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四关犹待阵

    不知不觉,像他们这样的“姑娘”就聚了一大伙,有的互相认识,彼此闲聊,有的不曾见过,互问对方从哪座“红楼”来的,其中有人还瞄了燕紫琼的鼓胀,嘀咕道:“连假都弄上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唐小峰与燕紫琼面面相觑,先是一头雾水,然后才从这些“少年”的话语中弄个明白,其实这些全是娈童。

    明清之前,男风较盛,这种事其实并不如何出奇,但男风虽然盛行,终究是不登大雅之堂,便是寻常青楼也看不到这种专供喜欢男风之人玩乐的娈童,只有在一些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才有这种服务提供。东晋之前,ji院不叫青楼,而是叫做红楼,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才慢慢改叫青楼。

    而这些专为喜好男风之人提供服务的地方,反开始在暗地里自称“红楼”。

    本以为自己是男扮女装混进一群女儿家中,没想到却是混进一群“男ji”里,这让唐小峰更加郁闷,同时想着原来大是欢喜佛那yin僧竟是男女通吃?

    燕紫琼见他死板着脸,反不由得偷笑起来,只是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况,却是连她也弄不清楚,大是欢喜佛修的是欢喜禅,欢喜禅就跟双修术一般,男女之间才可欢喜,而且以前也只听说大是欢喜佛经常劫掠良家少女,却从来不曾听说他喜欢娈童。

    唐小峰想要跑,燕紫琼却是存心恶心他,抓着他不让他跑。

    而这些穿着破旧女裳、梳着发髻的“姑娘”竟是越来越多,聚在青楼前,还没等守门的两个小尼姑反应过来,便已涌了进去。

    青楼里,大是欢喜佛左拥右抱,看到一群姑娘涌了进来,先是现欢喜颜,结果却发现这些本该是贫苦人家女儿的“姑娘”,竟然比楼里的这些ji女还要放,先是发怔,等“她们”一个个贴上来,虽然嗲声嗲气,却分明全是少年,本是欢喜的脸庞立时变得沉,大吼一声,气劲暴散,不管是青楼还是红楼里的“姑娘”全被震倒,一阵混乱。

    大是欢喜佛大吼道:“怎么回事?”

    那群少年怕了起来,有人小声解释,却原来是有人付钱,说包了此楼的大和尚请了他们,还特意交待要他们装扮成被迫卖的穷人家女儿,说他就喜好这口。

    大是欢喜佛心知是有人跟他作对,恼得满耳赤红。唐小峰和燕紫琼藏在人群中,却是一阵暗笑,想着虽不知是何人作鬼,却也真亏那人想得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女尼飘了进来,拜道:“师傅,武五思武公子前来求见。”

    大是欢喜佛赶紧道:“请。”

    又朝那些纷纷乱乱的“男姑娘”“女姑娘”喝道:“先给本佛爷让一边去。”

    众人赶紧让开,不一会儿,一名锦袍公子率着几名侍丛优雅行入,先是看着满屋子的莺莺燕燕,笑道:“佛爷好雅兴”

    及至发现这些燕燕莺莺中有一大半却是姑娘打扮的娈童,整个人僵了一僵,大笑变成了干笑:“原来佛爷还……还好这口?失敬,失敬。WWw.YZUU点com”本是要上前与大是欢喜佛握手相谈,不知不觉便顿在那里,反向后退了一步,生怕与这“男女通吃”的怪癖yin僧靠得太近。

    大是欢喜佛眼中冒火,杀人的心都有了。只是这锦袍公子不但是女帝武则天的侄儿,暗中更有诡异来历,他也不好轻易得罪,于是淡淡地道:“五公子来找本佛爷,有何要事?”

    武五思道:“自是为上次与大师所谈之事而来,那逆贼徐承志持天罡地煞图与冥纲令,趁着各地天灾,在小瀛山招兵买马,聚众起义,不便要进兵洛阳,陛下请佛爷主持巴刀阵,远拒逆贼,事成之后,不但可奉佛爷为国师,任由佛爷从各地秀女中挑选佳人美女,还可送上当年彭祖所炼之双修法宝鸾凤隐幽百美屏,不知佛爷意下如何?”

    大是欢喜佛略一沉吟。

    武五思以为他还有更多要求,往周围那些女装少年扫了一眼,干咳一声,小声道:“佛爷若是不止想要秀女,我也可以上告陛下,令陛下将各地官员悄悄献上的美少年也送一些给佛……”

    大是欢喜佛死死地瞪着他,大有一副“再说下去你就死定了”的架式,武五思被他瞪得莫名其妙,赶紧住口。

    大是欢喜佛沉吟一阵,道:“此事我虽可应承,只是现在却还有些别的事要做,过些子,本佛爷自会去洛阳寻你。”

    武五思大喜,拜道:“多谢大师。”退了下去。

    武五思退走后,大是欢喜佛便让他的那些女徒弟将所有娈童全都轰出去,唐小峰与燕紫琼虽想寻找机会刺杀这yin僧,却发现即便是在青楼行欢之时,这yin僧与他的那些女徒弟之间仍时刻保持着阳交感,全无破绽可寻,也就只好作罢,随着那些少年一同退出。

    回到街上,燕紫琼道:“武后请这yin僧去布什么巴刀阵,这巴刀阵又是什么东西?”

    唐小峰却是看着她,沉默不语。

    燕紫琼疑惑地道:“你看我的眼神为什么这么怪怪的?”

    唐小峰却是想着:“巴刀阵,巴刀阵……这‘巴’与‘刀’合在一起,不就是一个‘色’字?虽然从时间上来看,比书上发生的早了些,但现在看来,有些事还是没有改变,徐承志率军进京城,武家布酒、色、财、气四阵,这些都是书里发生过的。”

    又想道:“按书中节,我和紫琼都失陷在最后的‘贝才阵’里,只不过我有姐姐派人相救,最后平安无事,紫琼却是死在里头。还有书香、墨香、秀英、红英等等,也都是在破这四阵时死掉的,我甚至还记得,秀英就是因为她丈夫死在这巴刀阵中,于是跟她妹妹冲上巴刀阵前,虽然报了夫仇,却被乱箭死,却原来,主持巴刀阵的就是大是欢喜佛?”

    秀英有一个妹妹,叫做田舜英,也是百花之一,只不过早已跟她失散。

    在《镜花缘》里有一句“四关犹待阵,万里径寻碑”,说的便是唐小峰与宋素一同失陷在酒、色、财、气四阵中的酉水阵里,燕紫琼那时已经跟宋素成亲,焦急之下,想起唐小峰的姐姐唐闺臣(唐小山)到海外做了神仙,于是远赴东海,来到唐闺臣当年抄天榜的石碑前,虽然不曾找到唐闺臣,却遇到一仙姑指点迷津,回来后大破酉水阵。

    只不过虽然破了酉水阵,燕紫琼最后却也还是死在贝才阵里,死得凄凉。

    当然,从时间上推算,唐小山第一次出海寻父回来后,武则天大开女科,从县试、郡试,到部试、试,前前后后差不多用了一年时间,在那之后,唐小山才带着颜紫绡二次出海,一去不归,然后才是徐承志率兵讨武。

    若是按着书里的节发展,现在最多还在郡试,换句话说,徐承志造反、武家布阵的时间起码提早了一年。

    唐小峰在心中忖道:“按玄奘秃驴……咳,玄奘大师所说,我虽可以用古今颠反如意挂将自己今生的福分转一些给她们,但最好是在将转轮塔里的数万冤魂超度之后再做。有解救这些亡魂的功德,不管是对我,还是对紫琼、书香、墨香她们都大有好处,虽然因果报应,讲的是不报今生报来世,但有此无量功德,使用古今颠反如意挂生出的负作用也会小上许多。”

    其实以他的子,对因果报应这东西并不如何相信,然而玄奘法师的名头实在太大,由这高僧亲口说出来的话,实在是由不得他不信。

    “红颜莫道人间少,薄命谁言座上无?”

    这句话在《镜花缘》里的天榜上出现过,玄奘法师也说过,若是其他美眉,薄不薄命关他事?但是其他美眉他可以不管,他却无法放着燕紫琼跟二香五英不管,偏偏这几位姑娘在书里全都是薄命的。

    燕紫琼没好气地瞅着他:“你傻了么?怎么看我跟看死人似的?”

    唐小峰笑道:“你还敢说?好好的出这瘦主意,弄得我自己看自己都觉得怪怪的。”

    燕紫琼捂嘴一笑,又若有所思:“虽不知那巴刀阵是什么,但听上去,显然是为了对付小瀛山用的,看来我要去提醒我哥一下。”

    唐小峰怔了一怔:“你哥?燕勇?他现在在哪里?”

    燕紫琼道:“你不要说出去……他已经奉我父亲之命,投小瀛山去了。”

    原来是送死去了啊……燕勇好像也是死在这四阵里的吧?

    燕家原本就心向唐室,燕勇会带上一些剑侠,瞒着朝廷暗助徐承志,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

    唐小峰找个地方换回衣服,这才与燕紫琼悄悄离城,回到二香五英所藏之处。

    林书香因他们这趟回来得比以往都迟,心里一直都在担心,现在看到他们回来,终于安下心来。

    唐小峰笑着取出买来的衣裳,转过去,等她们穿上。

    衣裳并不怎么合,但对林书香她们来说,有当然比没有强……她们总不能一直这样穿着亵衣袄裤在公子面前晃来晃去吧?

    她们听到唐小峰与燕紫琼已杀了佛眼男菩萨,并将他毁尸灭迹,自是又惊又喜,然而只要血婆婆还在,光杀男菩萨亦无用处,不免又是一阵头疼。等唐小峰提到武五思时,诸女更是咬牙切齿,唐小峰见她们神不对劲,问起详细,才知道书香、墨香的父兄都是死在武五思手中。

    林书香既不姓林,阳墨香也不姓阳,她们原本都是姓文,五英则是文家五凤的未过门妻子。

    当河北文家与陇右史家同时起兵,武则天命她的两个侄儿各领精兵数十万进行讨伐,文家就是因此灭门,林书香她们在逃亡中落入血婆婆手中,又受了一年多的苦。对林书香她们来说,武家对她们有灭门之仇,她们自然不可能不恨,甚至想要追上去,设法行刺武五思。

    唐小峰却不想让她们跟武家扯上太多关系,于是转开话题,重新讨论当前所面对的处境。

    林书香急咳几声,才道:“要想摆脱现在的处境,终究还是要想办法杀了婆婆。只是听公子所言,那弥勒僧亦猜到我们陷入绝境,必会反扑,要想在这种处境下杀死婆婆,只怕有些困难。”

    秀英亦是忧道:“更何况婆婆有血影分之术,想要杀她并不容易。”

    唐小峰苦笑道:“说的也是。”

    林书香却道:“这倒不难,奴婢猜那血影分,与公子的玄关化体当有某种相似之处,公子虽可聚五行之气生出分,但魂魄却是无法复制。奴婢猜想,就算是婆婆也绝无再造魂魄的本事,所以血影分,也不过就是魂魄借着部分血遁走罢了,若以六道转轮塔杀她,受尽她三魂七魄,看她如何再遁?”

    唐小峰喜道:“这主意倒是不错。”

    林书香叹道:“主意虽好,却该如何实施?若是单打独斗,奴婢绝非婆婆敌手,就算我们合力,婆婆若是跟弥勒僧、俏观音时时在一起,我们也只有逃的份。”

    唐小峰自然知道,他与燕紫琼之所以能杀男菩萨,完全是靠着出其不意,而弥勒僧、俏观音、血婆婆任何一人都要在男菩萨之上,若不能找出绝佳机会,他们根本就没有胜算。

    他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危险却也很大。”

    燕紫琼一听“危险很大”,不知怎的反更来劲,道:“什么办法,你说。”

    唐小峰道:“其实跟杀男菩萨也差不了多少,我们继续带着他们转,多来几次,最后一次,我与紫琼装作逃得不够及时,被他们逮个正着,而书香她们却藏在暗处,伺机下手。这方法虽然老土,但若是时机掌握得好,说不定能够一举杀了血婆婆。只是这样做却也很是凶险,说不定我们不但未能杀了血婆婆,反会害得自己无法脱。”

    林书香沉吟片刻,道:“公子这法儿虽非上策,却似乎是唯一可行之计,好在他们就算猜到我们会有反扑计划,但不知我们何时动手,亦难以处处提防,只是这法子不管是对地形还是对时机掌握,要求都是极高,而弥勒僧亦比男菩萨谨慎得多,真可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了。”

    燕紫琼道:“这世上岂有处处完美的计划?这样做虽然冒险,但我们这般逃来逃去,其实也同样冒险,犯不得半点错误,倒不如放手一拼。”

    唐小峰见大家都赞成,于是道:“墨香,脱裤子。”

    阳墨香:“啊?”

    唐小峰笑道:“新买的这些衣裙你们刚刚穿上,只怕不来婆婆,当然只好用旧的。”

    阳墨香先是发怔,很快就满脸通红,唐小峰买回来的都是襦衣襦裙,不但刚好七件,一件不多一件不少,且既没有买回亵衣,也没有买回袄裤。

    她上抹早已被主人拿去用了,若是将裤子也脱了,裙下岂不是光光的,什么都没穿?

    兰英、秀英等人原本就有些疑惑,想着公子既然买了衣裳,为何不多买一些,至少也要替她们将换用的亵衣袄裤买了才是……莫非是公子早就存了这般打算?

    阳墨香叫道:“就算要脱,但、但为什么又是我先?”

    唐小峰嘻嘻笑道:“有人要替她先脱么?”

    五英互相对望,都想着自己迟脱一些总是好的,于是险地向阳墨香近,阳墨香又不敢往外逃,终是被着脱了袄裤,虽有襦裙遮体,裙下却是要多清凉有多清凉,偏偏主人还对着她笑,弄得她整个脸都是烫烫的。

    她抿着嘴儿,嘀咕道:“为什么你总是要欺负我?”

    唐小峰却是嘿嘿一笑,暗用剑气,疾风刮过,众女的裙子往上翻飞。

    其他人都还好,某个少女却是一声尖叫,双手捂裙,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唐小峰睁大眼睛……他看到了。

    燕紫琼瞅着他,颇没好气,林书香看着他,无奈摇头。阳墨香大叫一声“混蛋”,这次却是二话不说就化作妖狐扑了上来,在五讲四美三的好孩子上乱抓。

    及至唐小峰带着少女袄裤与燕紫琼离开时,他的脸上已是道道爪痕。

    燕紫琼道:“你这人啊,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唐小峰挠头笑道:“主要是她欺负起来太有趣了。”

    燕紫琼摇头……变态。

    他们带着带血袄裤飞到数里之外,挂在一只野兽上,自己逃到远处。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一次,血婆婆和弥勒僧、俏观音却始终没有追来。

    他们等了几个时辰,终是没有等到,回去后与二香五英商量,却是谁也摸不着头脑,于是只好多试几次,结果却连血婆婆的影子也没有看到。

    这一下,连唐小峰都开始犯虚。

    是血婆婆和五恶佛已经放弃追踪,还是他们别有计划?

    前几天天被人追着,他们觉得压力很大,现在没有人追,他们不但没有减轻压力,反变得更加疑神疑鬼,紧张起来……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