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恶战青楼

    二楼阶台之上本有歌舞,先有几位少女翩翩起舞,舞动间衣裳渐解,粉肌雪股,光外露,随着几声弦响,大厅忽地安静下来,人人抬头观看。

    田嗣皇笑道:“绫梦妃子要出场了。”

    说话声中,乐声由轻而重,一名高髻女子袅娜行出,动作轻盈,仿佛绝美,却又以湘妃竹扇半掩容,周围少女只着抹短裙,跳着艳舞,她却穿着紫色深衣,慵慵懒懒地舞了一圈,反更显撩人,虽然依旧无法见她全颜,但那美妙的体态,纤纤的玉指,稍露又遮的脸蛋,无一处不让人觉得她美到极致。

    徐丽蓉虽觉这女人再美亦不可能胜过自己,但看到唐小峰与卞璧都不由自主地抬头看着,连呼吸都似停住,心里亦不由得一阵气馁。

    她虽貌美,似这般的举止传,撩人舞姿,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

    高髻女子斜倚竹栏,似觉了,衣襟稍解,脯微露,又将竹扇轻挥,不轻意间露出宜嗔宜喜的俏丽容颜,又似是害羞,赶紧以竹扇遮了。

    只是这短短的一个亮相,反将人看得痴了。

    连徐丽蓉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确是一个美人,就算比不上自己,也绝不会相差太多,但她将音乐、伴舞,以及那明明不曾露出多少,却紧紧抓住男人目光的撩人姿结合在一起,竟让人从一开始就觉得她美得有若天上仙子,而她微一露颜,亦不曾让人失望,自自然然地,就将在场的所有女人都压了下去。

    一个老太婆在楼梯间舞着手帕,笑道:“妃子长居京城,可惜京城塌了大半,又出妖魔,她才出来逛逛,今难得来到金柳地,意寻人聊些风月,谈谈诗词,不知哪位愿意?”

    所谓聊风月、谈诗词不过是说说罢了,这种烟花之地,大家都知道其中“意思”,立时开始喊起价来。

    绫梦妃子羞掩面,仿若等待嫁出的闺中少女一般,更是让人怜万分。

    徐丽蓉哼了一声……装得再好,终究不过是个女,最多是个高等的女罢了。

    只是定睛看去,不但唐小峰一直在盯着那女子,连卞璧的视线也不曾离开,她心底冷笑……果然,这世上就没有正经的男人。

    众人纷纷喊价,喊得最响的却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儿,不管他人叫出多少,他俱是压住一头,渐渐地,其他人也就放弃与他相争。

    绫梦妃子半掩俏面,星一般的眼眸瞅了过去,将那位公子哥儿瞅得骨头都要酥了。

    唐小峰看向那华丽公子,笑道:“这家伙来头只怕不小。”

    田嗣皇笑道:“此子姓玉,叫做玉惊天。西城山玉家的公子,来头自然不小。”

    唐小峰道:“难怪,难怪。”

    紫玄真人冷然道:“他老爹在云锦山抢宝时被妖怪咬了一口,命垂危,只怕是活不了多少,他却依旧跑来寻欢作乐,这等败家子,生来何用?”

    田嗣皇道:“寒门出孝子,富贵多败儿!人是如此,妖又有何不同?”

    紫玄真人看着田嗣皇,冷冷地道:“阁下到底是谁?”

    田嗣皇微笑:“总之不是道长的敌人,道长又何必多问?”

    紫玄真人的眼眸益发沉。

    转眼间,玉惊天竟已叫价到八百两纹银,如此高价,其他人已渐渐放弃。唐小峰却朝着田嗣皇嘿笑两声,道:“你刚才说过,一切费用都包在你上,这话是否还作数?”

    田嗣皇淡淡一笑:“自然作数。”

    唐小峰立时伸手,大叫道:“两千两。”

    一直被他抱在怀中的小女孩惊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左看右看,像是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绫梦妃子的眼眸转了过来,眸中的笑声益发深了,玉惊天也同样看了过来,怒哼一声:“两千二百两。”

    唐小峰嘻嘻一笑:“三千两。”反正有人请客。

    田嗣皇却也是无动于衷,仿佛只是一个看戏的过客,倒是徐丽蓉狠狠地瞪着唐小峰,想着要不要扔团乾离火过去,烧了他的皮?

    玉惊天脸色又青又白,三千两对他来说亦不是个小数目,他虽有妖法可以变钱,但玉家行事一向低调,他若是在这种地方使用妖法被人看破,回到家后必定会受到惩罚。他朝唐小峰看了过来,鄙夷地道:“你真带了这么多银两?”

    唐小峰看向田嗣皇:“你真带了这么多银两?”他竟也问得出口。

    田嗣皇笑道:“如此多的银两,哪里好带?不过金子倒是带了一些。”

    他拍一拍手,真有人捧着两箱金子上来。

    玉惊天哼一声,坐了下去,不再言语。有认出他的,低声嘲笑,他眼中怒火涌动,却不好发作。

    绫梦妃子移着莲步,缓缓来到唐小峰边,正要倚他而坐,唐小峰却反拉她坐另一张凳,又朝远处的玉惊天笑道:“玉公子若有空闲,何不移步,陪妃子聊聊风月?”

    他竞价得手,却反将玉惊天请来,令得人人错愕。

    玉惊天刚才还觉颜面大失,现在不由得意起来,心想原来这小子如此做法,只是为了要巴结我,于是大摇大摆地行了过来,浑没有注意到有七名少女,原本正向他悄悄近。

    那七名少女,自然便是隐玄七女。

    玉惊天移了过来,无形间,亦被紫玄真人带来的青城十五剑围在中央,隐玄七女先是犹豫,很快地又悄然退去。

    玉惊天大展才学,与绫梦妃子说说笑笑,献起殷勤。

    紫玄真人的脸益发深沉。

    徐丽蓉看看唐小峰,又看看绫梦妃子、卞璧、田嗣皇等人,突然觉得有些看不懂。绫梦妃子一边应付着玉惊天,一边却也是看看唐小峰,又看看其他人,突然觉得极是有趣。

    紫玄真人忽道:“玉公子何不带着美人到别处游戏?”

    玉惊天微一错愕……他固然有此念头,但这伙人一个将他请过来,另一个却马上赶他走,却是让他非常不爽。绫梦妃子却笑一声,道:“公子莫要听他,这一桌好玩得紧,连我来了,都舍不得走呢。”

    唐小峰看着她,嘿笑地道:“你可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这么有趣?”

    绫梦妃子道:“为什么?”

    唐小峰道:“因为我上有一件宝贝……很多人都想要的宝贝。”

    绫梦妃子道:“什么宝贝?”

    唐小峰道:“自然就是……”

    还没等他说出来,紫玄真人突然出手。

    他一剑刺向唐小峰……他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玄天璧在这里。

    卞璧与徐丽蓉脸色一变,正要抢攻,却又很快就僵在那里。

    紫玄真人也僵在那里。

    唐小峰根本没有动,所以,让紫玄真人僵住的不是他。

    田嗣皇微笑:“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然而,不管是紫玄真人还是徐丽蓉、卞璧,都不想说话。

    就在他们即将动手的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杀气制住了他们,让他们再也不敢妄动。

    绫梦仙子看着田嗣皇,轻叹一声:“尊圣门……圣主?”

    紫玄真人、徐丽蓉、卞璧心中俱是一惊……田嗣皇,竟然就是林屋山尊圣门那个连大是欢喜佛都惧怕三分的“圣主”?!

    唐小峰却是叹一口气……他早就猜到了。

    玉惊天脸色一变,他终于意识到这一桌很不对劲,而他之所以被邀到这桌,只不过是有人想拖他下水。

    月亮却在唐小峰怀中左看右看,一脸的疑惑。

    田嗣皇看向玉惊天,淡淡地道:“此事与玉家无关,公子若是另有要事,不妨请便。”

    玉惊天乃是西城山玉家子弟,自然知道林屋山尊圣门的圣主绝不是他惹得起的,也不敢多事,拜了就走。

    唐小峰看向田嗣皇,笑道:“你何必让他去送死?”隐玄七女显然是为玉惊天而来,她们多半还在外头等着他。

    田嗣皇面无表地道:“这里的事与他无关,他是死是活,也与我无关。”

    唐小峰眯着眼睛:“那宝物总跟你们有关吧?”

    绫梦妃子眨着眼睛:“妾可否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宝物,竟惹得尊圣门的圣主与青派城的掌门跑到这种地方,前来抢夺?”

    她竟是早就知道紫玄真人的份。

    唐小峰道:“宝物就是……”

    田嗣皇冷冷截道:“此事,与王屋山天宗魔亦是无关。”

    徐丽蓉心中一惊……这位绫梦妃子,竟然是来自十大洞天中的第一洞天、王屋山天魔宗?她仔细看去,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她其实是见过的。

    在十天之会上,有一个戴着面纱,从头到尾不曾说过话的女子。

    那个女子跟这位绫梦妃子,其实是同一个人。

    徐丽蓉看向唐小峰与卞璧,发现他们脸上毫无讶意……他们两人早就看了出来。

    绫梦妃子刚才倾城一舞虽然撩人心弦,但唐小峰美人看得多了,不管是徐丽蓉、廉锦枫,还是他的姐姐,无一不是天香国色,纵连紫绡、蘅香、芷馨、林婉如等美眉,亦不轻易输于他人。

    卞璧美女虽然看得不多,但他从小在深山修炼,又心无邪念,定力自然极佳。

    他们两人都没有被绫梦妃子的绝世容颜和撩人举止惑住,自然能够看出更多。

    反是徐丽蓉从一开始就想着与绫梦妃子“比美”,不知不觉间,就被她给惑了去。

    只是,既然是来自魔道里的天魔宗,自然会有无数种赚钱方式,为何却要到这种地方来卖?徐丽蓉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更是无法看透。

    唐小峰低笑道:“与王屋山真的无关么?你们要抢的这件宝贝,莫说是王屋山,只怕是十大洞天,跟它都脱不了干系吧?

    田嗣皇一声冷笑,紫玄真人脸色又变。

    徐丽蓉却是想着:“夫君又开始作鬼了,他一直说着‘这件宝贝’,刚才恨不得告诉玉家公子,现在又似是很想让天魔宗知道,仿佛‘这件宝贝’关系重大,但其实尊圣门与青城派要抢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东西。”

    在紫玄真人看来,玄天璧原本就是聚十大洞天之灵气而生,自然跟各山脱不了干系。

    而对田嗣皇来说,他抢五色笔是为了龙族的复兴,一旦解开神州结界,龙族必定要入侵中原,一统神州,到那时,就不只是跟十大洞天有关,跟整个神州大陆都有关。

    绫梦妃子含着笑意:“与十大洞天皆有干系?”

    唐小峰嘿嘿一笑,想要继续引她,把这趟水搅浑。

    就在这时,却有三女移了过来,分作三角,也都坐在桌旁。

    来的是尊圣门的“三后”。

    跟随紫玄真人前来的十五个青年没有接到命令,也未拦截她们,只是隐隐地布成阵势,将所有人围住。

    田嗣皇微微一笑:“妃子真想知道么?”虽然是笑,语气却是森冷淡,杀意凛然。

    绫梦妃子脸色一变,静了片刻,嫣然一笑:“罢了,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说完就这样飘然而去。

    于是,桌上便剩了唐小峰、徐丽蓉、卞璧、紫玄真人,尊圣门的圣主和三后。

    在唐小峰怀中还抱着一个左看右看,搞不清状况的小姑娘。

    外头突然传来几声大叫:“妖怪,有妖怪……”

    楼船里的人立时慌乱起来,神州大陆到处都是鬼怪作粜,这里虽然平静一些,但终究也是人心惶惶,听到有人喊“妖怪”,自然会害怕。

    只是人这东西真的很奇怪,一方面害怕着,另一方面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往外涌,至少要看看妖怪长什么样子。

    唐小峰知道,那必是守在外头的隐玄七女向玉惊天下手了。

    紫玄真人悄悄示意,青城十五剑开始收紧阵势,他们布下的乃是青城派的密藏剑阵,就是因为有这剑阵,紫玄真人虽知尊圣门的圣主功法高绝,三后亦不好惹,却仍有杀人夺宝的信心。

    人群依旧往外涌着,乱成一团,有客跌跌撞撞,有女摔倒在地,青城十五剑已在等着,只要周围一空,就马上出手。

    但是有人先出手了。

    跌跌撞撞的客突然掷出法宝,摔倒在地的女就地一滚,紧接着便是刀刃齐飞,人群中寒光闪耀,出手的竟有二三十人,青城十五剑全都倒了下去。

    尊圣门本就是龙族安排在神州大陆的探子和眼线,“金柳地”又是尊圣门用来收集报的据点,在不知不觉中,田嗣皇便已安排了众多好手潜了进来。

    紫玄真人脸色一变。

    唐小峰却是一道疾光掷向田嗣皇:“宝贝不要了,给你。”

    紫玄真人长剑出鞘,直夺田嗣皇面门……他绝不肯让尊圣门抢走玄天璧。

    田嗣皇手指连弹两下,接住紫玄真人的飞剑,弹来冲面而来的疾光,疾光飞到上空,轰然炸开,楼船摇了一摇……子母雷珠!

    田嗣皇劈开桌子,凌厉一掌击向唐小峰。

    唐小峰抱着月亮倒飞。

    田嗣皇这一掌飘飘忽忽,却又迅如闪电。

    紫玄真人再次出剑。

    徐丽蓉同样是往后倒飞,万神圭旨乾离火卷向尊圣门圣主。

    一个黑影突然窜出,直袭紫玄真人后心……“地皇”玄闭户。

    两个人影扑向徐丽蓉,攻她之所必救……“后”妙言,“月后”雪珠。

    卞璧纵而起,宝剑挟着罡气,霹雳般刺向田嗣皇后背……这一剑声势夺人,直镇全场。

    “星后”珍珍却飘到他与田嗣皇中间,幽幽怨怨地看着他。

    卞璧大惊,赶紧收剑……他太过善良,以至于无法对这个受过伤害的女子下手。

    珍珍轻叹一声:“笨蛋!”如蛇一般缠了过去。

    从青城十五剑的死到现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周围无关之人这才注意到这十多具尸体和满地鲜血,惊慌声此起彼落。

    形最危险的是唐小峰,因为他面对的敌人最是可怕。

    田嗣皇那简简单单的一掌,速度却是极快,别人是迅如雷霆,他却像是整个人都化作了雷霆。

    唐小峰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掌切向自己咽喉,竟是无法躲避。

    月亮却出手了,她取出彩带快速地卷了几下,以玄破快,田嗣皇那雷霆般的掌法立时就慢了下来。

    田嗣皇动容……这女孩年纪虽小,用出来的功法却是玄奥无端。

    唐小峰放开月亮,自己却反往她的裙下一钻,从斜下方撩向田嗣皇,剑光爆散,爆出万千星点。

    田嗣皇本以为一招就能杀了唐小峰,抢了五色笔,却没想到唐小峰不但未死,竟然还能反击。

    在他后,紫玄真人已是迫开玄闭户,七星洞玄灵宝剑剑斩田嗣皇。

    形势登时转变,反是这尊圣门圣主陷入了危机……月亮的彩带向他卷去,招式玄之又玄;唐小峰从她下方爆出剑雨,角度出人意料;紫玄真人更是在田嗣皇后用出青城剑派的最强杀招。

    三人联手,纵连田嗣皇也不能不惧,拔而起。

    月亮与紫玄真人亦飞了起来,唐小峰却杀了两名掠上前来的尊圣门弟子,助徐丽蓉退妙言和雪珠,朝卞璧叫道:“快走。”

    卞璧脚踏古怪步伐,从珍珍边闯过,与唐、徐二人会在一处。

    半空中,田嗣皇却是冷笑一声,将手一引。

    紫玄真人只觉空间像是突然陷了一下,剑势一滑,错过田嗣皇,反而斩向了月亮。

    田嗣皇如此奇功,大出紫玄真人意料,竟让他收势不及,七星洞玄灵宝剑破进了月亮的彩带。

    月亮却刹那间接下紫玄真人的七星洞玄灵宝剑,子一飘,消失不见。

    紫玄真人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他为堂堂一派之主,不但无法看穿田嗣皇的奇功,连这看上去十岁不到的小丫头也无法看穿。

    田嗣皇直落而下,截住卞璧,闪电般连拍八掌。

    卞璧挡了七剑,却被第八掌拍中口,喷血抛飞。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