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大慈柔软俏观音

    (求月票,推荐票也要啊。)

    对唐小峰来说,这一趟大老远的跑到括苍山来,收了七个千百媚的丫鬟,也算是好人有好报,不枉此行。

    对于林书香等人来说,虽然从以前的官家小姐降格成了丫鬟,但比起在括苍山上那整提心吊胆,也不知将来会有什么下场的子,实在是好得太多。

    林书香心里其实清楚得很,血婆婆总有一天会再找上她们,若是单靠她们自己,根本就无法应付,也没有地方可以投靠。唐小峰真打起来,虽然远不及血婆婆,但他在括苍山上所展示出来的诡计多端,还有那能够让人断肢重生的神秘仙气、变出分装死的古怪妖法、刺了血婆婆一剑就让她无法反抗的黑色飞剑,都让他显得与众不同。

    只有待在他的边,她们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天气越来越冷,终于下起了大雪。

    那上午,唐小峰往家里寄了一封家书,让爹娘和姐姐、红蕖、良箴他们知道自己平安无事,然后带着红英、琼英、秀英、玉英四个丫鬟登上一座酒楼,点了酒菜,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想着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

    月圆之夜马上又要到了,登上圆峤秘境的徐丽蓉必定会回来找他,但她会从哪一个洞天回来,就很难猜测。

    他们是在西城山失散的,徐丽蓉自然有可能直接从圆峤秘境回到西城山,但另一方面,徐丽蓉必然也会知道,已经过了一个月,她就算回到西城山,也很难再找到他,说不定反有许多敌人在那里守株待兔,她只要冷静下来,自然该知道,最好是从其它洞天悄悄回到人间,再设法打探他的消息。

    就算她心中焦急,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让她冷静,更何况她的边还有白话,白话机灵得多,自然会让她知道,什么才是最稳妥的选择。

    徐丽蓉回到人间后,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先回到唐府,看看他有没有回去,虽然她也知道在当时那种况下,唐小峰很难不出事,但她必定也会抱着一丝希望,所以唐小峰要先往家中寄一封信,让大家知道他平平安安。

    早知道,事先就应该跟她约好,万一失散,在哪个地方相见。

    从十大洞天中的任何一山都能够进入圆峤秘境,从圆峤秘境也能够回到十大洞天中的任何一山,他不知道徐丽蓉会从哪座山回来,自然也就无从等她。

    如果徐丽蓉考虑到安全,以及先回唐府确认他的平安,又或是找骆红蕖计议等等,那她最有可能的,就是从罗浮山回来。

    但他却不能跑去罗浮山等她,他不能肯定那个叫微微的丫头是否还在追杀他,他不能把敌人往自己家门口引。

    思考中,琼英的声音忽地传入他的耳朵:“主人,你看。”

    唐小峰看去,发现大量难民正从城门涌入,官府派出衙吏想要维持秩序,却是难以做到。

    满街都是乱哄哄的景象。

    红英怯怯地道:“这、这是出了什么事?”

    酒保从旁边经过,叹道:“这都是太湖附近的难民。”

    太湖乃神州大陆五大湖之一,所谓五湖四海,其中一湖就是太湖。自从长安塌陷后,天下共有九处地方逐一崩陷,其中一处便是位于淮南道的太湖。

    山川崩陷,妖魔尽出,太湖与括苍山都位于淮南道,他们会在这里遇到从太湖附近逃出的难民,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唐小峰心想:“崩陷的九处,诸如长安、泰山、太湖、骑田岭等等,无一处不是比较有名的大湖、恶山、古城,这九处的崩陷与哀萃芳、纪沉鱼、师兰言、微微她们必定脱不了干系,她们到底是在做什么?”

    洒保又道:“听说太湖崩陷后,又出了更多的怪事,连周围那些原本还能安居的百姓也无法活下去,不得不逃了出来,朝廷本是请了许多剑侠前来斩妖除魔,结果却不知怎的,连那些剑侠也一个个陷在太湖,再也没有出来。”

    “剑侠?”唐小峰眯着眼睛,“哪门哪派的剑侠?”

    酒保道:“既非哪门,也非哪派,而是河东最有名的剑侠世家,听说从那里出来的无一不是可以飞来飞去,百里之外斩人首级的剑侠,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秀英道:“莫非是河东燕家?”

    琼英道:“既说是河东最有名的剑侠世家,那也就只有燕家了。”

    说话间,一群青美貌的尼姑从城外飘了进来,她们唱着清脆悦耳、有若黄鹂的梵音,散发着救济灾民的粮食。这些女尼一个比一个快乐,一个比一个窈窕,被救济的百姓千恩万谢,跪拜在地。

    红英、琼英、秀英、玉英四女于十天之会时,都在云锦山附近,自然知道这些尼姑的来历,一个个蹙起眉头。

    连唐小峰也在心里忖着:“那恶佛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这些,自然都是赤城山五佛宗大是欢喜佛边的那些年轻女尼。

    大是欢喜佛是个僧,唐小峰自然不想让他的七个美丽丫鬟撞上他,于是结了帐,带着四女悄悄下了酒楼,路上时,却又听到连番的惊喜传来:“观音菩萨,观音菩萨现了。”

    他们回头一看……天空中竟然真的现出一个“观音大士”,穿白衣,手持扬柳净瓶,貌美如花,俏丽多姿,她捏着杨柳枝,沾水一洒,漫天雨洒落。

    救苦救救的观音大士竟然显灵,那些难民自然全都拜伏在地,沐浴恩泽,反是那些年轻女尼一个个茫然相顾,不知所措。

    雨中有淡淡香气飘来,悄悄一闻,便让人心旷神怡,从小腹涌起神秘暖流,唐小峰心中一惊:“屏住呼吸。”

    四女一惊,赶紧闭住呼吸。

    地上的人们开始痴狂,开始**,他们脱下脏衣,仿佛已经进入西方极乐世界一般,一脸幸福与陶醉。那些年轻女尼刚开始时还能把持,很快也陷入迷乱,与这些肮脏难民拥吻,交合,做出各处丑陋姿态。

    四女又是脸红,又是惊疑,这些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苟合,自然看得她们害臊,而那满是慈悲地飘在空中的“观音大士”,亦让她们觉得诡异。

    唐小峰拉了拉她们,带着她们急速离开,回到客栈后,又与林书香、阳墨香、章兰英三女会在一处,离城而去。

    ……

    唐小峰骑着玉英所化的妖豹,奔驰在白茫茫的原野上。

    玉英体内种下的兽魂,乃是上古神兽箕水豹,星盘上东方七宿中的第七宿便是以它命名。

    古藉有云:风师者,箕星也;箕主簸扬,能致风气。

    玉英化作箕水豹,奔跑起来,疾风倒卷,跑得飞快。

    书香、墨香与另外四英紧随在他们后。

    傍晚时,他们在深山中找了个山洞,八个人挤作一块,聊起天来。

    谈到在白所见形,红英怯怯地道:“观音大士纵然现,又怎会看着老百姓在她脚下做那种事?她自然不是真的观音大士,那她却又是谁?”

    林书香低声道:“莫非是赤城山五恶佛中的大慈柔软俏观音?”

    唐小峰道:“大慈柔软俏观音?”

    林书香道:“听说这大慈柔软俏观音与大是欢喜佛本是一对恩夫妻,后来不知怎的闹翻了,这位俏观音专与欢喜佛作对,找着机会就将大是欢喜佛收下的那些女徒弄得**失贞,这位大是欢喜佛却也有个怪脾气,凡是被他收作女徒的少女,都必须对他守贞,若是有谁胆敢逃走,又或是悄悄与别的男子苟合甚至是打骂俏,他的处罚手段都极其残忍,骑木驴都是轻的,就算她们是被外人又或是被迫失贞也是一样。”

    红英天真地问:“什么是骑木驴?”

    林书香轻叹一声,道:“这本是民间用来惩罚通后又谋杀亲夫的恶女子的手段,在木架上竖着长棍又或利竹,捆着女子从上方落下,从私处贯入,口鼻穿出,受刑女子往往数方死。”

    红英一想就觉害怕,胆怯地缩了一缩。

    阳墨香取笑道:“你又不谋杀亲夫,怕成这样子做什么?”

    唐小峰嘿笑道:“谋杀主人也是一样的。”

    阳墨香大惊:“胡说。”

    唐小峰瞅她……你又不谋杀主人,怕成这样子做什么?

    还是说你心里早已把我杀了一万次?

    秀英道:“这俏观音也实在可恶,明知道大是欢喜佛如此对待他的女徒弟,却还是要用那怪雨让他的那些女徒弟失贞,她这不是害她们么?”

    玉英冰冷冷地道:“若非如此,他们又怎会被称作是五恶佛?”

    唐小峰打了个呵欠,躺了下来,枕在林书香腿上:“管她们做什么?”

    阳墨香气道:“你就没有一点同心么?”

    唐小峰道:“要叫主人。”

    阳墨香恨恨地道:“主人,你就没有一点同心么?”

    唐小峰翻个白眼:“你这是大小姐装丫环么?温柔一点,细心细气一点。”

    阳墨香闭着嘴。

    唐小峰瞪她:“快说啊。”

    阳墨香抿着嘴:“我现在不说了。”

    唐小峰打个呵欠:“书香,你是怎么管教她们的?去外面罚站。”

    外面已是天黑,风雪漫天,阳墨香哪里忍心让多病的姐姐替她受罚?只得像被虐待的小媳妇一般,低声下气地道:“主人,您就没有一点同心么?”

    唐小峰又打了个呵欠,这才回答她的问题:“同心要是有用的话,你也不会变成丫鬟了。”

    阳墨香握着拳头……她真的很想揍人。

    兰英、红英、琼英、秀英、玉英五女俱是偷笑……公子好像就是喜欢欺负墨香。

    唐小峰懒洋洋地伸直腿:“丫鬟,替我捶腿。”

    阳墨香恨恨地握着拳头,跪坐上去……捶死你,捶死你……

    由于大雪封山,天气实在太冷,再加上也没有什么急事,唐小峰并没有急着赶路。

    第二一早,他练了一路剑法,又让七女将“七星反吟”多复习了几遍。

    在东海与括苍山,两次使用“七星反吟”他都是占据北极星位,然而阵法讲究的是“遁一”,“七星反吟”其实只要七人结阵,北极星位作为阵眼,原本应该通过阵势的不断流转,深深地隐藏起来。

    在长生宫时,蘅香那丫头就是暗算了他,导致整个“七星反吟”都被破去,在阵眼安排一名强手,看似更加妥当,但最强之处,往往也是最弱之处,一个阵法如此轻易地就被人找出阵眼,那还算什么阵法?

    二香五英,正好七人,又都是天生慧根的转世天仙,彼此自幼相识,又共过患难,由她们来布“七星反吟”,自然可以将这个由鬼谷子亲创的奇妙阵法发挥到极致。

    七女化作七兽,纵跃间不断地变换位置,在多次演练之后,终于将“七星反吟”的各种变化全都理清,排起阵来,连唐小峰都难以找出阵眼所在。

    七女中,林书香化的是带翼飞蛇,阳墨香化的是红色火狐,章兰英化的是琉璃飞龙,邵红英化的是可玉兔,戴琼英化的是雷霆恶虎,田秀英化的是六足神貉,钱玉英化的是巨力野豹。

    这七个兽魂都与她们自魂魄合为一体,对敌时,还可生出许多变化,令人防不胜防,只不过血婆婆在她们体内种下兽魂的目的,是为了将她们的魂魄吞食,并非真想让她们变得多强,许多神通变化都没有教给她们,她们只能自己研究。

    唐小峰想,可惜五色笔和泰煞鼎,以及收在百宝囊中的那些稀有晶矿都被徐丽蓉带到了圆峤秘境,不然就可以给她们炼些护法宝,让她们变得更强。

    练习中,琼英忽地停了下来,抬头看天:“你们看,那是什么?”

    唐小峰与诸女也都抬头看去,见天空中掠过一道剑光。

    阳墨香道:“有人在御剑飞行?”

    唐小峰道:“不,只有剑,没有人。”

    说话间,又有一道疾光冲上云霄,劈在剑光上,随着一声锵响,那只飞剑失去控制,如断线风筝般掉下。

    唐小峰忽地一跃,抓住飞剑,落了下来,见剑上绑着一封书信。

    林书香道:“这是飞剑传书。”

    飞剑传书这种事,唐小峰听得多了,自己却是不会,要让飞剑飞越万里之遥送到特定的人手里,显然不是单靠剑气就成,而是有些特殊的技巧,这个却没有人教过他。

    唐小峰取出书信,展开一看,信上却是一团符号,连他也不知道写的什么,毫无疑问,这是一封密信,信中内容只有知道如何破译的人才能解开。

    他将飞剑一展,见剑上刻着一个“燕”字。

    林书香道:“河东燕家?”

    唐小峰道:“麻烦来了。”

    刹那间,二十条人影飞掠而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这些人全都戴着面具……唐小峰以前见过这种面具。

    当抓走林婉如,劫走花再芳的那些神秘人物,就戴着这种面具,在骑田岭崩裂时,微微边也出现过这些戴面具的人。

    只不过现在围住他们的这些人跟骑田岭的那一批,虽然来自同一个地方,却显然不是同一批,因为这些人显然不认得他。

    其中一人冷冷地看着他们:“把信交出来。”

    阳墨香哼了一声:“不交又如何?”

    那人杀意凛然:“不交便死。”

    唐小峰笑道:“交给你们,难道就不用死了?”

    那人冷笑一声,杀意更浓。

    唐小峰叹气……他们已经看了信,虽然看不懂,但这些人是追着传书飞剑而来,为防万一,自然要杀人灭口。

    那人盯着唐小峰与七女,森然下令:“杀。”

    这伙人立时冲来,七女却化作妖兽,大开杀戒,敌人虽多,但她们互相接应,以“七星反吟”快速流转,或飞或腾,无不配合阵势,这些敌人竟是拿她们毫无办法。

    为首之人眯着眼睛:“隐玄七女?”

    唐小峰大吼一声:“一个都别放走。”

    墨虹剑一出,直指为首之人。

    那人冷笑一声,祭出一样法宝,却是一对金锤,风雷交加,直往唐小峰轰来。

    唐小峰却诡异一闪,刹那间闪开金锤,剑光直夺那人心口。

    那人大吃一惊,抽便退。

    唐小峰剑光暴散。

    那人退得更疾,直至退到数十丈开外,见剑光未再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紧接着却是惨叫一声,子从上到下分成两半,惨死当场。

    唐小峰对他已是不再去看,子连闪,见人就杀。

    那些人发现形势不妙,想要逃散,七女却纷纷扑杀。

    纵有人逃得神速,脱出战圈,仍是被唐小峰御剑追及。

    既然是要杀人灭口,那就一个都别放过。

    全都杀光之后,唐小峰道:“走。”

    飞到北极星位,脚步一错,以自为阵眼,带着七女快速飞掠,沿林遁走。

    他们方走,又有一伙戴面具之人疾飞而来,看到满地尸体,俱是心惊。

    其中一人道:“莫非燕家还有人藏在附近?”

    另一人森森冷冷地道:“河东、燕家……”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