳对唐小峰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尹红萸更是对他崇拜起来。

    当天傍晚,唐小峰与尹红萸看到许多难民沿着无定河岸南下。

    尹红萸从小居住在东海,对中原之事并不是很了解,问唐小峰这些难民是从哪来。

    唐小峰沉吟道:“上游只有夏州,夏州两侧都是普通人无法翻越的陡壁,再往两边延伸开来,就是长城了。这些人只能是从夏州来的,看他们的穿着,与中原略有些不同,应该是久居塞北的汉民,大概是因为某些变故,不得不从长城之外穿过夏州,逃到这里。”

    说是这么说,但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这些人肯定是从塞北来的,但看他们的衣着和作风,却颇有些魏晋之风,虽然是在逃亡,却一路沉默。

    其中还有一些人,隔着老远往他们这边鞠躬,然后又默默离去。

    他疑惑地看向哀萃芳,哀萃芳却对这些人看也不看,仿佛除了他们三个,岸上的那些人全是泡沫。

    天色越来越黑,这些人竟是络绎不绝。

    更奇怪的是,他们到了下游三里左右的空阔之地,便全都停了下来,陆陆续续的,竟聚集了两三千人,且没有一人点起火把又或其它照明之物。

    到了夜半,六艘楼船从下游无声无息的驶来,这些人有条不紊地登上了其中四艘。

    却还有两艘空在那里。

    哀萃芳立在小船船头,看着茫茫夜色。

    仿佛有一颗流星从天而降,水面上,现出一个提着花灯、半透明的女孩。

    女孩低声道:“萃芳姐,出事了。”

    哀萃芳目光一寒。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