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绝地反击!

    唐小峰连滚带爬地爬到外头,却看到燕紫琼立在雪中,看着雪上足印,沉吟不已。(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适才说话的虽然只有血婆婆、弥勒僧、俏观音三人,地上足迹却有十几个,显然是被俏观音用四景壬癸香控制的那些人也都被她带了过来,而燕天陨亦是其中之一。

    唐小峰爬了起来,安慰道:“你放心,我们早晚会找到机会救下令叔。”依玄奘法师所说,要解四景壬癸香之毒,只需要打上两个耳光。

    耳者心之候、肾之候,两个耳光下去,自然能够震开他心中迷思,只不过燕天陨自便是剑术高手,又始终跟俏观音在一起,让他们无从下手。

    燕紫琼道:“我们这几费尽心思带着他们到处乱转,原是想找机会暗算血婆婆,但现在虽然甩开佛眼男菩萨和大是欢喜佛,那弥勒僧却也看出我们的心思,若是他和俏观音真的时时刻刻跟血婆婆在一起,我们却该如何下手?”

    唐小峰失笑道:“他们一个老太婆、一个和尚、一个尼姑,难道连大解小解都时时刻刻在一起?机会绝不是没有,只是看如何寻找,这一场,比拼的就是双方的耐和毅力,谁最先失了耐,谁就容易被对方找到机会。”

    又转了一圈,沉吟道:“不过那辩机和尚说的也没错,他们强,我们弱,他们松懈下来,我们未必能抓住机会,我们一旦出错,很可能就是万劫不复,我们所受的压力远比他们大得多,时间一长,先崩溃的肯定是我们。”

    事实上,且不说一直被移来移去到处关着,整天提心吊胆却什么事也做不了的林书香她们,连燕紫琼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她虽是剑侠,但毕竟出自名门世家,多少有些养尊处优,似这般藏来藏去,她既做不来,亦不合她以往的磊落格。

    唐小峰心中念头一转,拉着她的袖子:“跟我来。”

    他们小心飞掠,来到一处断崖,往远处看去。

    在那里,有一座县城,县城虽然不大,城门处却是人来人往,颇为闹。

    燕紫琼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唐小峰微微一笑,目光却是森冷:“我们这一路逃窜,早已远离五台山,越逃越偏,这周围数十里内,除了一些小村小镇,最大最繁华的就只有这个县城,你说那欢喜佛和男菩萨想要找个地方玩乐休息,去去这几天来的晦气,除了这里,他们还能去哪里?”

    燕紫琼见他眼中杀意凛然,诧异地道:“你莫非想潜进去,杀了他们?”

    唐小峰道:“就算杀了血婆婆,暂时摆脱掉这五个恶佛,但我们既已得罪了他们,以后担心他们找来,却也麻烦,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各自击破。”

    燕紫琼道:“但你那七个丫鬟暂时帮不上忙,论起实力,你我二人加在一起,只怕也不是男菩萨跟那yin僧中任何一人的敌手,更何况那yin僧边总带着他的那些女徒弟,只要有他的那群女徒弟在,就算我们跟你的七个丫鬟一起上也杀不了他,在转轮宝境里我们可是试过的。那男菩萨更是天生佛眼,我们还没接近他就会被他发现,他或打或逃,我们都奈何不了。而且说不定他们两人是在一起,我们两个对上他们两个,那就是自投罗网,死得快了……”

    唐小峰拿眼睛斜她……这丫头果然不正常,一边说着让人丧气的话,一边却是眼睛发亮,喜笑颜开,分明是越想越兴奋,简直恨不得现在就杀入城中,大喊着“你们两个给我出来”。【叶*子】【悠*悠】

    天气太冷,少女虽有剑气护,却还是轮流勾起双腿跳个不停,又将双手放在嘴前,呵出气来。她说了半天,见唐小峰不接话,瞅他一眼:“你说话啊。”

    唐小峰使劲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果然不该去找那两个恶僧麻烦。”转要走。

    燕紫琼赶紧拉住他:“喂,你这人有点志气好不好?难度越大,做起来不是越有意思么?”

    唐小峰笑道:“本来是有意思的,不过被你这么一吓,我又开始怕了。”

    燕紫琼翻个白眼……你的样子也不像是被吓着。

    她问:“这两个恶僧,我们先找哪个麻烦?”

    唐小峰道:“佛眼男菩萨”

    之所以想要先杀佛眼男菩萨,自然是因为就“躲猫猫”这场游戏而言,除了血婆婆,男菩萨对他们的威胁最大,至少这一次,如果男菩萨仍然跟血婆婆一同追着他们的话,他们已经是无路可逃。

    唐小峰道:“他有佛眼护,我们无法对他偷袭,所以,与其我们找他,倒不如设法让他找上我们。”

    他将办法说出,燕紫琼疑惑地问:“为什么要由我来引他?”

    唐小峰道:“像他这种时时刻刻以佛眼护的人,胆子必定有限,我们两个要是一同出现,他多半会先联系其他人,倒不如只出现一个,还要装成重伤,他只要稍有些独吞转轮塔或如意挂的自私念头,就一定会独自追上来,反正他有佛眼,一发觉况不妙,还可以马上逃走。当然,也可能他与大是欢喜佛原本就在一起,不过我觉得这个可能不大,况且以欢喜佛那大阵仗,他要是也追了上来,我们肯定会发现,到时放弃刺杀计划就是。”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慢慢变黑。

    他们绕着小城悄悄地飞,找了一条小河,河面早已结冰。

    唐小峰道:“就在这里。”

    他写了几张符咒贴在冰上,又浇上水,冰水很快就把符咒遮住。然后他们又飞到上游数里之外,破开冰面,唐小峰将古今颠反如意挂交给燕紫琼,燕紫琼道:“你要是敢趁我魂魄不在,乱摸我体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唐小峰道:“你是不是把我想得太坏了?”

    燕紫琼笑道:“我只是提醒你,我可不是你那几个丫鬟,可以任你欺负。”她子一摇,变出分

    唐小峰将她那昏睡的躯搂住,强吻过去,以内景闭气之术与蝶恋花心法度入内息。

    他搂着少女的体跃入水中,顺流而下,往下游潜了数里,直至藏于那几张符咒之下。冰下的水是流动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寒冷,但他仍将紫幽仙气随着内息源源不断地度入少女体内,以防她的魂魄回来后大病一场。

    燕紫琼则以分飞向小城,途中发下狠来,砍了自己一只手臂,又划了许多剑痕。

    天色已黑,她装作狼狈地从县城上空飞过,不经意间,如意挂在她手中晃了一晃。

    她飞离县城,后却有一道黑影飞上夜空,“媚”地笑上一声,悄悄跟在她的后。

    缀在少女后的自然就是五恶佛里的佛眼男菩萨,他本在客栈洗浴泡澡,以他的习惯,一天本是至少要洗个三次,但这几天却被血婆婆带着满山乱跑,上已是脏得不能再脏,让他极是恶心,所以今天洗了六次,仍嫌不够。

    他上本有五只佛眼,上可查天,下可查地,就算睡觉时,也必有两只是睁着的,所以燕紫琼从石城一飞过,就马上被他发现。

    他看到这丫头带血迹,且断了一只手臂,手中拎着一串宝光婆娑的佛珠,于是猜想,必是血婆婆和弥勒僧等人已经追上了那些少男少女,其他人都已遭难,唯有这丫头带着胎藏琉璃珠逃了出来。

    他心中念头一转,立时飞出客栈,以佛眼悄悄跟踪少女。

    追了一大段,他看到少女落在小河边,一边包扎伤口,一边惊惶四顾,直至觉得无人追来,这才坐下歇息。

    男菩萨却是谨慎之人,虽觉少女不是假装,却仍以佛眼照天照地,直至确定方圆数里之外,除这少女再无敌人,这才冷笑一声,疾飞而去。

    他方一飞近,少女却猛然跳起,跃到冰上,有若惊弓之鸟:“谁?谁在那里?”

    男菩萨心想,这丫头倒是警觉得很,他从暗处飞出,少女看到他,脸色立时变得惨白,惊叫道:“男菩萨?”

    男菩萨缓缓去,语声却是轻柔得有若黄鹂:“,你莫要怕,你把你手中的佛珠交给我,我就放过你。”

    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极是“动听”,燕紫琼却是听得寒毛直竖,心想你一个大男人,不但穿得妖艳,连声音都是细声细气的,你是来恶心人的么?

    她惊惶不安,却又颤着声音:“其他人都被你们给害了,我、我就算死也不会把它交给你……”

    男菩萨森冷冷地道:“那你就去死吧。”

    一拳轰去,强大劲气直接贯穿少女口,少女睁大眼睛,栽了下去,古今颠反如意挂掉落一旁,被鲜血染得通红。

    果然是不知死活的傻丫头

    男菩萨看着胎藏琉璃珠,眸现贪婪之色,其他人累死累活,却被自己捡到这地藏王菩萨所用佛宝,他心中自是一阵惊喜。

    只要收了佛珠,再将这丫头毁尸灭迹,还有谁会知道这宝贝其实在他手中?

    他掠到冰上,伸手就往佛珠捡去。

    一道剑光破冰而出,直袭他的后。

    剑光是金色的,持剑的却是一名少女……燕紫琼。

    男菩萨大吃一惊,连宝贝也不敢捡了,回一挡,劲气与剑光骤然相交。

    燕紫琼虽是偷袭,实力却不及男菩萨,被轰得向后抛飞。

    但就在她的剑光与男菩萨的劲气相撞的那一瞬间,一只黑剑从男菩萨脚下钻出,刹那间便将他的双腿绞个粉碎。

    男菩萨惨叫一声,拔而起,想着要逃。

    燕紫琼强提一口气,踩在河边树上,弹而起,化作凌厉剑光直轰而去。

    与此同时,唐小峰也以化剑,疾掠而出。

    男菩萨大骇,却是来不及逃走,眼睁睁看着这一金一黑两道剑光轰来,强行挡了几下。

    但他双腿断去,失血过多,又心胆皆寒,如何能够挡住唐、燕二人的全力抢攻?

    只见两道剑光交错而过,这打扮得千百媚的恶僧子爆碎开来,坠在冰上,惨死当场。

    唐小峰飞掠而下,捡了如意挂,将男菩萨的尸体用三昧真火焚个干净,又把沾了血水的冰块全都轰碎,让它们顺流而下。

    毁尸灭迹后,两人虽然全湿透,衣裳都开始结冰,却相顾一笑。

    燕紫琼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唐小峰道:“进城”

    两人悄悄飞入县城……

    ……

    虽只是一个县城,人口却不算少,纵是夜间,有些地方亦是灯火通明。

    他们直接闯入一家本已关门的衣铺,找两件现成的衣裳,让老板娘帮他们当场修改,换去上湿衣。

    唐小峰又挑了好几件少女衣裳,二香五英不在这里,也无法知道她们合不合,直接打包就是。燕紫琼加倍付了银两,老板娘本是被他们的强行闯入吓得不轻,又见他们分别带剑,不敢拒绝,现在看到他们最后还是付了钱,而且付得不少,这才喜笑颜开。

    唐小峰问:“这几,城里可有什么新鲜事儿?”

    老板娘道:“最新鲜的,莫过于有一大和尚带着一大群的女徒弟,包下了城里最大的那家青楼。”

    两人对望一眼,燕紫琼笑道:“大和尚带着女徒弟去包青楼?果然是新鲜事。”

    老板娘道:“可不是么,城里人人都在谈这事呢。”

    他们问了那青楼的位置,离开衣铺,走在街上,七拐八弯。

    前方果然有一座青楼,楼内莺歌燕舞,门口守着的却是两个俏丽女尼姑。许多好事之徒在外头指指点点。

    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和尚在青楼包场,这种事却是亘古未闻。

    燕紫琼低声道:“这yin僧排场倒是极大。”

    唐小峰道:“走到哪里都要让他的那群女徒弟歌着舞着,住个客栈,要把客栈洗上一遍,这排场能不大么?”

    两人在周围绕了一圈,燕紫琼计上心来,道:“这和尚如此宣yin胡闹,铁打的子也受不了,我们何不先休息两个时辰,黎明前悄悄潜入,寻机刺杀?”

    唐小峰摇头道:“没用的,他修的是欢喜禅,可以采补阳,越是宣yin,法力越高,我们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悄悄潜进去,将他的女徒弟杀掉十个八个,以后对付他时也稍为容易一些。”

    燕紫琼道:“不杀这祸害,却杀那些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说话间,他们看到一群少女被人带着,哭哭啼啼地往青楼行去。

    唐小峰拉住旁边一名嗟叹不止的文士,问他这是什么形。那文士叹道:“近妖魔祸害,天下大乱,到处民不聊生,这yin僧也不知从何而来,自称佛祖转世,说是但有漂亮姑娘愿意归依我佛,全家必得佛祖庇护,还可赠金赠银,保她们父母一生平安……其实说到底,不过就是买卖人口罢了,虽有人上报官府,但这和尚也不知是何来头,也没人敢管。”

    燕紫琼明白过来,将唐小峰拉到一旁:“我们何不混在这些姑娘里头,再见机行事?”

    唐小峰道:“你一个姑娘家当然可以混进去,我一个大男人……”

    燕紫琼道:“你一个小孩,穿上女孩子衣裳谁也看不出你是男的。”

    唐小峰气道:“谁是小孩?你也不过就是大我一两岁,我怎就成小孩了?我这么有男子气概……”

    燕紫琼道:“罗嗦。”

    唐小峰:“……”你讲理不讲理?哪个大男人被你这么一说,都会觉得很没面子的。

    燕紫琼也不管他,直接偷了两破旧的女孩子衣服,找了个无人角落,他一起换上。

    唐小峰无奈,一边换衣,一边扭头偷看。少女背对着他,毫不犹豫地将上那新衣裳脱了下来,腿儿纤长,翘浑圆……

    少女头也不回:“你再偷看,我会揍你的。”

    唐小峰耸了耸肩,自己也将衣裳换了。

    将换下的衣服全都扔进燕家特制的百宝囊中,少女暗中使了个法,拉着他就往那群姑娘钻去。

    那些姑娘初始时,竟也不觉边多了两个人。

    只是很快,所有人都不知不觉地扭过头来,看着唐小峰。

    唐小峰很是无辜:“你们为什么这样看我?”果然是因为我太有男子气概,穿了女裳也不像女的么?

    燕紫琼却大是懊恼……忘了给他梳发髻了。

    天色本就较黑,虽有灯火,亦显昏暗,唐小峰本就是发育中的少年,若是穿了女裳,梳个发髻,只管埋头走路,别人也看不出什么,偏偏他穿的虽是女儿家的衣裳,戴的却是折上巾,看上去不像女的,反像变态,于是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唐小峰正想灰溜溜地逃走,其中一个低声道:“这位哥哥,你头发忘了梳了。”

    另一人嗤笑道:“你从哪来的啊,一点都不专业。”

    其他人也是议论纷纷,还有好心人干脆就帮他扯下头巾,现场梳了起来。

    唐小峰与燕紫琼却是睁大眼睛……这些“姑娘”穿着女孩儿衣裳,梳着发髻,说话细声细气,其实却个个都是少年。

    这么多人里,唯有燕紫琼一个是实实在在的姑娘家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