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桃花煞与自作孽

    唐小峰御着剑光飞过山岭,越过那片满是焦土的山坡。

    林书香载着瑶钗,跟在他的后,这丫头刚才还看到林书香所变的妖蛇就怕,现在却紧紧搂着她不放,让林书香颇为好笑。

    飞了一阵,小姑娘颤声道:“那里就是黑蛇真君的洞府。”

    唐小峰看去,见山崖下果然有一山洞,洞口幽幽暗暗,仿佛一只张开口的大蛇。

    他本是想带着林书香一同往里闯,此时,林书香带着这动不动就吓晕的小姑娘,似乎不宜闯进去,于是他就让林书香带着瑶钗守在外头。

    林书香心知公子本事了得,虽然不见得比得上十大洞天之主,却也不是山野间的寻常小妖能够对付得了的,也不担心,让公子快去快回。

    唐小峰仗剑杀入洞中。

    洞内漆黑蜿蜒,通道极长。

    令他诧异的是,这里面虽有许多毒蛇,却没有看到妖怪。

    蛇被他杀得满地乱窜,他越闯越深,再往前,空间腾地变大,周围种植着许多鲜艳的毒花毒草。几只大蟒与上百条花蛇被他惊动,或扑或窜,他只好仗剑再杀。

    再往里头飞,又看到不少尸体和骸骨,这些人的死状极其怪异,有的像是中了剧毒,有的像是精尽而亡。

    唐小峰大声吼道:“黑蛇真君,出来。”

    深处传来一声怪笑:“什么黑蛇真君?”

    有人疾扑而出,一拳轰来,凝成强大光束。

    唐小峰大吃一惊,墨虹剑一劈,接住佛光,退了两步,看向面前那肥肥胖胖的和尚……大是欢喜佛?

    他看到这yin僧固然吃惊,大是欢喜佛看到他,却也一阵大怒:“臭小子,伤了本佛爷,抢了我的女徒弟,竟然还敢追到这里来?”

    什么?什么?谁伤了你,谁抢了你的女徒弟?

    这yin僧纵过度,秀逗了么?

    大是欢喜佛怒视着唐小峰,伤他的那些人里有徐丽蓉、燕紫琼、阳墨香和五英,全都是唐小峰边的女人,他自然认定是这小子弄鬼。

    他也懒得多话,多道佛光直轰而去。

    但他边没有了那些女尼姑,唐小峰虽知自己仍不见得胜得过他,却也并不如何怕他,剑光连闪,与这恶佛游斗。

    两人就这样战了一场,大是欢喜佛初时虽然佛光劲烈,将唐小峰死死压制,战到后来,佛力却是无法跟上,反被唐小峰慢慢扳了回去。

    唐小峰笑道:“佛爷莫非真是纵过度,连这点力气都没了?”

    大是欢喜佛怒极,子一晃,变出十八支佛手。

    十八支佛手却全是空的。

    唐小峰退了开来,指着他捂肚大笑:“你的佛宝呢?你的那些佛宝呢?”

    他哪里知道大是欢喜那十八样佛宝都在与颜紫绡她们的战斗中失了?

    大是欢喜佛狼狈至此,早已一肚子怨气,又见他笑成这样,不知道唐小峰是真的不知,反觉他是出声讽刺,更是抓狂,十八支佛手全都轰出破障佛光。

    唐小峰对这恶佛却已了如指掌,心知这恶佛的“大雷音破障佛光”和“大如来无畏镜”虽然厉害,但他这些年来仗着有劫来的那群女徒弟助他,整养尊处优,功力本并不如何深厚,他现在只是恼羞成怒,只要撑过他这一轮攻击,不需自己动手,他自己只怕就先萎了。

    十八道佛光狂轰而来,唐小峰勉力抵挡。

    突然间,暗处有数道指风破空袭来,刺入唐小峰体内。

    唐小峰惨哼一声,大是欢喜佛大喜过望,佛光压顶。

    唐小峰子一扭,以“星空倒转”强行脱,退了开来。

    大是欢喜佛没有想到他在如此绝境下居然还能避开他的强力一击,脸色一变。

    唐小峰却以剑支地,看向一旁。角落里传来一声笑,却是大慈柔软俏观音飘了出来。

    唐小峰本已是小心翼翼,担心洞里还有别人,结果出来的只有欢喜佛一个,这才放心打斗。

    他却没想到俏观音竟然也藏在里头,只是同样担心唐小峰后还跟着那些少女,固而一直不露面,及至确信唐小峰独自一人,这才趁着他被欢喜佛佛力压制的那一瞬间,突然出手,让唐小峰避无可避。

    唐小峰痛得冷汗直流,暗道晦气,他明明是来找那什么黑蛇真君麻烦,哪里会想到这两个恶佛躲在这里?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上山捉兔子,结果走着走着,发现自己竟然闯入虎窝一般。

    冷汗蓦地变成了汗,一颗颗豆大汗珠从唐小峰额上溢出,他呼吸开始急促,体燥,腹下仿佛生出火焰一般。

    俏观音千百媚地摇动子,笑道:“你已经中了我的桃花煞,现在可是yu火焚,很想找个女人陪你?你可以爬过来求我,说不定我大发慈悲,以度你,免得你爆体而亡哟。”

    欢喜佛大笑道:“我看你这小子还算不错,你跪下来求我们,我可以把我老婆让给你。”

    唐小峰头晕眼花,看着媚的俏观音,竟是真的很想扑上去,任她踩在脚下,只求一亲芳泽。但他却知道自己一旦失控,只怕会落得跟燕天陨一样生不如死的下场。

    俏观音向他招手:“小心肝,你怎的还不过来?”她的声音甜美得就像是等着男人上的。

    唐小峰蓦地一剑刺在腿上,以痛感压制心底,抽便退。

    俏观音微一错愕……以往,中了她桃花煞的人若不是当场yu火焚,暴体而亡,就是扑过来求她施舍,宁可为她做牛做马。

    这少年却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中了桃花煞还能逃的。

    俏观音纵要追,前方通道却开始崩塌。

    唐小峰一边飞逃一边出剑,将壁顶乱刺,土石崩落,阻住欢喜佛和俏观音的追击。

    他的体越来越狂躁,但是他并没有太多担心,因为有林书香在外头,逃出这里后,他可以将yu火发泄在这最是温柔体贴的丫鬟上,林书香自会救他。

    他飞出山洞,正要呼救,却又马上怔在那里。(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林书香不见了,瑶钗也不见了

    地上只有一滩血

    有人劫走了她们。

    他心底生寒,却又气喘如牛。

    他咬了咬牙,着自己催动剑气,往山外狂掠。

    此时此刻,最重要的还是先逃出去,要是落在俏观音和欢喜佛手中,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去救别人?

    他扎入一条河道,用冰凉的河水让自己清醒一些,又顺流而下。

    他从一处断崖下穿水而出,跪倒在地,痛苦哀嚎,恨不得撕烂自己的皮肤,把体里的yu火释放出来。

    他听到有人叫唤,艰难地抬起头来,却看到一个女孩哭着向他奔来。

    “大哥哥,”女孩急得发慌,“书香姐姐被抓走了,她被黑蛇真君抓走了,黑蛇真君说,他说……你、你做什么?”

    女孩停住脚步,惊慌地看着满眼兽yin的少年。

    少年却扑了上去,将她扑倒在地,她挣扎,蠕动,却只能任由上的缁衣被撕个粉碎。

    她的腿被分开,某个坚硬与滚的东西直捣入她的。

    她痛得大哭,大叫,然而少年那残存的理智却因为担心她的叫声被他的对头听去,用手死死地捂着她的嘴,让她连叫也叫不出来,只能硬生生承受着这一阵又一阵的撕裂和撞击。

    直至那一团流冲进她狭小的花径,又因过于拥挤而往外溢出,少年才慢慢地冷静下来,强搂着她,不停地喘着气。

    唐小峰吁出一口气,上抬起一些,低头看着满是泪水的女孩,虽是为了救命,却也多少有些愧疚,伸手抹着她的眼泪水:“瑶钗……”

    女孩抽泣着:“大哥哥你、你坏死了……”

    唐小峰心想,做都做了,还能怎办?

    于是开始对她又亲又搂,又哄又骗,这种事他原本就非常拿手,小姑娘虽然依旧痛楚,却很快就被他逗得破涕成笑。

    瑶钗低声道:“大哥哥你救过我,我知道你跟我娘一样,都是好人,所以我、我不怪你。”

    唐小峰心想,就算你怪我我也没什么办法啊。

    他又不是那种做了错事就非得拔剑自杀以谢天下的正人君子。

    当然,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他问:“书香在哪里?”

    瑶钗急道:“她被黑蛇真君抓了去,黑蛇真君说,说如果你要救她,就、就到十里外的鬼菇林去,不然的话……”

    她话还没说完,远处疾风响起,却是大慈柔软俏观音追了过来。

    唐小峰猛地跳起,挚出飞剑。俏观音看着他,笑道:“你这小子运气倒是不错,竟然……”声音一顿。

    俏观音在夜色间看清衣裳破碎的小姑娘的模样儿,忽地失声叫道:“钗儿?”

    瑶钗怯生生地道:“娘……”

    唐小峰左看右看……这是什么状况?

    俏观音见女儿衣裳破碎,下光光的,腿间还残留着处女血迹,不由气得浑颤抖。唐小峰心想,你不要这样看我,是你自己给我种煞的好不好?你种下恶因,恶果却落在你女儿上,这算不算是恶有恶报?

    俏观音怒极,袖子一甩,劲气狂卷。这一次唐小峰却已有了准备,提着墨虹剑倒迎而上。

    瑶钗尖叫道:“你们不要打了,娘,大哥哥是好人,你不要杀他。大哥哥,我娘也是好人,你、你不要跟她打。”

    唐小峰翻个白眼……你母亲要是好人,天底下就没有坏人了。

    俏观音没有想到害来害去,却害了自己的女儿,气怒攻心,招法混乱。唐小峰对这个白送的丈母娘本就没有半分好感,又心悬林书香安危,不想耽搁,痛下杀手。

    唐小峰一剑划去,俏观音急急飘开,衣襟被剑气分开,露出饱满脯。

    唐小峰暗道可惜,正要再冲上去,却又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忍不住扭头一看。

    俏观音见他分神,又疾扑而来,唐小峰跳出战圈,大叫道:“你女儿不见了。”

    俏观音愣了一下,扭头看去……瑶钗真的不见了。

    唐小峰纵了过去,见地上有一滩血水,沙子上还有被蟒蛇爬过的痕迹,显然是有什么东西趁他与俏观音激斗时绑走了瑶钗。

    只不过他与俏观音都不是弱者,虽说刚才他们战得你死我活,但居然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他们边劫走瑶钗,亦是让他们感到意外。

    俏观音怒视唐小峰,唐小峰叫道:“你女儿被人抓了,我的丫鬟也被人抓了,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先去救她们么?”

    俏观音冷然道:“你知道她们在哪里?”

    唐小峰道:“鬼菇林。”

    俏观音心急女儿安危,腾而起,唐小峰亦飞了起来。

    远处有人飞来,却是大是欢喜佛,大是欢喜佛看到他们两人竟像是已握手言和,大感诧异。

    俏观音冰冷冷地道:“女儿被人劫了,你还不跟我去救人?”

    大是欢喜佛大笑道:“缁珠,你不守妇道,整在外勾三搭四,我怎知她就一定是我的女儿?”

    俏观音面现怒容,她虽然作恶多端,却对这唯一的女儿最是宠,不但生怕让女儿知道自己在外头的恶名,还经常骗她,只说她的父母之所以时常不回家,是为了发扬佛法,在外头救济民间疾苦。

    不管俏观音在外头如何作恶,一回到庵中,总是扮成慈母,这一次之所以从颜紫绡等人剑下救出大是欢喜佛,也并非因为对他还有夫妻之,只是因为前些子瑶钗总说她想念爹爹,问爹爹为什么不回来看她,于是才将他救下,想他回去看看女儿。

    大是欢喜佛藏在那洞里,本是为了养伤,谁知伤还没完全养好,唐小峰却先闯了进来,俏观音虽对丈夫无,却不能看着女儿失了父亲,于是突然出手,给唐小峰种下煞毒,结果却错阳差地毁了女儿贞节,现在却连女儿都被人劫了,心中如何不怒?

    大是欢喜佛对妻女却是全无感,只是因为俏观音此次救了他,才不得不跟着来到这里,答应伤好后去看看瑶钗,装装慈父,算是还个人。既然自己伤已好得差不多了,女儿也找不着了,虽然唐小峰上还有他贪图的古今颠反如意挂,但他心知没有妻子帮他,他一个人也抢不到手,于是大笑三声,竟然就这样纵飞走,对俏观音不闻不顾。

    俏观音无法,只得跟唐小峰一同往鬼菇林飞去,途中冰冷问道:“你怎知她们是被劫到鬼菇林去?”

    唐小峰道:“劫走她们的是黑蛇真君……”

    俏观音皱了皱眉:“哪来的黑蛇真君?”

    唐小峰道:“你女儿自己说的,她说这附近有一个黑蛇真君,不但险歹毒,且极其厉害……”

    俏观音冷冷地道:“那是我骗她的,我时常在外,担心她到处乱跑,就骗她说深山里藏着黑蛇真君,她要是跑得太远,就会被黑蛇真君抓去,只有藏在庵里,有佛祖庇护,黑蛇真君才不敢欺负她。”

    唐小峰怔道:“这么说,这里其实并没有什么黑蛇真君?”

    俏观音道:“自然没有。”

    唐小峰道:“但这山里确实有很多蛇……”

    俏观音淡淡地道:“这些蛇全都是我养的,蛇毒亦是我用来炼制四景壬癸香和各种媚药的药材,就因为这里到处是蛇,外人才不敢进来。这些蛇都是由我用精血所喂的蛊蛇生出,瑶钗是我女儿,它们绝不敢靠近她。”

    竟然是这个样子?唐小峰道:“难道这山里的妖怪也是你的手下。”

    俏观音突然顿住:“什么妖怪?”

    唐小峰也停了下来,扭头看她:“昨我替她采摘灵光菇时,有两只妖怪抓了她,那两只妖怪自称是黑蛇真君手下,但是被我杀了。”

    俏观音脸色微变:“方圆数十里的妖怪和猛兽早就被我杀光了,要不我怎么敢让瑶钗独自一人在这生活?”

    唐小峰叹气:“看来你杀得不够干净。”

    又道:“今中午,还有人溜进庵里,在蛋里藏蛇,那些小蛇总不会是它自己钻到蛋里去的吧?”

    俏观音语气森冷:“那些蛇虽然不敢伤害瑶钗,但我却怕它们吓到她,早已给它们下了暗示,绝不可进入庵中。”

    唐小峰道:“看来这山里确实是有一个妖怪,只不过是借了黑蛇真君的名头。”

    两人一个担心女儿,一个担心丫鬟,不敢再多耽搁,一同急急往鬼菇林飞去。

    路上时,唐小峰又问了一句:“你姓缁?”

    俏观音冷冷地道:“不错。”

    唐小峰道:“瑶钗莫非是跟你姓?”

    俏观音面无表:“那又如何?”

    唐小峰苦笑道:“没事,随便问问。”

    缁瑶钗……缁瑶钗……

    在刚开始听到“瑶钗”这个名字时,唐小峰并没有多想什么,毕竟“瑶钗”这个名字对于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普通,走在路上叫上一声,说不定都会有好几个女孩子应。

    但是姓“缁”的却是非常少见,至少到目前为止,唐小峰也就遇到她们母女二人。

    原来那小姑娘,就是他姐座下九十九个花神中的“小菩提”缁瑶钗?。.。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