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逛青楼

    (求月票,有月票的给月票,没月票的,推荐票也不要忘啊。^_^)

    徐丽蓉也飘了过来,淡淡地道:“召神唤鬼这种事本不足为奇,但是真正的‘神打’,连我也不曾见过,除了那些装神弄鬼骗钱的家伙。”

    白话嘻嘻笑道:“普通的召神符咒又或是五鬼之术,不过是暂时将鬼神请来帮帮忙,就算要付出些许代价,只要控制得好,也就不会有事。‘神打’却是以自为鼎,请来鬼神附体,虽然能够一下子就变得厉害,对体却是损伤极大,修为浅的立毙当场,修为深的亦是不免减寿,所以,若非迫不得已,没有谁愿意学它,更没有几人愿意用它。”

    又道:“神打虽然极其伤,但有一种人却是例外,你们可知是哪种人?”

    唐小峰若有所思:“体内有先天灵气的人?”

    “对头,”白话拍掌道,“体内拥有先天灵气的人多半都是神仙转世,他们上一世原本就是仙神,只不过是因为触犯天条又或是为了完成劫数,这才谪到人界,灵气迫人,慧根独具,这种人有先天灵气保护,附体的鬼神伤得了别人,却是伤不到他们,反可以在先天灵气的帮助下变得更加强大。只不过,体内拥有先天灵气的人极是难找,莫说是转世仙神,就是那些几世积德又或是地仙转劫的孩童便已经是可遇不可求,不知有多少修仙门派抢着要。”

    “拥有先天灵气的人很难找么?”唐小峰耸耸肩,“可我总觉得自己走在路上都可以随便撞死几个。”

    白话没好气地道:“那是因为你姐是……”

    唐小峰盯着她:“我姐是什么?”

    白话发现自己失口,呵呵笑道:“没什么,我是想说,那是你运气好,要不然你以为这种人真的随便捡啊?”

    唐小峰依旧盯着她……她到底知道些什么?

    确实,他之所以觉得像这种转世天仙满街都是,那也只是因为他姐姐就是统御天下群芳的百花仙子,他边的这些美眉基本上也都是花神。事实上,除了这些花神,其他拥有先天灵气的人他一个也没遇到过,就算遇到他也不可能知道,像这种转世仙神原本就非常少见,只不过非常凑巧的,十几年前恰好有一大批谪下人间,而其中一个、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正好是他姐姐。

    他在心中忖道:“这丫头到我家找过我……她见到了我姐……”

    她知道我姐就是百花仙子!

    她到底还知道什么?

    唐小峰在心里犯着嘀咕,卞璧却更想知道与隐玄七女有关的事,问:“那七位姑娘难道便会‘神打’?”

    “她们会的不是神打,”白话道,“隐玄门收集有上古时期七只凶兽的兽魂,这七魂可以藉着某种仪式附在七名隐玄门弟子上,让她们化成上古神兽,这种变对普通的隐玄门弟子伤害极大,固而每一代的隐玄七女在兽魂附后,往往便只能活个六七年,这种兽魂会一直在她们体内,直至她们死亡为止。刚才那七个虽然体内有先天灵气,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护好她们,但也不可能没有损害,能够活个十几二十年,已经算是不错了。”

    徐丽蓉道:“既然如此,她们为何肯让兽魂进入她们体内?”

    “你以为她们有得选择么?”白话道,“隐玄门除了这七个兽魂之外,还擅长血咒,历代的隐玄门门主就是从外头强行掳来有慧根的女孩,给她们种下血咒,让她们不得不听从命令。让兽魂进入她们体内,她们还可以活个几年,否则单是她们体里的血咒就可以把她们折磨死。”

    卞璧大怒:“那些人怎么可以这样做?”

    白话哂道:“隐玄门原本就是魔道,做出这种事有什么好奇怪的?就算是名门大派,也经常会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比如看中了哪个极具慧根的孩子,就故意用术法把那孩子弄得假死,再装成道士或者高僧骗那家人说有仙方可以把孩子救活,只不过要把那孩子带到仙山消灾解厄,十几年后才能回家,那家人以为孩子真的病死,死马当成活马医,只好认命,不然的话,谁会真的肯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当道士、当和尚?只不过名门大派做得好些,等那孩子打下根基,道术有成后,总会让他回家认亲就是。”

    卞璧怔在那里……他就是这样被人带走的。

    徐丽蓉道:“这么说,就算那七个傻妞是近期被人掳走,亦有可能藉着兽魂一下子就变得厉害起来?”

    白话道:“嗯,可能,很有可能。”

    卞璧道:“我去找她们。”

    他就这样踏着江水往血婆婆和隐玄七女追去。

    唐小峰在心中想道:“人数一样,又都是花神,年纪也差不多,看来那隐玄七女真有可能是卞璧的七个姐姐……”

    白话却低笑道:“说是这么说,其实我觉得,隐玄七女应该不是他被掳走的七个姐姐。”

    徐丽蓉道:“为何?”

    白话道:“就算拥有先天灵气,也起码要用上半年时间才能将兽魂种入体内,跟他几个姐姐被掳走的时间根本对不上,况且隐玄门既是魔道,掳人之后,必定会假借天灾又或是其它手段将那家人杀尽杀绝,让她们有家归不得,卞大哥的家人却都还活着,还有……”

    唐小峰道:“还有刚才那七位姑娘毁船杀人时毫不犹豫,她们是杀惯了人的,他的七个姐姐以前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官家小姐,就算体内被种下兽魂,也不至于在这短短一两个月里,就变得这般视人命如草芥?”

    小姑娘笑道:“对头。”

    唐小峰见卞璧去得远了,道:“不管怎样,还是追上去看看,不弄个清楚,我看他也不肯罢休。”

    他纵着剑光,载上白话和徐丽蓉,朝卞璧疾追而去。

    ……

    江的下游是一座繁华大城。

    江水从城中穿过,两岸阁楼遍地,闹非常。

    中原的大都市原非岭南那种地方可比,更不是东海那种一岛一城便可自称一国的化外之地可以相提并论。唐小峰还是第一次逛这种地方,见到处都是青楼赌场,妖艳女子倚楼甩帕,文人雅士三两成群。

    天还未黑,江上便已铺满灯船,挂满花灯,金乌一落,花灯逐一燃起,由少而多,直至万万千千,看得人眼花缭乱。

    然后便是莺歌燕舞,欢笑连连。

    唐小峰低头一看,见边的小姑娘走个路都摇摇晃晃的,连打呵欠。

    他抬头看向天空……月亮要出来了么?

    “我背你。”他背对着小姑娘弯下腰来。

    小姑娘也不客气,就这样爬到他背上,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那里。”卞璧指着江上,一条小船驶了过去。

    隐玄七女便在那艘船上,血婆婆却不知去了哪里,小船停在一座楼船前方,她们登上楼船。

    那楼船装饰华丽,张灯结彩,是做什么用的,让人一看便知。

    唐小峰低笑道:“这七位姑娘莫非是……”

    卞璧回过头来,狠狠地瞪着他。

    唐小峰干咳一声:“莫非是卖艺不卖?”喂喂,她们又不见得就是你姐姐,你紧张什么?

    话又说回来,那种地方可还从来没有去过……

    他拍着卞璧的肩:“走,我们一起去逛……去找那七位姑娘,向她们问清楚来。”

    卞璧犹豫地道:“可是……”

    “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唐小峰义正严辞,“万一她们真的是你的几个姐姐,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们进入这种烟花之地,供人玩乐?就算她们不是你姐姐,你就没有一点正义感,没有一点同心?你就没有……”

    “是你自己想去吧?”徐丽蓉狠狠地瞪着他。

    “怎么可能?”唐小峰大义凛然,“我怎么会去这种地方?我是为朋友两肋插刀,我要是不陪他去的话,他一个人敢去么?”

    卞璧难为地挠着头:“确实不敢。”

    “看吧,”唐小峰道,“我这是在陪着朋友跳火坑,做人做到我这份上,还有什么话说?”

    徐丽蓉死死地盯着他:“我跟你一起去。”

    唐小峰干咳一声:“你去做什么?”谁会喜欢自己老婆去那种地方?

    徐丽蓉轻叹一声,抚着俏丽脸蛋:“我这是陪着夫君跳火坑,做妻子做到我这份上,还有什么话说?”

    唐小峰:“……”

    徐丽蓉决定下来的事,就算是唐小峰也毫无办法。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自然不好飞来飞去,于是便租了一只小船,载着他们往那座楼船驶去。

    唐时风气本就开放,这种烟花之地更加无所忌讳,花船上尽是些打尽骂俏、行欢作乐的歌女女,有许多上更是只穿着一件诃子甚至是一件抹,看得卞璧满脸通红。

    唐小峰心想,外头山川崩裂,鬼怪尽出,这里却依旧歌舞升平,这算不算是“商女不知亡国恨”?

    楼船竟有五层之高,舷上正门书着“金柳地”三字,他们登上甲板,两名男子却将他们拦了下来。唐小峰笑道:“这里莫非不欢迎客人么?”

    那两人疑惑地看着登船的这伙人……一个嬉皮笑脸、背上还背着小女孩的少年,一个美得不可思议,只怕连楼里那些姑娘加起来都比不上的少女,一个穿着道袍,背插宝剑的小道士!

    对于这种地方来说,这样的组合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其中一名男子瞪了一眼:“这地方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唐小峰嘿嘿一笑,随手取出一块金锭塞过去:“这样行么?”

    那人冷笑道:“有钱了不起么?”

    唐小峰睁大眼睛……不就是青楼么?有钱也不让进?

    在上一世看的穿越小说里,像这样的家伙不都是刚开始狗眼看人低,塞了钱就满脸堆笑的么?现实和小说差别就有这么大?

    另一人淡淡地道:“若非常客,便只有带着金柳地发出的请柬的贵人,方可让进。”

    唐小峰暗骂:“他妈的,居然还搞vip!”

    徐丽蓉眉头一挑,子正要发作,后却传来清清淡淡的声音:“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

    三人回头看去,这才注意到在他们后,不知何时竟站着一个穿锦袍的中年男子。

    唐小峰暗吃一惊,与徐丽蓉对望一眼……他们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到他们后的。

    “原来是田大人的朋友,何不早说?何不早说?”那两人赶紧让开。

    唐小峰叹气……别人是人,他们也是人,他们好歹还拿出金锭来,差别怎就这么大?

    锦袍男子带着他们进入楼船。

    唐小峰道:“多谢,多谢。”

    锦袍男子笑道:“几位莫非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

    唐小峰道:“正是。”

    锦袍男子道:“以后碰到有人拦着,也不用拿钱出来,自称一声小爷,大骂过去,又或是甩他们几个耳光,他们自然就老实了。这些人看门看久了,达官贵人见得多了,就真以为自己也比普通人高上一等。”

    又道:“其实这地方的姑娘也不见得就比别处漂亮,只不过是地方做得够大,又故意弄些规矩,让人觉得要想上这艘船光有钱还是不成,还得有份才成,其实说到底,也不过就是故意把档次做高,好赚更多的钱罢了。你动不动塞金子塞银子,别人一看就知道你若不是商贾,就是乡下土财主,反把你看得轻了,你若故意装些清高,或是狂妄一些,别人摸不着你的路子,反不敢轻易得罪。”

    唐小峰虚心接受:“原来如此。”

    果然是三人行,必有我师。

    一个打扮得极是妖治的女人前来招呼,对这锦袍男子殷勤至极,锦袍男子就在大厅挑了一张桌子,招呼他们坐下。唐小峰把依旧熟睡的小女孩改抱在腿上,锦袍男子道:“见面即是有缘,三位的一切费用只管包在本人上便是。”

    卞璧道:“那怎么好意思?”

    男子笑道:“何必客气?”

    唐小峰一边道谢,一边却与徐丽蓉再次对望一眼……这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殷勤,这人对他们若不是有所求,那就必定是有所图。

    几名女子翩翩行来,坐在唐小峰与卞璧边,百般挑逗,卞璧满脸通红,动都不敢动一下。唐小峰脸虽不红,却也不动。

    旁边女子在他耳边笑道:“公子为何这般拘束?莫非你也跟那道士一样,只吃素、不吃荤?”

    唐小峰嘻嘻笑道:“你弄错了,道士不吃五谷,和尚才不吃荤。我倒不是不吃荤,只不过是娘子看得紧,虽有贼心,却没贼胆。”

    他往徐丽蓉指了指,那女子看向徐丽蓉,讪讪地笑了一笑。其实徐丽蓉也没有怎的,只是清清冷冷地坐在那里,但却像是带刺玫瑰,竟让人不敢惹她。

    那女子瞅了唐小峰一眼,恨恨地想,把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娘子带到这种地方,你是来玩乐的,还是来踢场的?

    周围尽是些千百媚的女子,徐丽蓉却像是群星拱着的一轮明月,仅仅只是坐在那里,便最是惊艳与显眼,连那些左拥右抱的男客也时不时地看了过来,让那些女子一个个的羡慕嫉妒恨。

    锦袍男子笑着摆了摆手,让来到桌旁的这几个女子离开。

    唐小峰道:“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锦袍男子道:“田嗣皇,嗣子的嗣,羲皇的皇!”

    唐小峰道:“好名字。”

    田嗣皇道:“过奖。”

    唐小峰还想说话,要借着聊天探探他的来历,斜对面的卞璧却脸色一变,看向门口处。唐、徐二人同时回头,然后便看到一人沉着脸,大跨步地走了过来,在他后还跟着一伙青年,这些人有意无意间,便将他们围在中间。

    楼船本就极大,宾客又多,也没有人注意到有何不对劲的地方。

    那人虽然只是穿着绫罗长衫,唐小峰等人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乌龟就算脱了壳,它也变不成鱼。

    唐小峰叹气:“天下大乱,连风气都变得坏了,修真之人也逛青楼?”

    田嗣皇笑道:“莫非是青城派紫玄道长?”

    紫玄真人本是脱了道袍,换了普通衣衫,没想到还是被人一眼认出,不由将视线从唐小峰、徐丽蓉、卞璧三人上移开,转看向锦袍男子。

    锦袍男子却又看向他带来的那些青年,长叹道:“青城十五剑?”

    紫玄真人脸色微变,他本为抢玄天璧而来,却又不想让人知道,却没想到刚一现就被人叫破,他沉声道:“阁下何人?”

    锦袍男子微笑:“田嗣皇,嗣子的嗣,羲皇的皇!”

    紫玄真人皱了皱眉……他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田嗣皇道:“青城派一向斩妖除魔,乃是人间正道,道长此来,想必亦是为了诛邪除恶?”

    紫玄真人淡淡地“嗯”了一声。

    卞璧与徐丽蓉冷笑,唐小峰却是怪笑。

    紫玄真人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田嗣皇笑道:“纵有要事,亦不急这一时,道长请坐。”

    紫玄真人沉着脸,就在唐小峰与卞璧之间坐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