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欢喜经

    唐小峰与林书香飞出深山,本想找个城镇,打尖歇息,谁知城镇没有遇到,反而下了一场倾盆大雨。【叶*子】【悠*悠】

    他们找了个山洞避雨,唐小峰想着反正无事可做,不如调戏调戏边的俏丽丫鬟,扭头看去,却见林书香似乎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却又犹犹豫豫的样子,不由奇道:“你想要对我说什么?”

    林书香面儿一红,低声道:“奴婢只是想请公子帮个忙。”

    难道你也无聊,想求我调戏你?唐小峰笑道:“你说。”

    林书香道:“奴婢想借着神识到六道转轮塔里去一趟,还请公子暂且帮奴婢护法,看好。”

    唐小峰讶道:“还可以这么做么?”转念一想,又道:“上次你说,那些亡魂全都被你超度光了,只除了一个……你莫非是要去见这最后一个?”

    林书香点了点头。

    唐小峰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去就是。”

    林书香取出六道转轮塔,祭在头顶,她自己则以吉祥如意坐盘膝坐下,闭目之前,却又看了看公子。

    唐小峰道:“又怎么了?”

    林书香道:“公子若是无聊的话……”

    唐小峰凑到她颊边,嘿笑道:“那又怎的?”

    林书香红着脸儿:“公子若是无聊,等奴婢入定后,公子可以摸摸书香,抱抱书香,反正书香亦不知道……”

    唐小峰笑道:“是这样子么?”从后头搂着林书香,双手按她上,摸啊摸。

    林书香羞红着脸:“公子……奴婢还没有入定呢”

    唐小峰道:“你做你的就是。”

    林书香道:“但你这般摸法,奴婢却又怎入得了定?”

    唐小峰笑道:“我这不是在考验你的定力么?我这样摸你,你要是还入得了定,那更显得你定力高深。”

    林书香回眸瞅他:“公子莫非真要奴婢去做尼姑?”

    唐小峰失笑,将她放过。

    林书香这才收拢心思,将所有神识注入六道转轮塔。

    六道转轮塔散出六道光华,她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转轮塔内,六道轮回。

    佛门有云,每个大千世界里都藏有一千个中千世界,每个中千世界里都藏有一千个小千世界,每个世界都自具自足。这佛塔里,所藏的便是阿闪如来成佛前,模仿六道轮回以佛力构建出来的小千世界,是一个不依赖外界也可存在的自我空间。

    林书香的神识于六道游走,闯过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一直来到剑树地狱。

    剑树上,串着一个鬼魂,鬼魂看到她,发出桀桀怪笑:“丫头,你是来看我么?”

    这不曾被超度的最后一个魂魄,竟然是血婆婆。

    血婆婆虽是中了唐小峰和燕紫琼的暗算,却是被林书香用转轮塔所杀,魂魄被镇入塔中,无法遁走。

    林书香轻叹一声:“婆婆你虽然心存恶意,却终究是将我们七人照顾了一年多,书香自然要来看一看你。”

    血婆婆道:“看完后,又当如何?”

    林书香淡淡地道:“看完后,书香自然会放了婆婆,将婆婆度往曹地府……我现在已经看完了。”转要走。

    血婆婆厉声道:“等一下。”

    林书香回过头来看她,血婆婆森森冷笑:“我问你,你想不想学七篆魔血食?”

    林书香沉吟片刻:“学了,又能如何?”

    血婆婆见她意动,心中大喜,道:“只要学了这血食,再将墨香她们的兽魂全都吞下,到那时,你七魂合一,这天底下再也没有几人胜得了你,莫说穿梭阳,便是来去三界,长生不老,亦有可能。”

    林书香犹豫道:“但墨香是我妹妹,兰英玉英她们与我也都像是妹妹一般……”

    血婆婆冷笑道:“仙人为何要求神通,要求长生?不就是为了跳出轮回,脱出苦海?她们这一世是你姐妹,下一世也是?再下一世也是?她们终究是会死的,与其让她们死得毫无意义,倒不如让她们为你做些事,只要能跳出五行,成仙成圣,亲又算得了什么?”

    林书香一阵急咳,紧接着便是沉默。

    血婆婆低沉沉地道:“书香,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纵连魂魄都积疴已深,你还能活多久?但只要七魂合一,你就能……”

    林书香突然截道:“婆婆。”

    血婆婆桀桀笑道:“你可是想通了?”

    林书香道:“我确实想通了……这个地方不适合你。”袖子一挥。

    血婆婆方以为她要放了自己,眼前场景一幻,她竟已到了三涂中的饿鬼道,刀剑袭来,将她的魂魄一遍又一遍地撕裂,每撕裂一次,那无法抑制的剧痛便让她哀嚎一次,纵然躲过刀剑,那亘古不灭的饥饿亦让她无法忍受,拼命地找着东西吃,找无可找,只能将被炼红的焦炭不停地咽下去,将滚滚的镬汤不停地喝下去。

    她哀求,她痛哭,她一遍又一遍地求着谁来原谅她,放过她,但是谁也不曾出现,于是只能不断地重复着这个轮回,永无止境,永无止境……

    林书香在五苦地狱中飘飞……刀山地狱、剑树地狱、铜柱地狱、镬汤地狱、溟泠地狱

    她往上飞,穿过三涂地狱,对血婆婆的嚎哭嚎叫充耳不闻。

    穿过那镜子一般的所在,她飞入六道中的上三道……人道、阿修罗道、天道。

    她抬起头来,周围仙音飘飘,天女散花。

    她知道自己或许真的活不了多久,但那又如何?只要妹妹她们还需要她,只要公子还愿意让她陪在边,她所度过的每一每一夜都是那般的快乐。

    只有在关心别人、照顾别人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自己的幸福,当没有人需要自己的时候,整个心都是空的……原来,我也只是一个俗人啊

    她面带微笑,子一飘,飞了起来……

    林书香神识回归自,悠悠醒来,紧接着便睁大眼睛。

    她发现自己竟然换了姿势,变成双手撑地跪伏在那,前衣襟不知何时被剪了两块,一双倒笋般挂在那里。

    她的后亦是清清凉凉,裙子被剪出一个圆,露出雪白的两瓣香

    她脸儿一红,瞅了旁边冲她嘿笑的公子一眼。

    唐小峰嬉皮笑脸地将她抱了过来,她哼一声,蛇一般软倒在公子怀中。

    唐小峰用手指在她白嫩的上划着圈,又道:“书香,你看这个。”

    他取出那本《天地玄极阳妙象欢喜经》,单手翻了翻,里面画了许多欢喜佛与观音大士行乐之图,惟妙惟肖,令人向往。

    与欢喜佛有关的事迹,佛经中亦有记载,说是欢喜王成佛前本是崇尚婆罗门教的国王“毗那夜迦”,残忍成,心成魔,杀戮佛教教徒。释迦牟尼派观世音去教化他,观世音采取种种手段都无法降伏,于是化作美女和“毗那夜迦”发生关系,在观世音温暖的怀抱里,“毗那夜迦”顿时化解了一切恶,心中充满,终于皈依佛教,成为佛坛上众金刚的主尊,其本尊神便是佛教中的“天”、“神”。

    而欢喜禅便是观音大士以点悟“毗那夜迦”成佛成圣的禅功,用佛经上的话说,乃是“以”、“先以勾之,后令入佛智”。

    当然,佛门原本就有许多宗派,欢喜佛只被藏传佛教密宗供奉,像唯识宗、禅宗、净土宗、天台宗等其它宗派却是不承认的,更不会将欢喜禅视作正途。

    唐小峰道:“书香,我们一起练这个好不好?”

    林书香妩媚地瞅他一眼,羞道:“公子是有夫人的,为何不找夫人陪公子练去?”

    唐小峰笑道:“这本书我已经大致翻过了,恐怕其他人都无法练成,非得你来不可。”

    林书香疑惑地道:“这是为何?”

    唐小峰道:“欢喜禅本是观音大士化美女布施,引导毗那夜迦开悟成佛的佛门禅机,瑶钗的父母原本只是普通人,就是捡到了这本书,才练成高手。但是跟彭祖传下的采补术不同,欢喜禅却是由女方主导,对女方的悟与心要求极高,俏观音修炼《欢喜经》前确实是个以行善为乐的好人,但她修炼欢喜经时心却不够坚定,反被她丈夫的邪念侵染,沦为跟她丈夫一样yin乱不堪的恶人,这《欢喜经》本是佛门功法,却被他们两个练成了魔功。”

    林书香叹道:“原来如此。”

    唐小峰嘿笑着将《欢喜经》从她外露的间往下塞,塞进她的小腹,笑道:“我对我自己是很了解的,论起本,我只怕比瑶钗她爹还更坏,为了不让自己变成另一个大是欢喜佛,只能找一个大慈大悲,意志坚定的女子来陪我一起练,除了你,我还真想不出有别人。”

    林书香温柔地道:“既是公子有命,奴婢自然不敢不从。”

    唐小峰失笑道:“你怎的也说这种话?”

    林书香眸中含笑,正要说话,却看到唐小峰像是听到什么动静,先是一脸疑惑,忽地将她放开,跳了起来。

    林书香道:“公子……”

    唐小峰却是又惊又喜,道:“有人来了。”刹那间掠了出去。

    方一掠出山洞,迎面一个胖家伙疾飞而来……大是欢喜佛。

    两人同时顿住,俱是一惊。

    唐小峰本是听到熟人声音,欣喜若狂,谁知一出来遇到的却是敌人,也不知刚才听到的是否只是错觉。

    大是欢喜佛却是浑是血,本在逃窜之中,一看到唐小峰,以为他早就藏在这里等着偷袭,大怒之下,拼着鱼死网破,疾扑而来,佛光狂卷。

    唐小峰骤然出剑,剑气与佛光对撞。

    他是仓促应战,大是欢喜佛则是狗急跳墙拼死反击,气势不同,唐小峰立时被震退五步。

    大是欢喜佛还要再行出手,却不防林书香在暗处祭出六道转轮塔,突然往下一镇,他本就是强弩之末,竟是反应不及,直接就被镇得惨死当场,连魂魄都被收了。

    远处又有数道风声疾掠而来,最先冲到的却是一个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一眼看到唐小峰,惊喜过望:“小峰?”唐小峰却已冲过去,搂着她乱转,连她的美妙躯都被带着旋飞:“紫绡姐,原来真的是你?”

    又有两道剑光落下,竟是燕紫琼和魏紫樱,紧接着飞来数女,徐丽蓉、廉锦枫、阳墨香和五英俱在其中,看到唐小峰,一个个又惊又喜。

    唐小峰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们,乐开了花。阳墨香却一眼看到林书香,发现她的和都露在外头,失声道:“姐姐,你、你……”

    林书香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赶紧用手掩住,却发现妹妹和玉英等人都在往她的小腹看,她们不知道林书香小腹上塞了一本《欢喜经》,只看到她腹部凸起一块,不由暗自懊恼,想着原来她真的早就有了孕,连肚子都开始大了,自己却也没有关心过她。

    廉锦枫本是被兰英所作的飞龙载着飞来,看到意中人,也跳了下来,奔到他的面前。唐小峰放开颜紫绡,将她也紧紧抱住:“锦枫……”

    廉锦枫低声道:“小峰哥哥……”竟是搂着他不放。

    与此同时,徐丽蓉也飘到他的边。

    他一边搂着廉锦枫,一边与徐丽蓉彼此对视,徐丽蓉自从在西城山与他被迫分开后,就一直在为他担心,这几虽然已经从燕紫琼那里得知他还活着,却直到现在亲眼看到他出现,才终于放下心来。

    ……

    众人会在一起,俱是高兴莫名。

    唐小峰却也极是好奇,想着燕紫琼怎么会跟他的紫绡姐一同出现?

    及至听她们谈起燕紫琼挑衅斗剑的事,不由摇头失笑,想着这女人真是没救了。

    又问起后来形,却原来,颜紫绡、徐丽蓉、燕紫琼等人上次未能成功杀死大是欢喜佛,心有不甘,一边找着唐小峰,一边也在搜这恶佛。

    颜紫绡借着《救姻缘》里的那只蝴蝶带路,往这个方向飞来,也是大是欢喜佛晦气,与大慈柔软俏观音分开后,飞出山外,却先被廉锦枫的内景神视之术看到。廉锦枫的内景神视之术虽不像男菩萨的佛眼那般,可以照天彻地,可视的范围却是更广更远,发现大是欢喜佛后,立时通知其他人。

    诸女截上大是欢喜佛,一路追杀,大是欢喜佛伤痕累累,往回逃窜,想着实在不行,至少可以求他老婆援手,结果他老婆没遇着,反先遇到唐小峰跟林书香,被他们二人一截,自然是别想再活。

    他们找了一处风景秀丽的所在,一边烧烤,一边聊天。

    徐丽蓉很想知道唐小峰当是如何脱,问了起来,这才知道夫君先被田嗣皇弄断手脚,继而趁机偷袭,反大破尊圣门的事。

    燕紫琼和二香五英早已听过尊圣门圣主的名头,虽然不知道那圣主的确切来历,但尊圣门圣主神功了得,座下两皇、三后、四圣亦无一不是神州大陆赫赫有名的高手,此时听说那圣主和两皇、四圣俱是死在唐小峰剑下,尊圣门已毁,亦是大吃一惊。

    林书香叹道:“公子大破尊圣门之事,看来不曾被人泄露出去,否则的话,单是狙杀尊圣门圣主一事,便足以令公子扬名神州。”

    唐小峰笑道:“这种名气还是不要的好,真要打起来,我只怕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靠的根本就不是真正实力。”

    阳墨香嘀咕:“不靠真正实力,就已经把尊圣门的圣主都给杀了,你要是再厉害下去,那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唐小峰又问徐丽蓉,圆峤秘境里是什么样子。

    徐丽蓉轻叹一声,道:“那地方美得紧,却也无聊得紧,在白玉城里的那一个月里,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再多待几个月,我想我非得发疯不可。”

    唐小峰道:“白话和月亮呢?”

    徐丽蓉看着他:“自从登上白玉城后,月亮就再也没有出来,至于白话……她已经疯了”

    唐小峰诧异地道:“到底怎么回事?”

    徐丽蓉道:“登上白玉城后,不知怎的,月亮马上就变成了白话,白话却像是根本没有想到她还会出来,拼命地喊着‘不对不对,这样子不对’,然后就到处找月亮。”

    唐小峰道:“难道是圆峤秘境里只有白天,没有晚上?”

    “反了,”徐丽蓉道,“圆峤秘境里只有夜晚,没有白天,抬起头来,随时随刻都可以看到天上的月亮,但在那一个月里,我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太阳。”

    唐小峰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夜晚没有白天的白玉城,出来的却是白话而不是月亮?

    他问:“那白话在哪里?还在白玉城?”

    徐丽蓉淡淡地道:“不,她跟我一起离开了白玉城,只是回到人间后,就算到了晚上,月亮也没有再出现,她快急疯了,说她要去找月亮,然后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唐小峰听得一头雾水……如果说白话和月亮是同一个体里的两个人格,那这是不是表示“月亮”这一人格已经消失了?

    说起来,与“白话和月亮”相处的那段时间里,他早已不知不觉将她们当成两个人看,现在想想,不管是哪个消失,他都会有种心痛的感觉。

    红英怯生生地问:“夫人,听说那白玉城里有一棵蟠桃树,吃上一颗,就能长生不老……那上面真有蟠桃树吗?”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