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当年侠义

    众人纷纷抬头,看到这两道剑光在空中彼此纠缠,难分难解。

    二香五英又惊又喜,周围的燕家子弟目瞪口呆,摸不着头脑。

    燕地机道:“原来他是故意示弱,却有奇招在如此强势的剑气对拼中脱,反袭紫琼后。”

    燕天杰道:“不过紫琼却也看穿他的意图,早有防备,不然的话,现在已经输了。”

    燕天豪皱眉:“你们有没看清这少年刚才是如何做的?”

    燕天杰苦笑,燕地机摇头。

    燕玄机却淡淡地道:“阳错位,乾坤倒转……别人没看清也就是了,大哥怎可能没看清?”

    燕天豪喃喃道:“我看清了,我只是没想到真有人能够做到……这少年到底是从哪来的?他的剑法,倒有些像颜家的紫歌剑术,却又有些不同。”

    说话间,两道剑光又不知对冲了多少下,金色剑光势盛,黑色剑光灵活。

    燕玄机道:“单论剑气,这少年远不及紫琼。”

    燕天豪道:“紫琼从小学剑,又有天生的慧根在那里,自然不是别人轻易比得了的,但这少年胜在机灵,不但奇招不断,且别出心裁,又似是经过大风大浪,适才以硬碰硬的蛮撞其实是装出来的,内心却是比谁都要谨慎,若非如此,他早已败了。”

    又是一次双剑相交,炸出万千星点。

    燕天豪掷出一剑,剑光划破虚空,硬生生将两人分了开来。

    两人落了下来,彼此互瞪。

    燕天豪干咳一声,道:“试剑而已,无需再打下去。”

    燕紫琼哼了一声,看着唐小峰:“再打下去,你一定会输。”

    唐小峰点头:“嗯,我一定会输。”

    燕紫琼收剑笑道:“你承认就好。”

    唐小峰道:“因为不是拼出生死。”

    燕紫琼又开始瞪他:“生死相拼又会如何?”

    唐小峰道:“我活着,你死掉。”

    燕紫琼将他瞪了一会,却不生气,掠上前去,看着他:“你现在几岁?”

    唐小峰报了上去。

    燕紫琼道:“小我一岁多。”

    唐小峰道:“那又如何?”

    燕紫琼拍着他的肩:“唉……不知死活的小孩。”

    唐小峰翻着白眼……

    ……

    与燕紫琼的这一仗让唐小峰意识到,燕家确实不愧是神州大陆赫赫有名的剑侠世家,燕紫琼也真不愧是碧桃花仙子转世。

    燕天豪与燕紫琼向他问明来意,他将路上捡到传书飞剑的事说了出来,天机五剑对望一眼,与燕紫琼一起,将他与七女带入内府。

    在这里,唐小峰见到了燕家家主燕义。

    燕义一脸虬髯,看上去极是豪迈,让人想着似这般粗犷的汉子,难怪会有一个像燕紫琼这般大大方方的女儿。

    燕义看着唐小峰,朗声道:“不知小兄弟所说的书信何在?”

    唐小峰取出信,在他面前晃了一晃,让他看清信上字符,却又很快就收了起来。燕义错愕地道:“小兄弟既是为送信而来,为何却又不愿交出?”

    唐小峰道:“我有一个条件。”

    燕天豪等人对望一眼,燕义却道:“你说。”

    唐小峰道:“我想知道信上内容。”

    燕义道:“这个……”

    唐小峰笑道:“我要不把这信送来,你们也看不到它,这样算来,你们其实也不亏。”

    燕义沉吟片晌,道:“我可否问问,小兄弟为何对信上内容如此感兴趣。”

    唐小峰道:“实不相瞒,在下本是岭南人士,数个月前,五岭中的骑田岭山崩地裂,我正好在那附近,怀疑有个人人都带着面具的神秘组织与此有关。有人截下传书飞剑,信却落在我的书中,当时便有人前来抢夺,而这些人跟我在骑田岭遇到的那伙带着同样面具,我与这些人结了仇,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来自何处,有何目的,我希望这封信能够给我答案。”

    燕义脸色微变:“带面具的人?”

    看来他知道那些人是谁!唐小峰想。

    燕义盯着他,道:“我虽不知信上内容,但前段时间,我燕家受朝廷之邀,确实有派人前往太湖查探山川崩裂之由,你说的那些戴面具的人,我多少也知道他们……但我又怎知你不是那些人派来试探我燕家的细作?也许你并非捡到此信,而是此信原本就是你劫下?”

    唐小峰开始对他生出好感……这汉子果然是人如其貌,有怀疑便直接说出,不肯拐弯抹角。

    唐小峰略一沉思,终于下定决心,扫视了燕紫琼、二香五英、四剑一眼,这才看向燕家家主,道:“我可以证明我不是细作,但却只能说与前辈一人。”

    燕义疑惑地看着他,挥一挥手,让燕紫琼和四剑退下,燕紫琼退出前好奇地看了唐小峰一眼,心想这小子到底有何秘密?

    唐小峰看向后七女:“你们也退下吧。”

    七女缓退出,内很快就只剩下燕义和唐小峰二人。

    唐小峰这才看着燕义,道:“在证明我不是细作之前,我想先向前辈打听一个人。”

    燕义道:“你说。”

    唐小峰道:“就在此山的另一边,似乎还有一个宋家村?”

    燕义道:“那又如何?”

    唐小峰道:“不知宋家村里是否有一少年,叫作宋素?又不知那位宋素,前辈是否认识?”

    燕义脸色一变,目光蓦地寒了下来,冷冷地看着他,道:“似乎认识,那又如何?”

    唐小峰微微一笑,道:“我再说一事,十几年前,武后谋权篡位,太宗第九子、忠勇王李贞继徐敬业之后起义反武,惨遭武后灭门。忠勇王府灭门时,有一剑客姓乔名琴,仗着一口飞剑硬闯忠勇王府,救出一男一女两个婴儿,他将那男婴送往河东,交给另外一名剑客,那剑客将那男婴安置在宋家村,不知那位剑客,前辈是否认识?”

    燕义死死地看着他,腰间飞剑锵响连连:“看你岁数,忠勇王府灭门之际,你应该还未出生,这件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唐小峰轻叹一声,道:“九王爷被人救出两个后人,一个送往河东,另一个,前辈可知道她是送往何处?”

    燕义沉默一阵,忽道:“你适才说,你是岭南人士?”

    唐小峰道:“正是。”

    燕义道:“你姓唐?”

    唐小峰道:“没错。”

    燕义盯着他的脸:“岭南有位唐敖唐探花,跟你是什么关系?”

    唐小峰拜道:“正是家父。”

    燕义忽地一声冷笑,剑光暴散,直夺唐小峰咽喉。

    唐小峰却是不动,直至剑尖紧压着他的喉结,点出一滴血珠,他看着燕义,依旧是面无表。燕义森然道:“你虽然装得很像,可惜却有一个极大的破绽。”

    唐小峰被那强大得有若泰山压来的剑气紧紧制住,声音干哑:“什么破绽。”

    燕义又是一声冷笑:“就算你是唐探花之子,却又是如何知道‘宋素’这个名字?当乔琴带着两个孩子来到河东,正如你所说,他将男孩留了下来。但那时,这两个婴儿都还没有名字,宋素这个名字,是在乔琴走后我亲自替他取的,乔琴根本不知……”

    唐小峰失笑道:“前辈何必试我?”

    剑尖依旧压着他的咽喉,他一动,皮肤又破了些。

    燕义将飞剑缓缓退了一寸,冷然道:“为何是试你?”

    唐小峰道:“当与乔琴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妻子乔夫人,是乔夫人说,为防武后追杀,这两个孩子已是不能再姓李,连名字也要重新起过,既然如此,他兄妹二人后如何相认?倒不如先将他们的名字取好,等他们长大后再告诉他们,以期后有兄妹重逢的一天,前辈与乔先生虽是剑侠,却都是粗人,起不来名字,于是便请乔夫人拿主意,于是,乔夫人便将那男孩取作宋素,将那女婴取作良箴,不知前辈,在下说得对与不对?”

    燕义见他连如此细节都一清二楚,剑虽未退,脸色却缓和许多,道:“这是乔夫人告诉你的?”

    唐小峰道:“这是我未婚妻子告诉我的,她的名字便叫良箴。”

    燕义叹道:“如此说来,他夫妇二人确实是将那个女婴送到了贵府?当时乔琴已受重伤,我本是担心他会死在路上。”

    唐小峰苦笑道:“乔先生还未进入岭南便已死去,他夫人带着良箴到了循州,然而当时,家父正因与徐敬业徐伯伯、骆宾王骆叔叔结拜之事被武后调查,乔夫人不敢将良箴送到我家,便在我家后山悄悄盖了座尼庵,削发为尼,改名末空,直至三年前我与良箴在山中偶然相遇,良箴才住进我家。”

    其实,宋良箴只知道河东有一名剑客带走了她的哥哥,末空尼却没有将那个剑客的名字说出来。然而唐小峰只要知道这些细节,再与《镜花缘》一一对应,自然能够猜得出来。

    宋素是被带到宋家村。

    宋家村的附近便是燕家村。

    接应乔琴的剑客,自然十有**是河东燕家的人。

    再加上书里面宋素被官兵抓住时,燕紫琼曾奉父命去救宋素,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结识了同样被宋良箴请去救人的颜紫绡。

    燕义若不是接应乔琴的那名剑客,又为何要让他的女儿去救宋素?

    况且燕家暗地里一直都在支持反周复唐的大计,在书里面,燕义甚至让他的一子一女加入到徐承志的义军,结果却是燕勇与燕紫琼全都死在战场上,燕义会冒着被朝廷剿杀的危险暗助李贞后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燕义再无疑问,缓缓收剑。

    唐小峰取出信,递了上去,道:“前辈莫要怪我不肯直接将信交出,实在是那些戴面具之人的来历对我来说太过重要,他们不但与各处山川的崩塌有关,还曾劫我表姐,又追杀过我,而我却对他们一无所知,不弄清他们的来头,我实在是安不下心来。”

    燕义本是豪爽之人,既已确信这少年是唐敖之子,也就不再顾忌,接过信来,朗声笑道:“是我太过小心,莫怪莫怪,我与令尊虽不相识,对他却是神交已久,你也莫再唤我前辈,唤我一声大叔便是。”

    唐小峰也知道他的老爹在这些一心复唐的义士心中,颇有声望。

    在《镜花缘》里,他老爹出了一趟海,徐承志、徐丽蓉、骆红蕖、薛蘅香、魏紫樱等忠义之后一闻他名,便纷纷拜倒。

    在岭南,那什么武老大、“剑劈乾坤”、“震岳戟”等人手持盗来的朝廷印信,让官府帮他们找“唐小峰”,印巧文与苏亚兰却悄悄告诉她们父亲,唐小峰乃是“唐探花之子”,她们那当官的老爹马上就替他隐瞒,硬说循州没有一个叫唐小峰的。

    十几年前,乔琴从忠勇王府救出两个婴儿,一个送到河东,一个却是要托付给他的老爹,而在那之前,乔琴其实从未见过唐敖。

    不是谁都有考中探花的本事,正如不是谁都有资格在年轻时,跟为开国名将之后的徐敬业、为江东第一才子的骆宾王结为异姓兄弟。

    唐小峰小时候虽然经常拿眼睛斜他爹,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老爹的才名和人格魅力确实了得,上一世看《镜花缘》时他就想过,他老爹出一趟海,却好像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

    燕义接过信来,快速地看了一眼,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震惊与难看。

    唐小峰悄悄观察他的表,却没有说话。

    燕义收起信,苦笑道:“贤侄,若没有你将信送到,我根本无法看到此信,我本该应你所求,将信中内容告诉你才是,然而我现在却有急事,要离村两,你不妨先在这里住下,等我回来,再将你想知道的事告知与你。”

    唐小峰见他神,知道必是信里的内容对他极是重要,让他不得不放下手中一切先去做某件事,也就只好先应了下来。

    燕义匆匆来到外头,让燕天豪替唐小峰与七女安排食宿,又告诉他们自己要过两三才能回来,然后便化作剑光,刹那间去得远了。

    燕天豪等人见他去得如此之急,仿佛再迟片刻便会发生什么大事一般,心中疑惑。燕紫琼更是好奇,瞅了唐小峰一眼:“你跟我爹在里头说了什么?”

    唐小峰苦笑:“聊了些往事,然后就把那封信给他看了。”

    燕玄机沉吟道:“那封信,只怕是天陨写的。”

    他所说的“天陨”,乃是天机五剑中唯一不在场的燕天陨,燕天陨本是带着一些燕家子弟在太湖一带斩妖除魔,顺便调整太湖崩陷的线索,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燕紫琼与四位堂叔计议一番,然而因为不知那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自然也猜不出她的父亲为何如此急匆匆地离去。

    当下,燕天豪便按着燕义临走前的吩咐,让唐小峰与七女在山城住下……

    天色渐黑,唐小峰在燕家安排的客房里住了下来。

    林书香服侍他吃完晚饭,又帮他铺铺被。

    其实唐小峰毕竟是个穿越者,再加上出生于书香门第,并不是那种非要有人服侍的公子哥儿,偏偏林书香太过温柔,刚开始,他只是抱着好新鲜的态度被她服侍,现在却是已经习惯。

    他在心里想着,这样下去,不知道哪天会不会离开这通房大丫鬟他就活不下去?

    林书香去吃饭后,唐小峰打开窗户,看着外头风景。

    这座古香古色的竹编楼阁位于山腰处,坡下有腊梅,山下有古镇。

    远处山岭一片白茫,显然是几天前的积雪仍然未化。

    一轮明月升上夜空,皎洁得很。

    唐小峰想,再过几天,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也不知道徐丽蓉到时会从哪一处洞天回来?在这个没有手机和电脑的世界,一旦分开,还真是难以联系。

    后传来轻响,他回头一看,却是阳墨香捧着脸盆行了进来。

    唐小峰最喜欢欺压这个丫头,洗了脸后,还要让她帮他洗脚。他自己坐在头,少女闷闷地跪在边,徒自生气,却是毫无办法。

    唐小峰笑道:“是谁把你气成这样?”

    阳墨香真想把一盆洗脚水倒他上……明明就是你。

    唐小峰奇怪地问:“书香呢?”林书香知道她妹妹有些小姐脾气,并不怎么乐意服侍人,这种事一般都是自己做的,偶尔没空,也会叫兰英、红英、秀英三人,琼英做这种事有些笨手笨脚,玉英则是太过清冷。

    当然,事实上唐小峰一般也都是自己来,他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公子哥儿。只不过阳墨香越是不乐意,他就越要叫她做,这让他心里很快活……

    阳墨香嘀咕道:“她们看梅花去了。”

    “梅花么?”唐小峰笑道,“我倒是在坡下看到许多蜡梅,没看到梅花,蜡梅跟梅花看着相似,其实却是不一样的,你们不会是把蜡梅当成梅花了吧?唉,真是没见识。”

    阳墨香气道:“你才没见识呢。”

    唐小峰道:“要叫主人。”

    阳墨香抿着嘴:“主人,你才没见识呢,腊梅和梅花我们还分不清么?坡下腊梅虽多,但人家从小就只梅花,腊梅香味太浓,浓得薰人,远不乃梅花的暗香清新远扬,花色更是不及梅花。你说它明明不是梅花,还叫什么腊梅?弄得人人都以为腊梅腊梅,其实就是腊月之梅,分都分不清楚。我就是因为看到腊梅,心中不喜欢,才问燕府的奴仆有没有梅花,他们说后园里有许多梅花,品字梅、小细梅、江梅、宫粉梅都有,我正准备去看的,却被姐姐叫来服侍主人。”

    难怪她从进门开始就翘嘴巴。

    唐小峰心想,腊梅与梅花香味不同,色彩不同,却都是冬季盛开,乃是文人雅士的最,这世上少有喜欢梅花却不喜欢腊梅的,这丫头还真是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他心里蓦地浮出《镜花缘》里的一句话……寿阳梅碎骨,雕鞍惨抱尸!

    在书里,墨香这丫头,好像就是死在寿阳……

    难道她就是梅花仙子?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