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杀与被杀

    就这样又连过了几。【叶*子】【悠*悠】

    这一,唐小峰与燕紫琼回到二香五英藏之处。

    林书香见他们面无表,有些压抑,心知这一次他们仍然没有看到血婆婆和弥勒僧等人的影子。

    天天被人追着的子固然难受,现在没有人追他们,他们反而更是不知所措。至少,他们原本知道敌人在做些什么,现在却是完完全全一头雾水。

    红英怯生生道:“莫不是婆婆追我们追得烦了,不愿再追?”

    琼英道:“也可能是他们另有急事,只好先放着我们不管。”

    林书香轻叹一声,道:“更有可能是婆婆知道我们反正逃不掉,与其被我们捉弄,反不如只藏在暗处,装作放我们不管,再伺机出现。”

    唐小峰看向七女,此时,七女上的亵衣袄裤都脱了个精光,就只穿着襦衣襦裙,虽然什么也没露,感觉却极是香艳。

    然而现在,他却没有玩闹的心

    他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藏下去?

    燕紫琼道:“我倒有个主意,既然血婆婆和那些恶僧恶尼暂时放着我们不管,我们何不连夜赶路,赶到河东去?只要到了我家,就算是血婆婆和五恶佛,也不敢放肆。”

    林书香低声道:“但从这里前往河东,路程遥远,若他们真的只是藏在暗处等我们现,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们截上。”

    诸女看向唐小峰,唐小峰沉吟片刻,取出朱砂笔,又在墙上多画了些仙篆,笑道:“我就不信他们真的不要古今颠反如意挂和六道转轮塔,说到底,他们只不过是想跟我们比拼耐力,那好,我们现在就一直藏在这里,什么地方也不去,平常时候聊聊天,练练功,过上几再说。”

    阳墨香嘀咕道:“那我们岂不是要整天关在这里?”

    林书香笑道:“关在这里亦不是什么坏事,以前跟着婆婆时,她有许多功法都秘而不授,趁这工夫,我们倒是可以将从隐玄门带出的真经秘籍好好研究一番。”

    当下,他们便不再以血衣去yin血婆婆,只藏在这深山老林里,唐小峰与燕紫琼天天练剑,二香五英则整留在画有仙篆的山洞里用功。

    似这般又过了十来,林书香还好一些,阳墨香等人却终是沉不住气,这种一直被关着的子实在难受,尤其是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尽头。

    唐小峰自然也知道这样子只是拖延,并非什么长久之计,与燕紫琼商量后,这天夜里,又带了一件抹有七女血迹的衣裳飞到数里之外。

    他们藏在远处,躲了许久,仍未见到血婆婆追来。

    燕紫琼低声道:“看来他们确实是早已放弃,甚至有可能是血婆婆遇到了什么意外,没有血婆婆帮忙,其他人自然是追不到这里。”

    唐小峰终究是无法安心,道:“我们先回去。”

    两人掉转来,正要往七女藏之处飞去。

    就在这时,他们蓦地一震。

    在他们后十几丈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披袈裟的男子。

    大悲弥勒僧

    一个黑影从暗处钻出,发出桀桀怪笑……血婆婆。

    天空中还有一个白衣大士飘然落下,后跟着十几名面无表的男子……大慈柔软俏观音。【叶*子】【悠*悠】

    唐小峰的心直往下沉……这场耐力比拼,显然是他输了。

    弥勒僧冷冷地道:“你们倒是很能藏……真的很能藏。”

    唐小峰叫道:“胎藏琉璃珠和六道转轮塔都不在我这,你就算杀了我们也没用。”

    俏观音笑道:“不在你们这,也在那七个丫头上,你以为她们逃得掉么?”她伸手一指,远处一座山峰,突然燃起无数火光,这些火光如蛇一般游动着,显然是有不知多少人在山中持着火把四处搜索。

    唐小峰与燕紫琼对望一眼……林书香她们就是藏在那座山里。

    搜索那座山的,竟然是官兵。

    以隐玄七女的本事,自然不会怕官兵,但如此多的官兵去搜一座山,只怕用不了多少就能将她们搜出。

    而在那座山峰的上头,月色间,云端上,有数十名年青貌美的尼姑抬着一个肥肥胖胖的和尚飘在那里……大是欢喜佛。

    如果说,刚才唐小峰的心是在往下沉,那现在,他已经沉到了最低点。

    不管是他和燕紫琼,还是林书香她们,此时都陷入了最深的绝境。

    如此处境,再说废话也是无益,两人同时纵而起,化作剑光,意闯出重围。

    弥勒僧却已开始念咒。

    唐、燕二人只觉有无数恶鬼厉魄在自己脑中哀嚎,令他们生出无限凄凉,痛不生。

    这是“千悲咒”

    大悲弥勒僧以心中无限苦楚为引、无限恨意为根,所唱出的“千悲咒”

    他很少对人唱出“千悲咒”,皆因他每次吟唱,都会想起自己所有的痛,所有的恨。

    虽然他很少吟唱,但凡是听过“千悲咒”的人,都不曾活下来。

    唐小峰与燕紫琼栽在地上,满地打滚。

    千悲咒之后,跟着就是千悲掌。

    他同时拍出两掌,一掌千影,两千道掌影击出,全都击在唐小峰和燕紫琼上。

    两人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艰难地对望一眼,紧接着就是体爆裂,碎散成无数血,立毙当场。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当弥勒僧下定决心要杀谁时,这世上又有谁能够逃掉?

    俏观音笑道:“逃来逃去,终究是难逃一死,早知今,这些子又何必逃得这般辛苦?”

    大悲弥勒僧飘到满地碎之间,快速扫了一眼:“那两样佛宝果然不在他们上。”

    俏观音回头看向满是火光的山峰:“不在这里,便在那里。”

    突然间,一声轰响,七只妖兽从山峰一角破壁而出,意逃往天际。

    血婆婆桀桀怪笑:“这七个死丫头终于出来了。”

    俏观音笑道:“既是死丫头,那就别再让她们活着。”

    血婆婆道:“不可,不可,老还要用血食吞噬她们体内的兽魂,她们要是就这样死了,老的心血也就废了。”

    俏观音冷笑道:“你放心,就算我想杀,还有人舍不得杀呢。WWw.YZUU点com”

    远处,大是欢喜佛已率着他的数十个女徒弟直扑而下,意将七女生擒。

    弥勒僧、俏观音、血婆婆三人腾起形,往那座山峰快速飞去……

    ……

    林书香、阳墨香、兰英、秀英、琼英、红英、玉英七女左突右闯。

    大是欢喜佛却满是yin笑地阻截她们,让她们怎么也闯不出去。

    虽然她们所化的是七只上古妖兽,但在这yin僧眼中,她们却是七只已被关进笼子里的金丝雀,根本就逃无可逃。

    这七个丫头俱是貌美如花,他怎么舍得杀死她们?自然是要将她们一一生擒,调教成他的奴。

    地面上,数千名官兵举着火把,将夜空照得通明。

    远处,弥勒僧、俏观音、血婆婆已快速飞来,将七女围在中央。

    七女落在峰头,花容惨淡。

    林书香看着血婆婆,轻叹一声:“婆婆,你终究是不肯放过我们么?”

    血婆婆拄着拐杖落了下来,森然怪笑:“婆婆老来丧子,疼你们就跟疼女儿一般,自然要把你们栓得紧紧的。”

    阳墨香恨恨地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

    血婆婆桀桀地道:“婆婆疼你们,只要你们再让婆婆种下血咒,立誓永远伴在婆婆边,婆婆自然会对你们好。”

    七女对望一眼,林书香惨然道:“婆婆,你告诉我,唐公子现在哪里?”

    血婆婆失笑道:“自然是到曹地府去了。”

    林书香躯一颤,瘦瘦弱弱地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阳墨香低声道:“姐姐……”

    林书香看向她们,叹道:“婆婆既然还肯收留你们,你们就跟着婆婆走吧。”

    阳墨香惊道:“那、那姐姐你……”

    林书香挚出一柄短剑,对着自己咽喉,凄然道:“公子不但对我有恩,亦时时关心我,疼我,我心中早已有了公子,公子若生,我一辈子替他为奴为婢,公子若死,我亦随他而去,到曹地府去做他的鬼。”

    俏观音在夜空中笑道:“竟还是个痴女子?”

    眼看这七个丫头又要重新落回自己手中,血婆婆哪里舍得让林书香死去?立时就要掠去,夺下林书香手中短剑。

    林书香惊叫一声:“你不要过来。”

    血婆婆赶紧顿在那里。

    阳墨香顿足道:“姐,那坏蛋哪里好了?你、你何苦为他要死要活?”

    林书香黯然道:“公子对我的疼,又岂是你们能够明白的?况且,公子已死,孩子没了爹爹,我、我……”忍不住流出泪来。

    秀英失声道:“书香姐,你、你……”

    林书香一手持剑,一手轻抚小腹,又是凄凉又是温柔:“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阳墨香与兰英、秀英、琼英、红英、玉英六女全都怔在那里,血婆婆却是一步一步向林书香近,桀桀笑道:“丫头,既然怀了孩子,那你就更是死不得了,你若死了,谁来替他传后?乖,把剑放下,孩子可是无辜的,你真忍心让这还未出世的孩子陪你一起死么?”

    林书香咬了咬牙:“我死无所谓,但就算是死,我、我也要替公子报仇……”刹那间扑向血婆婆,短剑直刺而去。

    血婆婆笑一声,正要趁机夺过短剑,弄昏这丫头。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两道剑光破土而出,一金一黑,直刺血婆婆后。

    血婆婆大吃一惊,竟是来不及躲避,被两只飞剑同时贯入体,她一声惨叫,化出血影,想要遁走。

    一道影急压而下,闪电般将她的血全都镇住……六道转轮塔。

    大悲弥勒僧、大是欢喜佛、大慈柔软俏观音全都怔在那里。

    眼前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他们眼睁睁看着血婆婆被人偷袭,又被林书香祭出的六道转轮塔镇住,连血影分都未能逃出,却是根本来不及救她。

    大是欢喜佛眯着眼睛,大悲弥勒僧冷哼一声,大慈柔软俏观音笑容凝结,冷冷地看着从土中突然窜出的两个人。

    一个嬉皮笑脸的少年,一个紫衣紫衫的少女。

    唐小峰和燕紫琼

    大悲弥勒僧冷冷地看着唐小峰:“你没有死?”

    唐小峰嘻嘻笑道:“没有,刚才被你杀死的是我的孪生哥哥唐大峰。”

    大悲弥勒僧又看向燕紫琼。

    唐小峰道:“你莫看她,刚才与唐大峰一起被杀死的,是她的妹妹燕红琼。”

    燕紫琼没好气地瞅他一眼。

    大悲弥勒僧自然不相信他的鬼话。

    被弥勒僧以千悲掌杀死的,自然是唐小峰与燕紫琼用玄关化体之术变出的分

    其实他们也不是算到这一趟会被敌人截住,仅仅只是因为用分出去,会更安全一些。

    他们的分被弥勒僧杀死,魂魄立时回到被二香五英守护的真体内。

    以他们如此险恶的处境,本该趁着血婆婆、弥勒僧、俏观音还未飞到,立时闯出去,大是欢喜佛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拦住他们九人。

    然而唐小峰却想到,只要有血婆婆的血踪之术,再怎么逃也是无用,于是自己与燕紫琼藏住形,让隐玄七女装作困兽犹斗,血婆婆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大意之下,竟被唐小峰与燕紫琼趁机偷袭,又被林书香用六道转轮塔镇住,这一次,纵连魂魄也未能逃出。

    只是,虽然杀了血婆婆,他们却也被弥勒僧、欢喜佛、俏观音,以及俏观音带来的十几名高手围住,此外还有满山的官兵,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不抓住机会逃走,反进行伏击,暗算血婆婆,如此做法,对唐小峰来说亦是一步险棋。

    俏观音将手一指:“杀了他们。”她后那些男子挚出各种法宝神兵,纷纷轰去,这些男子俱是名门大派中的高手,其中一人更是河东燕家天机五剑中的燕天陨,只是被俏观音以四景壬癸香控制,对她言听计从。

    单是燕天陨一人,便已让唐小峰等人头疼,更何况其他人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唐小峰道:“下去。”带头就往他们适才破开的地面跳。

    俏观音心中冷笑,想着你们做缩头乌龟,难道就会有用?

    这些神兵法宝轰在峰头,土崩石裂。

    唐小峰等人却没了动静。

    弥勒僧面容一寒:“住手。”

    俏观音赶紧让他们停手,弥勒僧落在峰头,袖子一卷,碎石纷飞,露出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地道。

    这十几天里,唐小峰等人藏在这里,除了练功,也顺便打了一条暗道,以防万一。

    弥勒僧面现怒容,飞了起来,开始念出“千悲咒”,他将声音以佛力凝成一束,将整座山峰罩住。

    山峰内部,唐小峰本是带着诸女往下疾飞,结果咒声传来,他们一个个头昏脑胀。

    唐小峰跟燕紫琼以分体验过弥勒僧“千悲咒”的厉害,多少有些准备,还可支撑。林书香毅力惊人,当体内血咒发作仍能从血婆婆面前逃走,这“千悲咒”一时也奈何不了她。

    阳墨香与五英却只觉脑袋里像是有无数厉鬼在那挤压与嚎哭,头痛裂,心胆皆寒。

    她们摇摇坠,山中那些无端端受到连累的官兵更是不堪,这些官兵本是来助五恶佛搜山,弥勒僧以“千悲咒”将整座山峰罩住,连他们也被罩在其中,惨遭折磨,一个个手捧脑袋痛苦倒地,只觉人世间无限凄苦,活着亦是无趣,有力气的拔剑自杀,无力气的瘫倒在地,继续受这悲音折磨,生不如死。

    夜空中,大是欢喜佛一声大喝,变出十六支金手,各持佛宝。

    十六道佛宝齐轰而下,山峰四分五裂,如骨牌一般向四面坍塌。

    分飞的土石间,几个影子飞掠而出,沿着地面急速遁走。

    俏观音将手一指,那些男子疾冲而下。

    唐小峰在逃窜中抬起头来,暗呼不妙。

    弥勒僧依旧在空中念咒,咒得他们头晕目眩,根本就没有办法应战。

    林书香赶紧祭出六道转轮塔,转轮塔不断幻大,化作六级浮屠,往燕天陨等人镇去。

    六道转轮塔乃是佛门中数一数二的佛宝,那些人不能不惧,于是被阻了一阻。

    俏观音与欢喜佛却也分两边绕过转轮塔,朝他们杀来。

    俏观音一指点去,燕紫琼忍着头痛将剑一截,闷哼一声。

    大是欢喜佛一拳轰出,大雷音破障佛光凝成光束,轰往林书香。

    林书香收塔一挡,虽然挡住佛光,却也喷出一口鲜血。

    转轮塔一收,燕天陨等又直扑而来。

    眼见林书香重伤,燕紫琼与阳墨香等人受困于弥勒僧的“千悲咒”,几无战力,唐小峰同样忍着头痛裂的感觉,大叫一声:“众星拱月”

    诸女强提一口气,立时以“九天星月轮”隔体神交,将自与唐小峰阳交感。

    唐小峰精神一振,连劈三剑,劈出三百二十四道剑影。

    这三剑本就是他自创绝招,连上古战神蚩尤传下的“森罗万象玄兵舞”都可破尽,又有诸女以真相助,紫幽仙气威力翻番。

    三百二十四道剑影交织成黑色剑网,连绵不绝,竟将敌人全都阻住。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