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梅花仙子

    虽然已经接触了许多花神,但唐小峰真正能够对应得上的,其实没有几个。

    颜紫绡与燕紫琼都是剑侠,他前一世看书时就对这两个美眉极感兴趣,因此知道她们一个是凌霄花仙子,一个是碧桃花仙子。

    若花是花中之王,牡丹花花神转世,这个想记不住都难,廉锦枫不只是出现在《镜花缘》这本书里,连她的事迹也被改编成了戏曲,因此唐小峰知道她是水仙花仙子。

    他知道徐丽蓉、骆红蕖、薛蘅香、姚芷馨、祝题花等人都是花神,但她们究竟是哪朵花的花神,他却根本就记不住。

    阳墨香抬起头来,见唐小峰正盯着她发怔,不由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心想我的脸上又没长花,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还是你想出了新的法子捉弄我?

    唐小峰看着她的俏脸,只觉细润如脂,粉光若腻,让这样的美人儿无端端惨死在战场上,老天这是瞎了眼么?

    阳墨香原本怀疑他又是在想什么欺负人的主意,然而看到他那满怀同的眼睛,心中更是疑惑,只好轻轻唤道:“主人……”

    唐小峰抬起脚,三两下擦干,跳下来拉了她就走。

    阳墨香大叫道:“你、你做什么?”

    唐小峰道:“要叫主人。”

    阳墨香道:“主人,你你你、你要把我拉到哪里去?”

    唐小峰头也不回:“看梅花。”

    阳墨香:“啊?”

    ……

    唐小峰与阳墨香在燕府一名侍女的带路下来到后园。

    林书香与五英早已来到这里,明月初上,残雪未消,美眉们莺莺燕燕,俏语连连。

    她们以前原本也是千金小姐,现在却是家破人亡,这一年多里,在括苍山上除了修炼、杀人,就是受血婆婆的欺压和虐待,这种月下赏梅的风雅之事她们以前虽然常做,现在回忆起来,却仿佛是前世之事,自是不免感触。

    林书香看到公子拉着妹妹一同前来,微微一笑,阳墨香却是一路忐忑,总怀疑唐小峰是要把她骗到哪个谁也找不着的地方去,再把她什么什么的,没想到唐小峰真把她带到这里,这让她心中……更加忐忑。

    谋,一定有谋。

    清香四溢,那一朵朵花瓣有若彩蝶,看得人心悦神怡。

    唐小峰带着七个丫鬟在一朵朵梅花间闲逛。

    他笑道:“赏梅,赏梅,没有诗词,算什么赏梅?丫鬟,还不作诗?”

    阳墨香瞅着他:“你自己……主人,你自己为什么不作?”

    唐小峰嘿嘿地道:“我怕我才气太高,作出来的诗吓着你们。”

    阳墨香哼了一声:“奴婢确实是被吓着了,不过是被主人你吹出来的牛皮吓着了。”

    唐小峰道:“罢了,你主人我就抛砖引玉,你要真心觉得好,今晚你就给我侍寝。”

    阳墨香气道:“你想得……”美字还没说出来,心中却是念头一转,计上心来,道:“主人若是作得不好,那又如何?”

    唐小峰道:“我要是做得不好,从明天开始,你是我的小姐,我就是你的小厮。”

    阳墨香心中一喜,忖道:“我看他整天嬉皮笑脸,做事全无定,能有多少文采?纵真有文才,他说要我真心觉得好才行,那就算他做得好,我偏偏说它不好,他又能奈我何?这个笨蛋,这首诗作完,你就死定了,我要把这几天所遭的罪,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她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唐小峰道:“要叫主人。”

    阳墨香额上黑线涌动,终是想着只要再忍这么一下,就这么一下……

    于是温柔地福了一福,甜甜地道:“主人,那就这么说定了,只是主人要做的诗,不但要应景,还要让奴婢心服口服才行。”

    林书香与五英如何猜不出她的心思?不由看向唐小峰,心里想着公子如何有这般自信?他这么托大,看来是要遭墨香的罪了。

    唐小峰却是嘿嘿一笑,负着双手,在月下梅间,装模作样地走着。

    对于诗词,他可是很有自信的。

    这些美眉哪里知道,他不但有个中过探花的爹,有个连天书都看得懂的姐姐,还从小就是一个五讲四美三的好孩子?她们要是知道的话,也就不敢小瞧他了……

    好吧,其实他有没有探花老爹,有没有才女姐姐,这个一点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是个穿越者啊?

    他似是一阵思考,然后才慢慢吟道:“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七女尽皆动容……这首诗虽无梅字,诵的却是月下之梅,园中之梅,且意境高雅,竟是足以流芳百世的绝世之作。

    她们自然不知道,这首七律乃是后世诗人林逋的《山园小梅》,原本就是千古传诵的名作。

    把后世出现的佳作搬出来“技压全场”的桥段,唐小峰上一世在网络小说里看得多了,自己却还是第一次“实际作”,见七女果然被他震住,心里一阵得意。当然,那些网络小说里经常会出现穿越到秦朝却借用宋朝小词,古体诗和近体诗分不清楚等各种常识错误,但唐小峰好歹是出自书香门第,这种错还是不会犯的。

    百花中无一不是才女,林书香等人自然也不例外,这首《山园小梅》不但合景,意境之高更是少见,她们如何判断不出?

    阳墨香咬了咬嘴唇,心里想道:“我管他呢,他说了要让我心服才算,我偏说我不服,他难道还能把我的心剖出来看?就算姐姐她们说我耍赖,耍赖就耍赖,她们又能拿我怎的?”

    想到这里,她,道:“你这诗……”

    唐小峰道:“墨香,你要是昧着良心明明好的说不好,那你就算不用作丫鬟以后也会沦落青楼做女卖给老头做小妾生个儿子没股儿子长大做蛮童所以你要想清楚了没想清楚现在还可以再想。”

    他一口气说下来竟是丝毫也不停顿,显然这段话事先就已经在肚子里滚了好几遍就等现在说出。

    阳墨香脸憋得红红的,竟是说不出话来。

    兰英、红英、琼英、秀英、玉英俱是掩着口儿偷笑,林书香更是无奈摇头,想着自己这傻妹妹哪里会是公子对手?正要拉着妹妹向公子求饶,另一端却传来掌声:“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此诗要不是佳作,天下还有佳作不成?”

    众人看去,却是燕紫琼带着两个少女,从梅花间转了出来。

    燕紫琼穿着一深紫色金丝缀边明月衣,外罩对襟半臂,下穿紫色缀星百褶裙,登着一双紫色绣花鞋,亭亭玉立,宛若一株紫丁香,纵然是从夜色间飘出,亦是让人眼前一亮。

    那两个少女却又不同,一个明眸皓齿,穿着鹅黄色和风伴月长裙,骨格风,一个玲珑小巧,穿着红色小深衣,腰间束绦,小可

    燕紫琼向大家介绍,原来这二人一个是她表姐,名字唤作姜丽楼,一个是她表妹,叫作张凤雏。

    唐小峰想,花神这东西,果然走在路上都能随便撞死几个。

    燕紫琼看向唐小峰,笑道:“想不到你不但精通剑术,连诗句亦是如此了得。”

    唐小峰双手抱,叹道:“一般,一般而已,我在岭南时,大家都说我书剑双绝,其实一般,都只是一般。”

    他真是一个又率直又谦虚的好孩子!

    燕紫琼让人掌上灯笼,移来桌椅酒菜,要与大家谈诗作对,聊雪说梅,林书香等因是婢女分,不肯上桌,燕紫琼却看出七女气质不俗,绝非寻常女子,她自己又是豪迈之人,非要拉她们上桌。

    唐小峰本就是好闹的人,更不会在乎那些规矩,也把七女拉了上来。

    大家坐定,行起酒令,谈些诗句,几圈下来,燕紫琼开始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七女,单论诗词学问,林书香、阳墨香、章兰英、田秀英四女竟然全都在她之上,连邵红英、戴琼英、钱玉英也都不下于她和姜丽楼、张凤雏三人。

    唐小峰想,这也是当然的,在《镜花缘》里,试时燕紫琼跟颜紫绡一样,排名都是在三四十名左右,林书香和阳墨香、兰英、秀英的具体排名他虽然已不记得,但却肯定是非常靠前,比这两个女剑侠要厉害得多。

    他却不知道,在《镜花缘》里,林书香在试中可是排在第十六位,阳墨香排在第十九,兰英排在第十八,秀英排在第十五。

    考虑到放榜时武则天曾因为他姐姐的名字不好,将前十名放到第十一至第二十名,后十名提到前十名,也就是说,在试时,林书香、阳墨香、兰英、秀英这四女原本都是排在前十位的,也就只有他姐姐唐小山、女儿国若花等少数几个变态可以相比。

    二香五英的学问如此了得,却仍然会给唐小峰做丫鬟,让燕、姜、张三人极是不解,然而几圈下来,唐小峰吟出的诗作却无一不是足以流传千古的名句,更是让她们大感佩服。

    唐小峰一边享受着众女崇拜的目光,一边想着:“唉,老,老,这节可真是老……”

    话又说回来,这种事还真是会上瘾的,自己连脑筋都不用动,把“后人”吟出来的传世之作抄袭一下,就可以打动芳心,令得人人刮目相看,这种轻易得来的满足感,想让人不爽都难。

    燕紫琼吟诗作赋的本事虽然不及林书香、阳墨香,口才却是极好。

    在书里有那么一段节,燕紫琼与颜紫绡劫囚车救人,易紫菱追了上来,颜紫绡而出要跟她战上一场,燕紫琼却把颜紫绡拉住,一通胡言乱语……咳,一通大道理把易紫菱说得“如同木偶,半晌无言”,最后自惭而退。

    唐小山从仙山寻到的天榜里给每个美眉都取了“外号”,三个女剑侠,颜紫绡的外号是“女中侠”,易紫菱的是“芙蓉剑”,燕紫琼的外号却是“鹦鹉舌”,为剑侠却以“舌”出名,可想而知她的口才有多厉害。

    主人口才极好,客人自然也不会寂寞,一夜下来,竟是欢笑不断。

    抛开唐小峰这独自一人伴着十位美眉的好少年不谈,二香五英也与燕、姜、张三人极是投缘,恨不得早相识,就好像上辈子在哪里见过一样……

    ……

    午夜过后,方才散场。

    唐小峰与七女回到住处。

    他拉了阳墨香就往自己房间走。

    阳墨香想要反抗,终是怯了起来:“主人,你、你要做什么?”

    唐小峰嘿嘿笑道:“说好的事,你还想反悔不成?自然是要你侍寝。”

    阳墨香适才一直躲在角落,恨不得唐小峰可以将这个赌约忘掉,唐小峰也一直都在跟其他人说说笑笑,仿佛根本已将这事忘了。

    没想到刚一回来,唐小峰马上就重提赌约,非要拉着她去“侍寝”,她可怜兮兮地回头看着姐姐,想要让姐姐帮着说话。林书香却是笑了一笑,也不管她,就自顾自地去了,她又看向兰英、红英、秀英、琼英、玉英五人,五女却是掩嘴笑着,没人帮她。

    她就这样被她的主人硬生生拉进了房间。

    红英怯生生地道:“我们、我们真的不救她吧?”

    秀英低笑道:“放心就是,主人又不会吃了她。”

    琼英道:“只是,想不到主人的诗赋竟是如此之佳,让墨香想赖都赖不掉。”

    秀英道:“你们有所不知,主人不但是剑侠,亦是名士之后,他的父亲便是当年与徐敬业、骆宾王结拜过的唐敖唐探花。”

    玉英冰冰冷冷地道:“原来如此。”她是冷惯了的人,虽然说得面无表,眸中却隐现敬意。

    阳墨香被唐小峰拉着进了房间,心里忐忐忑忑。

    唐小峰笑道:“你莫非是愿赌不服输?”

    阳墨香嘀咕道:“我、我又没说我心服……”

    唐小峰道:“难道你真心觉得那首诗作得不好?”

    阳墨香张着小口,却是无法说出昧心的话……单是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便已足可传世,一个晚上,燕紫琼和林书香等人都在将这句翻来覆去的玩昧,要让她说这首《山园小梅》作得不好,她也着实说不出口。

    况且她本就是梅花仙子转世,听到如此绝妙的咏梅佳句,心里早就喜欢得一塌糊涂,剩下的不过是嘴硬罢了。

    她嘀咕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从哪里抄袭来的?你今晚所作的那些诗,虽然个个都佳,风格却完全不同,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作出来的。”

    聪明。

    唐小峰想,梅花不但是岁寒三友之一,亦名列四君子、十二师,慧根就在那里,要想骗她绝不容易。

    他笑道:“你说我是抄来的,但像这般句子,若是前人所作,你怎么可能没有听过?输了就要认,知道么丫鬟?”

    可怜的丫鬟脸儿憋得红红的,颇有些不知所措,她以前毕竟是官家小姐,现在成为丫鬟已经是心中叫苦,要她去做“侍寝”这种事,她却哪里会肯?

    唐小峰却也不是真想把她怎样,只是喜欢看她受压迫后翘起嘴巴,哭又哭不出,气又气不得的样子,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心中实在是开心得很。

    他笑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心服?”

    阳墨香抿了抿嘴,抬头瞅他一眼:“你若还能吟出一首与梅有关的佳作,让我真心觉得好,我、我就陪你,但、但我虽陪你,你却不能对我做那种事儿。”

    唐小峰凑到她的面前,嘻嘻笑道:“哪种事儿?”

    阳墨香的脸益发地红了。

    唐小峰负着双手绕屋一圈,立在窗前,转头看她,见她俏生生地立在那里,玲珑可艳动人,于是缓缓吟道:“墙角一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阳墨香听他将自己比作梅花,心中喜欢,她从幼时起就喜欢梅花,亦喜欢这些吟诵梅花的诗句,听唐小峰念完,心里喜孜孜的,想装作不喜欢都难。

    唐小峰看着她,却又想起那句“寿阳梅碎骨”,心中涌起怜意。

    他来到前,道:“丫鬟,还不给主人宽衣?”

    少女无奈,来到他后,替他宽衣解带,服侍他上

    唐小峰缩到内头,让出半张,嘿笑地看着她。

    少女瞅他一眼,摇一变,竟化作一点可小狐,钻到上。她的体内藏有上古妖狐的兽魂,狐狸本就变化多端,可大可小,现在化作小狐狸,看上去竟也同样可

    唐小峰笑道:“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我真没打算对你怎样。

    可小狐吱吱地叫了一声,意思是“你管我啊”。

    唐小峰道:“要叫主人。”

    可小狐:“……”我都吱吱叫了,他也听得懂?

    唐小峰替她盖好被子,拂了拂她上毛发,就这样轻轻搂着可小狐,沉沉睡去。

    小狐闻着主人上散出的男气息,一颗心怦怦乱跳,竟是无法睡着……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