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攻敌攻心,青囊宝衣

    两边将士如激流对撞般互相冲杀,一波过来,一波又去。

    唐小峰与魏紫樱落在远处山头。

    唐小峰并不急于加入战场,而是从百宝囊中取出两个望远镜,交给魏紫樱一个。

    魏紫樱学他,将望远镜放在眼前,见远处画面仿佛瞬间变大一般,映在眼前,心中暗暗惊奇,想着他的玩意儿可真多。

    望远镜这东西自然不算什么法宝,对于唐小峰这个兼铸剑师的穿越者来说,只要懂得其中原理,做出来自是不难。

    其实剑侠本,只要将剑气聚于双目就可以看得极远,但毕竟不如望远镜好用,再加上他用的镜片是用特殊晶石提炼而成,精心磨制,框上又画了一些仙篆,用了一些炼制法宝的技巧,看远观近,竟是意到景到,不需调节,极是好用。

    唐小峰道:“你觉得战事如何?”

    魏紫樱道:“武七思挟大军从远处而来,人马不歇,立刻开始攻山,看似过于急躁,其实却是要凭着人数优势与将士锐气占住先机。若以战事而论,我方最好的法子就是凭着小瀛山固守,直至武七思大军人马劳顿,再趁机反击,但徐大哥必是深知自己还未能完全服众,前来投靠的各路英豪亦还未能齐心,若是只守不攻的话,人心不定,气势必定衰竭,再想取胜反而更难,固而放弃上策,竟是率军出山,在山外与武七思的大军堂堂正正一较高下。徐大哥这般做看似有勇无谋,但他若能凭着这样的无谋之举大胜一场,一展将才,必可令群雄归心,接下来或守或攻皆可由他,皆因众人已是心服,攻则无人敢说他冒进,守则无人敢说他怯战。”

    她看向唐小峰,微微一笑:“这就好像你以一指碎去辟魔刀一般,露了这一手,后不管你做了什么,谁敢不服?”

    唐小峰大奇:“想不到你竟看得如此透彻。”

    魏紫樱道:“我祖父一向饱读兵书,当年带我逃到海外,教我读书识字,什么《论语》《孟子》他都是记不得的,就只记得各类兵书,常以这些兵书教我,所谓兵法,其实便是心战之术,攻城即是攻心,若是抛开双方气势、斗志等各种主观因素空谈兵法,都不过是赵括谈兵,毫无用处。”

    唐小峰笑道:“原来竟是家传。”说起来,魏紫樱的父亲魏思温原本就是徐敬业的军师,虽然徐敬业最终兵败被杀,但并不能说是魏思温这个军师做得不称职,只不过是徐敬业用错计策,采用了薛蘅香父亲薛仲璋的北上路线,等发现判断有误时,已经来不及了。

    战场上,交战双方都是凭着锐气以硬碰硬,然而武七思兵力上虽占了一些优势,徐承志却显然为这一场硬战做了许多准备,不但仗着地利对武七思的大军多次扰乱穿插,又有部分伏兵在敌后弄起烟雾,弄得敌军疑神疑鬼,不知不觉间就挫了武七思的锐气。

    唐小峰心知自己对行兵打仗还不是很了解,虽然这几临时抱佛脚读了一些兵书,却也有如囫囵吞枣,于是一边观摩一边请教魏紫樱,将双方的调兵遣将看在眼中,分析意图,判断利弊,不知不觉间,开始多少有些领悟。

    武七思意识到自己的兵将被对方以精骑穿透,难以稳住阵脚,立时出动后的数百名妖术师,这些妖术师却不是普通士兵对付得了的,他们飞在空中,祭出神兵法宝,又以符咒召出雷电,反武义军锐气受挫,人心浮动,局面开始纠缠起来。

    唐小峰心想:“飞骑差不多要出动了。”念头方起,果然看到颜紫绡率着数十名剑侠与千名飞骑飞出小瀛山,对那些妖术师发起攻击。

    一时间,飞剑利矢漫天飞舞,强光雷电四处闪耀。

    若是正常况下,单靠飞骑并无法与妖术师对抗,但有颜紫绡与一批剑侠做先锋,而这些飞骑所用弓箭又是唐小峰以泰煞鼎铸出,混有五行精气,程极远,竟是超出大部分妖术师术法所及的范围。

    再加上飞骑中的每一人都是经过精心挑选,意志坚定且悍不畏死,竟是与那些妖术师战得难分难解,丝毫不弱下风。

    唐小峰却没有加入战场,而是一直盯着敌军阵后的主将旗帜。

    从那里,又飞出数十名妖术师,显然是武七思想要打破僵持局面,将他边用于护卫的妖术师亦派了出去。

    唐小峰冷笑一声,忽地将一纵,竟化作黑色剑光,刹那间破空而去,如雷霆般朝敌军主将疾飞。

    他这一纵,快如闪电,待那批妖术师发现有高手暗袭时,竟是来不及折回。

    武七思边却仍有护卫之人,二十多人急飞而出,各施术法,或风或雷,或火或毒,全往唐小峰轰去。

    这么多人群起而攻,亦无一不是高手,按理说,就算是唐小峰却没有办法抵挡。

    但他所化的黑色剑光却诡异地扭了一下,这些人所施术法竟全被他避过。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刹那间,唐小峰便已从他们中间穿过,直袭武七思。

    武七思边却有四名穿阳道袍的戴面具之人,同时纵迎向唐小峰,掷出符咒,化作水、火、风、土四种神兵,强行挡住唐小峰。

    与此同时,被唐小峰越过的那批妖术师也急返而回,袭他后。

    武七思本亦是从小受黄天道培养,精通妖术,祭出一柄吴钩斩向唐小峰。

    唐小峰心知成败在此一举,竟是大吼一声,泰煞鼎掷出,将挡在前方的四种神兵击个粉碎,同时对后的敌人看也不看,化作黑色巨剑一旋,把面前四名穿阳道袍的妖术师连杀两人,冲向武七思。

    他虽是强弩之末,但威风凛凛,武七思看到他连闯数关,心胆皆寒,竟是不敢抵挡,勒马便逃。

    唐小峰体内紫幽仙气消耗过巨,一时间竟是回不过气来,只能一剑斩断武七思将旗。

    远处魏紫樱却也聪明,大声喝:“武七思已死,你们还不投降,更待何时?”声音传遍整个战场。

    敌军士兵惊惶间回头看去,果然看到帅旗已倒,人心惶惶,仓皇退却,小瀛山这方士气大胜,鼓声震天,全军突袭,竟是一路追杀。

    大军已退,那些妖术师自然也无法再做什么,纷纷逃散。

    唐小峰与颜紫绡会兵一处,率飞骑大杀四方。

    ……

    武七思经此大败,退至兰州,再也不敢轻敌。

    徐承志威望更高,开始为讨伐武则天做准备。

    由于起兵的理由是武则天退位,迎庐陵王登基,李素代表李唐宗室记下功劳,至于论功行赏则是大功告成之后的事,毕竟谁也不能代替李显封官赏爵。

    但这并不能阻止大伙儿摆上筵席,好好喝上一顿。

    席上徐承志向唐小峰敬酒,皆因若不是唐小峰训练飞骑,又在战场上夺旗致胜,这一战绝没有这么容易取胜。

    军师程落道:“最难得的是,唐公子出剑退武七思,取的正是敌我双方最是浮躁的那一刻,时机把握如此恰当,足见唐公子熟知兵法,才能对整个战局了如指掌。”

    唐小峰暗道惭愧,对战局了如指掌的是魏紫樱,他虽然也读了一些兵书,知道不少古今战例,但看书和实战果然不是一回事。

    他初时还能看出双方排兵布阵的意图,但到后来,只看到双方兵来将往,一片混乱,若非魏紫樱在一旁细心讲解,他实在是无法掌握全局,在那最关键的一刻冲向武七思,令双方士气此涨彼消。

    也正是因为对整个战局有所了解,他亦知道,就算自己不出剑,徐承志也隐藏了致胜的手段,自己退敌军主帅的壮举只不过是让这场胜利提前到来,虽非全无作用,其实也就是锦上添花,一方面,将胜利提前收入囊中总是好事,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为了提升他自己的个人声望。

    章氏十虎中的老大章荭提议,趁着敌人新挫,我方势长,分兵直取兰州和灵州。

    程落却道:“新年将至,人人皆喜喜庆,不宜妄动兵戈,不如趁这空隙先行休整,再与其它各路英雄约好,元宵过后一同起兵,进洛阳。”又将其中利弊当着众人的面详细分析给李素与徐承志听。

    唐小峰却知道徐承志与程落其实早已定好计划,这番话与其说是程落当众献策,其实不过是要让众将心中有数。

    果然,徐承志一边听一边点头,听完之后,赞一声“程老师所言极是”。

    众将里武夫居多,纵有想法也难以像程落分析得这般透彻,况且谁又不想好好的过个新年?其他人自然没有话说,章荭却因自己计策没被采用,语无伦次地争了几句,被程落数落得哑口无言,只得一脸愤愤,喝着闷酒。

    散筵后,徐承志与唐小峰走在一处。

    徐承志道:“经此一役,武七思也不敢再贸然攻打小瀛山,总算可以安安心心过个好年。”

    唐小峰道:“只怕这个年别人好过,你却过得不会太舒服。”

    徐承志定睛看他:“这话怎么说?”

    唐小峰笑道:“大过年的,正好用兵,有聂太守相助,若是取一枝兵连夜奔波,悄悄绕过贺兰山,与怀远城里聂太守的旧属里应外合,应当不是什么难事。若能取下怀远,新年过后攻打灵州,两面夹击,灵州自然也不在放下。没有灵州,武七思守兰州则失了猗角,不守兰州,他一场大败,好不容易稳住阵脚,又被迫后撤,他这主帅也别想当了。”

    徐承志定睛看他:“好主意,如此妙计,会上你为何不说?”

    唐小峰耸肩:“你都开始着手布置了,我还说出来做什么?”

    徐承志失笑道:“我若是开始着手,会上为何瞒着众将?”

    唐小峰道:“我与安天豹的会上比试,以及带领飞骑兵团的事都被人泄了出去,众将里,有武家的人。”

    徐承志淡淡地道:“武后掌控整个朝政,有人为了功名暗通武家,不足为奇,要是没有,那才让人奇怪。只是会上既然有武家的内,我再怎么隐瞒,调兵遣将时也难以瞒得住那人。”

    唐小峰笑道:“前番大战,我方藏了一枝伏兵,不是还没有用上么?”

    徐承志道:“该用何人为将?”

    唐小峰道:“我看章荭蛮好的,席上当着众人大失颜面,明天再让他闹点事端,关他一个闭,谁也不知道他暗地里去了哪里。不过事成之后,徐大哥还是得说说他,名震河东的章氏十虎之首,表现得却像是个无知幼儿,他这戏演得真是不好。”

    徐承志注视着他的脸,好一会儿,才苦笑道:“我现在只希望一件事……那内千万不要像你一样聪明。”

    “我看你就放心好了,”五讲四美三的好少年叹一口气,“像我这么聪明的人还是不多的。”

    徐承志失笑道:“你倒是真有自信。”

    唐小峰道:“哪里哪里,以前大家都说我是岭南第一聪明人,其实我真没那么厉害,岭南聪明人多了去了,我自忖自己最多也就是能排在第二第三,要排第一还是没有太多把握,不过我姐一向说论起脸皮之厚,我莫说岭南第一,天下都是第一的,这个却是冤枉我。”

    徐承志哑然失笑……

    第二一早,章荭醉酒闹事的消息果然传来。

    唐小峰早已料到,自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节将至,他暂时也没有太多事做,不时与颜紫绡和廉锦枫鬼混,又或是带着二香五英游山玩水。

    他既没有让七女加入飞骑,也没有将她们的份告诉别人,其他人只知道他带了七个丫鬟上山,却不知道这七个丫鬟就是江湖上颇有恶名的隐玄七女。

    不知不觉,新年已至,唐小峰看着远方心中感叹。

    当离家之时,本是答应了母亲和姐姐会赶在新年之前回到家中,没想到整个冬天过去,自己不但没有回到家里,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颜紫绡与廉锦枫也都见了未来公公,对于这一点,唐敖却是颇为无语。唐家本是书香门第,他自己连妾都不曾娶上一个,怎知生个儿子,竟是这般风流成

    唐小峰更知道,自己这老爹不但格守古训,还颇有些“男女平等”的超前思维,认为一夫一妻相厮到老才是正理,儿子女儿也没有轻重之分。

    当然,由于礼教是在儒家理家出现之后才慢慢发展到巅峰,在唐朝,对女思想和行为举止的束缚远不像明朝与清朝那般严重到近乎变态,但男尊女卑也仍然存在,像他老爹这样的人还是比较少见。

    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啊,家里那个未婚妻子知--书站上,连个后宫都没有,岂不被人看笑话?

    除夕之夜,其他人在前齐聚,大吃大喝,他却是带着两个美眉和七个丫鬟在院子里饮酒作乐。

    只见他左手搂着颜紫绡,右手搂着廉锦枫,七个丫鬟服侍一旁,在那说说笑笑。

    阳墨香想,这家伙哪里像个剑侠?哪里像个将军?分明就是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

    唐小峰看着七个丫鬟,笑道:“大过年的,本来应该给你们押岁钱,不过给押岁钱也没什么意思,我倒是炼了七样法宝给你们。”

    七女眼睛俱是一亮。

    在以前,她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公子不但是名剑侠,还是一名铸剑师。神兵法宝谁都想要,她们自然也不例外。

    唐小峰道:“你们随我来。”带着她们去自己房间。

    颜紫绡憨地拉着他:“小峰,我们喝,我们再喝。”她已经喝醉了。

    唐小峰抱起颜紫绡,进入房间后把她扔在上,给二香五英各送了一个红盒子,二香五英拆开一看,见里面全都是两块布料,这布料却是以青囊蛇皮炼成,比鲛绡还要柔软,又以云光刺绣,色彩分明,宝气婆娑。

    二香五英都想着这是法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它到底有什么用呢?

    唐小峰道:“这法宝是以青囊蛇皮和云光制成,叫做‘青囊宝衣’,你们莫要小看了它,这宝衣中混有五行精气,穿在上,你们变成妖兽时,它会化作玄气融进你们皮肤,不但可助你们抵御敌人刀剑,而且还可以借五行精气生出风雷又或是水火。每件宝衣都是我精心练成,样子看上去差不多,其实却是各有妙处,来,你们先穿上。”

    七女睁大眼睛,心想这么简单的两块布料,怎么穿?

    唐小峰道:“我来教你们。”竟把最是胆小的红英抓了过来,把她脱个精光。

    红英整个人僵在那里,完全不知该怎么办,唐小峰又当众示范,将属于她的那两块布料帮她穿上,却原来一个是xiong罩,一个是三角小裤裤,虽是亵衣,却是这个时代没有的。

    众女这才知道它们或是穿在腿间,或是罩在前,个个俏脸通红。

    唐小峰道:“红英,你且变作兔子。”

    红英红着脸儿化作可玉兔,这两件“亵衣”却也化作玄气,如透明薄膜一般贴在她的兔皮上。

    唐小峰抽剑一劈,劈在玉兔上,诸女大惊失色,谁知剑光过处,红英却是完好无损。唐小峰道:“普通飞剑无法刺穿这青囊宝衣,就算飞剑中混和了强大剑气,虽能刺透宝衣,剑气却也会被它吸收大半。”这效果其实就跟防弹衣差不多。

    又道:“红英,你可觉得有两道玄气附在上?”他教红英怎么使用。

    可玉兔按他所教念声真言,一道月光蓦地涌来,她整个人都消失不见。林书香动容道:“其中一道莫非是月魄?”

    将五行精气混入神兵法宝已是极难,混入精月魄更是难上加难。

    唐小峰道:“这月魄是我采集来的唯一一点,只因红英的本事是你们中最差的一个,胆子又小,所以用在她上,必要时可以借此藏在暗处,隐遁形,让别人注意不到……咦,你们怎么还不穿?”

    诸女俱是憋红着脸……这“青囊宝衣”虽好,但她们怎能当着他的面脱光衣服,将这种远比兜袄裤还要羞人的古怪亵衣穿在上?

    唐小峰却是温柔而又体贴,笑道:“对了,男女有别,我出去吧,若是穿不来,有锦枫在这教你们,制这宝衣也有她的份。”他竟然真的出去了。

    诸丫鬟左看右看,总觉得公子必定会躲在暗处偷看,不过唐小峰其实还真没这么无耻,只在外头喝酒唱歌。诸丫鬟脱下衣裳,将这“青囊宝衣”穿在里头,也不知道唐小峰对她们的体发育到底掌握到何种程度,竟是每一个都贴得仿佛量过一般。

    她们又纷纷化作妖兽试了一试,果然或生风雷,或生水火,凭空多了两道玄气。

    唐小峰进来时,她们已将脱下的襦裙穿了回去,莺莺燕燕地向公子道谢。

    唐小峰嘿嘿地笑:“甚好,甚好”忽地出剑。

    剑光暴散,诸女上的衣裳竟全都碎去,又被剑风一吹,只穿了“青囊纹”和“青囊小裤裤”的美妙**全都露了出来。

    诸丫鬟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纷纷惊叫,或是掩,或是捂腹,千百媚,更觉人。唐小峰就算上一辈子,也只在电视里看过女模特的内衣秀,现在终于大饱眼福,自是嘿嘿怪笑。阳墨香却大叫一声“揍他”,诸丫鬟立时反应过来,纷纷化作妖兽扑了上去,只一会儿,唐小峰上便已青一块肿一块,大喊锦枫救命。

    廉锦枫却是一手捂着**,一手掩着腿间,羞羞地道:“小峰哥哥,你、你怎的把我的衣裳也吹没了?”

    铺上,颜紫绡大叫一声,诸丫鬟停了下来,扭头看去,却见她坐了起来,呵呵地傻笑一声:“再喝,我们再喝……”又倒了下去。

    还未暖,花还未开,房间却是笑声不断,一通胡闹……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