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茉莉花、洗澡澡!

    (求票啊求票。)

    “疯茉莉”易飞在空中,惊惶而逃。

    这一阵输得太过诡异,她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场噩梦一般。

    她以前从来不曾怕过什么人,然而现在,她却只想离那可怕的少年越远越好。

    下山的时候,她怎么也不曾想过,自己一伙人下来,现在却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回去,甚至连二当家都被人杀了。

    飞掠中,前方却有声音传来:“秀英姐,墨香和琼英难道是、是……”

    另一声音响起:“怕是瞒着主人,自己跑到战场上去了。”

    易看去,见那里飘着两个少女,一个文静,一个胆怯,两人都梳着双丫髻,穿着青衣,全是丫鬟打扮。

    易本是狠辣妖女,此时虽被唐小峰吓破了胆,但现在有人挡在面前,且分明是敌方的人,于是不管那么多,冲了这些,要将这两名丫鬟打扮的少女杀死,一解心中压抑。

    这两个少女正是秀英和红英,阳墨香和琼英敢背着唐小峰上战场,她们却没有违背公子命令的胆量,虽然心中担心,却只能在远处看着,也不知现在战况到底如何,只是没想到运气不好,远远的围观一下都有危险。

    见到有妖怪杀来,二女大吃一惊,秀英赶紧化作妖貉,与易战了几下,被易一掌拍飞,口喷鲜血。

    易在燚妖门中排名第六,不是一般妖怪可比,秀英和红英虽能化作妖兽,却是隐玄七女中本事最差的两个。其拍飞秀英的这一掌更是她从门主那学来的杀招“摧心掌”,被她拍中的人,基本上就是心脉断绝,惨死的下场。

    红英看到秀英受伤,吓了一跳,竟是逃也不是,战也不是,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易便已冲到面前,一掌拍向她的脑袋,要将她的俏丽脸蛋拍烂。

    《镜花缘》里,红英就是死在无火阵阵前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事千万不要瞎围观,虽说国人有事没事就是喜欢围观,但围观也是不安全的。

    红英整个人都吓得傻了,竟不知如何是好。

    易却也是定在那里,额冒冷汗,这一掌无论如何都拍不下去。

    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只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慌和害怕,仿佛自己在做的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但她原本就是花精成妖,无父无母,就算真有父母,她被称作“疯茉莉”,再怎么大逆不道的事也敢去做。

    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红英见这妖怪突然被她吓住,不知怎的,胆子就起来了,叱一声:“你做什么?”

    易心底一慌,不由得便是一退。

    秀英却已疾扑而来,一爪抓在她的背上,易惨哼一声。

    易刚才那一掌虽然对秀英狠下杀手,实实在在拍在秀英上,只以为秀英不死也残,却不知秀英上穿着主人当作新年礼物送给她的“青囊宝衣”,青囊宝衣化作两道玄气嵌入她的肌肤,将易击在她上的“摧心掌”化了大半,虽然吐了点血,其实没受什么伤。

    易被秀英的貉爪抓得鲜血淋漓,红英也终于反应过来,化作玉兔,尽展所学,与秀英合力,将这妖怪一通乱揍,擒了下来。

    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没事不要找事……你说你一个妖怪,逃就逃吧,人家两个丫鬟又没惹你,只不过在这打打酱油,围观一下,你去惹她们做什么?

    围观群众就好欺负么?

    ……

    无火阵终于被破,武七思也已经被杀。

    只不过,对于反武义军来说,损失了安天豹、章家三虎等六名上将,数千名兵士,也很难说是大胜。

    功劳簿上,唐小峰大破无火阵,颜紫绡斩杀武七思,自然都记了大功。

    令唐小峰没有想到的是,兰英、秀英、红英三女竟把本来已经逃走的易擒了过来。

    唐小峰问起,才知秀英、红英被易撞上,将她擒下的事,再一看去,易是血,满爪痕,双手反绑,上又贴着他送给几个丫鬟的制神符,看上去一脸挫败,极是狼狈。

    唐小峰对秀英、红英两个丫鬟大夸一番,只是夸着夸着,心里却也还是多少有些疑惑,易好歹也是委羽山上排名靠前的妖怪,这两个丫头竟然能够平安无事的把她擒下……她们有这么厉害么?

    再一问细节,却是连这两个丫鬟也弄不清楚,只知道易对红英根本就不敢还手,红英虽是隐玄七女中本事最糟的一个,连秀英都还不如,却对这女妖怪压着打,毫不费劲就将她擒了下来。

    唐小峰踱到易面前,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易沉默不语。

    红英叱道:“主人问你话呢。”她本是容易胆怯的女孩子,平不敢这般大声,不过这女妖怪好像很怕她,所以她的胆儿也就大了。

    易看了红英一眼,惨然道:“会在这种地方遇到我的本命之神,我还有何话说?”

    本命神?那是什么?

    唐小峰再问,这女妖却已不答,于是,唐小峰便将她抓去,扔到众将面前。

    徐承志一声号令,刀斧手推出去直接斩了,献上来一看,却是一株带血的。

    原来是修炼成精?唐小峰想着。

    接下来,大军就在酉阳关暂时休整……

    酉阳关西南一角。

    林书香来到公子所住的石屋前,见妹妹和琼英头上各自顶着一个装满水的脸盆跪在门口,不由笑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阳墨香抿着嘴儿:“主人说我们不听他的话,自己跑到战场上,所以要受罚。”说起来也真是气人,自己和琼英溜到战场上来,什么功劳也没捞着,秀英和红英那两个妮子躲得远远的,怎的就被她们逮着机会,立下大功?

    真是让人郁闷。

    话又说回来,姐姐不也偷偷跑到战场上,还瞒着他进了无火阵,他怎么就不罚姐姐?所以说到底,他就是欺负人。

    林书香摇头失笑,又想着,让公子管管她们也好,于是自己进了房中。

    到了内头,帮公子铺好铺,正要离去,唐小峰却已直接将她搂在怀中,道:“今晚你陪我。”

    林书香红着脸儿:“若是紫绡姑娘来找公子……”

    唐小峰笑道:“那就你们一起陪我。”

    林书香脸上发……尽是胡闹。

    “书香,”唐小峰感激地道,“这一次我能活着回来,多亏了你。”

    林书香眸中含笑:“公子何必要说这样的话?奴婢没有听公子吩咐,悄悄进入阵中,公子未罚奴婢,奴婢已是心满意足。”

    唐小峰在她上一捏,笑道:“谁说我不罚你?”

    又见她模样憔悴,其实也已累着,于是将她放过,让她早些歇息,林书香却还要帮他打水洗浴。唐小峰心想,这丫鬟还真是从“不照顾人不舒服星球”穿越过来的,他笑道:“我又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儿,况且这些事让兰英她们去做就好。”

    林书香无奈,只好回自己屋中歇息。

    没过多久,兰英等人进来帮他放好澡桶和水。

    唐小峰让其他人休息去,只把红英留了下来。

    兰英与秀英、玉英离开时,见墨香和琼英依旧顶着脸盆脆在那里,俱是好笑。

    墨香气恼地瞅着她们,心想你们也不帮我说话。

    唐小峰在桶中泡澡,却让红英穿着青囊纹、青囊小裤裤,在他后帮他搓背,这种事其他丫鬟没怎么做,红英却是做了好多次,早已习以为常了。搓着搓着,唐小峰却转把她抱入桶中,搂着她小**,笑道:“你今天立了大功,要主人怎么赏你?”

    红英脸红红的,不知如何是好,唐小峰嘿嘿一笑:“赏你一个吻。”

    竟是毫不客气地吻了下去。

    阳交感,他的真阳在红英体内快速流转一番,采了些许先天灵气。

    先天灵气中带着一种淡淡香气,果然是香。

    唐小峰想,难怪易说红英是她的本命之神。

    易不知是哪里的修炼成精,红英这丫头却是仙子,等于是她的顶头上司,天上天下所有的可都归红英管着,虽然现在红英谪下人间,前事已忘,但是神格还在,易自然不敢伤她。

    再一细想,又觉得,易似乎并不是“不敢伤她”,而是根本就“无法伤她”,看来这并不只是因为上下级的关系,而是有别的奥妙。

    “本命之神”?

    不知道这本命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不知怎的,唐小峰心中忽地一动。

    在东海时,哀萃芳、纪沉鱼她们将若花误认作百花仙子。

    她们要杀若花,却又不自己动手,而是请来月亮、苏南天、南无用等人,用尽各种手段杀她。

    她们为什么不自己去杀百花仙子?是因为不敢,还是因为她们根本就做不到?

    红英是仙子,天下所有都归她管,当年百花齐放之时,这些花开或不开,可全都取决于这些花神。

    而他姐姐却是百花仙子,管着所有的花神。

    哀萃芳她们不亲自动手去杀被误认作百花仙子的若花,原因是否跟易杀不了红英一样?

    当然,这种事唐小峰心中虽有疑惑,却也无法去证实,他总不能把姐姐带到哀萃芳等人面前,让她们试着杀杀看?

    红英只穿着纹和小裤裤,泡在水中被主人搂着,偏偏主人还吻着她不放,自是羞得整个脸都是红的。

    唐小峰抬起头来,笑道:“我帮你搓澡。”摸啊摸。

    小丫鬟缩在主人怀中,动也不敢动,虽然她以前也被主人抱过摸过,但那时至少上还穿着亵衣,而现在,她只穿着“青囊宝衣”,这青囊宝衣却比亵衣还要羞人,除了两只儿被罩着,腹下羞人地带被遮着,其它地方全都露在外头。

    唐小峰在她上摸来摸去,还把手按在她的小纹上揉来揉去。

    又觉得,虽然帮小姑娘搓澡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但是自己没人搓,也有点不爽,于是大声道:“墨香、琼英,进来。”

    跪在外头的阳墨香和琼英以为他要放了她们,高兴地放下脸盆跑了进来,却看到主人光着子搂着红英泡在桶中,眼睛不由睁得老大。

    唐小峰嘿笑道:“帮我搓背。”

    两个丫鬟实在无法,又想着我们帮你搓背,你总应该放过我们,不让我们再跪在外头继续出丑吧?于是站在桶外,用澡巾帮他搓着,尽心尽力。

    唐小峰被这两个丫鬟搓得舒舒服服,自己也把怀中的小丫鬟搓得舒舒服服,这才满意地道:“好了。”

    两个丫鬟放下澡巾,等着他继续吩咐。

    唐小峰道:“继续跪去。”

    两个丫鬟……僵。

    ……

    泡完浴后,天色已开始变黑,唐小峰本想歇息,格浑、史逸、卞璧等人却派人来找他喝酒。

    唐小峰这才将跪在门口的两个丫鬟放过,自己跟人到关上喝酒去了。

    阳墨香与琼英回到住处时,林书香已经睡去,她的体本就不好,这两确实已将她累着,难再坚持。

    兰英给她们留了饭菜,两个丫鬟饿得要命,赶紧吃了。

    阳墨香一边吃一边嘀咕,秀英笑道:“虽然主人原本就喜欢捉弄你,但这一次,他却似乎是真的很生气。”

    阳墨香抿着嘴儿:“人家不也是担心他和姐姐,才背着他跑到阵前去的?况且姐姐不也这么做了?”

    兰英道:“依我看来,书香姐私自进入无火阵,公子其实也是不高兴的,但公子纵然责罚任何一人,却也不会去罚书香姐,更何况,公子与书香姐虽然不曾告诉我们阵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书香姐必定是帮了公子的大忙。”

    红英怯生生地道:“主人好像从一开始就、就不想让我们到战场上来。”

    琼英取笑道:“他自然不想让你上战场,他只想让你陪他洗澡,他摸摸你,你摸摸他。”

    红英的脸憋得红红的,不敢吭声。

    阳墨香哼了一声:“他还不就是跟其他人一样,觉得当兵打仗是男人家的事,女人就应该躲在家里相夫教子,听男人的话?”

    秀英以指点颊,略为思索,道:“我却觉得,他不是这样想的,公子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他虽把我们当丫鬟使唤,又喜欢捉弄人,但其中还是以玩笑居多,并没有真的看不起我们。就算使唤人这点,依我看来,也是被书香姐给宠的,刚开始的时候公子其实都是习惯自己动手的,但书香姐实在细心,将公子服侍得无微不至,人都是懒散的,公子现在被人服侍惯了,自然就变得喜欢使唤人了。”

    众丫鬟对望一眼,点头……好像是这个样子。

    秀英又道:“而且我觉得,公子确实是在担心我们,不止是我们,燕小姐好几次找上公子,想要加入飞骑,公子总是找借口推托,好像生怕我们和燕小姐冲在战场上,会出什么意外一般,但燕小姐的本事比紫樱姑娘厉害得多,公子对紫绡和紫樱两位姑娘却又没有这种担心,实在是令人不解。”

    众丫鬟也想不明白。

    她们却哪里知道,唐小峰实在是因为在《镜花缘》里看到过她们的死。

    虽说现实改变了许多,他又用古今颠反如意挂给她们增加了“福分”,但这种担心还是无法消除,下意识的,也就不想让她们到战场上来。

    阳墨香看去,见玉英一直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也不说话,于是问她在想什么?

    玉英面无表:“我在想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问题。”

    众丫鬟好奇地问:“什么问题?”

    玉英继续看着窗外:“我在想,书香姐显然已经上了主人,她对主人这么好,连子都给了他,万一以后主人不要她……那怎么办?”

    阳墨香气道:“他敢?他要是敢抛弃书香姐,我、我就揍扁他。”

    红英怯生生地道:“主人、主人不是那样子的人。”

    玉英回过头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们:“也就是说,最好主人一辈子都把书香姐带在边?”

    秀英道:“既然书香姐喜欢主人,我们自然也希望主人一辈子对书香姐好……”

    玉英一拍桌子。

    其他人被她吓了一跳。

    玉英道:“这就对了。”

    诸丫鬟道:“什么对了?”

    玉英道:“既然书香姐上了主人,既然书香姐最好一辈子都陪着主人,既然主人要是敢抛弃书香姐,对书香姐始乱终弃,我们一定会恨死主人,那问题就来了。”

    诸丫鬟道:“什么问题?”

    玉英道:“我们那个时候……到底是为什么要给他做丫鬟的?”

    诸丫鬟……呆。

    她们是为了让林书香在十年后可以离开唐小峰,这才给他做丫鬟的……为了当这丫鬟,她们当时还求着他呢。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子,她们那时还急个什么劲啊?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