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丫鬟?座骑?

    唐小峰以朱砂笔快速画了张符咒,掷了出去,符咒无火自燃,唤来五鬼相助。他虽未带着五精泰煞宗天鼎,但五鬼跟他可是老交,助他屏蔽魔音,驱散天魔。

    诸恶魔行四象迷天大阵虽是隐玄门的镇山之宝,然而唐小峰与七女所用的“七星反吟”亦是变化无端。唐小峰以超快的御剑带动后七女左突右闯,此起彼落,直杀得阵中到处都是残肢断体,血流成河。

    隐玄门门主躲在暗处,阵阵心惊。

    他只看到八道星光快速流转,有若八颗交错回旋的神秘流星,虽未能闯出迷天大阵,却是谁也伤不到他们。他们虽然未能找到阵眼,直接破去迷天大阵,但照这样下去,隐玄门死伤大半,只怕也别想伤到他们一根汗毛。

    隐玄门门主大怒,手持阵旗不断摆晃,迷天大阵快速收缩,让唐小峰与七女可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

    唐小峰开始感到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

    林书香所化妖蛇在他后现出人形,纤手一指:“公子,你看那里。”

    唐小峰看到一座木台上,猥琐矮小的隐玄门门主在那舞着幡旗,在他边还有三十六名门人将他护住。

    然而不管他如何飞掠,却都无法冲上去。

    迷天大阵,四象迷天。

    他总是不知不觉就变了方向。

    唐小峰暗暗头疼……要是亭亭在这里就好了。

    林书香却道:“这四象迷天阵,本是以魔音和各种方式干扰我们的五观六感,人人都是靠着五观六感行事,自然容易被它惑住,书香或有一法,能够冲上前去。”

    她快速解释,唐小峰喜道:“就这样做。”

    在林书香的指点下,他们一头扎入前方的池塘。

    周围的敌人冲上前去,竟是再也找不到他们,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一年多来,林书香时时想着,总有一天要带着妹妹和其他人逃出隐玄门,对这括苍山的各条水道、暗道极是了解,全都记在心中。

    人的五观六感可以被迷惑,但这些山缝与水路总不会变。她就这样带着唐小峰等人,从这些地方穿来穿去。

    隐玄门门主发现他们失踪,也不知他们去了哪里,急令门人四处搜索。

    忽地,他后一声轰响,唐小峰领着七女所化之妖兽窜了出来,跃上木坛,见人就杀,隐玄门门主大吃一惊,纵要逃,但是迟了。

    钱玉英所化的妖豹冲上去,在他上扑出血花,田秀英所化的妖虎更是直接咬断他的手臂。

    阳墨香所化的妖狐给了他最后一击,直接扭断了他的脑袋。

    林书香毁了幡旗,迷天大阵破去,乌云消散,金乌复现。

    隐玄门的那些家伙发现门主惨死,大阵被破,个个胆寒,四处逃窜,阳墨香与五英此起彼落,见人就杀,直杀得满地都是尸体。

    林书香落在唐小峰边,手绢捂嘴,连咳了好几声。

    唐小峰笑道:“她们杀起人来,倒是一个比一个狠辣。”

    林书香黯然道:“婆婆将兽魂种入我们体内后,为了让我们能够将兽魂的力量发挥出来,整我们杀人,我们初时虽然害怕,但那时,婆婆带我们杀的尽是些劫人越货、欺凌百姓的无耻之徒,杀的既是坏人,我们心里也好过些,后来越杀越多,好人坏人也就分不清了,再到后来,她让我们杀谁我们就杀谁,杀顺了手,也就不会去想太多,人命自然也就跟草芥一般。”

    唐小峰看着她,道:“幸好她们有一个像你这样时时盯着她们,又长于思考的姐姐,要不然,真不知道她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林书香笑了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失去家人,被血婆婆抓到这里的阳墨香等人,就像是不知该往哪爬的蔓藤,而林书香虽然体弱多病,病怏怏的让人心怜,却是支撑着所有蔓藤的那根竹枝,就因为有这支看似柔弱却从来不肯倒下的竹枝的存在,她们才能够健康地成长下去,没有走向肮脏与暗的角落。

    那些倒霉的家伙死的死,逃得逃。

    直到杀无可杀,追无可追,六女才飞了回来,互相对视,一个个都是满泥土和血迹,诸女相视而笑,只觉这一年多来的怨气终于出了个干净。

    阳墨香道:“反正婆婆逃了,门主死了,括苍山我们也不会再待了,不如就把隐玄门这些年来所炼的神兵法宝以及传下的典籍全都搜出,有用的带走,无用的也给毁了。”

    五英道:“好。”

    于是,六个美眉又忙去。

    唐小峰心想,看来这隐玄门差不多是废了。

    林书香道:“可惜未能杀了婆婆,婆婆一向睚眦必报,我们毁了她的家,杀了她的儿子,隐玄门传下来的七只上古兽魂都在我们体内,而我们体内的血咒已去,不再受她控制,她必定不肯罢休。”

    唐小峰自然知道她在担忧什么,血婆婆之所以会被他所伤,只不过是因为她被唐小峰与林书香骗过,被从林书香腹内破出的墨虹剑重创,并非唐小峰真的比她厉害,一旦被她恢复伤势,她必定会找上门来,到那时,他们的处境必定极是凶险。

    唐小峰笑道:“放心,被我的墨虹剑伤到的人,想要康复可没有那么快,等她来寻我们,我们早不知道逃到哪里去,就让她慢慢地找我们吧。”

    转眼间,六女各背着一个大包裹飞了过来,阳墨香问:“姐,我们现在去哪里?”

    唐小峰道:“我们去找个城镇,买些新衣,喝些小酒,痛痛快快地睡一觉。”

    说起来,他换洗的衣服都被徐丽蓉带到了圆峤秘境,上这还是偷来的,极不合。这些子为了追踪她们,餐风露宿的,也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好好地吃一顿,睡一觉。

    阳墨香抿着嘴儿瞅他:“我又不是问你。”

    这丫头到底有没有良心?唐小峰耸肩:“我也不是在跟你说话,我是在跟我的丫鬟说话,我要带我的丫鬟走了,你们最好不要跟来。”

    林书香微微一笑,化作妖蛇:“公子想必已是累了,就让书香充当公子座骑,公子请上来。”

    唐小峰嘿嘿一笑,就在六女的目瞪口呆中跨了上去。

    蛇妖又是一扭,展开一双透明双翼,对妹妹和其他人看也不看,就这样截着唐小峰飞往天际。

    阳墨香气得跳脚:“姐姐怎可以让这贼骑她?他、他还真就骑上去了?”

    邵红英怯生生地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离开林书香,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又能够做些什么。

    阳墨香叫道:“当然是追去,难道就看着姐姐以后一直被他欺负?”

    六女对望一眼,赶紧纵起形……

    括苍山位于十道中的淮南道。

    唐小峰骑着林书香往西面飞去,遇到一个县城,就在那里找了家客栈。

    他在客栈休息,林书香则替他量了尺寸,帮他上街购衣。

    林书香不但帮他买了衣服,还替自己买了青衣,回到客栈后,又改梳了双挂髻,她原本是官家小姐,此时竟真的做了丫鬟打扮,阳墨香与五英看着她,俱是无奈。

    阳墨香嘀咕道:“姐,你难道真的要给他做一辈子丫鬟?”

    林书香道:“人无信不立,更何况公子对我们有大恩,答应下来的事,怎可反悔?”

    戴琼英低声道:“但他的样子,看上去也不像好人,万一他以后欺负书香姐……”

    林书香看着她们,无奈摇头:“当婆婆将我们从山贼手中救下,我多次提醒你们她心怀恶意,想要带着你们悄悄逃走,你们却犹豫不决,总说她看着不坏,直到被她下了血咒,想逃都来不及了。如今,唐公子明明与我们无亲无故,却千里迢迢跑来救下我们,你们却说他看着不像好人,似你们这般好歹不分……唉。”

    长叹一声,竟然就这样走了。

    六女面面相觑。

    邵红英怯怯地道:“其实书香姐说的没错,我、我也觉得唐公子是个好人。”

    阳墨香气道:“当第一个说婆婆是好人的也是你。”

    钱玉英道:“其实唐公子是好人还是坏人,真的有关系么?”

    阳墨香嘀咕道:“怎的没有关系?”

    钱玉英面无表地道:“不管他是好是坏,反正书香姐都已做定了他的丫鬟,我们要么离开,放着书香姐不管,要么就帮书香姐做些事,总比在这里想来想去,束手无策的要好。”

    阳墨香抿着嘴儿:“我们能做什么?”

    钱玉英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阳墨香等人左看右看。

    章兰英道:“这其实也是一个好法子。”

    阳墨香哼了一声,无奈地道:“也就只有这样子了。”

    ……

    林书香进入屋中时,唐小峰还泡在澡桶里。

    唐小峰让她将衣服放在一旁,其它自己来就可以了,林书香却只是笑了一笑,在一旁守着,等他从桶中出来,更是主动替他擦穿衣。

    唐小峰道:“其实你不用做到这种程度的。”

    林书香掩嘴笑道:“莫非公子以前不曾有过丫鬟?”

    唐小峰干咳一声:“确实没有。”

    他家虽然也有些薄产,但却是书香门第,从不奢华,家中也不过就有过一个苍老,一个母。再后来,他十一岁不到便离家出走,与颜紫绡在一起,那时他不但要照顾自己,还得照顾做不来杂事的颜紫绡,自然也没有享受过公子哥儿的福。

    他对公子丫鬟最大的印象还是在《红楼梦》里,袭人帮贾宝玉穿衣,穿着穿着穿到上去,碧痕服侍贾宝玉洗澡,洗着洗着连铺都湿了的节……

    林书香温柔地替他穿衣系带,低声道:“自从被血婆婆带上括苍山后,书香煎熬,为了应对血咒发作时的痛苦,无一不针扎自己,又因不知她哪一会加害我们,整提心吊胆,寻常时候还要装出笑颜,力求让墨香她们心安,不让她们惹怒婆婆。就算如此亦无所谓,最折磨人的,却是不管自己如何忍耐,却总是看不到一丝希望,那个时候,眼中所看到的尽是灰暗,病亦是一比一加重,我生怕自己死后,墨香她们更是无人照顾,也就只有时时激励自己,忍着病痛,一地忍耐下去,一直忍耐下去……”

    唐小峰自然知道,在他以紫幽仙气替林书香治疗前,她的肺腑早已开始溃烂,若是再拖下去,实不知还能再活多久。

    林书香低声道:“若非公子及时出现,我是死是活,俱是无妨,但一想到妹妹与兰英、红英、琼英、秀英、玉英她们不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便是一阵害怕,幸有公子前来救下我们,公子之恩,书香这一生一世,绝不敢忘。”

    唐小峰笑道:“还是忘了吧。”

    林书香道:“公子……”

    唐小峰道:“你现在既是我的丫鬟,那我帮你救你都是应该的,恩这种事就无所谓了,你要天天挂在嘴边,我还难受。”

    林书香眸带笑意:“奴婢知道了。”

    唐小峰想告诉她不用自称“奴婢”,只是再一想,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就懒得去说。

    林书香清了洗澡水,端来饭菜,唐小峰刚吃几口,有人在外头敲门。

    林书香飘过去将门打开,却是阳墨香、章兰英、邵红英、戴琼英、田秀英、钱玉英六女鱼贯而入。她看到这六女不知何时,也全都换上青衣,梳了双丫髻,颇为诧异。

    六女行至唐小峰面前,一同跪了下来,唐小峰笑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阳墨香不甘心地瞅他一眼:“我们也给你做丫鬟。”

    唐小峰道:“不要。”

    阳墨香没有想到他想都不想就拒绝,大出意料,忍不住跳了起来:“为什么?”

    唐小峰翻个白眼:“我要这么多丫鬟做什么?”

    阳墨香简直要跳脚:“人家给你做丫鬟,你你你、你居然还嫌了?”

    唐小峰没好气地道:“我就不能嫌么?”

    阳墨香卷着袖子很想揍人,田秀英和邵红英却在一旁拉她。

    阳墨香无奈跪下,也不敢再大声说话,只是小小声地问道:“为什么不要?”

    唐小峰笑道:“我先问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做我的丫鬟?”

    阳墨香嘀咕道:“姐姐给你做一辈子的丫鬟,可一辈子也不过就是四五十年,我们每人给你做十年丫鬟,十年后,你把姐姐和我们一同放了,这样可以么?”

    唐小峰道:“不可以。”

    阳墨香正要来气,田秀英赶紧按着她的脑袋,把她的头压得低低的,自己却问:“公子为何不肯?”

    唐小峰嘻嘻笑道:“书香还年轻,起码可以给我做六十年的丫鬟,你们每人替她做十年,六个人换她六十年,听上去我是不亏,问题是,你们哪一个人比得上她?你们的十年,凭什么就能换她的十年?”

    六女彼此对望,都有些气馁……她们自然知道自己比不上书香,唐小峰这话,确实让她们无法回答。

    阳墨香小声道:“人家求你……这样总可以么?”

    唐小峰:“唔……”想啊想。

    六女怕他不同意,只好继续求了起来。

    唐小峰叹气:“算了,看在书香的面子上,要我答应也可以,不过却要约法三章。”

    阳墨香刚要说话,田秀英又把她的脑袋按了下去:“哪三章。”

    唐小峰道:“既然要做我的丫鬟,那自然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耍小姐脾气,不许顶嘴,你们要是犯了错……嘿嘿。”

    阳墨香问:“怎样?”

    唐小峰道:“我就双倍罚在书香上。”

    阳墨香气道:“我们犯错,为什么要罚在姐姐上?”

    唐小峰道:“因为她管教无方。”

    阳墨香道:“你、你……”

    唐小峰道:“不许顶嘴。”

    阳墨香:“……”

    田秀英道:“第二章又是什么?”

    唐小峰道:“书香体不好,你们要多帮她做些事,上路时要让我骑……”

    阳墨香忍不住又叫了起来:“我们给你做丫鬟,又不是给你当座骑,你一个大男人骑在我们这些女孩子上,你、你害臊不害臊?”

    我像是会害臊的人么?唐小峰道:“不肯就拉倒。”

    “你、你……”阳墨香气得要跳脚,却又想道,“我们不变成妖兽让他骑,反正他也会去骑姐姐,难道我又忍心看着姐姐天天让他骑?”

    只好咽下气来,低声道:“答应你就是。”

    唐小峰嘿嘿笑道:“第三章还没想好,以后再说。唉,看在你们这么可怜,无论如何都要求我让你们做丫鬟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同意吧。”

    六女对望一眼,俱是无奈,拜在地上:“多谢公子。”

    唐小峰道:“除了书香可以叫我公子,你们都要叫我主人。”

    阳墨香抿着嘴儿:“这又是为什么?”

    唐小峰嬉皮笑脸地道:“丫鬟也分三六九等,书香是通房大丫头,你们只不过是打杂的小丫头。”

    阳墨香又想跳脚,田秀英却想着,都到这份上了,又何必再争这点小事?于是将阳墨香拉住。

    六女或是无奈,或是气闷,燕燕莺莺地道:“是,主人。”

    唐小峰听得浑发酥,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又看向林书香,林书香亦在那摇头失笑。

    “还有一件事儿,”阳墨香看似不不愿,却又真心实意地道,“在括苍山上,主人帮了姐姐,又救了我们,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向主人道过谢。”

    六女一同伏下子:“多谢主人。”

    “嘿嘿,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的丫鬟,既是一家人,还谢什么谢?”唐小峰拉着她们,“起来吧,来,洗澡,洗澡……”

    六女:“啊?”

    唐小峰:“咳,错了,是吃饭,吃饭。”

    六女:“……”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