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采蘑菇的小姑娘

    (十二月了,求月票,还有推荐票也不要忘啊。(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_)

    俏观音与欢喜佛大吃一惊,如此绝学,他们以前竟是见所未见。

    住强敌,唐小峰子一掠,捞住重伤坠下的林书香,喝一声“走”。

    燕紫琼等心知生死只有一瞬,不敢有任何耽搁,疾飞则去。

    弥勒僧眼见他们即将逃走,怒喝一声,披着袈裟破空而来。

    唐小峰却祭出一张符咒,这张符咒画有他从五字天书里解读出来的仙篆,无火自燃,天地蓦地一黑,连仅有的那点月色和星光也都像是被某种神秘怪兽吞噬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弥勒僧却是想也不想,凭着感觉拍出千悲掌,上千道掌影狂轰而去,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

    他心中冷笑,知道那少年已经被他拍中。

    谁知黑暗散去,月光复下,他蓦地一看,唐小峰等人却早已失了踪影。

    弥勒僧、欢喜佛、俏观音俱是怒到极点,论起实力,这些小辈明明差了他们不知多少,却又总能将他们耍得团团转,甚至在如此处境下仍被他们给逃了,令他们想保持平常心都难。

    而这一次,血婆婆已死,没有她的血踪之术,他们根本就不知该往哪追,只能沿低飞掠,四处搜寻,直至天亮,也没有找出人来,纵然怒到极点,却是毫无用处……

    唐小峰吻住林书香,沿着一条河道顺流而下。

    急水将他们远远地带离深山。

    他不但将内息度入这温柔丫鬟体内,更以双修之术,借口舌相交双修双益,快速治疗彼此伤势。

    河道从两座断崖间穿过,他从水中窜出,落在岸边。

    他坐在沙子上,将林书香揉在怀中,林书香虚弱地睁开眼睛:“公子,她们、她们……”

    唐小峰知道她想问什么,笑道:“你放心好了,墨香她们已先我们一步逃走,只不过是我们逃得慢了点,不小心跟她们失散了。”

    林书香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的衣裳早已湿透,搂在一起,肌肤相贴。林书香本就青貌美,再加上她的亵衣与袄裤早已被唐小峰给“借用”走了,单薄襦衣贴在上,饱满脯浮凸有致,连峰上凸点都悄然突起,襦裙半掩秀腿,露出纤细小腿,让唐小峰大感香艳与刺激。

    或是时常化作妖蛇的关系,她仿佛连骨头都是软的,缠绵在唐小峰怀中,令唐小峰不知不觉便生出男雄风。

    林书香如何察觉不到公子的异样?俏脸微红,却也没有挣脱。

    唐小峰将她移了移,双手搂住她蛇一般柔软纤细的蛮腰,让她将脑袋枕在自己肩上,只是这样一来,那充满弹力的处女香刚好压在他的双腿之间。林书香体会着下公子的坚硬,虽有些害臊,却又更加温柔,低声道:“公子,你的伤……”

    唐小峰笑道:“不妨事。”他有还源仙气护,被尊圣门的圣主弄断手腿最终都还没事,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他隔着湿衣,在林书香的小腹上摸啊摸。

    林书香脸儿发:“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唐小峰嘻嘻笑道:“你不是说怀了我的孩子么?我自然要摸一摸,关心一下。”

    林书香羞道:“奴婢只是故意说说,又不曾真与公子做过什么,怎可能会有孩子?”

    唐小峰笑道:“你那样突然一说,连我都被你吓到了,我看墨香她们一下子也都没反应过来。”

    林书香眸中含笑,道:“墨香她们虽然与我一同演戏,但她们却实在不擅长做这种事儿,婆婆与她们相处了一年多,如何看不出她们的异样?当时婆婆已经有些怀疑,我只好计上心来,将她们吓上一吓,她们不知该如何接话,怔在那里,婆婆看到她们不知所措的样子,反觉是真,这才能骗她靠近。”

    唐小峰心中暗赞……这女人果然是心细如发,不管是坚忍还是聪慧,都要比墨香和其他人高上一筹。

    他绷着脸,道:“但我却不喜欢太会骗人的女人。”

    林书香瞅他一眼:“那要怎样,奴婢才不算骗人?”

    唐小峰怪笑着将手沿着她的小腹慢慢往下滑:“你说有了我的孩子,那就要真的有了我的孩子,才不是骗人。”手指隔着薄裙,微微嵌入温柔丫鬟腿间的细细小缝,竟然还故意搅了一搅。

    林书香羞得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他又低头吻去,还源仙气度入她的体内,一边治疗伤势,一边却催动仙气中的媚药成分。

    少女只觉得心开始燥,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着公子的手指,轻轻磨动,湿了许多。

    唐小峰将她一番,双唇分开,看着她笑,林书香面儿绯红,喘气难止。

    唐小峰道:“我还以为你至少会阻挡一下。”

    林书香红着脸儿:“书香只是一个丫鬟,公子要做什么,书香哪里阻止得了?”

    唐小峰道:“就只是这样么?”

    林书香道:“亦是因为,书香对公子已是万分感激,公子之恩,书香便是做牛做马,亦难以回报。”

    唐小峰诧异地道:“怎么好好的又说起恩来?”

    林书香在他怀中感激地抬起头来,注视着他:“公子有所不知,在括苍山时,公子虽然救下我们,但婆婆未死,书香心中始终难以安心。这一年多来,婆婆给我们带来的影与恐慌实在是难以言喻,这半个月里,我们躲她,心中实已恐惧到了极点,只觉这一生一世,再也逃不出她的掌心,却不想在那般绝境,公子仍带着我们杀了婆婆,绝了后患,书香对公子的感激与佩服,纵然是用再多话儿,也难以言诉。”

    唐小峰嘿笑一声,往她耳朵里吹一口气:“所以你就想以相许?”

    这不是跟《白蛇传》差不多么?

    嗯,说起来林书香喜穿白衣,又能够化蛇,将他视作恩人,思恩图报,以相许……这还真是一出活生生的《白蛇传》。

    林书香羞道:“公子就不会说些侠义当先、份所应为之类的话么?怎的就想着要让书香以相许?”

    唐小峰笑道:“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了,我还那般客气做什么?”

    林书香定睛看他:“书香自然愿意以相许,却不想就这般怀上孩子。”

    唐小峰道:“就算是我的孩子,也不愿意?”

    林书香道:“不愿意。”

    唐小峰奇道:“这是为何?”这女人怎么看都像是个母充沛,喜欢有人让她照顾的类型,怎会不想要孩子?

    林书香却微笑道:“公子自己看上去就像是个胡闹的孩子,书香还要在公子边服侍公子,照顾公子,又怎有空去照顾别人?”

    唐小峰心想,女人的嘴儿要是甜起来,简直可以把男人酥到骨头里。(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这温柔丫鬟的话儿,竟是听得他浑舒适,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

    他开始将手往上摸,抚上小腹,滑过肌肤,摸上那柔软的山峰,隔着衣裳轻捏柔媚丫鬟左凸起的豆儿。柔媚丫鬟子一扭,软蛇一般缠上了他,两人如树藤一般纠缠起来,就在水边翻来滚去。

    嘶嘶……嘶嘶……

    唐小峰将她压倒在地,笑道:“就算你能变蛇,这种时候,也不用像蛇一样发出声音吧?”

    林书香怔道:“奴婢不曾出声。”

    两人扭头看去,然后发现……周围好多的蛇

    燕紫琼、阳墨香、兰英、秀英、琼英、红英、玉英七女踏上酒楼。

    这里只是一个并不出名的小镇,虽然如此,对于在深山中藏了许久的阳墨香等人来说,却是大感兴奋。

    这些子实在是藏得太过压抑,现在终于解脱出来,她们只觉整个天空都明媚了许多。

    燕紫琼挑了个位子坐上,见秀英她们有些拘束,于是拉她们坐下,笑道:“你们是他的丫鬟,却又不是我的丫鬟,我与你们,却像是姐妹一般。”

    六女与她相处久了,也知道她大大方方,为人豪爽,也就不再拘谨。

    红英仍是有些担心:“主人和书香姐他们真的无事吗?”

    “你就放心好了,”燕紫琼道,“连我们都逃了出来,你家公子那般滑头,谁还留得住他?最后那阵黑暗根本就是他自己弄出来的,我看是他弄得太黑,虽然甩开敌人,却把我们给追丢了,血婆婆已死,我们也不用再担心随时被人找上,等我们与他聚到一处后,再反杀回去,给那几个恶僧一个痛快。”

    阳墨香道:“这样最好,这几实在是躲得让人憋屈。”

    几人说说笑笑,一阵闲聊,过了一会,又有人走了进来。

    她们这些子警觉惯了,虽知现在不用再担心血婆婆的血踪之术,却还是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却看到行进来的是四名与她们年纪相仿的少女。

    为首的少女一红,红衣红裙红绣鞋,连髻上的贴发都是红的,腰间插着雌雄双剑,整个人英姿飒飒。

    红衣少女察觉到有人看她,便也看了过来,与燕紫琼互相对望,两人心中都暗暗赞了一声。

    红衣少女后,却是两名绝色少女,一个岁数更大,一个小上一些,大的那个对燕紫琼、阳墨香等人却是看也不看,仿佛别人看她天经地义,她却懒得去看别人一眼,小的那个秀丽文雅,朝她们微微一笑,眼眸深处略带警觉。

    这两名少女实在太美,燕紫琼等已是貌美,看到这两名少女时,却仍有一种惊艳感,若说她们可以算得沉鱼落雁、闭色羞花,似这两名少女,却已算是国色天香,仿若天仙下界一般。

    燕紫琼暗自想着:“如此绝色,遇到一个也难,这种小地方,怎会同时冒了两个出来?”

    一大一小两名绝色少女后,又跟着一名紫衫少女,这少女的装扮却与燕紫琼有些相似,一的紫,只见她头上扎着紫色鱼婆巾,穿紫色绡衣。燕紫琼出自名门世家,博闻广记,见她这衣裳布料奇好,竟似人间难寻,不由忖道:“莫非是传说中鲛族所制的鲛绡?听说这种鲛绡中原极少,只在海外才能见着。”

    一红一紫两位剑侠,一大一小两位佳人,这样的组合想不引人注目都难,燕紫琼盯着那红衣少女腰上的雄雌双剑,剑未出鞘,她却一眼看出绝非凡品,于是想着剑非凡品,剑的主人必定也非寻常之人,心中不由存了结识之心。

    那四个少女亦挑了一张桌子坐下。

    因是下午时分,再加上镇子并不算大,整个酒楼,一共也只有她们这两桌客人。

    四名少女点了酒菜,酒菜未上,大美人儿却取出一面小镜,左看右看,一番顾影。

    小美人儿低声道:“我们真的不去找小峰哥哥么?”

    大美人儿道:“我们从河东追到太湖,从太湖追到这里,餐风饮露的累得够呛,却连他的鬼影也没见着,急这一时,又有何用?”

    红衣少女取出一本书,翻开道:“也是奇怪,刚开始时,这只蝶儿总是带着我们飞,但这十几来,它却飞得断断续续,仿佛小峰时不时的就会消失一般,看它现在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追得厌了,我赶它它都不飞。”

    小美人儿看向大美人儿,大美人儿耸了耸肩……她们永远都看不到“这只蝴蝶”。

    小美人儿低声道:“小峰哥哥他、他真的不会有事吗?”

    红衣少女咬了咬嘴唇:“就算隔着天涯海角,他若死了,我也一定会知道的。”

    大美人儿道:“这便成了,夫君滑头得紧,又练有可以返本还源的仙气,那些人想要五色笔与玄天璧,必定会留他命,弄不好他们现在早就反被夫君给害了。”

    小美人儿悄悄一指:“丽蓉姐……”

    大美人儿往远处那桌一看,见那一个小姐、六个丫鬟分明是竖着耳朵在听她们说话,不由也警觉起来。她们本已压低了声音,但那七人却似将她们的话都听了进去,那些小姐丫鬟显然亦不是普通人。

    大美人儿扫视一圈,忽地注意到,虽然打扮不同,但其中几人她以前是见过几次的,于是冷冷一笑:“隐玄七女?”

    她们四人生出警觉,另一桌上,红英却忍不住问:“她们说的难道是……”

    燕紫琼略一示意,让红英不要再说,她自己却在心中想道:“既练有返本还源的仙气,又滑头得紧,还让她们从河东追到太湖,从太湖追到这里……她们追的不是那家伙,却还有谁?”

    不由往那两名带剑少女看去,忖道:“不知哪一个是他经常提到的颜紫绡?”

    燕紫琼这些子与唐小峰练剑,经常听他提起以前跟他一同习剑的颜紫绡,同时更是知道,唐小峰所用的“星空倒转”和“风华剑舞”这两大杀招,竟也是那唤作颜紫绡的姑娘独自创出。

    小小年纪便能创出那般奇妙的招式,燕紫琼心中佩服之余,却也生出好胜之心,总想着以后若有机会见到唐小峰所说的那位妹子,必定要与她一较高下,看看谁更厉害。

    此时,她虽然不知道那两个女剑侠中到底哪一个才是颜紫绡,但这两人都带着飞剑,显然也是剑侠中人。

    她也懒得再想,蓦地站起,刹那间便掠到四女桌旁,道:“你们要找的人,可是唤作唐小峰?他已经被我杀了。”

    ……

    周围全是毒蛇,一只只毒蛇从山崖爬下,从水里滑出,五颜六色,密密麻麻。

    这么多的毒蛇,连唐小峰都看得头皮发麻。

    若是寻常女子,自然怕蛇,但林书香自己体内就藏着上古蛇妖的兽魂,如何会怕?

    子一扭,她化作妖蛇,朝这无数毒蛇一个吐嘶,群蛇惊惶,纷纷逃走。

    山崖之上,却传来一声惊叫。

    唐小峰道:“我们去看看。”

    妖蛇张开透明双翼,发出少女声音:“公子请上来。”

    唐小峰骑上少女……不,是骑上妖蛇,飞上天空,越过山崖。

    他们看到一个提着竹篮的小姑娘缩在一棵松树下,篮子里全是蘑菇。

    上百只毒蛇向她缓缓爬去。

    唐小峰蓦地出剑,剑风过处,所有毒蛇全都斩成两截,兀自在地上挣扎跳动。

    林书香落了下去,喷出妖风,将这些毒蛇全都刮走。

    采蘑菇的小姑娘看到这些毒蛇无影无踪,方自放下心来,谁知抬头一看,一条更大更吓人的蛇落了下来,她子一绷,咕咚一声便倒了下去。

    唐小峰道:“书香……你把她吓晕了。”

    林书香赶紧变回人,心生歉意,将小姑娘搂进怀中,进行救治。

    小姑娘慢悠悠地醒了过来,看到有人在眼前晃,惊叫道:“不要吃我。”

    唐小峰笑道:“我又不是蘑菇,吃你做什么?”

    林书香疑惑地道:“为何蘑菇就能吃她?”

    唐小峰道:“她到山里采蘑菇,蘑菇就不能采她么?”

    林书香摇头道:“公子尽说怪话。”

    小姑娘颤声问:“你们不是黑蛇真君的人?”

    唐小峰道:“黑蛇真菌?那是什么?可以吃么?”

    小姑娘道:“不是真菌,是真君。”

    唐小峰叹气:“听上去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林书香见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天真无邪,穿的却是缁衣,似乎是某个尼姑庵里带发修行的小尼姑,正要问她住在哪里。

    就在这时,远处山峰却传来一声怒吼。

    小姑娘跳了起来,惊道:“黑蛇真君发怒了,他一发怒就要吃人,你们、你们赶紧跟我来。”她抓了林书香的手就跑,林书香无奈,跟了上去,唐小峰耸了耸肩,追在她们后。

    山脚下有一座小庵,小姑娘带着他们跑入庵中,将门窗关得紧紧的。

    唐小峰笑道:“莫非藏在这里,黑蛇真君就找不到我们?”

    小姑娘道:“就算他找得到,他也进不来,因为这里是药王庵,有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如来庇护,他不敢进来。”

    林书香道:“,你就是住在这里么?你叫什么名字?其他人呢?”

    小姑娘道:“这里没有其他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的名字叫瑶钗。”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