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燕紫琼

    唐小峰带着七女沿低飞掠,直至确定无人追来,方才找了个地方躲藏,又将那封信取出,反复观看。

    林书香以手绢捂嘴,咳了几声,才道:“公子,以奴婢看来,这封信,怕只有燕家的人才能看懂。”

    唐小峰却也是这么想的。

    燕家受官府所托,派人在太湖一带斩妖除魔,同时调查太湖崩裂背后的真相,现在看来,这些燕家子弟恐怕是遇到什么意外,有人在临死之前飞剑传书,要将这封信送往燕家。

    这封信或许只是为了求救,又或许是为了示警,但不管是为了什么,那伙戴面具的神秘人显然不想让这封信被燕家的人看到,所以才派人拦截,而他们仅仅只是将信看了一眼,就要被杀了灭口。

    唐小峰在心中想道:“那些人跟哀萃芳、微微她们肯定有所牵连,泰山、太湖、长安的崩裂也都跟她们有关,她们不但要抓体内拥有先天灵气的转世花神,而且还要杀我姐姐。以这些人的手段,姐姐藏得再好,只怕也早晚会被她们找出来,与其总是避开她们,不如设法弄清她们到处来自何处,藏有什么秘密,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杀百花仙子,然后再想出应对之策。”

    又想道:“那些戴面具的家伙既然这么害怕这封信被燕家的人看到,那这封信很可能藏有与他们有关的某个秘密,又或是能够将他们摧毁的把柄,要弄清其中真相,只怕要到燕家走一趟。”

    兰英问:“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唐小峰收起信,道:“去河东。”

    河东、燕家……

    由淮南前往河东,路途虽不算远,却也不近。

    一路上,唐小峰有时骑着阳墨香,有时骑着章兰英,有时骑着邵红英,有时骑着……

    总之,除了体弱多病,却是最得他心意的林书香,其余美眉他都是骑来骑去,其中阳墨香骑的次数最多,她也每次都要嘀咕几句。

    她越是牢,唐小峰越要骑她。

    就这样一路奔驰,他们终于来到河东,找到了燕家村。

    虽名燕家村,却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山城。

    来到山下村镇,抬头看去,天空中竟有道道剑光飞来掠去,镇上亦有许多剑铺,很多人慕剑侠之名而来,或是想要拜师,或是想要挑战。

    唐时的人原本就喜好游玩与任侠,书生习剑本就是常事,虽然如此,真正的剑侠在其它地方其实并不多见,但在这里,剑侠却像是多得走在路上都能撞死几个,路上更是人人佩剑,很有唐小峰在上一世玩过的武侠类网游的气氛。

    人群中突然一起喧闹,人人都抬头观看,一个个嚷着“大小姐”,唐小峰心想,莫非他们是在看什么明星?于是也抬起头来,却看到天空中御剑飞过一名少女,那少女穿着一紫色箭袖对襟长裙,外罩金百蝶穿花小袄肩,眉如墨画,眼如桃瓣,一眼看去,仿若是霞光万丈的朝阳,虽然人人都在抬头看她,她却熟若无睹地飞过,仿佛被人这般艳羡地看着,实在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唐小峰兴致勃勃地看着,又忍不住抓了一个人来问:“此女是谁?”

    那人笑道:“连燕家大小姐都不认识么?”

    唐小峰道:“她就是燕紫琼?”

    那人道:“燕紫琼就是她。”

    唐小峰抬头看去……原来她就是燕紫琼?

    天上碧桃和露种!

    她就是碧桃花仙子转世、书里最让他注目的三个女剑侠之一,最后却死得凄凉的那个燕紫琼?

    燕紫琼踩着剑光,后带着四名女剑侠,很快就投入山城。

    唐小峰突然反应过来……可惜,可惜,应该把她截下来,借送信的机会认识认识。

    唐小峰带着七女来到山城大门,请求拜见燕家家主。

    守门的老者轻咳一声:“这位公子是来学剑的,还是来挑战的?”

    唐小峰道:“学剑又如何,挑战又如何?”

    老者指着桌上的两张贴子:“学剑的请在蓝贴登记,挑战的请在红贴登记,三之后,或能安排。”

    唐小峰道:“既不是学剑,也不是挑战,我有要事要见你们家主。”

    老者道:“公子请回。”

    唐小峰道:“为何?”

    老者道:“要见我家家主的人多了去了,每一个学剑的、挑战的,一开始都是说要见家主,却没几个真能见着,公子若无请柬,还是请回。”

    唐小峰道:“好吧,我要见燕勇,我是他朋友。”

    老者道:“公子请回。”

    唐小峰额上黑线涌动:“又是为何?”

    老者道:“少爷不在家中,公子自然请回。”

    唐小峰忍气吞声:“那我找燕小姐总可以吧?”

    老者叹气:“公子还是请回吧,要见小姐的公子哥儿多了去了,比要见家主的还多上几倍,小姐一概不见。”

    阳墨香气道:“不过就是见个人,这里又不是皇宫,你们至于么?”

    老者道:“这话很多人都说过了。”

    唐小峰懒得理他:“我们进去。”

    化作剑光,带着七女直接闯入山城。

    老人继续叹气:“也有很多人闯进去过……我说你们既然要惹事,直接闯进去不就完了?腻多废话。”

    ……

    唐小峰闯入山城。

    刹那间,数十道剑光挡在他的面前。

    唐小峰也懒得再说,直截了当地道:“闯。”

    剑气一撩,往前直闯。

    二香五英踩着阵势护在他边。

    这些燕家子弟却也早已习惯。

    燕家乃是有名的剑侠世家,所谓世家,自然是经过了不知多少代的传承,纵然有过没落时期,也总是能够重新振起。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千百年来,前来挑战的剑侠多了去了,尤其是年轻人,最是争强好胜,非要吃些苦头才肯回去。

    两边自然都不会真的下杀手。

    对唐小峰来说,他的目的是来送信,不是来惹事。

    对于燕家来说,这些隔三差五前来挑战的剑侠,谁也不敢肯定他们背后有什么来历,再说了,这些人通常都是慕燕家之名,前来试剑,并非真的想要跟燕家拼死拼活,有些天分不错的在试完剑后“不打不相识”,互相结交,后还有可能成为燕家之助力。

    剑术唯有靠时时交流、经过千百次的试剑才能益精进,闭关自守只能裹足不前,燕家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从不阻止各地剑侠前来试剑,而这其实才是燕家剑术经久不衰,每一代都有人才出现,终成“剑侠世家”的原因。

    不过这一次显然不同,一般剑侠初次来到这里,虽然意气风发,却也是讲足规矩,逐一挑战,而不会像唐小峰这样带着七个丫鬟打起群架。

    山城外围都是些年轻弟子,亦是气盛,见唐小峰如果蛮撞,立时大怒,纷纷出剑,却被唐小峰与七女杀得七零八落。

    闯过外圈,唐小峰与七女进入一处广场。

    又有三十六名青年剑侠将他们围住。

    唐小峰战得兴起,继续往里闯。

    这三十六名青年剑侠却是燕家年青一辈的佼佼者,又布成剑阵。

    剑阵不断压缩。

    七女却是以阵法对阵法,丝毫不惧对方的剑阵。

    战得兴起,琼英化作雷霆恶虎一个扑腾,咬断两支飞剑,玉英化作巨豹一掌拍飞数只飞剑。她们虽然不是妖怪,体内却有上古神兽的兽魂,又结合了自先天灵气,纵腾间霸气四溢,这些人哪里是她们对手?

    论阵法,对方的剑阵不及她们的“七星反吟”,论实力,这些人虽然是燕家年青一辈的佼佼者,但隐玄门的隐玄七女却更是大有名气,没过几下,这三十六名青年剑侠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有人大叫道:“妖魔?”

    前来燕家试剑的蛮撞剑侠虽然不少,敢来惹事的妖魔他们却是不曾见过,有的愤怒,有的不甘。

    再怎么愤怒,再怎么不甘,他们却也只能败逃,看着这一个少年、七位姑娘大破剑阵,直闯而去。

    唐小峰领头闯着。

    二香在他后。

    五英又在二香后。

    突然间,一道剑光暴而来,直击唐小峰面门。

    唐小峰一剑截去。

    双剑相交,一声锵响,金光四

    唐小峰退了一步,顿在那里,二香五英亦吃了一惊,现出人,落在他的后。

    一个俏影飞了出来,飘在他们前方,花容月貌,紫衣飘飘,正是燕家小姐燕紫琼。

    在她后,还跟着四名中年男子,俱是气宇不凡。

    唐小峰虽然知道燕紫琼作为碧桃花仙子转世的花神,在书中与颜紫绡、易紫菱同为百花中的三位剑侠之一,剑术必定不凡,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够一剑迫退自己,心中一惊。

    燕紫琼却也低头看着这年纪比她还小的少年,暗自诧异。

    她作为燕家家主之女,自幼学剑,再加上天分奇高,早已将年轻一辈的其他弟子落下一大截,就算是燕家长辈中,能够胜过她的也没有几人。以往亦有一些年轻气盛的青年剑侠前来燕家挑战,大多都在前两关落败,偶有闯过来的,也都难以接她一剑。

    她因自己方回家中,就有人连破两关闯到这里,以前从来没有人闯得如此快法,又看到七只妖兽紧随在这少年后,不像是人,于是出手便是凌厉一击,没有丝毫留手。

    谁知这少年接她一剑,竟然只退了一步,大出她的意料。

    燕紫琼抱剑飘飞,剑意直指唐小峰,气势夺人。

    唐小峰却也很想跟这位他从上一世就极是“慕”的女中英豪战上一场,抬头看她,黑剑斜指。

    两人的剑气在空中互相对撞,撞出道道绚丽的火花。

    燕家一众子弟赶了过来,聚在周围,惊心动魄地看着。

    剑还未交,单凭剑气撞出来的火花便已如此夺目,这对恃的二人,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那三十六名青年剑侠更是心惊……原来这少年刚才根本就没怎么用出实力?

    唐小峰与燕紫琼依旧对恃,谁也不曾抢先出手。

    燕紫琼后四名中年男子却是见多识广,见刚才那七只凶恶妖兽一下子就变作七位姑娘,且上并无妖气,隐隐猜到来历。

    其中一人脚点空气踏前一步,隐隐制住燕紫琼与唐小峰之间对拼的剑气,看着林书香等人,道:“莫非是隐玄门隐玄七女?”

    林书香等七女这一年多来被血婆婆硬迫着,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声名大起,那些年轻弟子听到她们的名头,心道“难怪”,败也败得甘心了些。

    林书香福了一福,道:“这位先生是……”

    中年男子道:“燕天豪。”

    林书香亦是一惊,道:“原来是燕家‘天机五剑’!”

    燕家家主之下,又有五剑,分别是燕天豪、燕天杰、燕天陨、燕地机、燕玄机,合称天机五剑,无一不是声名赫赫的奇侠。

    燕紫琼后的这四人,便是五剑中的天豪、天杰、地机、玄机四剑。

    燕天豪淡淡地道:“不知我燕家与隐玄门有何过节,七位姑娘要来此生事?”

    林书香道:“先生误会了,我姐妹七人早已脱出隐玄门,此番只是随我家公子前来,先生若有疑问,可与我家公子相谈,书香不敢作主。”

    燕天豪微一错愕……这一年多里杀人如麻的隐玄七女,何时给人做了丫环?

    他见林书香梳着双挂髻,另外六女梳的则是双丫髻,上俱着青衣,确实是丫环打扮,又惊又疑,他看向立在七女前方的持剑少年,沉吟一阵,道:“这位公子是……”

    唐小峰依旧盯着燕紫琼,缓缓报出姓名,燕天豪等人却不曾听过他的名字,只是名字虽然不曾听过,但这少年竟然会成为括苍山隐玄七女的主人,想来亦必有其来头。

    燕天豪盯着唐小峰:“不知小兄弟此来……”

    燕紫琼冷冷地道:“天豪叔叔,你真啰嗦。”

    燕天豪干咳一声:“总要把事问清楚。”

    燕紫琼道:“他连闯两关来到这里,要是不先教训一下他,岂不让人说我燕家无人?等我把他教训完了你再问他。”

    唐小峰面无表:“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

    燕天豪心想紫琼这丫头什么时候变成这种脾气了?错愕地扭头看去,却看到燕紫琼语气虽冷,眼眸却极是兴奋,而下方的少年也差不了多少。

    燕天豪自己便是学剑之人,摇头苦笑,心中忖道:“紫琼这丫头从小好强,自从学剑之后,同辈中无人是她对手,纵连她哥哥燕勇这一两年为了保住颜面,也都不敢再跟她交手,然而这少年年纪明明比她还小,散出来的剑气却跟她难分上下,以她争强好胜的子,要想让她罢手,只怕是不用想了。”

    不管是燕紫琼还是唐小峰,显然都有打上一架的意愿,燕天豪为剑侠,自然明白剑逢敌手时的兴奋与激,无奈之下,与三个兄弟对望一眼,退了开去。

    林书香低声道:“公子。”

    唐小峰头也不回:“等我。”

    林书香微一额首,也率六女退到远处。

    场上,就只剩下持剑而立的唐小峰,与抱剑飘飞的燕紫琼。

    两人之间对撞的剑气越来越密集,且颜色各不相同。燕紫琼的剑气是金色的,灿烂如,唐小峰的剑气却是黑色的,漆黑如夜。

    燕紫琼一声叱,唐小峰一声低吼。

    两人同时动了,燕紫琼带剑冲下,唐小峰倒迎而上。

    众人本以为他们马上就要撞上,眨眼间,两人却又顿在空中,只隔了三尺左右。燕紫绡螓首斜斜向下,衣裳向后倒卷,唐小峰几乎是与她脸对着脸,形与她形成一条直线。

    两人之间的剑气爆棚至极致,就像一金一黑两道流星撞在一起,彼此不分。

    天机四剑暗自心惊,这两个人实在太过好强,气势都已涨至极点,仍还要强行提升,以他们如此短的距离,如此强的气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是一死一活的局面。

    二香五英亦是屏住呼吸,她们固然对唐小峰极有信心,但燕家的声望实在太大,燕紫琼更是燕家百年难遇的剑术奇才,她们也不敢肯定胜出的就一定是她们的公子。

    阳墨香更是紧张得手心冒汗,虽然这坏蛋总是喜欢欺负她,还要把她当马骑,可他毕竟是她的主人,从骨子里,她仍然希望他赢下这一战,这样的话,连她也会觉得很有面子。

    剑气所化的两道光弧仍在对撞,金色的却开始涨大,黑色的反慢慢消退。

    二香五英脸色开始变了,如此强烈的剑气相撞,一方退却往往便意味着死亡。

    天机五剑中的燕天杰淡淡地道:“这少年果然不是紫琼敌手。”

    燕地机道:“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可惜……”

    刹那间,金色剑气爆涨,如海啸般吞没了黑色剑气,连那持着黑剑的少年也一同吞没。

    燕地机叹息……可惜,这少年要是子软些,不跟从小学剑又是天纵奇才的紫琼硬拼,或者还能支撑久些,他们也能够找着机会救他,像现在这般,靠着气势将剑气提升至极点后的对恃,已等同于生死相拼,就算是他们也别想救。

    周围的燕家子弟吁了口气,二香五英花容惨淡。

    燕玄机却道:“你们看。”

    如浪潮般的金色剑气中,却有一道黑影奇诡地扭了一下,化作黑色剑光脱了出去,再回一斩。

    金色剑气快速凝聚,燕紫琼手持飞剑点地转,雷霆般一截。

    双剑相交,一声震响,又化作两道疾光冲上云霄。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