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要抢?(求订阅,求月票)

    各种异象层出不穷,慢慢地,十只羲和杯全都浮了起来,伴随着来自十大洞天的灵气快速变化,终于变成了一块洁白无瑕的玉璧。

    在场的基本都是神州大陆有名人物,一眼就看出这玉璧宝气冲霄,绝非凡物。

    种有蟠桃树的白玉城。

    处于五行之外,待在其中就可让人不老不死的圆峤秘境。

    通往圆峤秘境的玄天璧。

    静,依旧是异样的静。

    虽然他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圆峤秘境,但上万年来,十天之会每百年举办一次,玄天璧却始终没有出现过。

    在他们心中,本是以为,就算这次也很难是个例外。

    然而,玄天璧竟然真的出现了。

    玄天璧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悬浮着,转动着,发出一道道神秘莫测的光晕。

    这光晕是如此的神奇,如此的人,仿佛一位凌波舞动的女,用千百媚的姿势勾引着岸边的每一个男子。

    最先说话的是黄岩大师。

    黄岩大师乃是在罗浮山上修行了数百年之久的得道高僧,对惑的抵抗力自然要比别人好些。

    他念声悠长的佛号,缓缓道:“玄天璧既已出现,不如……”

    他话还没说完,却听一声尖叫:“不要抢!”

    尖叫的是个小姑娘。

    她实在是不应该叫的。

    虽然玄天璧只有一个,虽然这里有这么多人,一个玄天璧怎么也不够分,就好像楼上有一个美女,楼下却有一大伙男人,每个男人都想要她的处,能够得到的自然只有一个。

    但在这里的,或是得道高僧,或是奇人异士,大家都是文明人,只要静下来,大家商量一下,总能想出和平解决的办法。

    但是小姑娘叫了。

    她叫的是“不要抢”。

    明明还没有人开始抢,但随着她这一叫,每个人都下意识地认为有人开始抢了。

    我是文明人……但是别人也是么?

    刹那间,罡气、妖气、剑气,再加上各种仙术,各种法宝,全都涌了出来。紫清一下子就四分五裂,杀招与绝学层出不穷。

    这是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恶战……

    ……

    就在云锦山上的“文明人”为了玄天璧抢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远处的天空中,有四个人正坐在云端上,兴致勃勃地观赏着。

    一个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好少年。

    一个是天真可、从来不做坏事的小姑娘。

    一个既不自恋又不臭美的美娘。

    一个偶尔也会很聪明很聪明的伍柳仙宗弟子。

    “哇,”小姑娘拍着掌,“厉害厉害,大家都好厉害……这个是化玉神功第八重‘九玉重阳’,哇哇哇哇,‘九玉重阳’被人接下了,原来青城派掌门已经练成了青城派的最强杀招‘洞玄七星灵宝剑’……看,快看,大是欢喜佛的‘法轮常轮’,大悲弥勒僧的‘千悲咒’……哇哇哇哇哇,黄岩秃驴也好厉害,那不是大如来三昧印么?哇哇哇哇哇哇哇……”

    其他三人拿眼睛斜她。

    突然间,一道血影破围而出,抢了玄天璧就走。

    “血婆婆,竟然是血婆婆,”小姑娘大叫,“最先抢到玄天璧的竟然是隐玄门的血婆婆,哎呀呀,他们追错人了,那是血婆婆的‘血影分’……”

    七道闪电破空而下,先是现出七个少女,紧接着,这七个少女又都化作七只妖兽,替血婆婆挡住追兵。

    “隐玄七女,”小姑娘啧啧地道,“隐玄七女也出现了。”

    然而,隐玄七女虽然暂时挡住追兵,暗处却突然窜出一个黑影,先是给了血婆婆一掌,然后抢了玄天璧就跑。

    燚妖门的“混天蜮”悦惚、“血颜花”卢,“冷钦原”血鸯、“狂腓力”度藏、“离朱蜼”李雀、“载天蛇”白仞等率着大妖小妖拼死护着那人,且战且退。

    白话叹道:“原来委羽山燚妖门门主司天恶到了,果然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司天恶抢了玄天璧飞向天际,群雄疾追不舍,没过几下,云锦山便已人去山空,连那些茅山弟子都追着燚妖门的一众妖怪去了。

    白话道:“可惜,可惜,没得看了。”

    徐丽蓉瞅她一眼:“你不是也要去找圆峤秘境么?怎的却在这里看着他们将玄天璧抢走?”

    白话嘿嘿一笑:“你们跟我来。”

    他们飞回山头,此时,紫清早已崩成不知什么样子,到处一片坑洼,十大洞天各派高手一团混战,没有把整个云锦山给毁去,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卞璧道:“这个是……”

    在他们面前,一团清清淡淡的灵气正不断流转,慢慢地凝聚成形,化作一个晶莹的玉璧。

    小姑娘得意地道:“什么叫买椟还珠?他们那个,就叫买椟还珠,为了一个无用的东西打得头破血流,真是笨死了。”

    徐丽蓉轻叹一声:“原来这个才是玄天璧?”

    “无中生有谓之玄,”小姑娘道,“他们抢的那个,只不过是十个羲和杯合在一起变出来的空壳,这个,才是结合了十大洞天百年之灵气凝聚而成的玄天璧。”

    唐小峰笑道:“难怪你要骗他们大打出手。”

    这丫头果然不愧是“鬼见愁”,谁看到她都得发愁。

    白话嘻嘻笑道:“那些家伙全是些笨蛋……”

    话音未了,后却传来轻轻淡淡的声音:“那也未必。”

    四人蓦一回头,竟看到一个穿紫袍的道者冷冷地立在那里。

    “宝仙九室之天”、青城剑派、紫玄真人!

    其他人都追着燚妖门门主司天恶去了,他却是折而复返。

    白话道:“你一早就知道那个不是玄天璧?”

    紫玄真人淡淡地道:“本派传承,上千年亦是不止,首任宗师乃是夏朝散仙,传下了一些典籍,对这圆峤秘境与玄天璧之事,知道的远比别人多些。圆峤秘境固然已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但这玄天璧,其实却在夏禹之后方才出现,这十天之会,也并非举办了上万年之久,甚至连三千年都还不到。只不过是秋前既无史书传下,与圆峤秘境有关之事又皆是秘密,因而没有多少人知道其中真相罢了。”

    白话道:“你既然知道那玄天璧是假的,却还跟他们战了一场。”

    紫玄真人冷笑道:“不让他们去抢假的玄天璧,我又怎有机会来寻真的玄天璧?”

    唐小峰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看来这世上,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想的那么笨。”

    小姑娘嘻嘻笑道:“要是每个人都笨成那样,那岂非无趣得很?”

    紫玄真人双手负后,清清冷冷地看着他们:“本派自有与圆峤秘境有关的典籍传下,固能知道玄天璧真假,你们却是从何得知?”

    白话回抓住已经成形的玄天璧,抱在前,依旧是嬉皮笑脸:“我知道的比你要多得多,但我不告诉你。”

    唐小峰心想,这丫头看来真的是知道很多,如果不是她,不管是真的玄天璧还是假的玄天璧,只怕都不会出现。

    紫玄真人挚出长剑,冷笑道:“说与不说,都是一样。”

    白话脸色苍白:“道长难道是要杀我们?就为了这东西?就为了一个外之物,道长难道就要杀人?”

    唐小峰使劲摇头:“不不,你弄错了,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青城剑派可是神州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人家可是青城剑派的掌门,掌门啊,怎会跟我们这些后生晚辈计较?”

    白话道:“那他为何要拔出剑来?”

    唐小峰道:“人家堂堂一派之主,自然要照顾我们这些后辈,他拔剑的意思是,不管谁要为难我们,他都会拼死保护我们的,这才是名门大派、一代宗师所拥有的气度,知道了么?”

    “原来是这样,”卞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着紫玄真人,“害我吓了一跳,差点把道长当坏人。”

    紫玄真人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徐丽蓉淡淡地道:“也许道长也想要玄天璧呢?”

    白话嘻嘻笑道:“但他如此份,怎么会跟我们这些小辈抢?”

    徐丽蓉道:“也许他不但要抢玄天璧,还生怕我们把他抢了玄天璧的事宣扬出去,想着要杀人灭口呢?”

    卞璧失笑道:“这怎么可能?道长不是这样的人。”

    唐小峰使劲点头:“没错,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他不但不会这样做,还会帮我们隐瞒,是不是?”

    白话拍着掌道:“没错,我就知道道长是个好人。”

    卞璧道:“其实我们可以邀道长和我们一起,带着玄天璧去找圆峤秘境,道长见多识广,肯定能够帮上我们。”

    唐小峰和白话觉得卞璧这句话有些不太好接,一下子就冷了场。徐丽蓉沉默半晌,看向卞璧:“你是在跟他们一起讽刺道长……还是在说真的?”

    卞璧:“啊?”

    唐小峰、白话:“……”

    他们刚才就有些奇怪,这家伙什么时候思路变得这么敏捷,居然会跟他们一唱一和了?

    紫玄真人的脸色越来越青,忽地一声怒叱:“受死。”

    剑光一闪,势若游龙,一剑刺向卞璧……跟其他三人的冷嘲讽、满脸嘲笑比起来,这小子一脸憨厚着说出来的话,反更让他觉得分外的挖苦和刺耳。

    好人总是没有好报……

    卞璧完全没想到紫玄真人说出手就出手,眼见面前剑光暴散,竟是无法反应过来。

    却听“锵”的一声,唐小峰脚步一错,直接替他将剑光挡了回去。

    紫玄真人心中一惊,他本以为这脑袋很大、材比例稍有些不协调的少年道士必定会死在自己这招“夺命游龙”之下,没想到他边那个少年反应竟是如此之快。

    唐小峰却也被震得手臂发麻,心想这家伙果然不愧是青城剑派之掌门。

    徐丽蓉子一窜,化作火灵直扑而去,紫玄真人见火势汹涌,倒踩禹步,飞剑霹雳般刺向徐丽蓉。

    卞璧勃然大怒:“堂堂一派之主,竟是如此小人。”宝剑出鞘,挟着凌厉罡气真取紫玄真人心脏,途中剑势连生变化。

    紫玄真人目光一闪:“丹霞七剑?”这小子竟是来自伍柳仙宗?

    他飞剑一折,连出七剑挡住卞璧的凌厉罡气。

    那少女化作的炎炎烈焰却也扑至,他不得不连退三步,待要重整阵势,烈焰中却又刺出黑色剑光。

    唐小峰破焰而出,墨虹剑划出道道剑花。

    紫玄真人只好再退。

    头上却传来嘻嘻笑声:“恶道看鞭。”

    那头上扎着两个荷包的小姑娘手持绳索,卷出道道圈影。

    紫玄真人开始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些后生晚辈,这四个人借着三天剑派的名义出现在这里,却没有一个真的来自三天剑派。

    他本以为能够轻轻松松解决掉他们,却没想到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唐小峰与白话故意激他,让他心浮气燥,再招招抢攻,让他空有一绝学,竟是缓不过气来。

    紫玄真人面现怒容,手腕连抖,剑化七星,七道光芒交错回旋,将四人全都卷了进去。

    白话笑道:“洞玄七星灵宝剑?”说话间,绳子连抽,竟将七星挡了下来。

    青城派乃是著名的道家仙剑门派。

    道家的心法与剑术讲究的是心平气和。

    然而,此时的紫玄真人想的是杀人灭口,不但要抢玄天璧,亦要让这几个少年全都死在这里,心中不免有鬼。

    心中有鬼,自然难以平心静气,心气不平,便易动怒。

    心既乱了,剑法如何不乱?

    他枉为一派掌门,此时此刻面对着唐小峰等人,竟是连反击都成问题。

    眼见自己的洞玄七星灵宝剑竟然被这小姑娘闪电般接了下去,又有黑色剑光、炎炎烈焰、凌厉罡气卷来,他心知再不逃只怕是真的会死在这里,只得袖子一拂,以道家罡气挡住脑袋很大的少年道士,飞剑一甩,直取那美丽女子的要害,自己抽便走。

    徐丽蓉却对冲向自己的飞剑看也不看,一招轰在紫玄真人背上,直轰得他皮开绽。

    唐小峰却是心有灵犀般回截剑,双剑相交,紫玄真人的飞剑竟是锵然断去。

    紫玄真人喷出一口鲜血,掠下山去,消失不见。

    “可惜,可惜,”白话收起绳索,“被他给逃了。”

    徐丽蓉落在地上,取出小镜子左看右看,见秀发未乱,放下心来,道:“毕竟是一派宗师,哪有这般容易死在我们手中?”

    卞璧恨恨地道:“亏他如此份,还不如那些卑鄙小人。”

    唐小峰道:“快走快走,别又有谁折了回来。”

    徐丽蓉修的是《炎经》,卞璧虽然用剑,练的却是道家罡气,白话鬼也不知道她到底修的是什么。四人之中,唯有唐小峰修的是御剑之道,剑遁最快,于是赶紧分出剑光,载了他们遁空而去,刹那间消失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