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转轮宝境(求票!)

    (周一了,求推荐票啊推荐票!)

    燕紫琼手持紫伞立在雪中,宛若画儿一般,她听到动静,回眸一笑,见唐小峰也跟着爹爹来到这里,微觉诧异。她道:“爹,你为何让我一直等在这里?”

    燕义看着她,笑道:“实是有一件要事,要你们替我去做。”

    燕紫琼道:“爹爹请说。”

    燕义道:“你的天陨叔叔一个月前,带着一些弟子前往太湖斩妖除魔,调查太湖崩陷之缘由,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爹担心他有不测,想让你与唐贤侄去一趟太湖,你可愿意?”

    燕紫琼眼睛一亮:“爹你终于想要找些事让我做了?我还以为你要把我一辈子关在家中。”

    燕义失笑道:“我何曾将你关在家中?”

    燕紫琼抿着嘴儿:“你虽不曾将我关在家中,却也从来不将那些斩妖卫道之事安排给我,这和把我关在家里又有什么区别?”

    又问:“爹要我们何时出发?”

    燕义道:“事不宜迟,越早越好,你们现在便收拾东西,连夜上路。”

    燕紫琼不曾想太多,只是喜孜孜地收拾包裹去了。唐小峰却看着燕义:“大叔……”

    燕义长叹一声:“江湖险恶……多帮我照顾一下她。”

    唐小峰沉默一阵,也没有再说什么,于是找上二香五英。

    收拾好后,燕紫琼告别父亲,与唐小峰一同化作剑光,冒着大雪飞出山城,二香五英紧追在他们后。

    燕义立在雪中,看着女儿消逝而去的剑光,在他后,天机五剑中的燕天豪、燕天杰、燕地机、燕玄机四人掠了过来。燕天豪低声道:“大哥……”

    燕义缓缓道:“将家中的老弱妇孺都送走吧,还有那些前来学剑的无关之人,也让他们连夜离去。”

    燕天杰、燕地机、燕玄机应命而去。

    燕天豪踏前一步,与燕义一同看着燕紫琼与唐小峰消失的方向,淡淡地道:“大哥不用担心,紫琼已习得神霄第一剑,终有一天,剑术大成,必能将我燕家剑术发扬光大。”

    燕义微微一笑。

    这一点,他心中从来就不曾怀疑过。

    因为那是他的女儿……

    ……

    唐小峰和燕紫琼、二香五英一同飞出河东,又越过郑州、许州、颖州,往淮南飞去。

    有燕紫琼相伴,一路上自然不会寂寞,只是唐小峰心中还是不免疑惑,那就是燕义为何一回来,就急匆匆地把他们赶走?

    燕紫琼自然不会去怀疑她的父亲别有居心,唐小峰却在猜测燕家只怕是要遭难,燕义让燕紫琼连夜离开,是不想让她也陷入危险?

    太湖远在苏州,唐小峰拾到传书飞剑后赶到河东,他们现在又从河东飞往太湖,一来一去,早已耗费了不少子,就算黄天道的那些家伙曾经在太湖做过什么,现在估计也早就走了,而天机五剑中的燕天陨和他所带的那些燕家子弟,寄出传书飞剑时多半已经陷险境,现在只怕早就死了。

    燕义让他女儿前往太湖调查,很可能只是一个将她遣走的借口。

    太湖乃五湖之一,本是风景秀丽之地,然而现在却到处都是震裂的地缝,当然,骑田岭本是著名恶岭,山川倒塌后的场景自然更为惊人,太湖本是湖泊,地陷后,虽然到处都是巨坑与断岩,看上去却又比骑田岭好些。

    然而太湖本是鱼米之乡,附近住着不知多少人,因太湖崩陷而死的人数自然远远超过骑田岭,即便是现在,他们仍一路看到不曾被掩埋的尸体,惨不忍睹。

    低飞中,兰英突然指道:“主人,你看。”

    在一处断崖下,竖着十几根木桩,每根木桩上都串着一具尸体。

    这些尸体全都是青貌美的尼姑。

    秀英低声道:“她们是被大慈柔软俏观音害得失贞的那些人。”

    唐小峰点头。

    奇怪的是,这些年轻女尼死状虽然极惨,神却是祥和与平静,仿佛她们所接受的并不是什么悲惨的死亡,而是即将飞升至西方极乐世界所生出的喜悦。

    燕紫琼问清缘由,这才知道这些小尼姑是被俏观音害得失贞,而大是欢喜佛为了惩罚她们的失贞,将她们串在这里活活害死,不由极是愤慨。

    唐小峰却想着,虽然黄天道的人应该早已撤离,五恶佛中的大是欢喜佛和大慈柔软俏观音却有可能还在附近,他们的危险程度只怕是远远超出黄天道的那些家伙,于是让大家小心些。

    他们沿低飞掠,又飞了一段,直到来到太湖中心,突然看到,在他们前方有一座楼阁,楼阁极大,占地宽广。

    唐小峰与燕紫琼对望一眼……如此大的楼阁,他们竟然要接近至此才能够看到,实在是诡异至极。

    燕紫琼兴奋地道:“我们进去看看。”

    唐小峰心想,连里面有些什么都还没弄清,就一心想着进去,这算不算是好奇心杀死猫?只是,虽然楼阁内可能藏有许多危险,但连他也想弄清楚里面到底有些什么,这就好像是有人从海里捞起一个黄金做的盒子,哪怕盒面上写着“危险”二字,但又有几人真能忍住,不去将它打开?

    林书香急切地咳了几声,低声道:“公子……”

    唐小峰道:“不如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和燕小姐……”

    阳墨香叫道:“主人,我也要去。”

    唐小峰扭头看去,见阳墨香盯着那有若海市蜃楼般的楼阁,一脸兴奋与好奇,琼英和玉英也与她差不了多少,兰英、秀英有些犹豫,红英则一直都是怯怯的。

    林书香微微一笑,道:“奴婢只是提醒公子,要小心些。”对于这样一座莫名出现的楼阁,她心中亦多少有些好奇。

    楼阁实在太大,又是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让他们怀疑会不会只是一个幻象,但等他们越飞越近,楼阁却始终不曾消失,反变得更加真实,让他们确信这并不是个幻象。

    楼阁到底有多少层,他们也弄不清楚,一眼看去,直通天际。

    他们飞入其中,见内中金碧辉煌,两边座落着许多佛像,或是庄严,或是狠恶,前方则是一座巨大的如来佛祖金

    所谓如来本是“佛”的称谓,阿闪如来、药师如来、无量寿佛等等都是如来,但因人世乃是婆娑世界,释迦牟尼佛则是主掌婆娑世界的如来,所以现在,“如来”二字一般都是特指释迦牟尼佛一人。

    他们前方那巨大的金佛,塑的便是婆娑世界教主……释迦牟尼佛。

    唐小峰等人都不信佛,但既然看到了佛,也就随便拜了一拜,正要绕过如来佛像,一道剑光突然袭来,直夺唐小峰面门。

    唐小峰墨虹剑一架,一声锵响,金光四

    唐小峰截住剑光,蓦一抬头,见佛像肩头立着一个拔的中年男子,又有二十多名剑侠从他后飞出,剑光缭绕,杀气十足,朝他们疾冲而来。

    二香五英化作妖兽,与这些剑侠战成一块。

    燕紫琼却抬头看那中年男子,失声叫道:“天陨叔叔?!”

    原来他就是天机五剑中的燕天陨?唐小峰虽然截住剑光,手臂却隐隐有些发酸,正想着到底是什么人,竟有如此剑术,却没想到会是燕家的天机五剑之一。

    再一看去,与二香五英战在一起的那些人使的也分明都是燕家剑术。

    燕紫琼叫道:“天陨叔叔,爹担心你们遭遇不测,让我来寻你们……”

    燕天陨纵而下,飞剑一斩,斩出龙形剑光,直削燕紫琼咽喉。

    唐小峰急道:“小心!”脚步一错,替燕紫琼截住剑光,与燕天陨交战。燕紫琼叫道:“天陨叔叔,你不认得我了么?”

    燕天陨却对她看也不看,剑势异常凌厉。

    燕紫琼担心唐小峰遇险,只好也飞了起来,绕着燕天陨游斗。唐小峰一边战一边想着,燕家的天机五剑果然名不虚传,他与燕紫琼两人联手,依旧是险相环生。

    他们与燕天陨战得难分难解,另一边,二香五英却是大开杀戒,她们在血婆婆边时早已杀了不知多少人,不懂什么是留手,又踩着“七星反吟”,彼此配合,那些年青剑侠哪里是她们对手?或是被兰英所作的飞龙咬断脖子,或是被玉英所化的恶豹撕开子。

    这些都是燕家子弟,燕紫琼看了自然心痛,然而乱战之中,或是杀人,或是被杀,她也无法去责怪林书香她们。

    燕紫琼心中惊疑,面对的又是家里的长辈,自然难以用出全力,不知不觉中一个疏忽,被燕天陨用飞剑破入剑圈,直取心口。唐小峰发现形势不妙,一脚把少女踢开,替她接下飞剑。

    他一人对着燕天陨,形势更加不妙,连退几步。好在燕紫琼终究不是寻常女子,一旦认清形势,就不再有任何犹豫,一咬牙,剑光飞撩,开始认真对敌。

    两人真心联手,连燕天陨也难以敌住,不知不觉就扭转了战局。

    又是一声锵响,唐小峰截住飞剑,燕紫琼从他肩头跃过,剑光直取燕天陨眉心。

    燕天陨抽一退,二香五英却已杀光了那些燕家子弟,回攻击,燕天陨子一窜,又纵回如来佛像的肩头。

    燕紫琼抬起头来,怒视着他:“天陨叔叔,你可还记得我?”

    燕天陨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自然认得……你不是紫琼么?”

    燕紫琼原以为他是被谁控制,神智迷失,连没想到他仍然记得自己,心中更多疑问,只是她记忆中的燕天陨却也不是这个样子的,燕天陨本是天机五剑中最开朗最多话的一个,从来不曾有过这般木讷的表。她还想再用言语试探,燕天陨却像是突然听到什么般,回一纵,刹那间消失而去。

    燕紫琼看向惨死在周围的那些燕家子弟,心中一痛,咬牙道:“追。”

    竟是不顾一切地朝燕天陨追去,誓要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唐小峰自然不能任由燕紫琼孤闯入,于是紧追其后。

    二香五英对望一眼,也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

    他们一走,那巨大的如来金却缓缓扭过脑袋,看着他们的背影,本是俯视众生的慈祥表,一下子就变得冷与恶毒……

    ……

    唐小峰与燕紫琼追到一处所在,前方却有两个通道,一个向上,一个向下。

    他们所立之处则像是镜子一般,将他们清清楚楚地映在脚下,唐小峰与燕紫琼并肩而立,低头看去,甚至还能看到倒影中燕紫琼裙子内头袄裤的折痕。

    一个楼梯蜿蜒而上,一个楼梯蜿蜒而下,亦像是正与反两个镜像,仿佛其中一个只是另一个的倒影。

    像倒影,却又不是倒影。

    燕紫琼有些犹豫:“我们往哪里追?”

    唐小峰嘿笑道:“这种时候,就要靠我唐家秘传的问卦之术了。”

    取出一枚铜板,往上一抛,落在手背,看上一眼,却是反面。他无比认真地道:“往下追。”

    阳墨香气道:“主人,你这个也叫问卦么?”

    唐小峰笑道:“无所谓啦,不管往上往下,我们都不知道有什么玄虚,随便挑一个就是。”

    他说无所谓,燕紫琼却还真就无所谓,一头就往下方飞去。

    唐小峰咋舌……我是该说她勇敢呢,还是该说她单纯?

    话又说回来,这位即便是在如此处境,却仍然这般坚强与决绝的燕家大小姐,还真是充满了魅力。

    唐小峰二话不说,也往下追。

    阳墨香嘀咕道:“主人对她真好。”

    秀英笑道:“你莫非是在吃醋?”

    阳墨香气道:“我吃醋?我我我……我为什么要吃这大坏蛋的醋?”

    玉英清清冷冷地道:“你不是都陪主人睡过了么?”虽然她只是在说笑,但就算是说笑时,她也从来都是这般的清冷。

    阳墨香气道:“我我我……我们又没做过什么。”

    林书香摇头失笑:“这种时候了,你们还说这些?还不快追?”

    带头飞下,其他六女亦紧紧伴在她边。

    他们不停地往下飞,终于来到下一层。

    周围景忽地一变,不再是那般金碧辉煌。

    他们脚下尽是火海,一道道烈焰冲天而起,火海内有无数妖魔在内中挣扎嚎哭,它们被烈焰一遍遍地烧着,看得人心发凉,让人无法去想象它们所受的痛苦。

    林书香低声道:“太湖崩陷,周围本是出了许多妖魔,然而我们这一路行来,竟然不曾遇到一只,这些莫非就是原本散在附近的那些妖魔?”

    唐小峰道:“这些火又是什么火?”

    燕紫琼道:“这些乃是业火,这种火并不会直接伤人,却会因一个人的罪孽而炙烤其灵魂,罪孽越深,所受的业火越重,我燕家神霄九剑中的第一剑便是引来罡风和业火,合成天雷,越是罪孽深重之人,便越难抵挡。”

    这些妖魔被业火烤得凄厉惨叫,纵然知道它们全是罪有应得,却也让人看着心中不忍。

    他们继续飞着,又找到一处向下的通道。

    再往下飞了一阵,周围景又是一变。

    这一次,他们是处在一处森冷暗的所在,脚下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怪物,这些怪物互相撕咬,彼此吞食,鲜血从它们体内流出,流得到处都是,又有十二神人手持鞭子见怪就抽,鞭子过处,血花乱溅,直看得人头皮发麻。

    唐小峰觉得后有人抓住他的衣服,颤颤抖抖,于是回头一看,发现颤抖的是他的丫鬟红英。邵红英在七女中最为胆小,经过上一层时,早已吓得不知所措,这一层却比上一层还要凄惨,她被吓得整个脸一片惨白。

    唐小峰将红英抱了过来,红英化作小小玉兔缩在他的怀中,稍为心安了些。

    他又往后看去,见病弱的林书香居然最为镇定,兰英和秀英也还好些,阳墨香却早已吓得面无血色,其实并不比红英好到哪里,只不过红英还敢往主人怀里钻,她却不好意思让人看出她在害怕。

    至于玉英,则依旧是那般的面无表,鬼才知道她到底怕是不怕。

    唐小峰抱着红英所化的玉兔,以墨虹剑护,与燕紫琼一同搜索。

    这个地方实在太过奇怪,他们甚至不敢肯定自己乃在太湖底部,还是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很快的,他们又找到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唐小峰沉吟片刻,道:“刚才那一层遇到的是被业火焚烧的妖魔,这一层是互相撕咬吞食的怪物,你们猜,下一层会是什么?”

    阳墨香颤声道:“这、这怎么猜得出?”

    唐小峰道:“丫鬟,你忘了叫主人。”

    阳墨香气得想要踹他……这种时候了,这混蛋居然还在意这个?

    玉英略一沉思,道:“莫非主人猜得出来?”

    唐小峰正要回答,见林书香亦是若有所思,于是看着她,笑道:“看来你也猜出来了。”

    林书香轻叹一声:“下一层,莫非是饿鬼?被刀剑迫的饿鬼?”

    唐小峰道:“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们一同往下飞去……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