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隐玄七女(加更)

    傍晚时,唐小峰等人已经远离了云锦山。

    卞璧问:“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白话直接把玄天璧塞给卞璧:“拿着。”

    卞璧怔怔地接了过来。

    白话道:“只要持着玄天璧,月圆之夜,不管在十大洞天中的任何一山都能打开通往圆峤秘境的神秘通道,不过这个月的月圆之夜已经过了,只能等下个月再说,这段时间里,玄天璧先放你这。”

    卞璧疑惑地问:“为什么不放你自己这?”

    白话挠着头:“我怕月亮把它弄丢了。”

    唐小峰道:“我可以帮你……”

    “小心保管,”小姑娘瞪着卞璧,“不要让它被人偷了,尤其是要小心那些姓唐的人,千万小心。”

    卞璧:“喔。”

    唐小峰:“……”我就有那么不值得信赖么?

    他在心中忖道:“虽说跟原本的打算很不一样,但不管怎样,我已经在云锦山出现过,不管是尊圣门还是那个叫微微的丫头,都不会再在岭南搜我。我怕的是他们找上家门口,把爹娘跟姐姐连累了,并非真的就不敢跟他们作对。”

    他道:“既然只有在十大洞天才能打开通往圆峤秘境的仙道,我们不如先选好一山,这二十多天里便躲在附近深山里用功?”

    白话嘻嘻笑道:“我想的也是这样。”

    徐丽蓉问:“哪座山?”

    白话眼珠子转动:“王屋山有天魔宗,委羽山有燚妖门,句曲山有茅山宗,都是把整座山给占了,赤城山的五佛宗、括苍山的隐玄门其实都不是什么大派,人数不多,我们可以悄悄潜入山中,但五恶佛和血婆婆可都不是好惹的。最佳之处莫若‘朱明辉真之天’的罗浮山,罗浮山原本就是佛教胜地,香火旺盛,天天都有信徒上山,那十八个秃驴也只是各持一寺,并非霸道地把整个罗浮山都封了……”

    唐小峰道:“不行。”

    罗浮山乃是岭南第一大山,他可不想再把敌人往家门口引。

    白话想了想,道:“我们借用过三天剑派的名头,西玄山还是不要去的好,看来就只有去‘太玄总真之天’的西城山了。玉家虽是妖族,却向来隐于人类之中,平低调的很,当地百姓也只把他们当成普通世家,我们藏在附近,只要不去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来管我们。”

    唐小峰与徐丽蓉对望一眼,唐小峰笑道:“既然如此,天一亮我们就去西城山好了。”

    当天夜里休息的时候,白话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消失得无影无影,而是往唐小峰的怀里钻。

    “你干什么?”唐小峰看她。想勾引我?你是不是太小了点?

    白话瞪他:“是你答应了月亮,让她醒来后可以看到你。”

    呃,那不是随便说说吗?

    天渐渐黑了,月亮移上树梢。

    沉沉睡去的小姑娘,又慢悠悠地醒了过来,搓着眼睛,抬头看着将她搂在怀中的少年。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不过就是分了白天黑夜,但给唐小峰的感觉,她们似乎又真的不是一个人。

    “嗨,”他冲着小姑娘嘿笑,“又见面了。”

    月亮疑惑地看着他:“你……是谁?”

    唐小峰:“……”

    唐小峰等一路往西城山飞去。

    离下一个月圆之夜还有二十多,他们自然不急,一路上,他们不时打斗练功,彼此交流。四人所学完全不同,其中卞璧虽然经验欠缺,根底却是最好,白话所学最杂,感觉什么都会一点,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她到底是从哪学来的。

    但是真正厉害的还是月亮。

    有几个晚上,月亮出现后,见他们练功练得起劲,也加入进来。

    徐丽蓉与卞璧两人联手,竟然打不过她一个。

    “在东海,你和紫绡是怎么打败她的?”亲眼见证月亮的本事后,徐丽蓉看着唐小峰,只觉难以置信。

    唐小峰苦笑……在东海时,他与月亮一共遇到两次,第一次是在轩辕国地底,他带着若花被月亮撞上,结果是惨败而逃。

    第二次则是在逃出长生宫后,他与颜紫绡两人联手,最终才抓到月亮的一个小小失误,就算那样,颜紫绡还牺牲了一条手臂。

    虽然是同一个体,但是在晚上出现的“月亮”,比起在白天出现的白话实在是厉害了不知多少。白话不但机灵,而且所学极杂,打起来,不会输给唐小峰、徐丽蓉、卞璧中的任何一人,但她的招式和功法他们至少看得懂。

    月亮的功法原本就神秘莫测,也没有什么特定招式,经常是想到一处是一处,但她就是会莫名其妙地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让他们知道自己败了,却完全弄不懂自己是怎么败的。

    徐丽蓉依旧不信这小女孩厉害到这种地步,要夫君也加入战团。

    唐小峰却是知道,就算他与徐、卞二人联手,也仍然不会是月亮的敌手。

    要想跟月亮打,只能是两个人……他与颜紫绡两个人。

    只有他与颜紫绡两个人联手,才有可能胜过月亮,多一个人没用,少一个人不行。

    这并不是说颜紫绡的剑术真的就超出徐丽蓉和卞璧那么多,而是因为,月亮的功法主要是一个“玄”字,就是因为应了这个“玄”字,她才让人看不穿,看不透,与她交手,感觉就像是在梦里跟不真实的敌人死战一般。

    然而“长通元妙之机”的颜紫绡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看破她的“玄”。

    只有颜紫绡那敏锐至极的洞察力、能够创造出“星空倒转”这种阳互换的奇招的创造力,再加上他与颜紫绡独处三年、彼此相知的心有灵犀,才有可能制住月亮的“玄”,从而找出取胜的机会。

    只是,月亮虽然厉害,但她的记忆似乎很有问题,有时醒来会记得唐小峰等人,有时候却完全记不得他们是谁。

    甚至有一次,她一看到唐小峰就向他出手,等唐小峰逃了好一阵,她才想起来这里不是东海,她也不用再杀他,于是又静静地飘在那里,无辜地睁着眼睛,让唐小峰毫无办法。

    “月亮就是这个样子的。”白话说。

    就是这样子的啊……

    唐小峰坐在地上,郁闷地敲着边的石头……敲死你,敲死你……

    此时,他们坐在江边,徐丽蓉正对着水中倒影顾影自怜……她经常都是这个样子,连白话和卞璧都已经习惯了。

    另一边,觉得自己连一个小女孩都打不过的卞璧正在发狠练剑。

    就在这时,从上游飘下来一艘船,艘上坐着一个老太婆,在她后分立着七个戴着面纱的少女。

    这七个少女年纪大约要比唐小峰和卞璧大上一些,但绝不会大上多少,一个个体态窈窕,安静沉默。

    白话眯着眼睛:“血婆婆?!”

    唐小峰眼睛发亮:“隐玄七女?”

    卞璧跳了过来,看着船上的七个少女,咬了咬牙,就要跃过去拦住她们。

    唐小峰跃了起来,将他按住:“你做什么?”

    卞璧道:“我要去问问她们是不是姓卞。”

    唐小峰没好气地道:“她们有七个,你的姐姐也有七个,她们就是你姐姐了?”

    卞璧道:“不问怎么知道?”

    说话间,船已漂了下去。

    下游处拦着几艘战轲,一名将领立在轲头,朝血婆婆和隐玄七女叱道:“此河已经封锁,无关船只,止通行。”

    神州大陆山川崩裂,鬼怪尽出,英国公之后徐承志因“国家将亡,必生妖孽;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以反周复唐之名,在小瀛山起兵,剑指洛阳,天下群雄纷纷响应。

    这些战舰,便是被调去围剿小瀛山的水师。

    战轲拦江,血婆婆却是一声冷笑,在她后,隐玄七女纵而起,化作七只妖兽扑了上去,单从外形看去,这七兽分别是一蛇、一龙、一貉、一兔、一狐、一虎、一豹,俱是凶恶异常,又时不时地飘来飘去,若隐若现。

    唐小峰取出灵气罗盘,发现盘上指针晃得厉害。

    轲上兵士大惊,纷纷箭,却拿她们毫无办法。

    战轲纷纷沉没,鲜血染红江水。

    七女变回人,落在血婆婆后,船只依旧顺流而下,很快就消失而去。

    唐小峰道:“看到了么?你的几个姐姐要是真有她们这么厉害,谁还劫得走她们?”

    卞璧挠着头,道:“也对。”

    白话却嘿嘿笑道:“未必,未必。”

    唐小峰道:“为何未必?”

    白话道:“你可知道,隐玄门出了多少代的隐玄七女?数不胜数,且每一代都是不多不少,正好七个。单以功法而论,这世上确实不可能有谁一下子变得厉害起来,但在东海时,若花离开轩辕国后,为什么突然就厉害了许多?”

    唐小峰道:“她体内原本就有先天灵气,又得了轩辕剑这种神器,自然会变得厉害起来。但刚才那七位姑娘上绝没有轩辕剑又或是弓这等神器,要是有的话,我不可能不知道。”

    他好歹也是一名铸剑师,那七个少女要是真使用了轩辕剑那种级别的神器,他肯定看得出来。

    白话道:“神器这种东西可不是满大街都捡得到的,她们当然没有,但这世上并非只有神器才能让人一下子厉害起来,还有一种术法,也同样能够让人变得厉害。”

    卞璧问:“什么术法?”

    白话道:“鬼神之术……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神打’。”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