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武瑞徵与小瀛山

    洛阳南对伊阙,北据邙山,隋朝前便已是繁华之地。

    隋炀帝时,更发河北诸郡上百万人开永济渠,连通洛阳涿郡,迁天下各州富商大贾数万家、工艺数千户以实之,又聚大江以南、五岭以北之奇材异石,珍禽奇兽以供之,冠盖如云,百业俱兴,与长安遥遥相对,号称东都。

    垂拱三年,武则天力排众议,称东都为神都,拆除洛阳宫、大举土木,并拆正为明堂,称“万象神宫”。

    万象神宫开中国古代帝王皇宫主由方到圆之先河,上建巨大圆盖象征天圆,下建方形高台象征地方,中有八方、十二方、二十四方高台,分别表示八节、十二月、二十四节气,圆盖之上又有九条金龙,共捧一只金凤凰,庄严雄伟,气势磅礴,凡祭祀、朝会、庆赏、选士等重大礼典皆在此举行。

    此时,武则天便立在明堂高处,俯视北方。

    远处有一座大,此时竟是塌了一角,又有千名工匠连夜施工。

    那里本是隋朝洛阳宫之大业,她拆大业建起天堂,以安佛像,佛像高一百余尺,还未建成,不知怎的就被大风吹倒,武则天大怒,杀了许多人,又令工匠重建,此时还在施工中。

    她本在沉思之中,在她后,却传来轻快的脚步声,虽说她早已下令不让人来打扰自己,然而听外头那宫女太监的慌乱声,显然这个人却是他们拦不住的。

    武则天露出笑容,却未回,来人已扑到她上,淘气般地唤了一声“”。

    武则天回过来,见这少女虽是凤髻绫罗,却早已在奔跑中变得一团乱,不由笑道:“称呼无规矩,人也无规矩,竟比你母亲小时候还要淘气。”

    这少女姓武,她的母亲便是武则天与唐高宗李治最小的女儿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深得武则天宠,先前嫁过薛绍,后因不喜薛绍,怂恿母亲借李唐宗室李冲谋反之机,无端端将薛绍牵连其中,杖责一百,饿死狱中,其后,武则天又亲自作主,将太平公主嫁予她的侄儿武攸暨。

    太平公主嫁给武攸暨数年后,生下一女,出生之时,明明是寒冬腊月,园中上百朵瑞圣花却突然绽放,屋顶更有鸾凤盘旋,武则天大喜,认为是升平之颂,便将这女孩封作升平公主,取名武瑞徵,女孩长大一些,开始学字,这瑞徵的徵字却总是写成微字,武则天甚觉有趣,“微微、微微”地逗她,于是名又唤作微微。

    微微年幼之时便已极是聪慧,又得一道人传授仙术,六七岁时便时常借着术法溜到外头,在别人四处搜她时,她却又莫名其妙地钻了出来,谁都拿她毫无办法,格上亦像其母,霸道欺人。

    武则天就是因太平公主像她,极是宠,而微微不但模样俏丽,其霸道处竟比她母亲有过之而无不及,武则天虽然时常训诫,其实却宠得跟膝上的蜜一般。

    微微偎在武则天怀中,不依地道:“你明明答应过让我去做将军,带兵讨平小瀛山的,为何却又把这功劳给了别人?”

    她以乡野村夫的习惯称呼武则天,武曌却也毫不介意,抚着她的脑袋,笑道:“带兵打仗是男人做的事,你一个女孩子跑到男人堆里去做什么?”

    微微撅着嘴儿:“你也是女人,女人可以做得皇帝,为何却做不得将军?再说,我可比四叔五叔六叔他们厉害多了,凭什么他们可以带兵,我却不能?”

    她所说的四叔五叔六叔,却是武四思、武五思、武六思等人,早在许久以前,武曌便从武氏家族里选出有根骨的婴儿,从幼时起就被送到黄天道学习各种妖法,长大后俱都认作侄儿,用以把持军政。

    而微微年纪虽小,其本事却又远在从黄天道出来的这些武家子嗣之上。黄天道内,有三官、十二祭酒、三十六方,而微微便是其中的“三官”之一,实则是武则天借以控制黄天道的重要棋子。

    武则天笑道:“似你这般坐不住的子,若是派你去打仗,一忽儿就没了影,敌人杀入军中,只怕你手下的将士都还在找你。”

    微微抿着嘴儿,死缠烂打,武则天毫无办法,岔开话题,反问她这几在外头做了什么,跑哪儿玩去了。

    微微想起一事,笑道:“也没去哪玩,只是在外头随便逛逛,认识了一个文采极好的姐姐,就算是边的上官昭仪,只怕也比不上她。”

    武则天却是不信,道:“莫说大话,婉儿的诗词,群臣中无一人能够比得。”

    微微道:“若是不信,可以将她召来试对,她还在外头等着我呢。”

    武则天问:“她叫什么名字?”

    微微道:“她姓哀,名字叫作萃芳。”

    武则天便让人召哀萃芳进谒,不一会儿,便来了一名黑衣少女,婀娜靓丽,竟比微微还要貌美,武则天试以诗词,竟是罗锦绣,口吐珠玑。

    武则天大喜,赐下金银锦缎,封作女学士,哀萃芳拜谢,又被微微拉着跑了。

    武则天见微微来如疾风,去如骤雨,摇头失笑,亦是拿她无法。

    微微拉着哀萃芳跑出万象神宫,却又有一绝色女子捧着珠玉行来,三人悄悄对望一眼,却又装作不相识般,就这样错肩而过。

    绝色女子捧着珠玉进谒武则天,跪禀道:“陛下,臣夜观星象,后天傍晚便是今年最后一场瑞雪,此后暖花开,再赏雪时,要待来岁方有。”

    原来,这女子便是曾向武则天进献《八素灵书》和《女大金丹诀》,被武则天封作司天监,于司天台上掌管天文历法的女学士史幽探。

    史幽探年纪虽轻,于星象、筹算、三式、漏刻等各门学问却是无一不会,无一不精,于大处,将历法节气推算到数百年之后,于小处,连何下雨、何天晴亦不曾出过差错,如此才华,只怕连太宗李世民边的著名术师袁天罡都未必能够比得,固深得武则天宠信。

    武则天听到后便是今年最后一场大雪,于是下诏,让官员筹备筵宴,意聚群臣赏雪作诗,又想起以往诗会,俱是她边才女上官婉儿独占魁首,群臣中无一人比得,那哀萃芳却也是文采惊人,或许真能够与上官婉儿一较高下,于是下了旨意,令哀萃芳一同赴会……

    小瀛山位于陇右道。

    陇右道在天下十道中占地最大,东连波斯,南靠吐蕃,玉门关外仍连绵万里,只是大多都是戈壁沙漠,几无人烟。

    小瀛山却在玉门关内,贺兰山外。

    唐小峰带着诸女到了灵州,却要将隐玄七女和廉锦枫留在这里。

    林书香诧异地道:“公子为何不带我们上山?”

    唐小峰道:“这是要去打仗,你们这些姑娘家跟去做什么?”

    阳墨香嘀咕道:“女人可以做皇帝,为什么就不能去打仗?”

    唐小峰翻个白眼……我们现在要反的就是那个做了皇帝的女人好不好?

    当然,他不想带二香五英她们去,本质上还是不希望她们出事,毕竟在书里面她们都是死在这一连串的大战中。虽说他曾按玄奘法师说的,以古今颠反如意挂将自己的福分移了一些给她们,但那东西到底能有多大作用,真是鬼才知道。

    林书香沉吟一阵,道:“这样其实也好。”

    阳墨香等向她看去,林书香道:“武七思正率十万大军前去围剿小瀛山,小瀛山若赢下这一战,势必要进洛阳,到那时,这灵州城亦是双方必争之地,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公子,或为公子建功,亦未可知。”

    呃……

    唐小峰却没有想得这么远,更不知道这灵州是双方必争的战略要地。

    在他以往的意识中,要从小瀛山杀上洛阳,绕过贺兰山直奔而去不就好了?却没想过攻城掠寨,可不是拿一把剑纵一跃,飞来飞去那么简单,灵洲虽然不在小瀛山与洛阳的直线上,但背靠贺兰山,地势险要,武家在这里据一枝兵,徐承志就必须将这枝兵剿灭干净,才敢放心进洛阳。

    他开始想着,是否要将她们带到别的地方去?林书香却笑笑地推他离去。

    唐小峰无奈,正要带着颜紫绡和魏紫樱离开,廉锦枫却舍不得他,非要跟着他一起走。武七思兵进小瀛山,唐小峰自然不想带她到战场上去,笑着说似你这般的美人儿,跑到那种地方,人人都看你去了,谁还有心思打仗?

    廉锦枫抿着嘴儿,毫无办法,只得答应留下来,却又将手一翻,道:“小峰哥哥,这个给你。”

    唐小峰看着她手中的红色丹药,问:“这是什么?”

    “定颜丹,”廉锦枫道,“奴家本想替小峰哥哥再炼一颗续命金香丸,可惜却有几昧药材始终也无法找到,这定颜丹却是我在东海那几个月里,炼废了不知多少仙芝灵草才炼出来的奇药,服下去后,可以按着自己的主意换成别人形貌,虽只能维持七,若是用在关键时刻,却可救命。只是小峰哥哥你也要省着用,它就跟那续命金香丸一样,这颗用完,也就没了。”

    唐小峰自然知道像这种灵丹所需要的药材如何难找,当在东海,若不是上带着续命金香丸,他也无法发威擒下哀萃芳,若是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这样的灵丹妙药满地都是,自己有事没事就带几颗在上,但天下哪有那样多的好事?

    话说回来,锦枫这丫头居然能炼出这种让人改容换貌用的仙丹,实在让他刮目相看,他忍不住就夸了好几句,女孩儿喜滋滋的。

    收起定颜丹,唐小峰带着颜、魏二女将一纵,化作三道剑光消失在天际……

    小瀛山名字虽然带个小字,其实却是不小。

    周围布满山寨,唐小峰与二女落在山下,早有人报上山头,不一会儿,却是徐承志率着众将亲自下山迎接。

    在东海时,唐小峰对徐承志本没有多少好感,然而现在,徐承志虽已开始名震天下,隐隐为天下忠贞之士反周复唐之牛首,却对自己如此重视,让唐小峰大有“受宠若惊”之感,毕竟剑侠虽然稀少,却也不是少得全天下就只这么十个八个,他想不通徐承志为何不但连接派出卞璧和骆承志请他,现在更是给他做足面子。

    徐承志虽然也只有二十多岁,一眼看去,竟是两鬓发白,少年老成,也不知这些子经历了多少沧桑,一看到唐小峰,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先拜了一拜,为他在东海与唐小峰之间的过节致歉,弄得唐小峰也只好回拜。

    两人拜来拜去,这才彼此言欢,徐承志牵了他的手便领他上山,让唐小峰枉自吐槽着“男男授受更加不亲”,却也知道这是一种态度,就有如文王为姜尚牵马,刘备挽诸葛进城一般。

    两边将士仗阵极大,队列齐整。

    唐小峰在东海时虽然见过两军交战,但东海那种一地一城便是一国的化外之地岂是天朝可比?一眼看去,竟是干戈齐舞,旗帜漫山,天空更有徐承志从东海引进的上千只英招,英招上俱骑着手持长戈的战士。

    来到山头,早有许多人等在那里,除各路英豪之外,还看到燕勇与卞璧,燕勇三四年前却是救过唐小峰与颜紫绡的,两人自然不免向他一番言谢。

    徐承志正要继续介绍其他人,却有一个青年踏了出来,看着颜紫绡道:“妹妹。”

    颜紫绡定睛看去,虽然几年不曾相见,却毕竟是亲兄妹,很快就认了出来,又惊又喜:“哥?”

    原来这人便是颜崖?

    唐小峰见这青年形魁梧,桀骜不驯,虽与颜紫绡兄妹相认,看向自己时却是满脸鄙夷,不由想着你拽什么拽?

    颜紫绡兄妹相会,心中欣喜,却没有注意到哥哥与心上人之间的敌意,招手道:“小峰,你过来。”

    唐小峰无奈上前,被颜紫绡牵着与颜崖相见,颜崖略一回礼,淡淡地道:“听徐将军说,唐兄弟剑术卓越,连名震东海的十大寇都有好几人是死在唐兄弟剑下,却不知唐兄弟学的是哪家哪派的剑术?”

    颜紫绡怔在那里,唐小峰却是笑了一笑……他这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如此瞧不起他。

    不管唐小峰现在如何创新,如何三元合一,他的基础剑术终究还是颜家秘藏的紫歌剑术,而颜家后院井底的剑谱上也确实写了“不得外传”四字,不管怎么解释,他都确实是偷学了颜家的剑法。

    其实颜崖也不是非常肯定,一年多前他回到家中,见村子已经被毁,祖母已经去世,到了井底,剑谱上其它字都还留着,唯独“不得外传”四字却已被人划去,于是猜想自家的剑术已经被人偷学,离开时,便将刻有剑谱的整个石壁都给毁了,这也是祝题花后来再入井中,发现剑谱已毁的原因。

    颜崖本是心狭窄之人,在《镜花缘》里,颜紫绡跟着唐闺臣入仙山后,颜家的剑术就是因他秘而不传,以致最终失传。

    他当年离家时不肯将剑谱所在之处告诉妹妹,就是因妹妹早晚也要嫁人,担心她嫁人之后紫歌剑术终会被别家学去,后来知道妹妹与一少年在东海扬名,便已猜到妹妹终究还是找到了剑谱,而那少年学的多半是他家秘藏的紫歌剑术。

    颜崖虽然猜到,终究并无把握,如今看到妹妹发呆的样子,心里如何还不清楚?看向唐小峰的表,更是显得鄙夷。

    唐小峰却也是个厚脸皮,反正紫歌剑术他已经学到了,紫绡姐他也勾到了,至于你这个大舅子,怎么着怎么着去,最好你直接跟紫绡姐脱离关系,还省得我以后看见你心烦。

    于是颜崖冲他冷笑,他却冲颜崖微笑,不知内的人看在眼中,反更觉颜崖气量狭小,唐小峰是大人有大量。

    当然,唐小峰所不知道的是,颜崖厌恶他,亦不仅仅是跟他偷学紫歌剑术有关,颜崖自亦是剑侠,近几年在神州大陆颇有一些名气,投到徐承志麾下,徐承志对他亦是颇为礼遇,然而唐小峰年纪远比他小,此时此刻所受的待遇竟是远胜于他,自是令他颇为不满。

    事实上,不止是颜崖,这里的其他人亦是同样想法。

    就算唐小峰是徐敬业结义兄弟唐敖唐探花之子,就算唐小峰在东海多少有些名气,但在这里,来头比他大,名气比他大的人多了去了,唐家终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东海也不过是化外之地,唐小峰所杀的石中天、桃花娘、敖萨等人虽然名震东海,但在这里连听都没几人听过他们的名字。

    众人实在想不通徐承志为何对这只有十四五岁、嬉皮笑脸的少年如此重视,既让骆承志带着章氏十虎、宰家姐妹等十四骑三迎四请,如今更是一听他前来,便大喜过望,扔下手中要事亲迎下山。

    徐承志却也没有解释,直接大开筵席,遍请诸将,替唐小峰与颜紫绡、魏紫樱三人接风洗尘……

    ……。.。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