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血食大法

    画好后,唐小峰将林书香扶起。

    林书香低头看着自己,见上面尽是蝌蚪文字,她低声道:“婆婆前面已发现了公子所赠符纸,同样的法子,对她只怕是难以再起作用。”

    唐小峰嘿笑道:“那就要看是怎么做了,我且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开守在外头的那些隐玄门门人,潜到府里头去?”

    林书香道:“我因时时想着,总有一天要带着妹妹和其他人逃出婆婆毒手,故而注意的东西也比别人多些。婆婆虽让门主带人布下大阵,府内却有一口水井直通府外池塘,池塘内又有数条暗道通往山下,有些是以前就有的,有些是我这一年多来悄悄打通的,我自己亦是靠着这些暗道逃了出来,才未让她擒住,只要小心一些,潜入府中并无问题。但婆婆进行血食**,却必定是在洞府底部的血魂洞,那里却是制重重,从里头关上后,就无法从外头打开。”

    唐小峰道:“这就成了。”于是把计划向她说了一遍,林书香这才知道他为何问自己怕不怕疼,怕不怕死。

    她低声道:“公子只管动手,书香绝无问题。”

    唐小峰抚着她的脸:“你可要记得,帮你救出你妹妹和其他人后,你就是我的丫鬟。”

    林书香道:“公子只管放心,书香必定不会食言。”

    “还有,”唐小峰轻轻地搂住她,“不要死……”

    剑光一闪,刺穿了她的小腹……

    血婆婆化作血影,在括苍山周围疾飞,却无法找到林书香。

    那丫头竟然如此能逃,实在是大出她的意料。

    残阳渐渐移向西山,天气益发地冷了。

    她忽地顿住,冷笑一声,折了个方向飞……终于还是出现了么?

    只要血咒还在,那丫头再怎么逃也是一样。

    在一条小河边,她果然看到了林书香……还有那个少年。

    林书香化作血蛇,狠狠咬断少年的脖子,又化回人,衣裳破碎,左手手腕断去,腹部被剑刺穿,她用右手紧捂小腹,脸色苍白,看到血婆婆,眸中现出绝望之色,子摇坠,虽然想要坚持,却最终还是昏了过去。

    血婆婆拄着拐杖掠到她边,皱了皱眉,看着昏迷的林书香和地上少年的尸体。

    书香的衣裳破成这样,而这少年却是被她用妖咬断脖子,看来是这少年将她找到,想要强暴她,却反死在她的反抗之下。

    但这家伙既然真是贼,他又为何要放了墨香,反赠她咒符,试图帮她们摆脱自己?

    血婆婆忖道:“是了,他虽让我答应他,血食**完成后就把这七个丫头送给他,但他根本不相信我,因而欺骗墨香,想先助她们除了我,这样一来,他不但不用再怕我,还可藉着恩人的份给她们下,只不过他虽然狡,墨香却根本不是会演戏的料,一下子就被我看穿。他知道要害我已无指望,所以这次是真想**香,但书香这丫头却有不凡之处,明明血咒发作痛成那样,都还逃了一路,又心细如发,这小子未遂,反被她杀了,只是书香虽然杀了他,自己却也是受重伤,还被砍了一只手。”

    听上去虽然曲折,但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毕竟言语可以是假,这少年的尸体,林书香腹部的剑伤,被砍掉的左手,这些是假不了的。

    但血婆婆却是心细的人,仍然一杖指去,少年的尸体爆碎开来,散成一地血,想装死都不可能。

    她这才放下心来,又见林书香已是奄奄一息,断去的手腕放在口,上尽是血水。她担心这丫头真的死在这里,于是哼了一声,给林书香上了些药,让她不再流血,这才拄杖一挑。

    林书香的躯飘了起来,被她带着飞向山腰。

    ……

    血婆婆带着林书香进入洞府,隐玄门门主领着一众门人在外头布下诸恶魔行四象迷天大阵。

    血婆婆将林书香扔在地上,掷出最后一颗玄螭珠,玄螭珠化作冰水,将林书香冻入冰雕,又将拄杖乱指,林书香、阳墨香、章兰英、邵红英、戴琼英、田秀英、钱玉英诸女所化的“冰人”全都飘了起来。

    她带着七女,进入了地底深处的血魂洞。

    血魂洞内,地上刻着刻印,周围座落着七座传说中上古神兽的兽像,这七兽分别是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二十八宿中的东方七宿就是以这七只上古神兽的名字命名。

    七女落在七兽像之前,血婆婆摇着拄杖,又唱又跳,有见识的人自然知道她是在施展血巫,不知道的人若是看到,只怕还以为她是在跳大神。

    似这般折腾了半柱香,从七女上腾起黑色血水,黑色血水聚于一处,她再随手一抖,一道焰火将这些黑血焚尽。

    七女体内血咒已除,她自然可以放心地施展七篆魔血食**。

    血婆婆盘膝坐下,口中念着巫咒,七女上涌起阵阵黑雾,这些黑雾像是在挣扎一般,或现人,或现兽形。

    突然间,却听一声脆响。

    林书香破冰而出,化作妖蛇,一口咬在血婆婆上。

    血婆婆大吼一声,急跳而起,一掌拍开妖蛇。

    林书香惨哼一声,变回人,撞倒一座兽像。

    血婆婆又惊又疑,她明明已将林书香用玄螭珠冻住,也没看到她带着咒符,却不知她为何还能反抗?

    她哪里想得到,林书香虽未带着咒符,唐小峰却是直接将防护玄冰的仙篆写在她的上,她左手断去,小腹刺穿,上尽是血水,血是红的,用来书写仙篆的朱砂也是红的,两者混在一起,血婆婆自然是注意不到。

    只可惜血婆婆不但擅长血巫,亦练就血影神功,林书香所化妖蛇一口咬在她的上,却无法将她杀死。

    血婆婆狞笑着,一步一步走向林书香,林书香挣扎而起,花容惨淡。

    血婆婆形一晃,拄杖横压在林书香的脖子上,将她压倒在地。血婆婆森然冷笑:“死丫头,尽给我找麻烦。”

    林书香张了张口,却无法发出声音。

    血婆婆将她松开一些,冷笑道:“你想说什么?”

    林书香冷冷地看着她:“去死。”

    剑光一闪。

    一支黑色飞剑从她肚子里破出,刹那间刺入血婆婆体内。

    血婆婆惨叫一声,疾飞而退,洒下一路血水。

    黑色飞剑竟像是通灵一般,疾追不舍。

    这是墨虹剑。

    唐小峰竟将墨虹剑化作剑丸,藏在林书香被剑刺穿的小腹里。

    ——你怕不怕死,怕不怕疼?

    小腹被刺穿,手腕被砍断,肚子里还藏着一支随时都会弹而出的飞剑。

    要下定什么样的决心,才能承受这一连串的痛楚?

    唐小峰人虽不在这里,墨虹剑却注入了他的神识,自发地朝血婆婆电而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真正的剑侠,岂止能够十步杀人、百步杀人?

    若是寻常飞剑隔空杀人,血婆婆自然不怕,但墨虹剑却是不同。黑虹剑内混有幽戾气,有斩杀元神、伤人魂魄的奇效,纵是尊圣门圣主田嗣皇被刺一剑后,也只能先逃再说,偏偏还无法逃掉,血婆婆并不比田嗣皇更加厉害,眼看飞剑冲来,而自己伤得远远超出想象,只能拼命闪躲。

    墨虹剑划出华丽轨迹,不断追杀。

    血婆婆无处可逃,一掌拍在壁上,通往上方的制和石门打开,她化作血影亡命逃窜。

    墨虹剑疾追不舍。

    血婆婆飞出血魂洞,一道影却从暗处窜了出来,刹那间接住墨虹剑,一剑刺去,血婆婆惨叫一声,体暴散。

    却又有一道血影沿地遁走。

    唐小峰虽然知道这是血婆婆的“血影分”,但这道血影遁得太快,他根本来不及追,而外头的隐玄门门主听到血婆婆惨叫,率人冲了进来。

    唐小峰飞入血魂洞。

    林书香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腹,扶着墙壁,脸色苍白。

    她看到唐小峰飞了进来,赶紧拍了几下石壁,七道石门落下,几道制打开,将敌人全都阻在外头。

    林书香躯一摇,倒了下去,唐小峰赶紧将她搂住,直接吻在她的唇上。

    真阳裹着紫幽仙气度入她的体内,快速地治疗着她的伤势。

    紫幽仙气,三元合一,既可化作摧敌致胜的剑气,又可化作续肢复体的仙气。

    林书香小腹的剑伤开始愈合,连断去的左手都重新生了出来。

    林书香本就抱着别说只是残废,只要能够救下妹妹跟其他人,就算是死也无所谓的想法,却没想到被唐公子吻了一阵,不但伤势痊愈,连断去的肢体也重新续了回来,不由又惊又喜,想着世上怎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法?

    只是不知为什么,她体内又生出一种燥感,让她很想偎进少年怀中,任由他欺凌抚,这样的念头来得莫名其妙,让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连腹下的羞人之处都有些湿湿的。

    唐小峰知道这是仙气中所含的媚药成分生出作用,笑了一笑,也没有欺负她,只是将头抬起,双唇分开。

    林书香的病本就渗入三魂七魄,又经过血咒、刺腹、断腕等连番折磨,虽然以还源仙气治好一些,却依旧极是虚弱,在这种形下以媚药令她动,并不是什么好事。

    况且这女人坚忍异常,唐小峰很怀疑仙气中的媚药成分是否真能让她无法自控。

    林书香低声道:“婆婆呢?”

    唐小峰无奈地道:“被她逃了。”

    要么不动手,既然动了手,他本是想趁着血婆婆被墨虹剑刺了一剑,无论如何也要置她于死地,以免她将来找麻烦。然而血婆婆的血影分确实好用,在这种形势下都未能杀死她,让唐小峰颇为无奈。

    林书香看向墨香、兰英、红英、琼英、秀英、玉英六女,面有忧色。

    唐小峰笑道:“交给我好了。”

    这六女都是被玄螭珠所化的玄冰冻住,进入无识无我、非生非死的冰冻状态,就好像唐小峰在东海时对桃花娘所做的事一样,若是以前,他或许还束手无策,但他现在有紫幽仙气,已是今非昔比。

    可惜六女被冻在冰晶里头,无法直接口舌相交,以双修术救回她们。

    他只能手触冰晶,将紫幽仙气和三昧真火调和好后,缓缓输送过去。

    最先救回的是阳墨香,阳墨香上的玄冰化开,躯软软地瘫倒在地,唐小峰这才吻了上去,阳双修,助她恢复元气。

    阳墨香猛地睁开眼睛,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化作火狐就要揍他,唐小峰却早已料到她的反应,嘻嘻笑地跳了开来。

    林书香低低地唤了一声“妹妹”,阳墨香又发了一会怔,然后才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到底出了什么事,又见姐姐平安无事,血婆婆却不知去了哪里,又喜又疑。

    林书香低声向妹妹解释,唐小峰则继续救治其他姑娘,结果就是每个美眉都被他摸了一下、抱了一下、吻了一下,醒过来后的反应也都差不多,不是羞就是羞愤,紧接着就化作妖兽要打要杀,又被林书香叫住,发了一会呆,然后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六女全都救了回来,朝唐小峰盈盈下拜。

    唐小峰耸肩:“你们不用谢我,谢我的丫鬟就可以了。”

    六女俱都不解,阳墨香问:“你的丫鬟是谁?她为什么要帮我们?”

    唐小峰一指:“我的丫鬟是她。”

    六女看去,发现他指的是林书香,一时面面相觑。林书香却只是笑了一笑,也不解释。

    阳墨香瞅着他:“我姐怎会是你的丫鬟?”

    “你不知道么?”唐小峰嘿笑,“你们的命,都是书香卖换回来的。”

    “卖?卖……”阳墨香怔了一下,突然跳脚,仿佛要杀人一般瞪着唐小峰,“你、你、你对我姐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啊?唐小峰抬头看向天花板……什么都还没开始做呢,不过以后会有机会的。

    ……

    阳墨香与“五英”终于弄清原委。

    原来林书香为了救她们,早已答应给这家伙做一辈子的丫鬟。

    阳墨香看着唐小峰,鼓着腮帮子:“我还以为你是好人。”

    唐小峰翻个白眼……不要给我乱送好人卡。

    林书香却道:“妹妹,不可对公子无礼,若不是公子,我们此时已不知沦落到何种下场。”

    唐小峰怪笑道:“就是,你们的婆婆可是答应她儿子,完成血食**后要把变成白痴的你们送给他和外面那些人的,是书香一人做我的丫鬟好,还是你们全都变成那些恶贼的泄工具好?”

    其实不用他说,诸女也都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其实阳墨香等人从心底里还是很感激他的,只是不知为什么,看到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却又总是很想给他找些麻烦。

    况且,她们对林书香最是敬服,一想到书香要给别人做一辈子的丫鬟,心里总是很不甘心。

    外头传来一连串的轰隆声,显然是隐玄门的那些家伙正试图破坏制,闯入此间。

    唐小峰道:“我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林书香道:“门主在外头布下的是诸恶魔行四象迷天大阵,一旦进入其中,魔音不断,幻象丛生。最重要的是,我们一进入其中,四象迷天,方位全乱,可能就再无法聚于一处,只能被他们各个击破,纵能逃出一个两个,也难保全都无事。”

    唐小峰心想,难怪墨香等人如此敬她,如此险境,她想的仍不是她自己和她妹妹平安,而是希望“全都无事”,意志之坚,心肠之好,心思细腻而又能够隐忍,确实不是个寻常女子。

    他道:“我倒是有个阵势,可以让我们不会分开,其实我看隐玄门最厉害的就是血婆婆,其次就是你们七个,其他人,包括那个人模狗样的门主,本事都有限得紧。”

    林书香赶紧提醒他:“他们本事虽然有限,但这诸恶魔行四象迷天阵却是括苍山隐玄门的镇山之宝,公子万万不可大意。”

    阳墨香恨恨地道:“但就这样逃走,不给他们一些教训的话,也实在是很不甘心。”

    唐小峰淡淡地道:“那就把那个门主杀了好了。”

    阳墨香咬了咬下唇:“这个最好。”

    林书香道:“那等人就算放着不管,也闹不出什么事端,还是应以平安脱为重。”

    唐小峰笑道:“放心,实在杀不了,我们再逃。”

    当下,唐小峰便将“七星反吟”之阵教给她们,这“七星反吟”本是亭亭通读《符经》里的演法章、演术章,又结合鬼谷子的符七术悟出来的,暗合北斗七星之数。

    七女都是花神转世的才女,很快就领悟到其中奥妙。

    七女各占一星,唐小峰却以自为阵眼,占住了北极星位。

    林书香打开石门与咒,唐小峰子一窜,疾飞而出。

    七星反吟,主星动,七星动。

    七女紧随其后。

    他们冲出血魂洞,那些试图破门的隐玄门门人被攻个措手不及,七女对这些家伙原本就是极尽鄙夷与厌恶,也不管那么多,化作七兽,将他们大肆屠杀,直接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冲出洞府,数百名隐玄门门人布下迷天大阵,将他们围在阵中。

    魔音乱起,天昏地暗;鬼哭神嚎,四象迷天。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