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俏观音和小菩提

    唐小峰用仙气将林书香体内伤势治得**,这才将她扶起。【叶*子】【悠*悠】

    林书香道:“多谢公子。”

    唐小峰笑道:“你谢我做什么?再迟一点,你就要被我害死了。”他刚才用的虽是分,却没想到缁瑶钗串在他上的这些细小黑索颇为奇异,竟连他的魂魄也一同锁住,只等缁瑶钗走后,他才能强行逆行体内五行,散去分,将魂魄脱出。

    林书香道:“公子莫非早已猜到瑶钗有问题?”

    “她确实是太能装了,谁会想到这样一个小丫头竟然这么能骗人?”唐小峰耸了耸肩,“但她骗的人显然还不够多,不知道骗人这种事要做得恰到好处,过尤不及,她擒下你也就是了,又用同样的方法去害她母亲。以你跟俏观音的本事,如果那黑蛇真君真能一出手就击倒你们,不让你们有一点反抗余地,那他又何必这样子藏头露尾?我想来想去,只想到一种可能……那丫头就是黑蛇真君,你们防来防去,却防不到自己后。”

    林书香含笑道:“难怪公子故意变出分,还把她背在背上,就是为了她出手?”

    唐小峰轻轻地拔了拔她额前秀发,温柔地道:“让你担心了。”

    他将林书香扶了起来,牵着她的手,飞了出去。

    他们悄然潜着,来到一周围满是蔓藤的地下牢房。

    在那里,他们看到大慈柔软俏观音上同样窜着那些黑色细索,被迫跪在中央。

    缁瑶钗浑是血,跌跌撞撞地跑了进去。

    俏观音看到她,失声道:“钗儿,你、你怎么了?”她的声音满是担心。

    “娘,”缁瑶钗拿着那柄锋利的割牛刀,哭得稀里哗啦,“黑蛇真君把大哥哥也抓走了,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

    “他要我捅娘三刀,还说我不这样做,他就杀了大哥哥,还要把我的手和脚砍断,”小姑娘大哭,“娘,我好怕,我好怕……”

    俏观音柔声道:“钗儿,是娘没有保护好你,你听他的……”

    缁瑶钗子发颤,嗓子嘶哑:“娘,对不起……”一刀。

    “对不起……”又一刀。

    第三刀没有捅下去,她双手握着带血牛刀,脸色苍白,整个人仿佛都要崩溃。

    俏观音安慰她:“钗儿,你莫怕,娘不会有事的,还有一刀……”

    缁瑶钗失声痛哭:“娘……”冲上去又是一刀。

    俏观音痛得冷汗直冒,却依旧故作笑颜。

    小姑娘搂着母亲的脖子大哭,眼眸却现出嘲弄与得意的光芒。

    唐小峰与林书香在暗处对望一眼……这丫头,心里面对她母亲到底恨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从某种程度上,唐小峰倒不是不能理解缁瑶钗这样的格,俏观音在外头本就是杀人作恶,到处,坏得没边,却又生怕女儿知道自己是这样子的人,在女儿面前总要装成贤妻良母、大慈大悲,若是她的女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傻丫头,被她骗住也就算了,偏偏她的女儿却是花神转世,从小就看穿了她的虚伪,也学到了她的虚伪。

    缁瑶钗所做的,原本就是她母亲教她的,只不过她做得更加炉火纯青,以至于俏观音这个做母亲的都被她骗过。

    唐小峰自己,一开始又何尝不是被她骗得团团转?

    小姑娘哭哭啼啼地替母亲包扎伤口,俏观音恨自己无法保护好女儿,害她落到恶贼手中,心中愧疚,温柔地安慰着她,让她不要害怕。

    小姑娘颤颤抖抖地爬离了母亲边,一离开俏观音的视线,却又得意地跳了起来,踏着轻快的步伐,哼着欢快的歌儿,心里想着接下来该怎样折磨“大哥哥”。

    她来到原本锁着唐小峰和林书香的那一间,紧接着却是一怔……除了地上那条死蛇,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后疾风响起,她一下子就被人扑倒,一只黑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缁瑶钗趴在地上,笑道:“大哥哥?”

    唐小峰笑道:“你说呢?”

    缁瑶钗温柔地道:“大哥哥好厉害,我就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难得住大哥哥的,钗儿最喜欢大哥哥了。”

    唐小峰叹气:“我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缺德的事,会被你给喜欢上?”扯了几条细小黑索,将她双手反绑在后,又绕住她的脖子,在她脖子处打了个死结,虽然不会勒死她,却也叫她难受。

    林书香掠了过来:“公子。”

    唐小峰道:“你到外头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林书香依言而去。

    缁瑶钗媚地道:“大哥哥,你要做什么?”

    唐小峰耸了耸肩:“我无聊。”擒小猫一样,直接把她拎了起来。

    他将这笑得可却心底恶毒的小姑娘拎到她母亲面前,将她往地上一扔。

    俏观音抬头看他,脸色微变,却有些摸不着状况。唐小峰冷冷地道:“黑蛇真君已经被我杀了。”

    小姑娘大哭:“娘,原来大哥哥也是坏人,他跟黑蛇真君一样是坏人。”

    唐小峰笑道:“我当然是坏人。”他迫使缁瑶钗趴跪在她母亲面前,自己从后头扶着她的翘

    俏观音怒道:“放了她。”

    唐小峰道:“你让我放了她?那些被你和你老公害得去坐木驴的姑娘比你女儿可怜多了,你有没有想过要放过她们?瑶钗,你知不知道,你母亲才是真正的坏人,她和你爹把那些姑娘家害得失贞,还用竹片从她们腿间刺进去,从嘴里伸出来,让她们过了几天才死?”

    缁瑶钗气道:“你胡说,我娘是好人,我爹也是好人,他们在外头做了好多好多的好事,救了好多好多人,他们就是因为要在外面救人才没有空陪我,他们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

    俏观音又是气恼又是羞愧,唐小峰却已不客气地闯入少女花径,一阵冲刺。少女不停地喊疼,疼得都哭了出来,却唯有唐小峰才能听出她哭喊中的欢快和喜悦,她因为母亲的羞愧而感到高兴,她因为让母亲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虐而感到欢快。

    唐小峰又扯了一根黑索,腹下不断运动,一边悄悄地将仙气中的媚药注了进去,一边将黑索当作鞭子抽在缁瑶钗背上,抽出道道血痕:“说你母亲是个坏人,说你母亲是个比ji女还要下溅的jian货。”

    缁瑶钗躯在媚药的作用下生出快感,嘴里却不断地哭喊着“我娘是好人”、“她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好人”,两个人就在这虐与被中快速达到,缁瑶钗瘫倒在地,一团团浊液溅在她的上。

    俏观音挣得上铁索锵锵作响,死死地瞪着唐小峰:“我早晚会杀了你,我……”

    “杀了我?”唐小峰冷笑一声,掠到外头,不知从哪端来一盆水,将小姑娘后洗个干净。俏观音意识到他要做什么,颤声道:“你放了她,她还小……”

    唐小峰笑道:“放了她?难道你来替她?”

    俏观音无奈地道:“我来替她。”

    于是唐小峰掠了过去,将她后洗净,俏观音虽然有过许多男人,这种地方却从来不曾被人弄过,眼看女儿悠悠地又要醒来,心头蓦地一颤,只觉分外虚弱,低声求道:“不要在我女儿面前,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在我女儿面前……啊”

    唐小峰却已扶着她的丰,毫不客气地闯了进去。

    小姑娘眸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却小虫子般哭喊着蠕了过来:“不要欺负我娘,我来替她,我来替她……”

    同一时间,林书香手持六道转轮塔守在外头。

    寒风卷过森林,月色清清冷冷。

    公子只叫她守在外头,却没有说什么时候才能进去,结果她一待就待了几个时辰。

    公子到底在里头做什么呢?

    ……

    俏观音与缁瑶钗瘫倒在地,相贴。

    俏观音虽然“代女从军”了许多次,最终也没能保住女儿的素口与菊花。

    唐小峰玩得尽心,想着再玩下去,林书香只怕是要以为他生出什么意外,闯进来看了,这才把小姑娘强拉过来。

    他笑着问:“你想不想救你母亲?”

    小姑娘流着眼泪儿:“大哥哥,你放了我娘,钗儿、钗儿什么都听你的。”

    唐小峰嘿笑道:“这就好。”

    于是解开她的双手,只用铁索系着她的脖子,牵小狗狗般把她牵走。

    俏观音虽然气得混发抖,却是毫无办法。

    来到另一间,唐小峰在小姑娘股上一拍:“玩得开心吧?”

    缁瑶钗如小蛇一般滑到他上,搂着他的脖子:“还是大哥哥厉害,比钗儿会玩多了,钗儿开心死了。”

    她娘要是看到她此时此刻的兴奋与欢喜,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

    唐小峰无奈摇头:“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母亲啊,你就这样对她?”

    小姑娘冷笑道:“这种事儿,她难道还做得少么?明明是个子,非要在我面前装正经。”

    唐小峰叹气……这丫头已经没救了。

    “但是呢,大哥哥,”缁瑶钗颇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要让书香姐姐躲到外头去?你可以让她一起来玩啊,我知道书香姐姐是喜欢你的,就算她不愿意,反正只是一个丫鬟,你着她就是了,大家一起玩,岂不是更开心?”

    唐小峰道:“不行。”

    小姑娘道:“为什么不行?”

    唐小峰淡淡地道:“她虽然只是一个丫鬟,但我却也喜欢她,我虽然不是好人,但我却宁愿让她只看到我好的一面。这就像我以前离家出走时,不管我在外头做了多少事,回到家里后,我都会努力做个好儿子,好弟弟,我在外头做的那些不好的事,还有那些危险的事,我都不会告诉我的家人。”

    小姑娘抿着嘴儿:“你这是骗他们。”

    唐小峰笑道:“我没有骗他们……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失望。”

    缁瑶钗怔怔地看着他。

    唐小峰托起她的小脸蛋,问:“那你呢?你母亲骗了你,可你为什么也要骗她?你可以告诉她,你其实就是一个坏女孩,是一个跟你爹和你母亲一样坏、甚至比他们还更坏的坏女孩,你可以告诉她,你被大哥哥欺负时,其实是多么的开心,你为什么不让她知道?”

    缁瑶钗:“我……我……”

    唐小峰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你虽然聪明,甚至比我和你母亲都要聪明,但你见过的世面还是太少,有些事,不是靠着小聪明就能明白过来的。”

    缁瑶钗垂下了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大哥哥……你会杀了我娘么?”

    唐小峰道:“你希望我杀她,还是不希望我杀她?”

    缁瑶钗道:“虽然她是个人,但她再怎么也是我娘啊,我当然不希望她死。”

    唐小峰抓着她的发髻,将她的脑袋硬生生往后扯,冷冷地笑道:“你要我不要杀她,但你又怎知我不会连你也一起杀了?我已经将你跟你母亲玩厌了,我现在就想把你们杀了……”

    缁瑶钗脑袋被迫向后仰着,脸却笑得跟花儿一样:“大哥哥你不会杀我的,因为你舍不得。”

    唐小峰失笑道:“你怎知我舍不得?”

    缁瑶钗笑道:“我自然知道……因为大哥哥也不是好人,所以就算钗儿做了坏事,就算钗儿差点害死大哥哥跟书香姐,大哥哥你却也不会讨厌钗儿。如果大哥哥觉得钗儿对大哥哥有危险,也许会杀了钗儿,可是大哥哥现在已经看穿钗儿了,钗儿再也害不到大哥哥,所以大哥哥没有必要杀钗儿,也许还会喜欢钗儿。”

    唐小峰道:“你错了,我不杀你,不是因为你对我已经没有危险。”

    缁瑶钗道:“那是因为什么?”

    唐小峰把她压倒在地,使劲握着她的小,握得她发疼,他笑道:“我不杀你,是因为像你这么有趣的女孩子,死在这里太可惜了,你很聪明,但是这个地方对你来说太小,外头的世界才是真的适合你,你可以去那广阔的世界,学到更多更多的东西,去害更多更多的人,如果你就这样死在这里,这世上岂不少了许多乐趣?”

    缁瑶钗的眼眸开始发亮。

    “我可以放了你,我也会放了你母亲,”唐小峰盯着她,“但你要记得,我是为了你才放走你母亲的,所以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你要变得比你母亲更坏,你要变得比天底下所有人都更坏,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如果你没有变得那么坏,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缁瑶钗的眼睛闪着光亮:“钗儿一定不会让大哥哥失望的。”

    又道:“大哥哥……”

    唐小峰道:“嗯?”

    缁瑶钗闭上眼睛,甜甜地道:“你可以好好的疼一下钗儿么?不要那么的粗暴,也不要欺负钗儿,就像对妻子一样,好好的疼一下钗儿,让钗儿有一个最美最美的回忆。”

    唐小峰吻了上去,做足前戏,再分开她的双腿,进入其中,缓缓地、温柔地递送着……

    黑暗中,俏观音听到脚步声,于是艰难地抬起头来,睁开眼睛。

    她看到她的女儿欢快地向她走来。

    她无法明白她为何竟是如此的快乐,明明受了这么多的折磨和虐待,她为何却像一只快乐的百灵鸟,还唱着欢快的歌儿?

    小姑娘扯开串在母亲上的铁索,扶着她,慢慢地走出去。

    她们来到外头,天色已经开始朦朦地亮。

    俏观音不安地左看右看。

    小姑娘笑道:“娘,你放心,大哥哥已经走了……但是黑蛇真君还在。”

    俏观音怔道:“黑蛇真君?”

    小姑娘道:“嗯,不过娘你不用怕他,因为他不会再害娘了。”

    俏观音看着自己的女儿,不知为何,眼前这个她本是熟悉的女儿,却又变得那般的陌生,陌生得仿佛自己是第一天认识她一般。

    缁瑶钗道:“娘,我们走吧。”

    俏观音道:“去哪里?”

    缁瑶钗看着天空,清清甜甜地笑着:“离开这里……这个地方太小,实在太小,我想去一些更有趣的地方。”

    ……

    唐小峰回到药王庵,搬起药师如来佛像,佛像下压着一本小册子。

    这是大是欢喜佛与俏观音以前一同修炼的《天地玄极阳妙象欢喜经》。

    他牵了林书香的手,离开药王庵,一同往山外走去。

    走在路上时,林书香终是无法忍住,轻唤一声:“公子……”

    唐小峰笑道:“什么事?”

    林书香道:“她们两个……”

    唐小峰道:“我没有杀她们。”

    林书香道:“两个都没有杀?我本以为公子至少会杀了俏观音。”

    唐小峰笑道:“俏观音已经完蛋了,对她来说,女儿就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她现在会开始愧疚,开始悔恨,因为她觉得是自己害了女儿,可是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知道她的女儿其实比她坏多了,我真的很想知道到那时候,她会是什么样的表。”

    林书香轻叹一声。

    唐小峰道:“你叹什么?”

    林书香道:“我只是想着,那丫头现在就这么可怕,等她再长大些,等她懂得更多世事的时候,她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奴婢并不喜欢杀人,却又忍不住要想,是不是真的应该现在就把她杀了,为世上除掉一个祸害?”

    唐小峰笑了一笑……那样的话,岂不是无趣的很?

    这世界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精彩的人,让你永远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如果你无法改变这个世界,那就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的精彩,让你的这一世跟着它一起精彩。天地都有毁灭的时候,人的一世终有尽头,但当那个尽头到来的时候,你可以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然后告诉自己,这一路走来,你遇到了许多精彩的人,做过了许多精彩的事。

    这样,你就有了一个精彩的人生……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