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菊花与乖女儿

    金乌还未下山,淡黄色的光线从峰头洒下。

    红英捧着一束花儿奔到他边,蹲了下来,脸红红地递上:“主人……”

    原来她们是在采花?唐小峰见花瓣朵朵、花蕊金黄,好奇地问:“菊花不是秋天开的么?这时候怎么还有菊花?”

    红英道:“菊花有早菊、晚菊之分,早菊开于秋天,晚菊只在节前后才开,北方寒冷,来得迟,又开得比南方更晚许多。”

    又道:“今年来得分外的迟,不知为何,连兰花都开了,迎花却还未开。”

    唐小峰笑道:“还是你最好,她们只顾着自己玩,只有你想到摘一些送给我。”

    红英脸儿更是红得可,令唐小峰很想将她像娃娃一般抱在怀中。

    他略一侧,缓缓近可丫鬟的俏脸蛋:“你是要把菊花送给我吗?但你这样子送,我是不要的,你要好好的说,这样我就会很开心,你快说啊?”

    红英仿佛是一直被狼迫的小兔子,虽是蹲在那儿,却又被唐小峰得下意识地往后缩,只好怯声道:“主人,你想要菊花吗?”

    唐小峰认真地看着她,道:“要说‘我的’,一定要说‘我的’。”

    “主人,你、你想要我的菊花吗?”为、为什么会这么害羞?

    唐小峰以充满鼓励的眼神看着她:“再说一遍。”

    “主人,你、你想要我的菊花吗?奴、奴婢送给你。”为什么主人你、你的眼神这么奇怪?

    唐小峰嘿嘿一笑,正要接过菊花,两道剑光落下,却是燕紫琼和魏紫樱落了下来。燕紫琼低声道:“有人来了。”

    林书香等也掠了过来,同时叫回阳墨香与琼英二女。

    三十多个人影由远而近,刹那间落在众人边,竟是三十多个喇嘛。

    地面裂出一条缝,钻出一个小和尚。

    唐小峰看着这矮小丑陋的小和尚,笑道:“你倒是真能找。”他们已是藏到深山老林里,想不到仍会被这些人找着。

    无量小地藏怪笑道:“对欢喜大哥你,自然是要防着一手。”

    唐小峰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小地藏道:“大哥你与其关心这个,倒不如关心另一件事。”

    唐小峰道:“什么事?”

    小地藏将手一挥,几名喇嘛押了两个女人出来……竟然是俏观音和缁瑶钗。

    小地藏冷冷地道:“倒不如关心你的老婆跟女儿”

    唐小峰苦笑道:“原来你还有这么一手。”心里却想着我有什么好关心的?真正的大是欢喜佛早就死翘翘了,这两个女人虽然都被我玩过,但我好像也没必要非得去救她们。

    小地藏地道:“你只要交出百美屏,我就把你的老婆跟女儿放了。”

    唐小峰耸肩:“你先放了她们,我就把百美屏给你。”

    小地藏眼珠子转来转去,想了好一会,才叹一口气:“也罢,为了表示诚意,我就先把你的女儿放了。”

    几名喇嘛放了缁瑶钗,小姑娘惊惶害怕地跑了过来,扑到“大是欢喜佛”怀中:“爹……”

    唐小峰蓦地抓住小姑娘的手,怪笑道:“乖女儿,你要做什么?”

    小姑娘的手上竟然藏着一柄匕首,锋刃上闪着绿光,显然淬有剧毒。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这丫头扮小白兔吃老虎的把戏,唐小峰只怕也不免上当,至于现在,被这丫头骗过一次的他,哪还会这么容易被她骗倒?

    缁瑶钗蓦地抬头,笑道:“爹爹,原来你这么聪明……”突然一个错愕。

    唐小峰立时知道这丫头已经看穿自己是假的,正想着要不要出手将她制住,不让她说出来,缁瑶钗却蓦地张嘴,说了四个字。

    只有唐小峰才能听到的四个字……“小心后”

    但是迟了,剑光一闪,他背上溅出血花。

    出手的竟然是魏紫樱。

    这番意外,立时令林书香、燕紫琼等人大吃一惊。廉锦枫更是惊叫一声,疾扑而来,手中却握着一只淬毒短剑,刺他咽喉。

    燕紫琼出剑,闪电般劈断魏紫樱手中飞剑,阳墨香等强行扑倒魏紫樱。与此同时,玉英抢过廉锦枫手中短剑,一掌将她拍晕。

    天空中突然撕开六条裂缝,六道光影直落而下,各吐真言,劲气狂卷。

    林书香祭出转轮塔,只能挡住一人。

    燕紫琼倒迎而上,一剑劈出,挡住其中一人劲气,却被旁边两人袖子拂中,喷血坠落。

    连燕紫琼都一招败退,令诸女大吃一惊。

    二香五英急踩“七星反吟”之阵,却无法挡住这六人的联手攻击,阵势一下子就乱去,眼看就要分别死在这六人手中。

    却听一声大吼:“住手。”

    发出吼声的竟是唐小峰伪装的“大是欢喜佛”。

    那六人退了开来,看到地上多了一个大鼎,“大是欢喜佛”立在金鼎一角,一手持着鸾凤隐幽百美屏,一手拎着被制神绦捆住的缁瑶钗。鼎中天火涌动,炎气冲霄。

    大慈柔软俏观音惊呼一声:“钗儿”

    “大是欢喜佛”背上插着断去的飞剑,血流不止,他定眼看去,见从天而降的是六名藏僧,于是强忍伤势,哼了一声:“桑耶寺六大护法?”

    一僧道:“贫僧寂空。”

    一道道:“寂灭。”

    一僧道:“寂法。”

    一僧道:“寂识。”

    一僧道:“寂破。”

    最后一僧道:“寂合。”

    桑耶寺六大护法,齐聚于此。

    小地藏带来的那三十多名喇嘛亦散在周围,布下天罗地网。

    魏紫樱与廉锦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燕紫琼以剑支地,伤重难支。

    隐玄七女散在鼎旁,虽将唐小峰与燕紫琼等护住,却知自己根本不是这六僧的对手。

    六大护法缓缓近,“大是欢喜佛”冷笑道:“你们再靠近一步,我就把百美屏毁了。”

    小地藏失笑道:“你真以为鸾凤隐幽百美屏,是你这不知从哪弄来的破鼎毁得去的?”

    “大是欢喜佛”冷冷地道:“本佛爷虽不知这百美屏是用什么东西制成,但就是不信,老子的五精泰煞宗天鼎毁不了它。”

    六大护法停住步伐,小地藏动容:“五精泰煞宗天鼎?”

    俏观音颤声道:“你、你先把女儿放了。”

    “大是欢喜佛”恨恨地道:“你这jian货,竟然勾结外人来害老子,老子若是死在这里,就让这丫头陪我一起死。【叶*子】【悠*悠】”事到如今,他已不得不把这恶佛继续扮下去。

    俏观音心乱如麻,也未看出这丈夫是假的。

    小地藏的嘴角却溢着嘲弄,这也让唐小峰意识到,这小和尚其实早就已经看穿了他的份。

    赤城山五恶佛,欢喜佛yin,俏观音美,小地藏毒。

    他实在是小看了这个小和尚。

    他扫了倒在地上的魏、廉二女一眼,淡淡地道:“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小地藏讥刺道:“欢喜大哥还真是健忘,连小弟的‘定缘控心’都记不得么?看来大哥真是纵过度,连脑袋都坏了。”他明知这大是欢喜佛是假的,却也不说出来。

    唐小峰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道:“你先把她们放走,不然我现在就毁了百美屏。”

    林书香一惊:“公……师父……”

    小地藏笑道:“欢喜大哥果然是怜香惜玉,不过若是放了她们,你却不把这宝贝给我们,那又如何?”

    唐小峰背上断刃入,痛得直冒冷汗,硬着头皮大笑道:“我像是会为了这种东西送命的人么?你先放她们走,我把百美屏给你,你们再放我,这样你们放心,我也放心。”

    小地藏与桑耶寺六大护法对望一眼,寂空大师沉声道:众喇嘛让开。

    林书香担心地看向唐小峰,唐小峰低声道:“你们先走,走得越远越好,我不会有事。”

    林书香见燕紫琼重伤,魏、廉二女昏倒,无奈之下,只好与诸丫鬟带着她们离开。离去前,诸丫鬟一个个担心地看了唐小峰最后一眼,阳墨香轻声道:“你、你要小心”

    唐小峰冲她嘿嘿一笑。

    诸丫鬟扶了燕紫琼,背了昏迷二女,很快就飞得远了。

    唐小峰却仍等了半个时辰。

    小地藏道:“现在你可以交出百美屏了吧?”

    俏观音道:“你先把女儿放了。”

    唐小峰却古怪地往远处看了一眼,将缁瑶钗抱在怀中,在她上狠狠一摸,yin笑道:“放了她?凭什么?嘿嘿,钗儿,你莫要怪爹我欺负你,你是我的,只有我能摸你碰你,你的,你的股,你上哪一个地方我没有摸过?我不但要摸,总有一天我还要干,我要让你帮我生孩子……”

    俏观音没有想到他竟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要污辱,气得全发抖,小地藏眯着眼睛,仿佛在看闹一般。

    缁瑶钗却蓦地抬头……他在跟谁说话?

    说时迟,那时快,唐小峰子一落,脚一踢,五精泰煞宗天鼎划空而去,天火乱卷,他自己更是抓着缁瑶钗和百美屏往天空一窜,紧追泰煞鼎,大声吼道:“你再不出手,我就把东西给他们。”

    小地藏和六大护法脸色一变,虽不知他在跟谁说话,却已同时出手,七道光影同时轰向唐小峰,将他直接轰成碎片。

    俏观音惊叫道:“小心我女儿。”

    小地藏原本便是与大是欢喜佛齐名的五恶佛之一,这六大护法亦无一不是吐蕃数一数二的密宗高手。

    眼看唐小峰就要死在他们手下,突然间,一道光亮划空而来,内中飞出无数兵刃。

    森、罗、万、象、玄、兵、舞

    小地藏与六大护法大吃一惊,这万千兵刃齐涌而来,竟连他们也不敢大意,各运神功扫去面前兵刃。

    等他们回过神来,夕阳已落,圆月方出,周围空空旷旷,不管是“大是欢喜佛”还是缁瑶钗,都已失了踪影……

    唐小峰拖着缁瑶钗在森林中走着,他的背上尽是鲜血。

    魏紫樱的这一剑实在太快太狠,如果不是缁瑶钗及时提醒了他,他早已被刺穿心脏。

    缁瑶钗低笑道:“大哥哥?”

    唐小峰回过头来,咳出血水,笑道:“是你老爹。”

    缁瑶钗甜甜地道:“爹,你伤得这么重,怎的还不将女儿放了,让女儿替爹爹包扎?”

    “放了你?”唐小峰叹气,“放了你,你、说不定就把我烤来吃了……咳、咳咳……”

    “扑”的一声,倒在地上。

    缁瑶钗看着他,流波转动:“女儿若是要害爹爹,刚才也就不会提醒你了。”

    唐小峰与她脸对着脸,艰难笑道:“你刚才不会害我,现在放了你,你……你一时无聊……说不定……又想害我了……咳咳……”

    缁瑶钗咬着嘴唇:“我现在不想害你,我就想把你烤来吃。”

    唐小峰苦笑:“我的很香……想把我烤了的……可不只你……一个……”

    暗香袭来,一个穿着黑裳、容貌俏丽的人影飘了出来,冷冷地站在唐小峰面前。

    唐小峰摇摇晃晃地站起,他的背上全是血,鲜血不断溢出,淌了一地,他想要说话,却又弯着腰不停地咳出血水。

    “果然……是你……”他子一摇,倒了下去,昏睡不醒。

    黑裳少女缓缓向他走去。

    缁瑶钗双手依旧被制神绦反绑着,倒在草地上,人却笑不止:“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这样子靠近他,就算靠近他,也要很小心,非常非常小心。”

    黑裳少女停住脚步,冷冷地看向缁瑶钗。

    缁瑶钗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黑裳少女淡淡地道:“为什么?”

    缁瑶钗道:“他受了伤,他伤得很重,但绝没有重到这个程度,他是自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的。”

    黑裳少女皱眉。

    缁瑶钗道:“我猜,你虽然帮了他,但却绝不是他的朋友,说不定还是他的仇人,他知道他现在受了伤,又或是哪怕没有受伤,他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他只好用计。”

    黑裳少女冷哼一声:“怎么用计?”

    “装可怜,”缁瑶钗柔声道,“他必定知道你这人看着冰冷,其实很有同心,说不定以前就有过这种况,你虽然恨他,但当他受重伤又或是快死的时候,你不但没有杀他,反而很同他。他就是看到了你这个弱点,所以偷偷运功,让自己伤得更重,让自己流血流得吓人,其实他是在装可怜,让你以为他真的离死不远,女人有的时候就是会犯傻犯,你虽然恨他,但看到自己恨得入骨的人落到这种下场时,又会不自地可怜他,于是等你毫不设防地接近他时,他就突然出手,再接下来,就要看他可不可怜你了。”

    黑裳少女冷冷地道:“你是说,他其实根本没有昏迷?”

    缁瑶钗道:“你要是不信,可以先找个什么东西远远的在他上砍个几刀,看他叫不叫疼,你可以先砍他手,再砍他脚,他要还不动,就在他上使劲砍,只要别一下子将他砍死就好……”

    还没等她说完,唐小峰便已睁开眼睛,叹气:“幸好我不是你爹,有你这样的女儿,我真会被你活活气死。”

    缁瑶钗笑得天真可,甜甜地道:“爹爹,您说什么啊,钗儿最喜欢爹爹,钗儿对爹爹最好了。”

    唐小峰苦笑道:“揭穿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缁瑶钗笑道:“落在你的手中,你一定会欺负我,落在这位姐姐手中,她未必会欺负我,你说对我有没有好处?再说了,就算没有好处,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钗儿也开心得很。”

    唐小峰继续叹气……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会碰到这丫头?

    黑裳少女沉着脸,云袖一拂,一条长绢飞出,将“大是欢喜佛”缠个通透,吊了起来。

    唐小峰看着她,脸上堆起笑容,讨好地道:“嗨,萃芳姑娘,好久不见?”

    哀萃芳一伸手,一个耳光狠狠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脑袋轰然一响,然后便晕了过去。

    缁瑶钗叹气:“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没事装晕,你看你看,现在真的晕了吧?”竟是幸灾乐祸。

    小地藏与桑耶寺六大护法带着一众喇嘛四处搜索,却怎么也无法找到唐小峰。

    远处一座山头,藏着两名少女,却是阳墨香和玉英。

    玉英低声道:“看来主人已经逃了,连百美屏也被主人带走了。”

    阳墨香道:“你怎知道?”

    玉英道:“这不是废话么?他们为鸾凤隐幽百美屏而来,百美屏要是落在他们手中,他们又何必连夜搜寻,急成这样?”

    阳墨香想想也对。

    她们悄悄溜走,在一处山洞找到林书香等人,将形告诉她们。

    林书香、燕紫琼等人这才放心了些。

    秀英看着昏迷在地的魏、廉二女,道:“她们两个怎么办?”

    林书香轻叹一声,道:“先别将她们弄醒,以防万一。”

    红英怯生生地道:“万一?”

    林书香道:“小地藏跟桑耶寺六大护法能够找到我们,必是她们暗中通了消息,我看紫樱姑娘刺公子一剑时,锦枫姑娘吓得脸都白了,那般神绝非伪装,但她虽然吓得要命,却又不自觉地便拿剑去刺主人。”

    玉英面无表地道:“她们两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燕紫琼道:“原来如此,若是让她们醒来,她们仍有可能在无意识之下,向小地藏暗通消息,到那时,我们也会有危险。”

    林书香看向燕紫琼:“你的伤……”

    燕紫琼道:“不碍事。”

    又道:“这六大护法,看来确实每一个都比那磨莲还要厉害,尤其是他们配合默契,同时出现,同时出手,且功法怪异得很,防不胜防。”

    林书香道:“既然公子没有落在敌人手中,那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如公子所言,逃得越逃越好。”

    燕紫琼看向地上二女:“她们……”

    林书香无奈地道:“只好委屈一下,先用绳子绑着,贴上符纸,以防万一。”

    众女做好后,悄悄溜了出去,趁夜离开……

    ……

    (最近推荐票变少了,大家记得投啊,还有月票,这几天月票翻倍算,有月票的帮笨鸟投些啊,没有月票的也要记得投推荐票啊。)

    。.。

    更多到,地址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