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唐小峰vs燕紫琼

    第二天一早,唐小峰醒来时,枕边的可小狐还在睡着。

    阳墨香虽然变作妖狐,却毕竟从来不曾与男人同共枕,心里一直跳个不停,直至天亮方才睡着,此时自然是醒不过来。

    唐小峰抬起头来,见林书香不知何时已来到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悄悄起,跳到下,在林书香的服侍下梳洗一番。

    林书香道:“燕小姐在外头等着公子,不知是有何事。”

    一大早的,燕紫琼跑来找我?

    唐小峰心想,难道她昨晚也被我的绝世诗才倾倒,几个时辰没见到我就想得紧?唉,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的十佳少年,还真是容易惹上孽缘啊。

    要低调,要低调……

    唐小峰一脸嘿笑地掠了出去。

    见他那兴冲冲的样子,林书香无奈摇头。

    阳墨香醒来时,见上只有自己一人,反而是姐姐坐在头,笑笑地看着她,脸儿不由一红,变回人,东张西望:“主人呢?”

    林书香失笑地想,妹妹这“主人”是叫得越来越顺口了。

    “早就走了,”她笑笑地拉起妹妹,“越来越懒了,还不起来?”

    阳墨香嘀咕道:“明明是姐姐越来越坏了,昨晚也不管我。”

    林书香急咳一阵,才没好气地道:“你若真不愿意,化作妖兽就逃,公子难道还真会去捉你不成?”

    阳墨香担心地看着她:“姐,你的病……”

    林书香温柔地道:“不碍事。”她将妹妹拉起,替妹妹梳着秀发,梳着梳着,忍不住又是一阵急咳。

    阳墨香益发担心:“姐,真的不碍事吗?”

    林书香笑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阳墨香嘀咕道:“都是那坏蛋,自己有手有脚的,还整天把姐姐使唤来使唤去。”

    林书香沉默一阵,问:“妹妹,你觉得公子人怎么样?”

    阳墨香气道:“大坏蛋一个。”

    “是么?”林书香替她盘着发髻,“他要真是坏蛋,我们早就已经被婆婆害死,他要真是坏蛋,我们做他丫鬟,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的罪。公子固然不是那种忧国忧民,以天下大义为己任的侠士,但却是那种会为了自己所关心的人出生入死、敢与全天下人做对的英雄。”

    阳墨香嘀咕道:“姐姐你总是向着他,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顾了。”

    “其实还不是为了你们?”林书香轻叹一声,“大家都已不再是以前的千金小姐,江湖险恶,后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恶之徒,纵连婆婆,也不知何时会再找上我们。公子年纪虽然不大,却颇有才智,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就算喜欢胡闹,却也都无伤大雅,不会真的仗势欺人……”

    阳墨香更气:“他还不仗势欺人?”

    林书香摇头道:“真正仗势欺人的,你们都还不曾见过,纵连婆婆,其实也都还算是好的了。就因为你们总是这般天真,才让姐姐放心不下,若是姐姐有个三长两短,有公子照顾你们……”

    她一阵急咳。

    阳墨香疑惑地抬起头来,扭头看向姐姐:“姐,你今天是怎么了?”

    林书香笑了一笑:“也没怎么,好久没有跟妹妹谈心,随便说说罢了。”

    不知怎的,阳墨香心里涌起一阵不安……

    唐小峰追着燕紫琼飞出山城,落在远处的山岭上。

    山岭间雪松密布,层层白雪铺在峰头,虽有阳光洒下,积雪却是不化。

    唐小峰笑道:“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燕紫琼挚出剑来,斜斜地指着他:“昨战得不痛快,我们再比一场。”

    唐小峰道:“喂……”

    燕紫琼冰冷冷地道:“你不是说,若是生死相拼,活下来的一定是你么?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放手一试,生死各安天命。”

    唐小峰转就走:“没兴趣。”

    燕紫琼笑道:“想走也来不及了。”

    剑光一闪,刹那间刺了过去。

    唐小峰脚步一错,凌厉剑气从他边窜过,将一棵古松直接轰断。

    这丫头竟是来真的?

    燕紫琼瞅着他:“昨天那一战,看你也是斗志十足,非要跟我较个高低不可,现在没人打扰,不是更可以打个尽兴?”

    唐小峰没好气地道:“大家都是剑侠,昨天光明正大地打上一架,那么多人看着,就算我杀了你,谁也不敢说我什么,顶多就是换上更厉害的继续挑战。现在没人作个见证,你要是被我杀了,谁知道我们是斗剑?到时他们说我偷袭暗算,我的几个丫鬟还押在那里,我往哪逃去?”

    燕紫琼翻个白眼:“就知道是你杀了我?”

    唐小峰耸肩:“我杀了你,就已经很糟糕了,要是我被你杀了,那岂不是更糟糕?这一战打得一点都不合算。”

    燕紫琼道:“简单至极,我们写下生死状就是……纸和笔我已经准备好了。”

    唐小峰:“……”

    看来她确实是来真的。

    唐小峰虽然也想跟这位他仰慕许久的女剑侠战个痛快淋漓,但怎么也没到非得分出生死的地步,不免有些犹豫。燕紫琼却不管那么多,取出纸笔自己写了生死状,画好押,就这样扔给唐小峰,至于唐小峰写不写,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唐小峰心想,昨晚赏梅观月时都还好好的,她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一下子就要生要死起来?

    他却不知,燕紫琼并不是跟他有仇,实在是难得遇到他这样的对手,心痒难耐。

    自她开始学剑以来,同龄中几乎无人是她敌手,她的哥哥燕勇大她好几岁,以前凭着年龄优势还能胜她,现在却总是找着借口不跟她打。其他人也都开始避着她,有的怕输,有的是因她为燕家家主之女的份,让她颇为无趣。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唐小峰,年纪比她还小,剑术却丝毫不弱,她很清楚昨天那一战唐小峰根本没有发挥出全力,当然,她自己也是一样,再加上唐小峰那句“若是生死相拼,我活着,你死掉”,勾起了她的好胜心,这才一大早就来找唐小峰斗剑。

    唐小峰见她实在是兴致勃勃,不由也激起战意,叫一声“好”,竟也写了一张生死状。

    两人双剑互指,剑气暴涨,周围积雪纷飞,古松乱摇,坠下无数针叶。

    燕紫琼紫衣紫裙,剑气却是金色的,金得耀目。

    这耀目的剑气宛若太阳,与东方初生的旭混成一体,彼此不分,并随着气势的提升而更加夺目,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闭上眼睛。

    然而唐小峰却很清楚,不要说闭上眼睛,哪怕他的眼睛只是眨上一眨,燕紫琼的飞剑很可能就已贯穿他的膛。

    他一边与少女的剑气相抗,一边淡淡地道:“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会说生死相拼的话,一定是我活下来,你死掉?”

    燕紫琼道:“为什么?”

    唐小峰冷笑道:“因为你只是一个名门世家的大小姐,不管你的剑术练得多强,究竟是不曾经历过直面生死的战斗,而我却在东海、岭南等地,面对过不知多少强敌,有许多对手的实力甚至远远超过了我,最终我却都活了下来。这种生死一线的经历你不曾有过,这就是我的强处,你的弱点,单凭这一点,我的胜算就远远大于你。”

    燕紫琼清清脆脆地道:“有道理。”

    唐小峰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她竟然毫不犹豫地承认下来,而气势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

    “如果你想通过言语来打击我,消弱我的气势,那你就别妄想了,”少女直截了当地道,“你所说的那种战斗,我确实不曾经历过,但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是一名剑客,一个剑侠,只要我拿着剑,那种生死一线的战斗,甚至是毫无希望的战斗,我都随时有可能遇到,所以我一直都在做着准备,我可能会死在你的剑下,也有可能死在下一场的战斗中,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后悔,因为,这是我自己所选择的路。”

    她每说一句,气势便涨上一分,不经意间,便已将唐小峰的剑气死死压住。

    唐小峰心中叫苦,他想用言语将少女撕开一条心灵空隙,为自己增加胜算,没想到少女反而借着对他的回应,加强了她自的信念,并借着这个机会气势大涨。

    在他眼中,燕紫琼神采飞扬,看上去是那般的自信与执着,她的眼睛光采闪动,她的脯随着均匀的呼吸微不可察地起落着,她手中的剑也随着某种奇妙的韵律轻轻晃动。

    她的脸是绯红色的,滴滴的,仿佛用手轻轻一触就能挤出水来,披在肩上的半臂系得稍有些松,露出半截雪白人的……

    唐小峰闭上眼睛。

    他本不应该闭眼的,但他发现,他要是再看下去,只怕自己连那仅存的一点点战意都会失去。

    他方一闭眼,燕紫琼飞剑立时一振,振出万千星点,铺天盖地地卷了过去。

    万千星点之后,更有惊人剑光直取唐小峰膛。

    爆棚至极点的气势,加上如此凌厉的一击,先声夺人,如长虹般贯来。

    唐小峰子一扭,将剑一截。

    一声锵响,精光四溅。

    他的墨虹剑横在口,燕紫琼手中飞剑点在墨虹剑的剑上。

    他虽闭着眼睛,却凭着“星空倒转”摆脱少女剑气对他魂魄的锁定,再及时架住这破空而来的飞剑。

    燕紫琼赞道:“好!”

    剑势一变,漫天花雨。

    唐小峰蓦一睁眼,竟看到无数花朵飘下,燕紫琼却没入花中,失去踪影。

    这些花在他边快速旋转,直转得天昏地暗。

    紧接着,所有花朵全都化作了剑,如暴雨般袭向唐小峰。

    唐小峰子一旋,旋出一阵狂风……“风华剑舞”!

    锵响连连,有若雨打芭蕉,由缓而急,紧接着就成了狂风骤雨。周围松树纷纷倒下,地上残雪快速融化,刹那之间,血花飞溅。

    两人的影骤合即分,唐小峰向后几个纵跃,落在一块尖石上,燕紫琼向后一个空翻,点在一棵松树的顶端。

    唐小峰口被剑划出血痕,燕紫琼咽喉泌出一滴血珠。

    燕紫琼诧异地道:“你倒转阳避开我的必杀之剑,剑化旋风回应我家传绝学‘漫天花雨’,你这两招如此神奇,我竟从未见过,这到底是何招式?”

    唐小峰见她刚才差点就与自己同归于尽,却还是如此镇定,看不出有半点心悸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他道:“一招叫星空倒转,一招叫风华剑舞,是一位叫颜紫绡的姑娘创出来的,以后我可以介绍你认识她,你们一定会成为朋友。”

    燕紫琼惊道:“你莫开玩笑,这样的绝招,竟是她独自创出?”

    虽然各门各派都有绝招,但这些绝招通常都是耗尽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经过无数次的磨炼才最终成型,就像她刚才所用的“漫天花雨”便是如此。唐小峰却说那般神奇的两招,竟是一位姑娘独自创出,而且听上去,那位姑娘像是跟她差不多大的样子,她如何不会惊讶?

    唐小峰道:“这种事有必要开玩笑么?”

    燕紫琼道:“你刚才说,那位姐姐叫什么名字?”

    唐小峰道:“颜紫绡,她应该比你还小一些。”

    燕紫琼突然想起什么:“颜紫绡?我想起来了,前些子我遇到一个妹子,她的名字就叫颜紫绡,也是一名剑侠,可惜被人杀了……”

    唐小峰失声道:“你说什么?”

    燕紫琼道:“我说她被人杀……”趁着对方一分神,剑光如霹雳般直斩而下。

    该死的“鹦鹉舌”!

    唐小峰避开剑光,墨虹剑脱手飞出,竟是以攻对攻。

    两人一边以心御剑,一边不断纵跃,从一棵树纵上另一棵树,从一座峰头纵上另一座峰头。

    唐小峰见这样子无法赢下来,子一窜,与墨虹剑合成一体,整个人都剑气化,化作一道浓烈的黑色剑气轰向燕紫琼。

    燕紫琼被那强大戾气所惊,召回飞剑,御着剑光就往上飞。

    唐小峰化作黑色巨剑直追,两人一前一后,飞上云端,其势不停,直至空气稀薄,竟与那充满罡风业火的苍穹越来越近。

    唐小峰发现燕紫琼在飞逃中,上金光越来越亮,就好像是在蓄气一般,刹那间,她子一折,竟是整个人都化作七彩交织的神女,将剑一指,苍穹之上的罡风业火全都引至剑尖,双手一挥,划破苍穹,引出天雷轰向唐小峰。

    唐小峰大吃一惊,他突然意识到,燕紫琼所用的竟是他与颜紫绡曾经习过的“风雷破九霄”,当年他与颜紫绡被虎妖追杀,逃至间山,末空尼给了他们一张剑谱,剑谱上所记的就是这招。

    原来“风雷破九霄”竟是燕家的剑法?!

    只是,比起他与颜紫绡所学,此时此刻燕紫琼用出的显然才是“风雷破九霄”的真正精髓,她竟是以自为引,引来罡风业火化作天雷向他轰来。他避无可避,只能以三昧真火强行燃烧自魂魄,换来更强更烈的紫幽仙气。

    紫幽仙气提升至极点,他所化成的黑剑却压缩至细细的一道疾光,朝天雷倒迎而上。

    疾光与天雷一撞。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天盘摇动,数颗流星坠下,紧接着就是空间撕裂,更多的天雷被两人之间的玄气碰撞所引发,交错轰下。

    唐小峰与燕紫琼俱被天雷轰中,如断线风筝般坠了下去。

    下坠中,唐小峰喷出一口鲜血,艰难看去,燕紫琼就在离他丈余处,翻翻滚滚,已是失控。

    如果就这样撞向底下山峰,不管是他还是燕紫琼都无法活得下来,他强提一口气,让体内还源仙气转了一转,子扭动,硬生生改变坠落的轨迹,向燕紫琼快速接近。

    两人触在一起,搂成一团,他吻了上去,借着“蝶恋花”心法采来她体内先天灵气恢复自伤势,又将还源仙气度了过去替她治疗。

    两人的真真阳流转了几下,体内剑气恢复了许多。

    燕紫琼猛地睁开眼睛,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不知怎的却又一下子好了许多,她本就是出自剑侠世家,见唐小峰强吻着她,立时猜出这是某种双修心法,也不害臊,只是突然睁大眼睛,使劲拍着唐小峰的肩膀。

    一道惊天动地的雷霆以万钧之势,朝他们直压而来。

    刚才的玄气冲撞离罡风层实在太近,生出的气劲竟是引发神霄之雷,若被这天雷击中,他们只怕连魂魄都要散作飞灰,就此形神俱灭。

    换句话说,他们等于是引发了修仙之人三百年一遇的天劫。

    两人都知道形势不妙,却藉着口舌相连、阳交感所生出的心有灵犀,刹那间想出对策,同时足点虚空,顿在空中。

    燕紫琼衣裳一卷,化作神女,唐小峰双目怒瞪,黑气腾腾,两人同时出剑,双剑一个交错,合成一体,直往神霄天雷轰去。

    剑气与天雷一个对撞,炸出灿烂光芒,仿若焰火一般,千花万树。

    劲气狂卷,两人被狂风带着又往下坠,即将坠在峰头时,唐小峰搂着燕紫琼子一扭,整个天地都像是倒了过来,蓦地旋了一下。

    然后他们才撞断了一棵古松,又在地上滚了几滚。

    双唇分开,唐小峰压在少女上,直喘着气,少女硬生生把他推开,虾儿般扭曲躯,喷了几口血,这才缓过气来,然后便与唐小峰肩并肩地躺在地上,看着依旧电闪雷鸣的天空。

    看得兴起,燕紫琼咯咯咯地笑着。

    唐小峰无奈摇头:“你这个疯丫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疯的。”不过就是斗剑罢了,用得着弄到这种地步么?

    燕紫琼却笑得极是开心,又道:“我现在信了。”

    唐小峰扭过头来,瞧着她那美丽无瑕的侧脸,问:“信什么?”

    燕紫琼道:“如果昨一见面就生死相拼的话,你活着,我死掉。”

    唐小峰道:“你才知道么?”

    “但是现在不会了,”燕紫琼笑得灿烂,“因为我现在也死过一次,我已经真正体验到了生死一线的感觉,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不要再有下一次啊……这真是个疯丫头。

    远处,划来道道剑光,燕天豪率着几个兄弟和一众弟子匆匆赶到,看着躺在地上开心大笑的燕紫琼、翻着白眼的唐小峰,又抬头看看苍穹破碎的天空,面面相觑……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