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无量小地藏、破阵

    魏紫樱以剑光载着廉锦枫,往巴刀阵的方向飞去。【叶*子】【悠*悠】

    夜黑风高,山岚隐现。

    忽地,下方有哭声传来。

    魏紫樱疑惑地往下看去,看到一个小和尚在森林里哭个不停。

    她本是剑侠中人,虽有要事,却还是不知不觉便按下剑光,落了下去。

    小和尚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趴在地上哭得伤心。

    二女对望一眼,廉锦枫道:“小dd,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庙里去?”

    小和尚抬起头来,见是两个年轻女尼,抹泪道:“师父要我化到银子才能回去,没有化到,就算回去他也要狠狠打我。”

    二女心想,哪有这样做师父的?简直比她们现在的那个假“师父”还坏。

    魏紫樱道:“你莫哭,我这有些碎银,你拿回去吧。”从袖中取出几两银子。

    小和尚赶紧端起化缘用的破碗,接过银子,又可怜兮兮地问:“还有没?”

    廉锦枫心想,给了他银子,他还要更多,看来也不能怪他师父揍他,这小和尚确实欠揍。

    想是这么想,终究还是不忍心,亦取出五两银子,放他碗中。

    小和尚这才高兴起来,磕头道:“谢谢菩萨姐姐,谢谢两个菩萨姐姐。”

    二女做了好事,心里也高兴,继续往巴刀阵飞去……

    ……

    天亮前,唐小峰终于等到二女平安回来。

    二女将徐承志约好今晚午夜过后,大军进攻的事悄悄告诉他。

    唐小峰大喜,为了奖赏廉锦枫,狠狠地把她亲了一下,又看向魏紫樱,想着要不要连她也一起奖赏。

    魏紫樱却狠狠瞪着他,大有一副你敢“奖赏”我我就揍你的架式。

    唐小峰只好作罢,想着以后再找机会。

    天色终于亮了。

    天亮后,却有一名副将寻来,告诉唐小峰,说阵外有人求见“大是欢喜佛”。

    唐小峰微一错愕,与诸女对望一眼,问那副将,来的是什么人。

    副将道:“末将并不认得,他也未报上姓名。”

    唐小峰道:“那他长得什么样子?”

    副将道:“他长得……他长得……”竟是忽地头疼,怎么也想不起来。

    唐小峰见这人只说阵外有人求见,却连那人是男是女都想不起来,心生警觉。

    诸女抬,抬着他飞出巴刀阵。

    阵前,果然有一个人等在那里,却是一个矮矮小小,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左右的丑陋小和尚。

    唐小峰大笑道:“原来是你。”暗地里却戒备起来。

    这小和尚,竟然是五恶佛里的“无量小地藏”。

    赤城山五恶佛,弥勒僧狠、欢喜佛yin、俏观音美、男菩萨神、小地藏毒

    唐小峰其实也没有见过小地藏几面,但他深信,这样一个小孩子,能够与弥勒僧等人齐名,又被评了一个“毒”字,那绝不是没有道理的。WWw.YZUU点com

    就像白话一样,看着虽小,却被人叫做“鬼见愁”。

    那丫头别说是鬼见愁,连他见了都愁。

    小地藏笑道:“可不就是我?”

    唐小峰并不敢肯定小地藏知不知道他这个“大是欢喜佛”是假的,然而事到如今,他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假扮下去。

    小地藏却嘿笑道:“我们到那边说话。”

    唐小峰哼了一声:“有话就说,本佛爷没那空闲。”

    小地藏回过头来,冷笑道:“你要是不想让武五思知道你的秘密,最好还是跟来。”说完,子一窜,纵至远处山头。

    唐小峰心中一惊……他的秘密?

    不能让武五思知道的秘密?

    林书香低声道:“公子?”

    唐小峰冷冷地道:“先看看他要做什么,实在不行,就杀人灭口。”

    诸女心中一紧。

    兰英、玉英、琼英、秀英四女抬,锦枫和红英倚他两边,林书香、燕紫琼、魏紫樱在前,宰氏姐妹在后。

    诸女追着无量小地藏飞去,落在山头。

    林书香、燕紫琼、魏紫樱三女装作漫不经心,要将小地藏围在中央,小地藏却缩了缩,退开半丈,怪笑道:“几位姐姐还是不要离我太近的好,我可不想像那摩竹一样,死在转轮塔下。”

    唐小峰与燕紫琼、隐玄七女同时一惊。

    林书香暗暗后悔,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祭出六道转轮塔。

    唐小峰心中快速动念,却不说话,只是装作脸色一变,又死死地盯着小地藏……他实是不知道这家伙到底知道什么,又知道多少。

    小地藏低笑道:“欢喜大哥只管放心,你与徐承志暗地勾结的事,我绝不会告诉别人,免得坏了你的好事。不过大哥你也真有一手,一边拿了那臭小子的转轮塔,一边又去骗武五思的百美屏,什么便宜都给你占了,如果不是昨晚这两个姐姐从徐承志营中出来时恰好被小弟撞上,我还真没想通六道转轮塔怎会在欢喜大哥你这里。”

    唐小峰心中恍然:“看来他并不知道我这‘大是欢喜佛’是假的。”

    又忖道:“我们与这小和尚只不过在太湖撞了两次面,彼此印象不深,书香和紫琼她们现在剃了光头,穿了缁衣,又用锦枫的易容水变了相貌,就算是她们的亲人现在只怕也认不出来。这小和尚不知从哪里得知书香用了六道转轮塔,但他却未能把书香跟隐玄七女联系在一起,只把她当作大是欢喜佛边的女徒弟,于是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等他发现‘大是欢喜佛’瞒着武五思派了两个女徒弟与叛军联系,而‘唐小峰’又是叛军的重要将领,于是自然而然的做出推测,认定是我这‘大是欢喜佛’与‘唐小峰’之间有某种交易,明帮武五思,暗助叛军,六道转轮塔则是叛军用来收买我的见面礼。”

    他看向魏紫樱和廉锦枫。

    二女却也看着小地藏,觉得这小和尚好像见过,又好像没有见过,到底有没有见过,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知道小地藏并没有看穿自己的伪装,唐小峰暗地里松了口气。

    小地藏眯着眼睛:“若是小弟去向武五思拆穿大哥与叛军互相勾结之事,大哥想必也很头疼,还有六道转轮塔,那可是辩机大哥的东西,要是让辩机大哥知道你藏了它,你怎么向他交待?”

    唐小峰看着小地藏,大笑道:“你想要什么?”

    小地藏嘿笑道:“欢喜大哥果然快人快语,我也不要别的,就只要那鸾凤隐幽百美屏。”

    唐小峰本以为他会要六道转轮塔,却没想到他要的竟是百美屏,略觉惊讶。他淡淡地道:“这百美屏中,莫非还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小地藏道:“大哥何必去问那么多?莫怪小弟没有提醒大哥,桑耶寺的六大护法也已为这百美屏而来,欢喜大哥就算得了它,只怕也没命享受,何不就将它送给小弟,也算是个人?”

    唐小峰动容道:“桑耶寺六大护法?”这是什么东西?

    小地藏道:“想必欢喜大哥也知道,这六人全都是桑耶寺寺主寂护连的师弟,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功力,都在那磨莲之上。”

    唐小峰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好奇了,那百美屏里到底藏了什么,连那些吐蕃和尚都来抢它?”由于那百美屏原本就是大是欢喜佛与武五思交易的一部分,为了不让武五思看出破绽,他亦让林书香详细问过那恶佛的魂魄,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宝贝能够变幻出许多肖似天上仙子般、勾魂动魄的美女。

    大是欢喜佛原本就是个yin僧,对这种香艳无比的宝贝自然贪图,但要说那桑耶寺寺主也是个yin僧,就为了看百美屏里飞出来的那些美女,把他的大弟子和六大护法都派了出来,这却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此外,磨莲和昨晚那些密宗高手分明便是死在“森罗万象玄兵舞”之下,如果出手的是那个女人……她难道也是为百美屏而来?

    小地藏却不答他的话,只是冷冷地道:“小弟说过,大哥没必要去问那么多,百美屏虽是宝贝,但对大哥来说,除了妨碍修行,也没什么其它用处,何不将它送给小弟?”

    “大是欢喜佛”笑道:“我要是不肯呢?”

    无量小地藏一笑:“那武五思马上就会知道大哥与徐承志,以及那姓唐的小子暗中勾结的事,还有辩机大哥会来找你要转轮塔,桑耶寺的六大护法亦会来找你报磨莲师徒惨死之仇,欢喜大哥你有福不享,惹上这么多麻烦做什么?”

    唐小峰道:“我把它给了你,那六大护法就不会来找我了么?”

    “你只管放心,”小地藏道,“我与他们本就是一起的,只要得了百美屏,他们自会回吐蕃去。”

    唐小峰叹道:“罢了,罢了,吃点小亏,总比一拍两散的好,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南边十里之外有座葫芦山,明天下午,你在那里等我,我把百美屏给你。”

    无量小地藏兴奋地道:“欢喜大哥可要说话算话。”

    唐小峰哈哈大笑:“自然算话,正如你说的,那东西对我来说,本就没有太多用处,把它给你,你欢喜,我欢喜,那些吐蕃秃驴也欢喜,大家欢喜,这才是真欢喜。”

    说完,便让众女抬着他离开山头,飞回巴刀阵去。

    他们一走,小地藏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笑容慢慢变得森而又诡异。

    唐小峰等人回到巴刀阵内,营帐之中。

    林书香自责地道:“都是奴婢不好,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用出转轮塔,替公子惹出麻烦。”

    唐小峰摇头道:“不关你的事,况且以那摩风的本事,你不用六道转轮塔根本就赢不了他,你用转轮塔杀他,总比你被他杀好。”

    他绕着放在华丽营帐中间的鸾凤隐幽百美屏走了几圈,却实在是看不出它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又看向魏、廉二女:“昨晚你们在路上有没有遇到过谁?”

    二女对望一眼,总觉得路上好像发生了什么,又实在是想不起来,于是一同摇头。

    唐小峰看到她们的样子,终是有些不太放心,将廉锦枫一把搂了过来,吻在她唇上,以“蝶恋花”心法查探她体内五行之气,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又嘿笑地向魏紫樱张开双手。

    魏紫樱实在无法,偎他怀中,被他强行吻在唇上,羞万分。

    唐小峰却又悄悄将还源仙气中的媚药度了进去,紫樱美眉体燥,yin念纷起,虽知道这坏蛋在使坏,竟是无力将他推开,被他借机欺负了好一阵。

    唐小峰见二女体内确实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安心了些。

    到了中午,徐承志大军压到阵前,武五思出阵挑衅,激徐承志闯阵,徐承志既知有唐小峰在阵中里应外合,又哪会轻易中计?反令人在阵外叫骂,武五思仗着有巴刀阵,自然也不会受激,两军就这样形成僵持局面。

    没人闯阵,伪装成大是欢喜佛的唐小峰自然也无事可做,于是一个下午都在研究鸾凤隐幽百美屏。

    百美屏的屏框是以一种水晶般的奇特材料制成,唐小峰以指弹去,竟无法凭“听剑”之术听出它到底是由哪种晶矿炼成。

    屏风按内中屏数不同,本有独扇、山式、五扇等等,这百美屏,则是不可折叠的独扇式屏风,内中只镶着那副画有众多美女的刺绣,连锦枫美眉也看不出这刺绣用的是哪种布料,只知比鲛绡和云光绣还要好上许多。

    而那水晶屏框上,亦浮现着许多美妙的条纹,唐小峰原本也没有在意,还是林书香看出这些条纹亦是焚文,但内中到底有何意义,却是不得而知。

    天色慢慢黑了。

    武五思与他手下将士都以为徐承志不敢闯阵,放松下来。

    到了夜半,子时方过,阵中大乱,格浑、章荭等人率近万名士兵杀入阵中,他们都已喝下符水,不受阵中幻象影响,巴刀阵乃是自诛阵,武五思等却也不敢随便杀人,这本是用来御敌的奇阵,无意中反困住了他们自己。

    黑暗之中敌我难辨,竟被冲得大乱。

    其中一路直接闯入神庙,武五思安排守护神庙的那些死士拼死抵抗,虽然杀了许多人,自己却也是越杀越少。

    格浑闯入神庙,将柳下惠神像一刀劈碎。

    巴刀阵破,白雾四散。

    风声响起,那名黄天道祭酒率着一批妖术师急掠而来,朝唐小峰怒道:“为何不用百美屏?”

    唐小峰大笑道:“你说呢?”突然出手,一剑劈去。

    那名祭酒直到此时才知道“大是欢喜佛”跟叛军是一伙的,袖子一拂,接下剑光。燕紫琼、魏紫樱、隐玄七女、宰氏姐妹等一众美眉也纷纷出手,将那些妖术师杀得四散。

    唐小峰刷刷刷刺了几剑,想要杀死那名祭酒,此人却也不愧是黄天道中地位仅次于三公的十二祭酒之一,竟全都接了下来,令唐小峰暗自佩服。

    十二祭酒便已有如此本事,那三公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败势已成,那名祭酒不敢恋战,纵便逃,唐小峰飞剑追去,也只削掉他一只袖子。

    紧接着又是剑光闪过,却是卞璧带着二三十名剑侠飞了过来。

    卞璧看到“大是欢喜佛”,大吃一惊,浑不知这恶佛为何会在这里,偏偏闯阵前徐承志又特意交待过,凡是光头的都不能杀,大是欢喜佛虽是yin僧,但yin僧也是僧,同样是光头,自然也不能杀。

    隐玄七女和燕紫琼都用了易容水,卞璧一时认不出来,但魏紫樱和宰氏姐妹仍是本来面目,被他认了出来。但这三个美眉穿着缁衣,又全是光头,还陪在这恶佛边,却让他怎么也看不明白。

    于是他只好在那发怔。

    唐小峰却是冲他嘿嘿一笑。

    大是欢喜佛名声不好,既已破了巴刀阵,唐小峰不想让人把这恶佛跟反武义军扯在一起,带着众女纵飞起。

    他们飞到山头,往战场看去。

    一方仓促应战,一方势如潮水,这一战胜败如何,不言自明。武五思率残军奔入陇州城,还没来得及关上城门,徐承志却是手持秀霸枪,率领飞骑兵团从天而降,夺了城门。

    大军涌入城中,势如破竹,武五思只好往东门再逃,虽有一些黄天道道徒护卫,但卞璧已率人追了上去,将其截住。武五思左突右闯,好不容易闯过卞璧这关,徐承志却也带着全体飞骑赶到,一阵屠杀。

    唐小峰见武五思已无路可逃,懒得再看,带着众女离开这里。

    天亮前,唐小峰让廉锦枫取出可令头发再生的药水,让她帮宰银蟾、宰玉蟾姐妹二人抹在光秃秃的漂亮脑袋上,秀发果然很快就生了出来,跟以前一般漂亮。其他美眉见唐、廉二人不曾骗人,心里倒也松了口气。

    宰氏姐妹换回原来衣裳,唐小峰让她们先回军中,又从远处亲眼看着她们与卞璧、燕勇等人会合。

    秀英问:“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阳墨香道:“不是要去葫芦山,把百美屏给小地藏么?”

    唐小峰耸肩:“把百美屏给他?傻了啊?”他就没这么想过。

    燕紫琼道:“就是,不管是那小和尚,还是吐蕃的那些喇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落在我们手里的东西,凭什么给他们?”

    “没错,”唐小峰左手强搂燕紫琼,右手强搂魏紫樱,嘿笑道,“落在我小峰大佛爷手里的东西,谁也别想要去。”

    二女回乱揍……谁落你手里了?

    ……。.。

    更多到,地址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