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鸾凤隐幽百美屏

    武五思道:“唐小峰?”

    “不错,”唐小峰道,“你看他师徒二人,分明是被许多兵器在同一时间贯穿体,那唐小峰不但是名剑侠,亦是一名铸剑师,上飞剑众多。那小子滑头得很,必是早已潜在附近,等着下手机会,他知道你们请了磨莲主持巴刀阵,以为杀了他,巴刀阵就无人主持。”

    武五思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亦开始相信杀了磨莲师徒的人就是唐小峰。

    又苦恼地道:“他这招实在太恨,磨莲乃是吐蕃寂护连大师的首徒,现在他无缘无故死在这里,我们连凶手都未能抓到,这却如何向桑耶寺交待?”

    唐小峰踱了几步,笑道:“这有何难?若是实话实说,吐蕃就算把这两人的死算在唐小峰上,你们也难逃保护不周之罪,倒不如告诉他们,就说磨莲是在与本佛爷斗法时,被本佛爷误杀。既是死于公平较量,而非被人偷袭致死,桑耶寺就算想要惹事,也难以找出借口,他们若是不服,那就让他们来找本佛爷好了。”

    武五思大喜过望,拜道:“难为大师了。”

    林书香等人听唐小峰如此向武五思“献计”,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也暗暗心服。

    把磨莲师徒说成是“唐小峰”杀的,既可以让人不会怀疑“大是欢喜佛”就是唐小峰,也可以让武五思疑神疑鬼,派人四处去搜那其实早已在他边的“唐小峰”。

    然后再以“大是欢喜佛”的份将磨莲的死主动承担下来,桑耶寺一方就算想要复仇,到时也会来找“大是欢喜佛”,而这恶佛早就已经死翘翘了,他们找得着才怪。

    唐小峰被尼姑美眉们抬着,跟随武五思飞出陇州城,来到军中。

    虽然已是深夜,周围却笼罩着奇怪的白雾,雾气中仿佛有鬼魅漂,令人心悸。

    再一看去,这些鬼魅在迷雾中做着各种惑人姿态,稍一细看,就有梦魇涌来,令人昏昏睡。

    来到营中,那名“祭酒”命人端上清水,又将一张符纸烧成飞灰,请众人喝下。

    喝完后,再一看去,白雾尽散,却有一丝丝古怪线条在周围飘动。

    武五思道:“凡未喝下这符水的人,极易被阵中妖魅惑,稍动色心便会惨死,无人可救。这符水每一换,过了十二时辰便会失效,需要重要喝过,诸位不可忘了。”

    唐小峰大笑道:“这巴刀阵既已布好,你们还将本佛爷请来做什?”

    武五思道:“佛爷请随我来。”

    带着他们来到一处神庙,庙里供的却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神像前放着一副屏风,屏风上画着许多女子,一个个美万分,惟妙惟肖,仿佛随时都会从画中走出一般。

    唐小峰动容道:“这屏风,莫非就是鸾凤隐幽百美屏?”大是欢喜佛就是为了这东西,才答应帮武五思主持巴刀阵。

    武五思回,朝那名祭酒道:“还请先生暂先停下巴刀阵。”

    那名天师道祭酒去了足有半个时辰,阵中白雾方才散去。

    武五思割破手指,道:“佛爷请看。”将血抹在百美屏上。

    血水像被海绵吸尽一般,诡异地没入屏风,却听琴声四起,紧接着便有不知多少的美女飞出,这些美女宛如天仙,每一人看去,竟都有不下于燕紫琼、阳墨香等美眉的姿色。

    众人来到庙外,见这些天仙般的美女在周围歌着,舞着,或是宽衣解带,或是妩媚而笑,有的更是自抚**小腹,又或跪或趴,趴的前后摇摆,仿佛有人在她后狠狠用力,跪的檀唇轻启,像是含着什么低吟浅唱。

    周围将士何曾看过这般香艳与刺激的画面?目瞪口呆。

    这些美女却又以各种方式对他们进行**,令他们一个个口舌发干,难以自控,等他们扑上前去,这些天仙般的美女却又来回飘走,不让他们摸着。

    唐小峰亦是神智恍惚,赶紧暗掐法印,迫使自己保持在“不动明王”的境界,再一看去,莫说武五思等男子俱是看得两眼发直,眼带**,便连燕紫琼、魏紫樱、廉锦枫、宰氏姐妹等人亦是面红耳赤,不知不觉便想随着这些美人一同摇摆。

    燕、魏等女未经男女之事,稍为还能自持一些,廉锦枫却已是浑浑噩噩,竟将自己的食指含入口中,轻轻吸,又往腹下摸去。

    在场所有人中,唯一能够保持理智的,就只有修了欢喜禅、以观想化明妃的林书香。

    唐小峰发现自己也慢慢变得无法自持,赶紧以“九天星月轮”隔体双修,将自己心中火悄悄转给林书香,林书香不动声色地替他化解心魔,他这才轻松了许多。

    林书香看去,见妹妹和玉英等人虽也难以自制,至少还不曾出丑,这些子时常陪公子洗澡的红英却已是倒在地上,仿佛做着*梦一般轻轻蠕动,于是轻叹一声,飘过去将她抱起,红英无意识地往她上贴,梦呓般喊着:“主人、主人……”

    唐小峰见这样下去,除林书香外,只怕诸女都要出丑,于是大笑一声:“有趣,有趣。”

    笑声中含着佛力,将众人惊醒,武五思清醒过来,赶紧进入庙中,口中念咒,那些美女立时飞入屏风消失不见。

    月光复下,万赖俱寂,唐小峰放眼看去,见那些兵士中,定力好些的还在茫然,大多数则早已泄在裤中,又或是瘫倒在地,连黄天道的那些妖术师也不例外。

    唐小峰笑上一声,将宰氏姐妹一手一个搂在边,低头看去,见她们虽未像廉锦枫与红英那般出丑,然而小腿露在外,紧贴腿根的缁衣竟是湿透,泉眼处早已泄出水,姐妹两人发现自己被他偷看,羞得想一同找个地缝钻进去。

    燕紫琼与魏紫樱终是剑侠,较早定住心神,互相对望一眼,却也暗自心惊,她们为女子,又是剑侠中人,都会被这百美屏惑住,天底下又有几个男人受得住屏中美女的惑?

    武五思看着唐小峰道:“果然还是佛爷定力非凡,佩服,佩服。”

    燕紫琼等人也瞅着他,想着原来他禅功如此了得?

    心里虽然有些不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却也由不得她们不信。

    唐小峰却是暗道惭愧,他虽然修了欢喜禅中的“不动明王经”,但这百美屏的威力竟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若不是有林书香悄悄助他,他也早晚出丑。

    他赞赏地向林书香看了一眼,林书香朝他温温柔柔地笑着。

    唐小峰心想,这丫鬟哪里是什么天仙转世?

    她根本就是圣母玛利亚降临。

    众人再次进入庙中,唐小峰看着鸾凤隐幽百美屏,道:“这些美女俱是美得出奇,简直不像人间所有,若说全是画出,画这屏风之人,又是如何想出这些美女形貌?”

    武五思道:“这百美屏传说中乃是彭祖所制,画中这些美女却是盗用许飞琼、成公智琼、白水**、杜兰香、萼绿华等天上仙子形貌,听说这百美屏制出来后,惹得瑶池一众仙子大怒,彭祖活了八百多岁,本有成仙希望,却为了制这百美屏得罪不知多少瑶池女仙,最终未能成仙,魂飞魄散而死,只是彭祖虽死,这鸾凤隐幽百美屏却被传了下来。”

    唐小峰道:“那它为何又会在你手中?”

    武五思道:“隋朝时,此屏本在杨素府中,也不知被何人悄悄告知炀帝杨广,炀帝令杨素献上,杨素竟是舍不得,抗旨不遵。炀帝杀了杨素,抢了此宝,夜夜召出画中美女,流连忘返,不务正事,终使得天下大乱。隋灭之后,此宝为太宗皇帝所有,太宗皇帝却将此宝锁于皇宫,不令世人见到,自己也从不看上一眼,所以此宝一直都在长安皇宫,直至近长安崩陷,才由则天陛下亲手取出,带至洛阳。”

    唐小峰笑道:“原来如此。”他现在终于明白武五思为什么要请大是欢喜佛又或是磨莲来主持这巴刀阵。

    大是欢喜佛修的是“乐空双运”的欢喜禅,欢喜禅的主旨便是“以”,看似yin乱,实则空明,磨莲则是视美女如枯骨的密宗高人,也只有这两人能不受这鸾凤隐幽百美屏所制。

    这就像武七思虽已布下无火阵,却还要请来燚妖门一众妖怪助阵,以防万一一般,巴刀阵内,yin心一起,神智便会迷失,他们刚才喝下的符水想必就是为了破除幻象,令人不为巴刀阵中幻象所迷。但这百美屏实在太过厉害,就算喝了破除幻象的符水,仍是不免因它神迷智乱,所以才要去请大是欢喜佛和磨莲来助阵。

    试想,燕紫琼为女子,又是从小修行剑术,心志远远胜于普通人,都会被这法宝惑住,差点做出丑态,一般人如何才能不动yin念?难怪武五思要先停住巴刀阵,才敢召出屏中美女,否则就算他们事先喝了符水,此刻仍是不免在巴刀阵中化作血水。

    只不过,唐小峰真心怀疑武五思请大是欢喜佛是请错了人,大是欢喜佛修的虽是“色空双运”的欢喜禅,但他色是有够色,空则未必空,轮起境界,只怕连修欢喜禅没多久的林书香一半都不到。

    当然,他自己也是一样……

    他哈哈一笑,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心中忽地闪过一丝危险的感觉。

    武五思笑道:“此处便是巴刀阵的阵眼,只要佛爷……”

    唐小峰蓦地抬头:“大家小……”

    刹那间,几道黑影破顶而下,去抢鸾凤隐幽百美屏。

    武五思大惊失色,他边那名“祭酒”却得唐小峰事先提醒,一道焰光直冲而去,击向为首之人。为首之人回手一掌,接下焰光。

    唐小峰向林书香使了个眼色,林书香立时现天人丈夫观音之像,三眼十八臂,十八道佛光齐轰而去,那些人大吃一惊,急闪开来。

    武五思赶紧抢去,念出咒语,鸾凤隐幽百美屏立时变小,落在他的手中。

    四壁崩裂,夜空中竟有二十多名蒙头蒙脸的黑衣人疾落而下。武五思边虽然带了一众黄天道的妖术师,但这些妖术师刚才被鸾凤隐幽百美屏所惑,此时还没怎么回过神来,竟是难以抵挡。

    唐小峰本是察觉到顶有人,及时提醒大家,又实在不知这些人到底有何来历,这才令林书香出手,阻止这些人抢宝。

    他却也没想到这些黑衣人竟有如此之多,且俱是好手,他无法肯定对自己来说,这些人到底是敌是友,心里想着与其为了百美屏跟这些人拼死拼活,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任由这些人杀了武五思,抢走百美屏。

    他正要暗示林书香停手,就在这时,他心念又是一动,闪电般往另一边看去。

    远处黑暗中,蓦地出现一团光亮。

    光亮朝这些黑衣人疾冲而来,紧接着便飞出万千兵刃。

    这些黑衣人大吃一惊,竟是躲无可躲,纷纷被贯穿体,带血坠下。

    那些黄天道妖术师也终于反应过来,纵有漏网之鱼,亦被他们围攻至死。

    连番异变,令燕紫琼、魏紫樱、宰氏姐妹、阳墨香等人不知该做些什么,散在唐小峰边,凝神戒备。

    廉锦枫和最是胆小的红英则已缩在唐小峰怀中,唐小峰搂着她们,依旧看着远处的深沉夜色。

    武五思见敌人全都死去,边妖术师与将士也围成一圈,将他们护在中央,这才放下心来,抬头看着夜空,朗声道:“不知是哪位高人相助?末将感激不尽,高人可否现一见?”

    那人却始终没有出来。

    武五思呼了几遍,终是无人出现,又担心再有意外,赶紧令人重新布好巴刀阵,周围立时又被笼进白雾之中,鬼魅飘动,幻境丛生,外人再也无法进来。

    那名黄天道祭酒在地上的尸体间踱了几步,命道徒将他们头上的黑巾取下。

    唐小峰大笑道:“难怪他们不但蒙着脸,连脑袋都要蒙了。”这些人一个个光着脑袋,竟然全是僧人。

    那名祭酒冷冷地道:“这些人的相貌与中原不同,分明便是来自吐蕃。”

    唐小峰嘲弄地道:“吐蕃的和尚?吐蕃跟中原不同,唯一盛行的佛教,便只有密宗吧?难道这些人都是磨莲带来?却不知武公子与这磨莲,到底是如何相识?”

    武五思苦笑道:“磨莲大师乃是我大哥魏王武承嗣所荐,在那之前,我却是不认得他。”

    与武五思等人不同,武承嗣才真正是武则天的侄儿,武五思等人却是从小自家族里选出的幼儿,经黄天道培养后,按武元庆之子武三思的名字往下排,改名武四思、武五思、武六思等等,被武则天一同认作侄儿,真正算起来,与武则天其实都是远亲。

    武承嗣却是武则天兄长武元爽之子,武则天的亲侄儿,在武则天称帝前为她大造声势,又力劝武则天“去唐家子孙,诛大臣不附者”,李唐宗室十有**都是被他害死,武则天称帝后,将武承嗣封作魏王,武承嗣却还嫌不够,怂恿群臣上表,想让姑母将他立作太子,以期后能够继承大业,武则天虽然也有此心,却又觉得李显、李旦终究才是自己儿子,犹豫不决,却是宰相狄仁杰不断规劝,终以“未闻侄为天子而附姑于庙者”说动武则天,未让武承嗣当上太子。

    磨莲大师是武承嗣所荐,武五思自然不敢不用,但另一方面,终因磨莲“非我族类”,武五思对他并不如何深信,固而他自己请来的“大是欢喜佛”一到,立时亲自相迎,而现在磨莲大师一死,便有密宗高手前来抢宝,更令他相信磨莲大师别有图谋。

    武五思看着地上这些尸体,沉吟道:“这些人与磨莲大师,恐怕是死于同一人之手。”

    唐小峰自然早已看出,事到如今,他也不好继续往“唐小峰”上栽赃,只好大笑道:“不错,看来是本佛爷弄错了,磨莲只怕不是那姓唐的小子杀的。”

    林书香忽道:“武公子可否将百美屏再行取出,令我一观?”

    武五思取出鸾凤隐幽百美屏,放在众人面前,林书香细细一察,道:“此法宝只怕并非如传闻所说乃彭祖所制,你们看这里……”

    众人看去,这才注意到屏风一角画着七扭八弯的线条。林书香道:“这些乃是焚文,制这法宝的,多半是佛门中人。”

    武五思叹道:“现在回想一番,磨莲大师曾多次旁敲侧击打听此宝,只怕他从一开始,就是为这百美屏而来,只是这东西如何会与密宗扯上关系,却是令人不解。”

    唐小峰干咳一声,道:“武公子……”

    武五思拜道:“佛爷只管放心,只要佛爷能助末将立下大功,事了之后,此宝必定按照事前约定赠予佛爷。”

    “大是欢喜佛”大笑道:“这就好,这就好。”

    由于徐承志大军还未到来,那名祭酒带着一众道徒在这守着,武五思则带着“大是欢喜佛”这群yin师媚徒先回城中。

    (求票求票,大家记得投票啊。)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