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破尊圣门

    (今天这章提前发。)

    唐小峰让紫幽仙气在自己体内快速转动。

    虽说他体内有能够返本还源、断肢再生的紫幽仙气,只要田嗣皇没有直接杀死他,他总有办法续回四肢,恢复元气,但那家伙却也实在是过于谨慎,断了他的四肢,收了他的飞剑还嫌不够,竟还给他贴了制神符,让他空有一本事,竟是无可奈何。

    哀萃芳的出现,在无意中竟帮了他一个大忙。

    当然,只要田嗣皇还想要五色笔,不想让他死,他总是能够找到机会,但这种被弄成人棍扔在牢中的感觉很不好受,尤其是对他这种从“不找点事做就会死星”穿越过来的十佳少年来说,更是相当的不好受,所以他还是很感激哀萃芳的。

    下次再把她擒住时,一定要很温柔很温柔地待她。

    他并不急于让自己的四肢恢复,而是先用“玄关化体”变出分

    他用分跳了起来,做体般动了几下,感觉整个人舒心多了。

    剑侠剑侠,没有剑,又算什么剑侠?

    他忽地伸手,朝着自己的真虚虚一握,丝丝黑气涌了出来,凝聚成形,握在他的手中。

    墨虹剑。

    那些尊圣门门人从他上搜出一大堆的剑丸,却未能找到他所用的这支墨虹剑。

    他御着剑光,悄悄掠了出去。

    守在外头的几个尊圣门门人还在睡着,显然是哀萃芳潜进来时,给他们悄悄下了迷药,又或是做了其它手脚。

    分虽然好用,但在感观上却远不及真敏锐,他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转了一圈。

    穿过几处过道,来到外头的园林。

    虽然已经过了月亮最圆的那一夜,但天上的月亮依旧很圆,皎洁如水。

    他看到远处有人过来,赶紧藏了起来,暗用内景闭气之术屏住呼吸。

    行过来的,竟然是田嗣皇与血婆婆。

    血婆婆冷笑道:“你从我这要走玉惊天,人还未还,却又来要入梦搜魂之术,老欠了你的?”

    田嗣皇淡淡地道:“你把玉惊天抓去原本也就无用,你虽有入梦搜魂之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记忆中偷得化玉神功,但他的化玉神功才学到第二层,玉家家规,一向是突破之后才能学下一层的心法口诀,以防神功外传。据我所知,化玉神功第三层时有一变,第七层时又有一变,你只能从他那得到前两层的心法,有何用处?倒是你为了抓他,却在我的金柳地闹事,让玉家找上我尊圣门,给我带来了莫大麻烦。”

    血婆婆怪笑道:“你们尊圣门神神秘秘的,老当时,又怎知道那是你们的地盘?”

    田嗣皇哼了一声。

    血婆婆道:“你要入梦搜魂之术,可是要用在你抓来的那小子上。”

    田嗣皇冷笑道:“那小子颇有古怪,我弄断他的手脚,痛得他死去活来,他却仍笑得出来,看来就算再怎么对他用刑亦是无用。若有入梦搜魂之术,不管他愿不愿意,我都能取得他的记忆,到那时,我将他与那丫头的家人全都擒来,由不得他们不用五色笔来换。”

    血婆婆嘿笑一声:“将入梦搜魂之术教给你,对老又有什么好处?”

    田嗣皇淡淡地道:“你想要玉家的化玉神功,可是要用在你边那七个丫头上?”

    血婆婆森森然道:“果子熟了,自然也就可以摘了。”

    田嗣皇看她一眼:“先将她七人收作徒弟,在她们体内强行种下上古兽魂,直至她们与兽魂合成一体,再以食魂**吞下她们魂魄,让七魂的力量为你一人所有……血婆婆果然不愧是血婆婆。”

    血婆婆桀桀怪笑,又道:“若非这七个丫头体内都有先天灵气,竟能在短短一年多内与兽魂合体,我也不可能做到这些,能够找到她们七个,实在是老的运气。只不过,这七个丫头也都不是傻子,时时都在防着老,我虽在她们体内种了血咒,但在食魂之时,却又必须将血咒移除,没有玉家的化玉神功,颇有些难办。”

    田嗣皇道:“也未必需要化玉神功。”

    他将手一翻,手心多出七颗蓝色半透明珠子。

    血婆婆眯着眼睛:“玄螭珠?”

    田嗣皇淡淡道:“化玉神功化物成玉,玄螭珠凝气成冰,只要用得恰当,你自然能将她们七个都冻成冰人,让她们陷入不生不死的境地,任你摆步。”

    玄螭珠原本就非常少见,即便是为铸剑师的唐小峰在东海时也不曾见到几颗,长生宫内藏了许多晶矿,玄螭珠却是一颗也没有,桃花娘曾经从“贺岁龙”敖萨那骗到一颗,结果被唐小峰用在了她自己上。此外,唐小峰曾以“听剑”之术听出苏南天的剑里藏着三颗玄螭珠,当时把他羡慕得紧。

    田嗣皇却是一下子就拿出了七颗玄螭珠,如此大的手笔,自然由不得血婆婆不动心。

    血婆婆道:“也罢,老便用入梦搜魂之术,换你这七颗玄螭蛛。”

    她将入梦搜魂之术缓缓说出,却不知还有一个有理想有道理有文化有纪律、父亲中过探花、姐姐是仙子转世的好少年,也偷偷地把她的心法听了去……

    唐小峰悄悄溜回地牢,将听来的入梦搜魂之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计上心头。

    田嗣皇,你弄断我的四肢……这次我要你好看。

    他把墨虹剑插在地上,又将“玄关化体”逆行一遍。

    这分原本就是聚五行之气而成,现在被他散去,立时消失无踪,他的魂魄则重新回到真

    他将神识注入墨虹剑,墨虹剑化作黑色剑气,又被他吸入体内。

    人剑合一,人即是剑,剑即是人。

    他闭上眼睛,调整体内剑气,直至全都收拢,一丝一毫亦不外泄。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田嗣皇终于飘了进来。

    田嗣皇看向躺在脏乱污泥里断手断脚的少年,嘴角现出森森的冷笑与嘲弄。

    这就是跟他作对的人所应有的下场。

    唐小峰虚弱地睁开眼睛看他,他却突然伸手,按在唐小峰的脑门上。

    唐小峰沉沉地睡了过去。

    入梦搜魂之术,先要让人入梦,然后再开始搜魂,被搜魂的人一觉醒来,只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乱糟糟的梦,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记忆早已经被人搜了去。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对田嗣皇来说,为了龙族的复兴,再卑劣的手段也可以用出。

    只要找出这小子的家人,把他关心的每一个人都擒到这里,他要是还不肯配合,那就把他们的手脚也全都弄断好了。

    田嗣皇将手按在少年的脑袋上,开始利用神识搜索他的记忆。

    然而这少年的记忆却是空的。

    田嗣皇的心中一阵疑惑。

    他却哪里知道,已经将入梦搜魂之术听来的唐小峰,根本就没有昏睡过去。

    一边装着昏迷,一边却悄悄凝聚剑气。

    剑光一闪。

    一只黑剑从他体内快速窜出,直袭田嗣皇口。

    田嗣皇反应亦是极快,刹那间便往后飘去。

    但还是迟了一步,唐小峰的偷袭太过突然,他又离得太近。

    墨虹剑破入田嗣皇体内,令他惨叫一声。

    以田嗣皇之能,本是没有这么容易被人偷袭得手,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躺在地上断手断脚,又被贴了制神符的唐小峰竟然能够突然出手,更没有想到,唐小峰竟然能够把飞剑藏入体里,与他的血与魂魄融成一体。

    再加上田嗣皇以为唐小峰已经昏迷,正集中注意力去搜他记忆,哪里想得到唐小峰根本就没有中他的入梦搜魂之术?

    他带血飞退,唐小峰却吼上一声,子一张,断去的手脚竟然一下子就生了出来。

    田嗣皇意识到形势不妙,化作黑龙破顶而逃。

    唐小峰将手一招,接住倒飞而回的墨虹剑,纵就追。

    他绝不能让田嗣皇就这样逃了。

    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月已西沉,晓光未现,远处山川一片黑暗。

    黑龙飞在夜空,洒下一路血水,他回过头来,见一道紫色剑光越追越近,更是心惊。

    他上被刺了一剑,但在墨虹剑即将刺入的那一瞬间,他其实已经感应到杀气,及时避开了要害。

    这样的伤对他来说,原本算不了什么,在正常的况下,就算带着这样的伤,他仍然能够用出神功,杀了这诡异至极点的少年。

    然而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受创的并不只是体,连元神都受了重伤。

    这少年的黑剑竟然能够斩魂刺魄。

    元神受到重创的他,不但难以用出神功,甚至变得越来越虚弱。

    少年御剑的速度实在太快,黑龙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逃走。

    它怒吼一声,扭过来,将全功力提至极致,不顾一切地反冲而去。

    既然逃不掉,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濒死一击,拼着内伤加重,先杀了这少年再说。

    少年显然没有想到它竟然不再逃窜,拼死反击,立时顿在那里,整个人都吓得傻了。

    黑龙一声龙啸,竟将唐小峰的脑袋咬下,再用利爪将他的子撕成无数碎片。

    血雨纷飞。

    黑龙狂笑一声……亏自己刚才还吓成那样。

    无用之人终究是无用之人,就算这少年会一些古古怪怪的奇特功法,但他的区区实力,却突然是一点都不够瞧。

    只是,黑龙的笑很快又顿在那里。

    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在他后响起:“你笑什么?”

    黑龙蓦一回头。

    他没有看到唐小峰,他只看到一支黑色的剑。

    黑色的、巨大的剑。

    唐小峰再次与他的墨虹剑合成一体,这一次,他整个人都化成了剑。

    被黑龙杀死的,只不过是他的分

    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是龙急了?他早就算到这家伙必定会拼死反扑,所以他准备了一个分,给它去杀。

    黑龙想要再逃,却已无法做到,它受重伤,又强提一口气痛下杀招,本以为唐小峰已被它杀死,立时放松下来,此时竟是连绝境反击的力气都已失去。

    墨虹剑一斩,划出华丽的轨迹。

    黑龙的脑袋飞上了天。

    它的龙睛瞪得硕大,怎么也无法瞑目。

    它怎么可能会甘心?这少年的实力明明差它不知多少个阶层,它甚至已经将他擒下,收了他的飞剑,断了他的手脚,结果却是自己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

    它怎么可能会甘心?

    唐小峰却还不解气,剑光再一暴散,又将它的脑袋斩成两半,龙躯刺出无数血洞。

    远处,有许多尊圣门门人赶了过来,见他们的圣主竟是被人杀死,直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唐小峰冲上前,见人就杀,杀得血流满地。

    一个人影掉头就逃……“地皇”玄闭户。

    唐小峰大吼一声:“姓玄的,你看。”

    玄闭户不想回头,但他却又忍不住回过头来。

    他这一回头,逃窜的速度自然慢了一慢,黑剑破空而来,直接将他钉在地上。

    唐小峰收回飞剑,痛快地大笑着。

    其实真的打起来,玄闭户未必会输,就算不赢,以他的实力,从唐小峰面前逃走也是绰绰有余。

    但他亲眼看到唐小峰杀了“天皇”应天阳,又杀了他们的圣主,他的心胆早就已经被吓破,竟连反抗的胆子都已失去。

    气势弱成这样,却是死得更快。

    唐小峰纵回肢体残落的黑龙边,又想到:“听说龙晴可以作珠,龙须可以制烛,龙筋可以当绦。”

    于是挖了两颗龙睛,割了数根龙须,又将它的子剖开抽出龙筋。

    龙筋往地上抽去,噼叭一声……果然是根好绦。

    他嘿嘿一笑,纵而起,化作一道紫色剑光,朝天边微现的那一丝晓光,破空而去……

    太阳已经出来,唐小峰找了一条河流,跳了进去,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他把龙睛、龙须、龙筋全都扔上了岸,至于上的衣服,不但破损得厉害,还沾了大堆的血迹和污泥,他也懒得去洗,干脆脱了下来,把它们全都扔了。

    他在心中忖道:“这一趟虽然没有去成圆峤秘境,但玄天璧和五色笔也没有落在他人手中,登上圆峤秘境的是丽蓉和月亮,我也没损失什么,倒是杀了尊圣门的圣主和地皇,他们现在圣主死了,二皇死了,星后叛了,四圣死了,就剩一个后和一个月后,尊圣门不亡也得亡了。”

    以他的自实力,原本杀天皇都有些勉强,无论如何也杀不了尊圣门的圣主,但他被擒后,先是借着哀萃芳喂他的那口水破去贴他上的制神符,又将体内的紫幽仙气、特制的墨虹剑、能够造出分的“玄关化体”等各种绝学都发挥到了极致,竟真的一招得手,重创圣主,又再接再厉将他杀死,连他自己都大感痛快。

    他又想道:“卞璧当时虽然也受了重伤,珍珍冲下去救他,可接下来,他们两人都没有被人找到,看起来,像是后与月后悄悄救下了他。就算不看在珍珍的份上,那两后对卞璧显然也都有好感,应该不会害他。倒是丽蓉登上圆峤秘境前,亲眼看着我落在敌人手中,而她要想回来,就只有等到下一个月圆之夜,我虽然平安无事,但这一个月,却是不免让她担惊受怕。”

    他潜入河中,闭着气游了一阵,又窜了出来,搅得水花四溅。

    此时已入寒冬,雾气较重,河水冰凉,冲在上却更感惬意。

    他正想继续往下潜,却又顿在那里,忽地笑了一笑:“这一次,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来看我的。”

    在他后,岸边,立着一个穿黑色衣裙、亭亭玉立的女子。

    哀萃芳。

    他缓缓转,一步一步地走上岸。

    他的上一丝不挂,这两三年来的修行,以及多少次危机边缘的走过,已让他的体型开始变得魁梧,人也变得更加坚毅与俊朗。

    哀萃芳冷冷地看着他,既没有避开目光,也没有因为第一次看到男子**子而害羞。

    她昨晚一直躲在暗处,亲眼见证了唐小峰对尊圣门的灭门之举。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明明已经陷入最糟糕最痛苦的境地,却又可以一下子变得那般威风凛凛,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唐小峰松了口气:“看来你不是来杀我的。”

    他发现这个女人,比起在东口山与他交手时不知又厉害了多少,在她上涌动着一种奇怪的能量,让他想起在骑田岭时,从那神秘铜鼎流入那个叫微微的丫头体里的古怪炁气。

    哀萃芳却只是清清冷冷地看着他。

    她修的乃是绝恋心法!

    这个人,却是她命中的煞星,是她功法中的破绽。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应该来看他,甚至应该离他离得越远越好,但她却是无法控制自己。

    水,沿着唐小峰露的皮肤往下滑落,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石上。

    她的心中也生起阵阵涟漪。

    最终,她咬了咬牙,如风一般飘走,消失不见。

    唐小峰却被她弄得莫名其妙……这女人既然不是为她在东口山遭受的羞辱来报仇,那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他低下头,左看右看,心想:“难道是因为在东口山时我摸过她,所以她现在要把我的体看回去?莫非她也跟三妹一样内?”

    毛病……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