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阴阳流转,又上重楼

    唐小峰等人悄悄离开城镇,进入深山。

    几人见卞璧一路上都跟珍珍手牵着手,心中疑惑。

    唐小峰将卞璧拉到一旁,问个清楚,等卞璧说完,他无奈摇头……这家伙还是蛮有本事的,居然就这样子“色”了一个敌人过来。

    徐丽蓉往远处的珍珍、绫梦妃子扫了一个,那两人一个静静地立在那里,寂寞如雪,一个坐在溪边,戏弄鱼儿。

    她低声道:“真的要把她们都带到圆峤仙境去?”

    唐小峰苦笑道:“绫梦妃子看来是跟定我们了,我们已经惹上了青城剑派和尊圣门,要是在这个时候跟她翻脸,连天魔宗也惹上,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白话也瞅了绫梦妃子一眼,道:“这个女人确实不用担心,魔门的人最是自私,只看她帮我们救人,却没有让我们跟她的同门接触就可以知道,她根本就不想让天魔宗的其他人知道玄天璧的事。倒是星后……”

    卞璧道:“她已经背叛了尊圣门,不会出卖我们。”

    白话道:“女人都很善变。”

    唐小峰道:“你也是女人。”

    白话道:“我就很善变。”

    唐小峰、卞璧:“……”

    大实话。

    这丫头不只是善变,还变来变去,白天和晚上完全两样。

    卞璧大声道:“不管怎样,我答应过她的。”男子汉怎么可以骗女人?

    白话咬了咬嘴唇,伸出手:“把玄天璧还我。”

    卞璧也不犹豫,直接就还给了她。

    白话左看右看……卞璧这小子被女人勾了魂,已经不可靠了,就算他信得过,那个女人也信不过。

    放在自己上却也不行,晚上月亮醒来说不定顺手就把它扔了,就算她不扔,也指不定会掉到哪去。

    她看向唐小峰……唐小峰嬉皮笑脸的,谁知道他会打什么瘦主意,把玄天璧交给他,弄不好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又看向徐丽蓉……这女人实在臭美,就算在这个时候都不忘拿着镜子左照右照,对其它事根本就漫不经心,她要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小姑娘叹气……这里就没有一个可靠的。

    “放你这里,”她把玄天璧塞到唐小峰手中,又瞪着他,“不许作鬼。”

    唐小峰摸着她的脑袋……这丫头也太多疑了。

    我是谁?我可是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十佳少年啊。

    几个人全都聚在一起。

    白话道:“既然大家一起去圆峤秘境,一些事我可得跟你们讲清楚,首先,玄天璧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起到作用……”

    唐小峰道:“还有四天就是月圆之夜。”

    白话道:“不只要在月圆之夜,还必须在十大洞天的其中一山使用它,通天之路才会出现。”

    唐小峰又道:“四天时间,就算要去其它山也来不及了,只能选择西城山……”

    小姑娘朝他吼道:“闭嘴。”

    唐小峰闭上嘴,朝她摆摆手……您说。

    小姑娘道:“西城山离我们最近,而且这个时候,就算赶去其它山也来不及了。”

    唐小峰闭着嘴巴:“唔唔唔唔唔……”这个我说过了。

    小姑娘握紧拳头……她真的很想揍人。

    绫梦妃子笑道:“这个好办,跟茅山、燚妖这些门派不同,玉家虽是妖族,却一向是以普通士族的形象出现在他人面前,亦没有将整个西玄山封锁住,到时我们悄悄潜入山中,他们也不会知道。”

    “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白话道,“圆峤秘境与十大洞天之间的通道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打开,在这一头是这样,就算我们登上了圆峤秘境,找到了白玉城,仍然是这样。”

    “也就是说,”卞璧道,“如果我们这个月圆之夜去了圆峤秘境,那至少要等到下一个月圆之夜才能离开那里?”

    小姑娘拍掌:“对头,所以你们要做好准备,若是在这段时间里另有要事,那可就不要去了。”

    绫梦妃子流波转动:“白玉城里,是否真有一棵蟠桃树?待在那里面不出来,是否真能够长生不老?”

    白话的脸上现出戏谑的表,道:“如果你问我,那我可以告诉你,这世上根本没有长生不老这回事,天人都有五衰,凡人还想长生?太一东皇会死,王母娘娘会死,只不过是早死迟死的问题。”

    又道:“但我也可以向你们保证,白玉城里确实是有一棵蟠桃树,且圆峤秘境的确是在五行之外,那个地方流动着光线,可以极大地延缓生命流逝,如果一个人能活一百年,到了那里,起码就能活几千年,如果他修到了地仙,原本就能活几千年,那么只要待在里面不出来,他至少能够活上万万年。”

    绫梦妃子吁了一口气:“那和长生,也没有什么区别。”

    “确实,”白话嘻嘻笑道,“圆峤秘境原本就是集十大洞天之灵气而成,在那里修行,其效果要远远胜过十大洞天这种修行胜地。在那种没有天劫、灵气独钟的秘境活上万万年,要是还不能从地仙修至金仙,那也实在是太没用了。金仙虽然也不是不老不死,但在圆峤秘境这种地方,只怕天地寿命已尽,他都还活着。只不过在那种地方修行,千万要耐得住一件事……”

    绫梦妃子道:“什么事?”

    白话缓缓道:“寂寞。”

    绫梦妃子沉默片晌,道:“我耐得住寂寞。”

    “耐得住么?”小姑娘脸上的戏谑益发地深了,“说耐得住寂寞的人,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寂寞,四周一片空旷,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别人,你只能不停地跟自己说话,有的时候,你看着天上的月亮,你想要跟它说话,但是它不理你,于是你就只能哭,于是你就只能笑,于是你一边哭一边笑,久了,久了,哭不出了,笑不出了,然后你就只能继续说话,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跟自己说话……”

    绫梦妃子怔在那里,听着小姑娘的话,从内心生出寒气……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寂寞?

    唐小峰抓住白话,使劲地摇,她却兀自重复着那一句话,不知怎的,唐小峰心中蓦地一痛,猛地将她搂进怀中。

    她竟失声痛哭起来。

    傍晚时,白话不知去了哪里。

    绫梦妃子独自一人坐在溪边,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卞璧则跟珍珍到远处恩去了。

    唐小峰拉着徐丽蓉,躲进一处山洞,先是一番胡闹,又是喁喁细语。

    徐丽蓉问:“你觉得,白话和月亮到底是什么来历?”

    “猜不出,”唐小峰叹气,“那丫头古古怪怪的,又极是神秘,你也看过她的出手,全无定法,也不知道她到底学了多少东西,根本就没办法猜她来历。”

    徐丽蓉瞅着他:“你真的想去圆峤秘境?”

    唐小峰笑道:“去里面躲一个月,让那些想找我的人都找不到我,也是有好处的。”

    徐丽蓉道:“只待一个月?”

    唐小峰道:“那地方听上去就很无聊,我怀疑我连一个月都待不住。”

    徐丽蓉道:“要是那地方不但很有趣,还有很多漂亮仙女呢?”

    唐小峰嘻嘻笑道:“那我就出来,把我爹娘、姐姐、紫绡、锦枫、蘅香和芷馨她们全都接进去。”

    徐丽蓉眸带笑意:“你还算有些良心。”

    唐小峰一个翻,把她那美妙人的**压在下,怪笑道:“我本来就很有良心。”

    又道:“我要你跟我做一件事。”

    美娘脸儿一红:“你又要弄出什么花样?”

    “这次可是正事,”唐小峰抚着她那玉脂般的软峰,“我要你跟我一同双修。”

    “双修?”徐丽蓉疑惑地看他一眼,“你和紫绡的剑气同根同源,双修自然不成问题,我与你走的路子完全不同,如何能够双修?”

    唐小峰道:“我新练成的紫幽仙气还不完美,寒之气太重,想用你的万神圭旨乾离火中和一下。”

    他把办法说了出来,美娘的脸更是晕红:“还说不是新花样?”

    唐小峰笑一声,先让自己体内的紫幽仙气不断流转,然而再变出分

    真躺在地上昏睡,美娘红着脸儿,跨坐上去。

    从以前的多次试验中,唐小峰已经知道,使用“玄关化体”后,真虽然只余下一魂一魄,陷入昏睡状态,但体的“本能”仍在,且可以藉由某些特定条件触发双修心法。

    美娘跨坐在真上,借着他的男本能起起落落,唐小峰却用分向她近,她抿了抿嘴儿,其实有些不太乐意,最终还是把那膨大的东西含入檀唇。

    上下两个口儿都被塞住,美娘有节奏地动着,由慢而快。少年的真藉着双修心法将真阳与少女真不断碰撞,连带着紫幽仙气也跟美娘体内的乾离火互相融合,流转起来。

    唐小峰自己则利用放入美娘口中的小分进行调节,毕竟两人之间的功法并不同源,若不小心一些,很可能对彼此造成损伤。

    渐渐地,还源丹里所含的媚药成分藉着真与真阳之间的碰撞进入少女体内,她不断摇动,整个人都陷入了**的顶端,自己揉着酥,急促地摇着子,想要从两个夫君的深入中寻求更大的快感。

    唐小峰则以她的真为桥,将真体内的寒之气抽离,从美娘体内的乾离火中过了一道,提纯出来的仙气返回真,有害无益的杂质则进入分

    就在这一遍又一遍的反覆中,真里的紫幽仙气越来越纯。

    直到将紫幽仙气中所含的所有杂质全都滤去,唐小峰这才心满意足地从妻温润的口腔中退出,一剑杀了“自己”。

    所有的杂气都随着分的死而消失,他的魂魄却是回到真,勾着妻的双腿站了起来,双手托着她的香不断用力。

    徐丽蓉搂着夫君的脖子,躯在快速的起落中愉悦至极点,死,直到再也无法承受这份愉悦,拼命求饶,才在夫君那一阵阵流的疼后,慢慢地平复下来,享受着暴风雨后,温暖与幸福的宁静……

    云收雨霁,美娘伏在夫君上,轻轻地喘着气。

    休息过后,她坐了起来,紧接着却是子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围。直到慢慢适应这前所未有的敏锐触觉,她才欣喜地道:“为何我体内的万神圭旨乾离火,竟也变得如此之纯?”

    唐小峰笑道:“这是当然的,刚才双修时,顺便把你火灵中的杂质也给去了。”

    徐丽蓉心中一阵喜悦,她深知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境界上的突破固然不容易,突破后的反复修行与提纯才更加艰难。毕竟,突破境界靠的是一瞬间的悟,但要达到足于突破的那个临界点,则只能靠朝谒精诚般的修行,把自己体内拥有的能量不断提纯,这个过程却是极其乏味与无聊的,许多人就是因为无法忍受这种乏味的修行过程,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无法进入下一次突破的关口,才使得修为停滞不前。

    而这一次的双修,却是极大地加快了她修炼《炎经》的速度,让她离下一次突破的子越来越近。

    她伏在少年**的膛上,温柔地道:“夫君,你真好。”

    “你才知道我好么?”唐小峰搂着她,笑道,“在轩辕国刚遇到你的时候,你可是把我当傻瓜看的。”

    徐丽蓉笑道:“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为妻丑得很,总觉得自己见不得人,整天想死的心都有,自然看谁都不顺眼。”

    唐小峰问:“现在呢?”

    美娘抬起头来,眸带星光:“现在依旧是看谁都不顺眼,普天之下,只有夫君最顺眼。”

    唐小峰失笑道:“你的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甜了?”

    美娘微笑道:“还可以更甜呢。”

    她的躯滑了下去,一阵摆弄,又抬起头来:“甜么?”

    唐小峰绷着子:“还、还不够……”

    美娘的螓首又垂了下去,低吟浅唱。

    甜,真甜……

    天还未亮,唐小峰牵着妻去瀑布洗了个凉水澡,又在山顶看了出,郎妾意,恩恩

    天亮后,白话不知又从哪里钻了出来,依旧是嬉皮笑脸,上窜下跳。

    卞璧原本还想趁着这两天去找隐玄七女,弄清她们是不是他的姐姐,珍珍问清因由,告诉他说,如果他的七个姐姐是在一两个月前才被人劫去,那就绝不会是隐玄七女。

    她道:“一年前,我便已见过隐玄七女数面,当时她们还没有与隐玄门传下来的七个上古兽魂完全合体。她们确实是血婆婆抢了去后,种下血咒,被迫成为隐玄七女的,但却不是你的姐姐。”

    卞璧相信珍珍的话,也就只好作罢。

    唐小峰却对那隐玄七女更感兴致起来。

    他们又躲了两天,然后才赶到西城山附近。

    到了西城山,他们意外地发现,整个西城山都已经被人封锁,到处都是阵法和制,还有许多妖怪与道士四处巡逻。

    卞璧诧异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绫梦妃子轻叹一声:“看来青城派跟玉家联了手,现在玉家也已知道了玄天璧的事,他们知道我们要想在这次的月圆之夜进入圆峤秘境,赶去其它九大洞天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在西城山上使用玄天璧,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

    徐丽蓉蹙眉道:“紫玄那恶道居然会把玄天璧的事告诉别人?”

    唐小峰笑道:“由不得他不这样做,这里毕竟是西家的地盘,没有玉家帮忙,他很难找到我们。况且他以为尊圣门也在抢夺玄天璧,他知道自己独自一人根本不是尊圣门圣主的对手,只能找玉家做帮手,如果不将玄天璧的秘密说出来,玉家又为什么要帮他?”

    绫梦妃子忧道:“但是他们防得这般严,天黑后,我们怎么潜进去?”

    白话嘿笑道:“这个倒是无妨,天黑后月亮就会出来,让她用风云遁把我们带进去就是。”

    唐小峰道:“她靠得住么?不会一下子跑得没影吧?”

    白话挠着头:“我会多跟月亮说几声,让她晚上不要乱跑,什么都听你的,她也很想到圆峤秘境去,应该不成问题。”

    珍珍道:“但是西城山玉家,同样精通一些八卦九宫,奇门遁甲。”

    白话哂道:“他们再厉害,难道还比得上月亮?况且奇门遁甲最重时辰方位,只要圆月一上中天,他们不知道我们从哪个方向遁进去,也不知道我们会选哪个时辰,根本就防不住我们。”

    又道:“西城山上有两峰,我们要去的是回水峰,其它地方虽也可以,但回水峰乃是西城山中灵气最盛之处,以前这一洞天的羲和杯就是放在这里,只要上了回水峰,利用玄天璧收集月精华,打开通往玄天秘境的秘道不过是顷刻间的事,在别的地方耗费的时间则太长,短则一两个时辰,长则三四个时辰,这其间别人很容易发现天象有异,找上我们。”

    唐小峰道:“那我们就先躲在这里,多观察一阵再说。”

    绫梦妃子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西城山,喃喃地道:“总觉得,不会有这般的顺利。”

    唐小峰沉默半晌,往珍珍看了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