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众皆欢喜才是真欢喜

    磨莲一时间未能看出其中玄虚,发现自己气势被对方压制,微微动容。

    唐小峰却是自己知自己事,他样子做得虽好,但论起禅功,却还不如杀了摩竹的林书香,就算有众女以“九天星月轮”助他,他也不可能只靠禅功击败磨莲。

    燕紫琼在他背上悄悄捏了一下……她也清楚地知道,唐小峰一旦出手,想要不被看破基本是不可能的,现在唯一能够考虑的,就只有在他朝磨莲出手的那一瞬间,自己与阳墨香、魏紫樱等人趁着周围其他人目光被唐小峰与磨莲吸引,马上刺杀武五思。

    虽然武五思本亦是高手,边还站着那名黄天道的祭酒,但只要时间掌握得恰到好处,一击即退,未必不能成事。

    唐小峰却忽然大笑道:“有趣,有趣。”

    看向磨莲:“大家都是出家人,一团乱打没啥意思,本佛爷倒是有个主意。”

    磨莲面无表:“什么主意?”

    唐小峰道:“不如就像适才文辩一般,一人一拳,看谁先将对方打死。”

    磨莲冰冰冷冷地道:“谁先出拳?”

    唐小峰令阳墨香、魏紫樱、宰银蟾、宰玉蟾四女将檀木放下,大笑道:“这里是中原,看你是个客人,就让你先出拳好了,本佛爷必定坐着不动,亦不还手,你若能一拳将本佛爷击毙,那便是你的本事,你若是做不到……哼哼,接下来你可要好自为之。”

    磨莲却先看向林书香、燕紫琼等“尼姑美眉”,眉头微皱,忽地冷笑:“你用欢喜禅与她们阳流转,以为我看不出么?”

    唐小峰大笑三声,忽地扭头,在燕紫琼、廉锦枫两人唇上狠狠吻了一下,这才看向磨莲,嘲弄地道:“原来你是怕我借她们之力,对你一人?”竟将林书香、燕紫琼等人打发开来,中断与她们的“九天星月轮”。

    林书香等大惊失色……没有“众星拱月”,他的大如来无畏镜也没有修成,以一人之力如何接得下这喇嘛的全力出手?

    武五思与众将亦觉得“大是欢喜佛”太过狂妄。

    那名黄天道的“祭酒”则是双手负后立在那里,面具之下,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磨莲面现冷笑。

    跟中原佛教不同,气功亦是密宗的擅长之术,密宗气功独门独到,而他的大势至龙象般若功更是已修到第八重,在吐蕃里仅次于他的师尊寂护连。

    从来没有人敢硬生生挨他一拳。

    这家伙不是疯了,便是傻了。

    他踏前一步,气势更甚。

    唐小峰念声佛号,现欢喜颜,蛮不在乎的样子。

    暗地里却将通过“强吻”从燕紫琼、廉锦枫二女体内采来的先天灵气,与自己的墨虹剑、紫幽仙气混在一起,无声无息地扩散至全

    墨虹剑与寻常飞剑不同,原本就可以跟他的魂魄、血融成一体,人虽未动,其实却已化成了剑。

    虽然如此,他的心境依旧保持在“不动明王”的状态,别人纵然看出他在运功,也只以为他运的是佛门禅功。

    当然,他也知道,要想硬挨这喇嘛一拳,单单这样还是不够。

    所以,他又悄悄地从泰煞鼎里引出五精天火,与三昧真火混成一处,燃烧自魂魄。

    紫幽仙气在他的体内燃烧至极点。

    美丽女尼们全都胆战心惊地看着她们的“师尊”。

    武五思等人亦是一阵紧张,虽不相信大是欢喜佛真能硬挨磨莲一拳而不死不伤,却又觉得他若无自信,怎会出这主意?

    磨莲暗掐法印,忽地一拳击出,第八重大势至龙象般若功朝“大是欢喜佛”狂轰而去。

    如果说林书香、燕紫琼等人刚才还是提心吊胆,此时却是已变了脸色。

    她们都是识货的人,看出磨莲这一拳足可开山裂地,却又将所有拳劲凝成一束,就算是唐小峰强力反击,恐怕也难以接下,更何况现在只能硬挨?

    大势至龙象般若功击中“大是欢喜佛”,只听轰然一声震响。

    再看时,“大是欢喜佛”依旧坐在那里,磨莲大师却是退了一步,面现惊容。

    美丽女尼们这才松一口气。

    只是她们虽放下心来,却不知唐小峰现在却不好受。

    这密宗高手的拳劲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厉害,一拳击来,就仿佛有万千流星轰中他的口,若非这“不动明王经”的主旨就是“安忍不动如大地”,此刻他只怕已经出丑。

    他悄悄咽下一口鲜血,体内还源仙气快速一转,大笑道:“原来也不过如此。”

    磨莲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实无法相信这中原胖和尚真能硬挨他的第八重大势至般若气功而不伤,然而唐小峰面色如常,连笑声都依旧洪亮,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内伤的样子。事实摆在眼前,竟是不容他不信。

    “大是欢喜佛”缓缓抬手,朝磨莲冷笑道:“该我出手了。”

    磨莲眸中瞳孔一缩,心中已开始失了信心。

    自己全力一击,都未能伤到对方一丝一毫,如今对方出手,自己硬挨……自己真能接得下么?

    磨莲心中失了自信,武五思等人却也同样对他没有信心,他们只看到磨莲击向大是欢喜佛的那一拳如蚂蚁撼树,对大是欢喜佛无半点影响,自然而然的就认为,大是欢喜佛的修为实比磨莲高出不知多少,若他这一拳击出,磨莲只怕是活不下来。

    那名“祭酒”悄悄推了武五思一下,武五思赶紧上前,笑道:“两位大师都是贵客,此番全是末将的错,以末将之见,莫如两位大师一同主持巴刀阵,欢喜佛爷乃是末将先行请来,就以欢喜佛爷为主,磨莲大师为副,立功之后,末将必将两位大功上奏陛下。”

    其他将领亦知磨莲若是死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引起天朝跟吐蕃两国纷争,纷纷相劝,给足两人面子。

    磨莲自然知道武五思看似劝和,其实是想护他,偏偏他确实没有硬接对方一拳的信心,于是沉默。唐小峰自是高兴万分,皆因他自己知自己事,刚才为了硬挨对方气功,他强行以五精天火燃烧自魂魄,体内紫幽仙气早已耗尽,此时的强势只不过是做做样子。

    更何况他刚才只守不攻,紫幽仙气只在体内打转,别人自然看不出他用的其实是剑气而非禅功,若是强行出手,则必定会被看破。

    他大笑道:“也好,也好,你欢喜,我欢喜,大家欢喜,才是真欢喜。”

    廉锦枫却是心细,发现他背上冷汗直溢,于是向边众女使了眼色,她与燕紫琼刚才被唐小峰采了先天灵气,此时亦是虚弱,兰英与秀英却已会意过来,上了檀木,又是撒又是献吻,暗地里却将自悄悄度入公子体内,助他恢复元气。

    她们都是聪慧之人,做得巧妙,自然无人能够看穿。

    当下,武五思便让人在后院打扫,给“大是欢喜佛”和他的漂亮女徒弟们安排住处。

    魏紫樱等四女重新抬起檀木,唐小峰左拥右抱,大笑三声,往后院去了。

    武五思知道大是欢喜佛极是讲究,给他安排了一个华丽无比的大屋。

    檀木搬了进去,众女正要说话,唐小峰却想起那摩风有天眼通和天耳通,担心他将自己与众美眉的谈话听了进去,于是取出五色笔,写了几张符纸让众丫鬟贴在四壁。

    符纸贴完,燕紫琼却笑靥如花地向他走来。

    唐小峰见她笑得险,下意识地要逃,燕紫琼却已一拳揍去,直接把他的左眼揍成了熊猫眼。

    唐小峰捂着眼睛,叫道:“你做什么?”

    燕紫琼恨恨地道:“又被你摸又被你亲,让你占了这么多便宜,揍你一下还不应该?”又是一通乱揍。

    众丫鬟个个偷笑,也不相劝。

    唐小峰被她揍得青一块肿一块,叫道:“喂喂,这是为了大事,成大事者不拘小……小摸小亲。”

    燕紫琼恨声道:“要摸摸你的丫鬟去,你一直来摸我做什么?”

    阳墨香嘀咕道:“我才不被他摸……呀。”

    唐小峰竟已将她搂了过去,连缁衣的下摆都掀了起来,一通乱摸。

    众女缁衣之下,本就只有“青囊宝衣”,唐小峰这一摸,一下子就摸到她滑润润的大腿,阳墨香羞极生怒,化作妖狐扑上去乱抓。

    魏紫樱在一旁笑道:“虽说出了一些意外,幸好总体还算顺利,武五思亦未发现我们是假扮的。只是唐公子你竟真敢去硬挨磨莲大师一拳,实在是出人意料。”

    唐小峰抓住阳墨香的狐爪,虚弱地道:“我只是没想到他真有那么厉害,其实我已、已受了很重的内、内伤……”痛苦地倒了下去。

    阳墨香惊叫一声,变回原,赶紧将他抱住:“主人,你,你怎么样?”

    唐小峰蓦地张眼,嘻嘻笑道:“原来你还是很关心我的。”

    林书香无奈摇头,燕紫琼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阳墨香发现自己又被他骗了,气得一顿粉拳。

    唐小峰抓住她的手,低声道:“还不去扶你姐姐躺下?她才是真的受了伤。”

    阳墨香一惊,抬起头来,见林书香文静地立在那里,面带微笑,虽看着无事,脸色却是苍白,赶紧跳了起来。

    众女将林书香扶着坐下,林书香低声道:“我不妨事……”

    阳墨香与五英却知道她那再苦再累,都不想让人替她担心的子,哪里相信她真的无事。

    阳墨香恨恨地道:“都怪那死喇嘛,输了就输了,还要下狠手,姐姐,那喇嘛的魂魄可还在转轮塔中?你把他关到饿鬼道去,让他跟婆婆作伴。”

    林书香微微一笑:“婆婆与瑶钗的父亲都是大大恶之人,镇在转轮塔下,自是魂魄难逃,那摩竹却谈不上大大恶,虽然死在塔下,魂魄却已自投间去了。”

    唐小峰走过来,托起她的俏嘴,大力吻了上去,好一会儿才将她放开。

    林书香温柔地道:“多谢公子。”

    阳墨香嘀咕:“会双修术很了不起么?被他调戏还要谢他。”

    唐小峰嘿嘿地笑……就是很了不起

    有人在外头敲门,却是一名侍女前来,请“大是欢喜佛”前去赴宴。

    由于想让林书香多休息一阵,唐小峰就只带了燕紫琼、魏紫樱、宰氏姐妹四女赴宴,让阳墨香等人陪着林书香在这里聊天休息。

    宴席上,武五思先向“大是欢喜佛”频频敬酒,又长叹一声,道:“佛爷方到,本该让末将略尽地主之谊,奈何叛军数便到,只怕今晚就要请佛爷到军中,主持巴刀阵。”

    唐小峰笑道:“好说,好说。”

    又道:“前些子才听得叛军离开小瀛山,怎的这么快就到了这里?”

    武五思叹道:“那徐承志确不愧是将才,他父亲徐敬业远不及他,我七弟率十几万大军前去讨伐,大败亏输,只好请燚妖门几位当家帮忙,于酉阳关前布下无火阵,不想连无火阵也被人破去……佛爷可知那破阵之人是谁?”

    唐小峰心里想着:“废话,我当然知道。”

    嘴里却应道:“是谁?”

    武五思道:“便是佛爷曾托我派人查访的那个唐小峰。”

    唐小峰故作愕然:“是他?”当五恶佛为了夺回古今颠反如意挂处搜他,大是欢喜佛托了武五思,让官府帮忙,这个他当然早就知道。

    武五思叹道:“当我从佛爷口中初次听得此人,亦未在意,却不想此人竟也投了叛军,若非有他,叛军只怕现在都还被阻在酉阳关外。末将更是听说,此人剑术了得,在小瀛山上,无人胜得过他,更听说连尊圣门的圣主和两皇都早已死在他的手中……”

    唐小峰先是“动容”,又是“怀疑”:“尊圣门的‘天皇’为那小子所杀,本佛爷早已知道,但他们那圣主却连我也不敢招惹,那小子的本事我清楚得很,在本佛爷面前,从来就只有逃的份,他有啥本事,能杀得了尊圣门神功盖世的圣主?”

    武五思苦笑道:“末将其实亦有些不信,但江湖传言,确是如此。”

    唐小峰大笑道:“江湖传言若也能信得,这世上还有什么事不可信?本佛爷向来怜香惜玉,江湖传言却说老子到处欺负女孩子,劫掠良家姑娘,你们说可恶不可恶?”

    众将心想,这“传言”哪里错了?

    武五思却道:“佛爷还是小心一些,我听得那唐小峰得知我们在布巴刀阵,已悄悄离开叛军,自请前来破阵,如今只怕已经潜入了陇州。”

    唐小峰心头一震……他多不在军中出现,有人知道他离开,也很正常,但知道他是为了破巴刀阵才离开的,却只有寥寥几人,武五思是自己猜到的,还是有人暗中与他互通消息?

    心中快速动念,口中却大笑道:“本佛爷原本就在找他,他不来还好,若是来了,本佛爷必让他死无葬之地。”

    又扫视了一圈,道:“为何磨莲不在?尔等未请他么?”

    武五思笑道:“大师说他还要修行,无意赴会。”

    一名将领阿谀道:“磨莲大师在吐蕃地高位尊,今若非佛爷给他留了颜面,他只怕早已出丑,有佛爷在此,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出现。”

    “大是欢喜佛”大笑几声,痛快饮酒。

    众人行欢作乐,唐小峰又将宰银蟾、宰玉蟾姐妹两人一手一个,搂在边,二女无奈,心想“终于轮到我们了么”,却也只好由他吃些豆腐,心里算计着回去后要不要学燕紫琼,狠狠地把他揍上一顿。

    就在这时,突然间,远处轰然一响,整个大一阵晃动。

    武五思脸色一变,急掠而出,黄天道那名“祭酒”紧随其后。

    唐小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跟四女同样飞了出去。

    此时正值黄昏,晚霞满天,远处却有一处屋檐轰然倒塌,溅起飞扬尘土。

    众将面面相觑,唐小峰见出事的不是二香五英此时所住的那个院子,放下心来,又问:“谁住那里?”

    武五思沉声道:“磨莲大师”纵而去。

    唐小峰亦是错愕,带着四女飞在武五思后,没过多久,隐玄七女却也飞了过来,原来她们同样听到异响,担心公子出事,急急赶来。

    众人来到崩塌的大屋,武五思见到处残砖碎瓦,赶紧命人清理,残砖搬开,他们看到磨莲师徒上尽是血洞,早已死在尘土中。

    武五思心中一紧,唐小峰等亦是一惊。

    磨莲大师乃是吐蕃数一数二的密宗高手,他的徒弟摩风亦练就天眼通、天耳通,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竟是被人一击毙命。

    到底谁有这等本事?

    武五思令一众妖术师四处搜索,寻找敌人,唐小峰却知道那人既有将磨莲瞬间杀死的本事,又岂会如此简单就被他们搜到?

    他踏上前去,看着地上两具尸体,皱紧眉头。

    武五思道:“佛爷可看出,他二人是死在何人手中?”

    唐小峰沉吟片刻,道:“不错,本佛爷已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武五思赶紧道:“请佛爷指教。”

    唐小峰面现怒容,森森冷笑:“杀他们的人是……唐、小、峰”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