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救苦救难,一件佛宝

    大慈柔软俏观音现观音像,一白衣,美万方,她斜斜地卧在莲台上,却有许多男子对她顶礼膜拜,燕天陨正是其中之一。

    她一声笑,随手一指,被他指中的男子立时欣喜地爬上莲台,解她衣裳,吻她脯与小腹,就像发作的野狗一般,俏观音却又随手指了两个,其中一个正是燕天陨,他们看到燕天陨与另一人也兴奋地爬了上去,将俏观音当作圣母一般尽心服侍,做出丑陋姿态。

    燕紫琼紧紧握着飞剑,实不相信自己眼睛,她深知以前的天陨叔叔实是那种宁可死去亦不受辱的狷狂之士,亦多少有些大男子主义,纵然是用生死相,亦不可能屈服于别人,然而现在的燕天陨却根本不像是以前的他。

    燕紫琼杀意一动,俏观音立时生出感应,手中扬柳一甩,那些男子立时飞出,纷纷挚出神兵法宝,一阵搜索,却未搜到敌人。

    俏观音正自疑惑,远处却传来一声冷笑:“不过是来看看罢了,何用弄出这般阵仗?”

    梵音四起,曼妙歌舞,一群躯半露的女尼抬着紫檀,踏着虚空飞来。

    俏观音笑一声,缓缓卧倒:“你不去行你的乐,跑来看我行乐,还妄动杀机,莫非是吃醋不成?”

    大是欢喜佛怪笑道:“我会吃你的醋么?只不过是追人追丢了,过来看看他们有没有闯到你这。”

    俏观音失笑道:“闯进这转轮宝境的不过是隐玄七女跟两个小辈,我看你对血婆婆的那七个丫头早有心思,才让你去擒她们,你竟然将她们追丢?莫非是这些年来太过,伤了子?”

    大是欢喜佛冷笑道:“你这几年处处与我作对,凡是我收下的女徒弟,都要想方设法令她们失贞,我惩处她们,又哪会有那般好心?不过是你自己在这纵,不想做事,想法子把事推给我做罢了。若说吃醋,我看你才是一直在吃醋。”

    俏观音失笑道:“当年我不过是一时眼睛瞎了,才会嫁给你,你真当我还会留恋你么?”

    她将手一招,燕天陨钻入她的裙下,又吻又,俏观音笑不止。

    大是欢喜佛虽想强作欢喜,眸中却还是不由现出怒容,冷冷地道:“你自己不守妇道,难道还能怪我?”

    俏观音笑道:“众生欢喜,才是大欢喜,这话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你欢喜得,我欢喜不得?”

    大是欢喜佛先是怒火中烧,却又抓了两名年轻女尼放在上,左拥右抱,大笑三声,道:“都得,都得。”

    俏观音淡淡地道:“过了这三,你我断却因果,再不相干。”

    大是欢喜佛现欢喜颜:“甚好,甚好,本佛爷等这三,早已等了多时。”

    众女尼抬着他,就这样掉头离去。

    俏观音一脚踢开燕天陨,慵慵懒懒地斜卧莲上,喃喃道:“七世缘,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何苦来着?早知今,当初又何必去求欢喜,去求长生?”

    她在那里喃喃自语,一阵心乱,却未注意到另一中,有几个人影正从那些拥吻缠绵的女间悄悄退走。

    在惊动她时,唐小峰不往外逃,反带着燕紫琼和七女往那群醉生梦死的男女间藏,俏观音哪里想到他们竟然这般大胆?虽让人搜索,却忘了去查那间,而那些男女只顾**,根本就不管他们,再到后来,大是欢喜佛出现,俏观音以为泄出杀意的是大是欢喜佛,自然也就没有再让人搜,而他们就此安全地退了出去。

    他们来到暗处,唐小峰四顾无人,用朱砂笔在周围悄悄画了些仙篆,屏去香味,消去声音,这才说道:“听他们说话,这里似乎是什么转轮宝境,这转轮宝境又是做什么用的?”

    诸女摇头,林书香道:“虽不知是做何用,但听这‘转轮’二字,显然是跟佛门中的轮回有关。”

    唐小峰看着她,笑道:“你对佛教的东西倒是知道不少。”

    林书香微微一笑,阳墨香道:“姐姐从小就是病怏怏的,娘经常带她去寺庙求佛祖庇护,还有一些师太说她只要舍佛门,必能消灾难厄,娘虽不舍得,却也寻了许多佛经让她去读。”

    唐小峰心想“原来如此”,难怪这丫鬟对佛教中的三恶趣、四重恩等都有了解,正常况下,谁会让自己的女儿去读佛经?更何况是像她这样的官家小姐?

    燕紫琼道:“五恶佛中的欢喜佛和俏观音都在这里,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林书香轻叹一声,道:“不止是他们,若我所猜无误,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光头小和尚,很可能就是五恶佛中的无量小地藏,这小地藏看着虽小,听说却是五恶佛中最毒最狠辣的一个。”

    唐小峰道:“赤城山五恶佛,我只知道有大是欢喜佛、柔软俏观音、大悲弥勒僧,还有你们现在说的这个无量小地藏,最后一个是谁?”

    林书香道:“最后一个是佛眼男菩萨!五恶佛中,欢喜佛、俏观音美、弥勒僧狠、小地藏毒,这男菩萨却占了一个‘神’字,听说他天生佛眼,能知过去未来,却不知是不是真的。”

    唐小峰“切”了一声,心想我这穿越者现在都已看不清“未来”,他还能比我更厉害?我看他这个“神”,根本就是“神经病”的神。

    阳墨香低声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燕紫琼咬了咬牙,道:“俏观音必定是对天陨叔叔做了什么,才会让他变成这样,我一定要将他救出。”

    阳墨香道:“但那五恶佛,很可能都在这里面。”

    唐小峰耸了耸肩:“人家说不入虎,焉得虎子,我们现在既然已经入了虎,只怕想逃出去都难,那佛有很大可能仍然守在上头,既然如此,我们倒不如继续往下查探,看看能不能找到虎子,至少也要弄清这几个恶佛在这里做些什么,然后再想脱之策。”

    众女无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们在周围小心翼翼地搜着,又找到一个通往下方的通道,于是悄悄潜了下去。

    这一层却更加怪异,到处都是恶鬼,有的被利刀一遍又一遍地破杀,有的被串在剑上,一阵又一阵的嚎哭。

    还有许多铜柱,铜柱里烧着焦炭,不少野鬼被烙在上面,发出刺鼻焦味,此外还有滚烫的镬汤,森冷的雪地,尽有鬼怪锢其中,到处都是哀哭嚎叫,惨不忍睹。

    林书香轻叹一声:“刚才是三涂,现在是五苦么?”

    阳墨香看得头皮发麻,颤声问:“什么是五苦?”

    林书香道:“这五苦,乃是刀山地狱之苦、剑树地狱之苦、铜柱地狱之苦、镬汤地狱之苦、溟泠地狱之苦。《太上感应篇》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三涂五苦,便是上天用来惩罚万恶之人的刑罚。依《真诰》记载,曹地府有鬼神六宫、二十四品地狱,乃是天庭与西方佛祖所共建,用于夺纪夺算,决断罪人。”

    阳墨香有些发抖:“这里莫非真是地狱?”

    燕紫琼哼了一声:“这里若真是地狱,像那欢喜佛、俏观音、小地藏这等恶僧,便最该受这三涂五苦,为何他们平安无事?恶人既然不遭报应,那这些遭报应的,也就未必是恶人,我看这里并非地狱,只不过是那些恶佛弄出来的人间地狱。”

    唐小峰也是这般想的。

    他们悄然飞着,想要弄清这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满是慈悲,却几不可闻的声音突然在他们心头响起:“几位施主不可再往前飞,辩机与善土都在前方,你们再往前行,必定会被善土的佛眼发现。”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这声音从何而来。

    唐小峰低声问:“这辩机是谁,善土又是谁?”

    那声音再次响起:“这二人,在外头又被唤作大悲弥勒僧,与佛眼男菩萨,俱是恶名。”

    唐小峰等这才知道五恶佛中竟有两个在他们前方,这五恶佛任何一个都极是难缠,若是被那两个恶佛发现,他们只怕是悔之莫及。

    那声音道:“几位施主何不下来,与老僧一会,再行详谈?”

    二香五英看向唐小峰,唐小峰则与燕紫琼对望一眼。

    唐小峰小声道:“反正已被这人发现,他若要为难我们,只要通知那五个恶佛,我们想要好死都难,倒不如就去见见这人。”

    那人又发出声音,引导他们改变方向,远离五恶佛中的弥勒僧和男菩萨,从一条狭小地缝钻入,不断向下,一直来到最底层。

    在这里,他们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老和尚上串着条条锁链,又被闪着金光的神秘荆棘捆绑,全血流不止。

    这老僧先是看了唐小峰一眼,眸现疑惑,又看向燕紫琼和二香五英,念声佛号:“原来是诸位仙子,贫僧玄奘,有礼了。”

    唐小峰与诸女俱是一惊。

    他竟然就是名闻天下的三藏法师?

    唐时佛教本就昌盛,而玄奘法师更是大唐有名的高僧,不管是太宗还是高宗对他都极为敬重,他不但曾亲往西天求来三藏真经,又是东土唯识宗的创识人,诸女自然都听过他的大名。

    而对于唐小峰这穿越者来说,他就算不知道玄奘,难道还不知道唐僧?当然,《西游记》里的唐三藏只不过是吴承恩的再创作,除了人名,跟历史上的玄奘法师已没有多少关系,但就算是在历史书上,玄奘的大名也是被提到过的。

    只是,唐小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遇到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高僧。

    他在心中忖道:“高僧毕竟是高僧,一眼就看出书香、墨香她们是‘仙子’,她们自己都不知道的说。”

    话说回来,既是名满天下的高僧,为何却会落到这种地步?他正想问个究竟,玄奘法师却闭一阵眼,忽道:“辩机正往此处飞来,几位小施主且避上一避。”

    唐小峰等人左看右看,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

    玄奘却道:“几位不妨躲在贫僧后。”

    唐小峰与诸女对望一眼,按他指点,在这老僧后盘膝坐下。

    老僧念出一段经文,金光覆过,他们竟真的失了踪影。

    紧接着便是风声疾响,五恶佛中的大悲弥勒僧落了下来,在玄奘法师面前拜了一拜,冷冷地道:“师父可曾想通?”

    玄奘念声佛号,缓缓地道:“贫僧早已想通,徒弟可有想通?”

    弥勒僧抬起头来,木木然然地道:“我师宣传大乘佛法,广开教门,不正是为了救苦救难,普度众生?如今师父就为了一件佛宝,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为你一人受苦受难,我师怎能忍得下心来?”

    玄奘法师道:“万般佛法,都不过是‘破执’二字,若是在你眼中,这些人正受苦受难,那岂非证明你心中仍有苦难?你即识得苦难,又为何不救他们脱出苦难,以结善果?”

    弥勒僧道:“只要我师交出胎藏琉璃珠,这些人的苦难自可解除。”

    玄奘道:“你心中有苦难,贫僧心中却无苦难,你这心中有苦难之人种下的苦难,却为何要我这心中无苦难之人来救?”

    弥勒僧冷笑道:“这就是我师以前教导弟子时所说的慈悲心肠么?只要与己无关,苦难便不再是苦难?原来佛门中的救苦救难,救的只是自己的苦难?”

    玄奘道:“阿弥陀佛,徒儿你终于悟了。”

    弥勒僧眸现怒容,忽地一拳打去,强大劲气轰中玄奘法师,玄奘喷出一口鲜血,骨头碎裂。

    弥勒僧冷冷地道:“师父现在是否是在受苦受难?”

    玄奘法师道:“贫僧正在受苦受难。”

    弥勒僧道:“师父何不设法解脱苦难?”

    玄奘法师道:“徒儿何不设法解脱苦难?”

    弥勒僧怒道:“正在受苦受难的是师父。”

    玄奘法师道:“非也,非也,为师也好,那些被你与你的同伴无端端擒来,受尽三涂五苦的无辜魂魄也好,其苦难之源,都是徒儿你心中的苦难。你若能解脱苦难,我等自然也就没了苦难,还请徒儿你救苦救难,先解了你自的苦难。”

    弥勒僧森森然道:“说到底,你是既不想救人,也不想救己,只想等着别人来救?”

    玄奘法师道:“阿萨达王割喂鹰,证得释迦牟尼,婆罗门女舍救母,终成地藏菩萨。但要是阿萨达王知道自己证不了佛祖,婆罗门女知道自己做不了地藏,他们又是否还会割,还会舍?我交出佛宝,却救不了你的苦难,那我又何必交出佛宝?”

    弥勒僧冷笑道:“如此说来,佛祖也好,地藏也好,说是普度众生,终究还是为了自己?”

    玄奘法师道:“徒儿你又悟了,你再悟下去,为师却该拿你如何是好?”

    弥勒僧虽是怒极,却是拿他毫无办法,终究还是拂袖而去。

    玄奘法师叹道:“弥勒笑口常开,你却满是悲容,所以他是佛,你是僧,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待大悲弥勒僧去得远了,唐小峰等人才现出来,再次来到玄奘法师面前。

    林书香看着老僧,轻叹一声,道:“小女子想,阿萨达王就算知道自己证不了佛祖,亦会割喂鹰,婆罗门女就算知道自己成不了地藏,也会去救她母亲。”

    “善哉,”玄奘法师道,“佛祖心中有苦难,所以才能看到鹰的苦难,地藏王心中有苦难,所以才能看到母亲的苦难。佛祖割了自己的,地藏王投地狱,他们以自苦难,解救了他人之苦难,所以佛祖才是佛祖,地藏才是地藏。”

    林书香拜道:“小女子明白了。”

    唐小峰与燕紫琼、阳墨香、五英互相对望……她明白什么了?

    他们一点都听不明白……

    林书香却又看着玄奘法师,道:“法师适才说,那弥勒僧法名辩机?”

    玄奘法师道:“正是辩机。”

    唐小峰觉得辩机这个名字自己以前也听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林书香又道:“昔,太宗皇帝在位之时,太宗皇帝之女、高宗皇帝之妹高阳公主曾与一位僧人通,被御史上告太宗皇帝,大宗皇帝大怒,将那僧人腰斩弃市,连高阳公主边的侍女都杀了二十多个,那个僧人,似乎也叫辩机。”

    玄奘法师叹道:“正是那个辩机。”

    唐小峰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那个辩机。

    在后世,只要是与武则天有关的电影或是书藉,都会提到李治在位时密谋造反的高阳公主,而提到高阳公主,通常也会提到跟她通的那个僧人,那个僧人就是辩机。

    这辩机本是玄奘最看重的弟子,据说高才博识,学富五车,因编撰《大唐西域记》,又助玄奘译出诸多佛经而名噪一时,最后却因与高阳公主私通,而被李世民腰斩,令得当时人人扼腕叹息。

    却没有想到,辩机其实并未死去,反成了赤城山人人惧怕的五恶佛之一?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