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文辩武辩

    《天地玄极阳妙象欢喜经》中的“欢喜明妃经”,同样也是一种观想。

    欢喜佛本是双佛,男的是明王,女的是明妃,一男一女合在一起,这才是欢喜佛的真正形态。

    但为何其中的“明妃”看上去与观世音一般无二?

    皆因明妃的原型,原本就是观音大士。

    欢喜禅,在传说中原本就是观音大士化作美女,引导婆罗门国王弃恶从善的禅功,修欢喜禅的“明妃”,亦要时时将自己观想为观音大士,平修行,持的也是圣观音的莲花部心印。

    观世音虽然只是菩萨,却与地藏王一样,虽未成佛,地位却比许多佛还要尊贵。从菩萨修成佛,都要实现一个大愿,比如阿弥陀佛立誓开辟西天极乐世界,阿闪如来立誓东方阿比罗提世界佛刹之下无“三恶道”,只有实现了自己立下的“大愿”,才可成佛。

    地藏王立下的大愿却是“有罪众生,俱得解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观音菩萨更是要普渡众生,“度尽世人一切烦恼”,这都是几乎无法完成的大愿,他们虽未成佛,却是悲宏愿大,在西天中,地位仅次于阿弥陀佛、药师如来、释迦牟尼等少数几位佛祖。

    而林书香此时观想的,便是观音大士的其中一个化

    为救度世人,观音大士在人间有三十六化,如鱼篮观音、千手观音、杨柳观音等等,绝大多数都是男女相,林书香此时所化的,却是其中一个女观音,叫做准提观音又或天人丈夫观音,亦是送子观音的真,其特点便是有三只眼睛,十八只手。

    摩竹没有想到林书香竟有这般本事,亦吃了一惊,子一旋,金刚杵时大时小,在他周围旋出无数光影,将十八道破瘴佛光全都击碎,又狂吼一声,将佛力观想作伏虎罗汉,伏虎罗汉怒拳轰向林书香。

    密宗里虽有“九观想”、“十六观想”,大部分却是观想自,纵然观想外物,亦是虚的,只是借此磨砺心志,林书香见这喇嘛竟能凭着观想令罗汉现,如此功法,确实了得。

    但她却丝毫不惧,突然将手一挥,一座佛塔急镇而下。

    伏虎罗汉化作泥,消失不见。

    摩竹脸色一变,连他师父磨莲心里亦是一惊。

    佛门各宗所供之佛皆有不同,一般来说,密宗不供释迦牟尼,不供药师如来,而是以释迦牟尼的自如来为主佛,以观世音、大势至、大随求、欢喜佛等为从佛,而六道转轮塔却是东方阿比罗提世界阿闪如来成佛前所用佛宝,不管是磨莲还是他的两个弟子都不认得。

    虽不认得,但这等法宝一祭出来,他们便已知道非同小可。

    林书香将手再指,六道转轮塔立时镇向摩竹。

    摩竹大吼一声,金刚杵往上一顶,竟是凭着佛力,硬生生挡住转轮塔。

    林书香额上生出的第三只眼出金光,照住转轮塔,运佛力催,又以十六只玉手击出破瘴佛光。

    摩竹却也不愧是桑耶寺第二代弟子中数一数二的高手,竟狂念真言,上现出一层宝光,将林书香击出的十六道破瘴佛光全都挡下。

    只是他虽有大力,一边以宝光护,一边以金钢杵去挡六道转轮塔这等佛宝,亦是做得极为勉强,双腿镶入石砖,额上尽是冷汗。

    林书香却还空了两只手。

    两只手轻轻一张,手心中多了两道玄气。

    这两道玄气却不是她自己修出来的,而是她上青囊宝衣中所藏的五行精气。唐小峰为他的七个丫鬟每人做了一“宝衣”,每宝衣又都混有两道玄气,这两道玄气既可镶入她们肌肤保护她们,又可用于临阵对敌。

    两道玄气一个缭绕,便击向摩竹。

    磨莲长叹一声,道:“女施主请住手,我这徒弟输了。”他自然已经看出,此时的摩竹,硬抗六道转轮塔与十六道破瘴佛光已是用尽全力,不知还能支撑多久,根本不可能再接下这两道玄气。

    林书香微微一笑,收起玄气和佛光,又将手往转轮塔一指,转轮塔开始变小,飞回她的袖中。

    摩竹却是虎啸般再吼一声,持着金刚杵冲向林书香。

    他在吐蕃本是王族,放弃家业进入桑耶寺,本以为自己修行有成,没想到到了中原却连这样一个柔弱女子都斗不过。密宗虽有九观想,视美女如同枯骨,但他过得**关,却未能过得傲气关,现在颜面全失,傲气催动无明之火,竟是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

    磨莲赶紧道:“徒儿住手”摩竹却是听而不闻。

    林书香佛塔一祭,本要退摩竹,摩竹却是傲极生羞,羞极生怒,对转轮塔不看不管,一杵击向林书香。

    谁也不曾想到这喇嘛失控起来竟是如此不顾命,林书香一塔镇下,摩竹化作飞灰,她自己却也被金刚杵狠狠击中,喷出鲜血。

    唐小峰大惊,子一晃,接住林书香倒飞的躯,飞回檀木,赶紧给她喂了一颗小还丹,又当众吻了上去,以还源仙气进行救度。

    磨莲亦是看着地上飞灰,脸色沉。

    阳墨香担心姐姐安危,燕紫琼等亦是不安,直至看到林书香苍白的脸色渐渐好转,知她未死,这才放下心来。

    唐小峰暗道幸运,若不是有青囊宝衣所化玄气护,这温柔丫鬟只怕真的就会死在这里。他抬起头来,怒视磨莲。

    磨莲却也冷哼一声,虽说错在他的弟子,但他的弟子已经死了,那少女却还活着,他本非大量之人,心中亦有怒气。

    虽有怒气,却是不形于色,磨莲淡淡地道:“这第一辩,是你们胜了。”

    唐小峰先不理他,只是搂着林书香,低头看她,林书香伤势已好了许多,微微一笑,低声道:“让师父担心了。”

    唐小峰叹气……这丫鬟还是太过心软,刚才就应该把那喇嘛直接杀死了事,就因为她心肠太软,总以为自己退了一步,别人自然也会退,下手不够狠辣,才差点陪那疯喇嘛一起死。

    他心中快速动念,开始训道:“谁让你平不肯用心,如此简单的一仗,都胜得这般艰难,早知如此,应该让你几个师妹上才是。”一边说,一边向廉锦枫与燕紫琼使个眼色。

    廉锦枫撅嘴道:“师姐也就是这点本事,还不都是师父你宠的。”

    燕紫琼也开始会意过来,与廉锦枫一同冷嘲讽,说了许多挖苦讽刺的话,仿佛平里就与林书香在师父面前争风吃醋,看她极不顺眼,恨不得她跟那喇嘛死在一起。阳墨香越听越气,直想着姐姐又没有输,你们无端端的针对她做什么?正要说话,后玉英却悄悄踢了她一脚,让她噤声。

    “大是欢喜佛”将受伤的丫鬟放在腿上,又左手搂一个,右手抱一个,大笑道:“你们这些不懂事的丫头,平里吃吃醋也就是了,怎的在这里让人看笑话?大家一起欢喜,才是真欢喜。”

    燕紫琼与廉锦枫回嗔转笑,倚他上蹭来蹭去,不停撒

    燕紫琼一边撒一边悄悄掐“师父”的腰……真的很不甘心。

    唐小峰看向磨莲,笑道:“这第二辩,又辩什么?”

    磨莲坐了回去,他边另一弟子摩风踏上前来。

    摩风在心中忖道:“我的本事最多与摩竹相当,但听他们这番话,杀了摩竹的这个女子,实力还不是她们中最强的,她这两个师妹这般挖苦她,她亦不敢还嘴,若是继续斗法,我恐怕毫无胜算。”

    于是道:“武辩既已结束,接下来,自是要文辩。”

    他却不知,唐小峰正是要他这样想。

    唐小峰自然知道,自己边这些“女徒弟”里,论起本事,唯一能跟林书香比的也就只有燕紫琼,但燕紫琼的燕家剑术实在太过显眼,而奉武则天之命将燕家灭门的,正是黄天道,这里有这么多黄天道道徒,她若出手,被人看穿来历的可能实在太大。

    林书香已经受伤,燕紫琼不能出手,包括魏紫樱在内,其他美眉的实力都远不及修了《欢喜经》,又持有六道转轮塔这等佛宝的林书香,磨莲剩下这名弟子只要跟摩竹法力相当,自己不管派谁上,都是必输无疑,一个不好,便是香消玉殒的下场,倒不如让这喇嘛自己放弃斗法,改成文辩。

    当然,所谓“文辨”,辨的是对佛门经典的各种领悟,他边熟读佛经的仍是只有林书香一人,但好在这些美眉无一不是才女,未必没有胜出的机会,况且纵然不胜,亦没有命危险。

    不过最好是这第二辨亦能胜出,否则的话,他将不得不与磨莲一战,问题是他习《欢喜经》的时间确实太短,而磨莲显然不是他的两个弟子可比,自己不全力以赴,必定落败,要全力以赴,就只能用出剑侠本事。

    “大是欢喜佛”竟然是个剑侠?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他往廉锦枫看了一眼。

    廉锦枫会意过来,曼声道:“既是机锋,以何为题?”

    长生宫里,也曾住过一些高僧,留了许多佛门典藏,当她瞒着唐小峰和颜紫绡悄悄寻找与泰煞鼎有关的线索,连采女留下的采补之术都不放过,那些佛经自然也看过许多。

    她本是水仙花仙子转世,看过的东西,自然能够记得,只是记虽记得,却实在没有多少研究。

    然而现在蜀中无大将,她这廖化也只好做先锋了。

    所谓机锋,乃是通过言语交谈彼此发难,通过引经据典来问倒对方,以证明自境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算是以清修为主的佛门也不例外,佛教里有各大宗派,这些宗派彼此之间,对佛学的理解各不相同,既有区别,自然要分出高下,大家都是僧人,怎好打打杀杀?于是用言语发难,就成了佛门相争的一种常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机锋”。

    廉锦枫对于“机锋”虽然没多大信心,却不知摩风的信心其实也好不了多少。

    机锋在佛门中虽然平常,但在中原,却发扬得尤为光大,中原宗派较多,佛门各宗明争暗斗,彼此发难质疑最正常不过,所以但凡有名高僧,无一不是辩才无双。当年玄奘西行取经,在天竺说佛,声名大起,当地高僧不服,竟在一之间,三十多名大德高僧同来问难,结果全被玄奘以机锋辩倒。

    佛学虽是从印度传来,但论起佛理,却早已慢慢将天竺甩下。

    而在吐蕃,密宗独厚,不像中原百花齐放,在中原,每个大德高僧开坛前,都要做好被人发难的准备,密宗在吐蕃却已是无人敢去质疑。

    于“机锋”一道,中原佛教整体上自然要远远高于密宗。

    摩风不知道大是欢喜佛虽是和尚,却是和尚中的异类,想到中原佛学“机锋”一道甚强,不知以何为题才能胜出,犹豫难决。

    廉锦枫却也怕他真出什么高深的难题,心中念头一转,柔站起,斜压在“师父”肩头,笑道:“既然你这般难决,那不如就由我来出题吧,我先问,你先答,我不问别的,就问东边三里之外有一巷子,里面有一群孩童嬉戏,我就问你,那嬉戏的孩童,有五人?六人?还是七人?”

    唐小峰大喜,心想锦枫美眉你果然聪明。

    武五思等人却是愕然……这却不是比佛理,而是比神通了。

    众人虽然大出意料,却也不能说廉锦枫犯规,她只说先由她问,却没说她先问什么,虽然她问的不是佛理,却也的的确确是“文辩”。

    况且佛门原本就有“六神通”之说,这“六神通”,乃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虽然对佛教来说,神通只是修行中自然而然出现的东西,并非修行的本意,但这“六神通”却也是佛经里明确记载的。

    唐小峰正暗夸锦枫美眉聪明,却看到那摩风的嘴角忽地流露出一丝冷笑,心里暗道不妥。

    果然,便看到摩风双手合什,略一沉思,即道:“那嬉戏的孩童,共有八人。”

    廉锦枫没有想到他真能答出,颇为愕然。

    她却不知,这摩风在桑耶寺里,主修的便是“六神通”,舍弃功德,专修神通,虽已违了佛门本意,但这世上正道不学,专走邪路的人多了去了,他也不过就是其中一个。

    武五思道:“可要派人去查看一番?”

    廉锦枫无奈地道:“不用了,确实是八人。”

    摩风淡淡地道:“现在该我问了,敢问南边十里之外,有两人在亭中说话,说话的是一男一女、两名男子,又或是两名女施主?”

    廉锦枫闭上眼睛,蓦地睁开,微微一笑:“哪来的两人?明明只有一人,是个男的。”

    摩风暗自佩服,他苦修二十多年,这才练成六神通里的天眼通和天耳通,范围也不过就是方圆十里,这小尼姑明明岁数不大,哪怕是从娘胎里就开始修习,也远远比不上他的修习时,却没想到这小尼姑竟也同样能看到十里之外。

    他却不知,廉锦枫用的并非是佛门中的“天眼通”,而是道家的内景神视之术,佛道二门虽然都有神通,但对于佛门来说,神通只是修行中附带出现的东西,而道家要的就是神通广大,不管是斋醮符咒,召神御鬼,都是为了能人所不能。

    而这内景神视之术,恰恰便是廉锦枫除炼药之外,仅有的一样本事。

    两人彼此提问,却都无法难住对方。

    廉锦枫发现对方能够看到的距离跟自己差不了多少,心中念头急转,正自想着如何分出胜负。摩风却也是念头一动,缓缓道:“这一问,我问你,我是男是女?”

    众人愕在那里,想着这人怎么看都是男的,难不成还会是女人?

    廉锦枫见他口不凸,型槐梧,心想:“他自然是男的,之所以问出这话,只不过想疑惑别人,好让别人以为他表里不一罢了。”

    于是道:“你自然是男的。”

    摩风淡淡地道:“我是女的。”竟然当众脱裤子验证。

    廉锦枫:“……”晕。

    唐小峰苦笑……连他都没看出这喇嘛是个母的。

    这世上果然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事。

    摩风赢得一阵,退了下去。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着“大是欢喜佛”和磨莲大师。

    唐小峰心中亦是一阵无奈,看来计划永远是赶不上变化,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刚进陇州,就会被到如此地步。

    磨莲一脸沉,缓缓上前,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突然就飞沙走石,狂风大作。

    唐小峰大笑道:“好子里却在快速动念。

    他已看出这磨莲绝对不好对付,就算自己用出全力,也未必能够取胜,而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动用墨虹剑,他心知自己绝无法击败这名密宗高手,而动用墨虹剑,旁边有这么多黄天道的妖术师看着,其中一人还是“祭酒”,他只怕马上就会被看出破绽。

    他依旧坐在檀木上,暗捏心法,维持在《欢喜经》里“不动明王”的状态,看上去竟是法相庄严。诸女则以“九天星月轮”与他阳交感,众星拱月,他体内佛力一下子就变得旺盛起来,隐隐压制着磨莲。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