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十天之会

    十天之会终于开始,唐小峰等人被茅山派弟子带进了紫清

    一路上,白话都是气冲冲的,这让唐小峰有些好奇,因为这不符合她以往的子。他想着,莫非这小姑娘不只是精神分裂,而且自己恋自己,白天的她上了晚上的她?

    紫清内,他终于见到了茅山派宗师,亦即道号“白云子”的司马承桢,司马承桢穿道袍,仙风道骨,却又极是儒雅,脱下道袍,只怕人人都会把他当成一个儒者。

    司马承桢看到白话,微笑额首,白话冲他嘻嘻一笑。

    委羽山来的是燚妖门中排行第二的“混天蜮”悦惚,西城山来的是玉家门主之子玉风云,两山之主都没有出现。

    青城山到的是青城剑派派主紫玄真人,赤城山则是到了两位恶佛,一位是唐小峰他们前几撞见过的大是欢喜佛,另一位则是个穿破旧袈裟、满嘴叹息的瘦小和尚。

    大是欢喜佛看到徐丽蓉,眼睛一亮,咧嘴笑着,徐丽蓉哼了一声,虽然心生厌恶,却也知道这和尚神功了得,不敢轻易惹他。

    白话低声道:“他旁边那个,乃是五恶佛中的大悲弥勒僧,名号是他自己取的,听起来大慈大悲,却是个杀人如麻的恶僧,比大是欢喜佛还更作恶多端,欢喜僧只是抢抢漂亮姑娘,这弥勒僧心一不好就要杀人,路上遇到他时,最好见他就跑,免得被他杀了。”

    另有一僧独自坐在远处檀木椅上,单是看着,便让人觉得风清云淡,一片祥和。白话道:“那位是罗浮山的‘正僧’黄岩大师,罗浮十八寺主在罗浮山上各自主持一寺,其实不能算作门派,他们修的是禅宗,与自称是‘佛’,却凭着自己高兴随意解读佛经的赤城山五恶佛自然是对不上眼。此次十大之会,罗浮十八寺主只来了黄岩大师一人,大约是因为最近骑田岭山川崩裂,鬼怪尽出,另外十七个秃驴正在岭南降妖灭魔,无暇来到这里,但你可不要小瞧了这黄岩秃驴,他可是十八秃驴里最厉害的一个。”

    唐小峰在五岭被四圣追杀时,听过这位大师的声音,却没有见到他长成什么样子。

    黄岩大师用目光缓缓扫视全场,看到唐小峰时,微微皱了下眉,看到卞璧时,略略额首。

    唐小峰想起这和尚似乎精通望气之术,当在骑田岭时曾指着四圣说他们妄动无名之火,必有无妄之灾,结果四圣果然死翘翘了。他心想,这秃驴看到我时,心里必是闪过“坏人”二字,看到卞璧时则是“好人”二字,所以一下皱眉一下点头。

    林屋山尊圣门到的却是“地皇”玄闭户与三后,大是欢喜佛冲着“星后”珍珍笑,珍珍颤了一颤,着脸,没有去看他。

    白话低声道:“尊圣门除了两皇、三后、四圣之外,还有一个圣主,但他究竟姓啥名啥,有什么来历,却是连我也没有调查出来,甚至也没有几个人真的见过,只听说他神功盖世,就算是五恶佛,任何一人拿出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看大是欢喜佛虽然色迷心窍抢了珍珍,却也未必真的敢惹尊圣门的圣主,等十天之会一结事,大概就会马上逃回赤城山去。”

    唐小峰几人都很年轻,又是借十大洞天中最没落的西玄山三天剑派的名义来到这里,自然没有多少人关注他们,除了那大是欢喜佛贪图徐丽蓉貌美,视线不时扫了过来,就只有尊圣门的“地皇”和三后在看着他们。

    “地皇”玄闭户走上前来,冷笑道:“你们真是三天剑派的?”

    白话嘻嘻笑道:“他们不是,我是,武鹄是我爹,他们是我朋友。”

    玄闭户却不认得白话,又想着这姓唐的小子上带着五色笔,他自己出现在这里也好,省得再花心思找他,于是哼了一声,转离去。

    徐丽蓉瞅了小姑娘一眼,在唐小峰边低声道:“我们真的要跟她在这胡闹么?”

    唐小峰笑道:“来都来了,还能怎办?”

    反正只要十天之会没有结束,不管是那恶佛还是尊圣门都不会在这里惹出事端,实在不妙,趁早溜走就是。

    他原本就是个喜欢凑闹的人。

    除了这些人外,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拄着拐杖的老太婆,白话说她是括苍山隐玄门的血婆婆,另一个则是戴着面纱的女子,看不清相貌,只知道她是来自十大洞天中排名第一的王屋山,别的就一概不知。

    白话小声地道:“为了抢夺王屋山,这几年有好几个修仙门派相互血战,最近听说王屋山被一个叫天魔宗的魔道门派占了去,但这个门派里的每一个人都跟尊圣门的那个圣主一样神秘,竟是谁也弄不清她们是从哪冒出来的。”

    唐小峰仔细看去,除了看出那天魔宗女子材似乎不错,大约有二三十岁的样子,其他就真的看不出什么了。

    各派坐定,茅山派宗师司马承桢踏前两步,朗声道:“今大家难得齐聚一堂,还请诸位先听在下一言。”

    “混天蜮”悦惚怪笑道:“司马先生莫非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向我等说教么?”

    茅山派乃是天下道门之所宗,一向以降妖伏魔为己任,燚妖门内却尽是妖怪,恰好是茅山派要降的对象,两山自然是针锋相对。

    “不敢,”司马承桢道,“只是近神州大陆连番发生异变,长安、泰山、骑田岭等各处所在山塌地陷,神州之外,又有龙族时时窥视……”

    “地皇”玄闭户怪笑道:“大家都是为圆峤秘境与白玉城而来,不是为了听阁下诸多废话,还是各自取出羲和杯,早些令十杯相会更好一些。”

    司马承桢被连番打断,亦是无奈。

    此时此刻,这中佛、道、妖各门齐聚,实是百年难得一遇,若在别处,大家撞在一起不先杀个你死我活已算难得,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调停诸山,同为神州大陆当前的困境尽一份力,然而知易行难,大家都为十杯相会而来,谁也不想听他多说。

    唐小峰更是知道,尊圣门原本就与龙族有着密切连系,门中的三后亦是螭龙所化,巴不得神州大陆各门各派杀个你死我活,又怎会愿意让司马承桢把话说下去?

    唯一让唐小峰不解的是,龙族如此迫切地想要抢到五色笔,自然是因为当年轩辕黄帝迫龙族签下的神州契约依然作数,妙言等既是龙族,为什么却能够进入神州?

    司马承桢拍了拍掌,几名茅山弟子抬了一个玉桌上来,他将袖子一指,一只羲和杯落在桌上,又道:“便请诸位各自将杯取出。”

    悦惚、玄闭户、紫玄真人、血婆婆、黄岩大师、大师欢喜佛、玉风云、天魔宗蒙面女子逐一上前,各取一杯放在桌上,九只羲和杯俱都盛满天地灵气,萤光流溢。

    紫玄真人淡淡地道:“还有一杯。”

    “在我这。”白话翻了几个跟斗,落在中,她本就长得粉琢玉粉,又故意显摆,自然是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她取出一杯,嘻嘻笑道:“听说这十个杯子会在一起,打开圆峤秘境的钥匙就会出现,是也不是?”

    妙言笑道:“说是这般说,但到底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其实谁也不知,这圆峤秘境,可是从来没有打开过的。”

    小姑娘眼珠子乱转:“可我又听说,圆峤秘境其实是打开过的,上古之时不去说它,便是在一千年前,便也曾打开过一次。”

    紫玄真人皱眉道:“一千年前的事,又有几人知道?”

    “都不知道么?”小姑娘一脸失望的样子,“我还以为这里有人修仙,有人修魔,有妖怪,有龙族,有谁活个千年以上,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玄闭户与三后脸色微变,玉风云皱眉道:“哪来的龙族?”

    大是欢喜佛大笑道:“神州结界虽能阻止普通龙族进入,却不能阻住具有人类血统的龙族,有龙族在此,有何奇怪。”

    玉风云冷笑道:“奇怪是不奇怪,只是藏得如此之深,不知有何用意?”

    “混天蜮”悦惚亦是冷笑:“你玉家明明是妖,非要把自己当人,还不愿让他人知道,别人既然半人半龙,藏得深些又有何妨?”他并非是帮龙族说话,只不过是看玉家不顺眼罢了。

    玉风云与悦惚怒目相视,唐小峰却想着:“原来人与龙生出来的混血是可以进入神州结界的,这就难怪了。尊圣门在神州藏得如此之深,如果不是一心想要抢夺五色笔,只怕也不会在我面前现出真。”

    紫玄真人淡淡地道:“不管修仙修魔,若是过了千年还未能证道,不是寿命耗尽,便是应劫而死,又有几人真能活到千年以上?妖族的形也好不了多少,至于龙族寿命虽长,却也不过就是千年左右,一千年前就算有人进过圆峤秘境,此时无人知道,亦不足为奇。”

    白话嘻嘻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她将最后一只羲和杯放上玉桌,又拜啊拜:“金阙至尊玉皇大帝,龟山太妙王母娘娘,救苦救难观音菩萨,不起嗔恶阿闪如来,我可真想到圆峤秘境白玉仙城去看一看,你们可一定要让我如愿哟。”

    妙言失笑道:“又是求仙又是求佛,你的愿望若是真的成了,你怎知是哪个帮了你?”

    说话间,十只羲和杯灵气溢出,聚成一处,刹那间风云变色,鬼哭神嚎,又有天女散花,飘飘奇彩,令人为之惊诧。

    妙言道:“莫非这次真的会成?”

    司马承桢苦笑道:“我茅山宗从建宗起到现在,已有多次参加这十天之会,按以往所记,每次十杯相会都有这般异象,之后却很快就风消云散,十杯消失,回各自的洞天去了,到现在还没有一次成功过。”

    白话嘿笑道:“说不定这次会有所不同。”

    地面突然现出仙篆,聚成一团的灵气开始生出变化,先是快速旋转,又有如清莲一般节节开花,花香四溢,奇珠闪动,看得人眼花缭乱。

    司马承桢动容道:“这次果然不同。”

    众人精神一振,盯着流转的灵气,想知道它最终会变成怎样。

    白话喃喃地道:“我听说将十大洞天的灵气聚于一处,便有可能出现一个叫玄天璧的宝物,这宝物便是打开圆峤秘境的钥匙,十天之会正是为此而设,只要拿着玄天璧,到了月圆之夜,在十大洞天中的任何一山都能打开通往圆峤秘境的神秘通道,进入白玉城中。且不说白玉城里有诸多宝物和可让人长生的蟠桃树,就算什么都没有,圆峤秘境乃是在五行之外,待在里面就能不老不死,不用应劫,让人有无限的时间修佛修道……是也不是?”

    紫玄真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流转得越来越快的灵气,淡淡地道:“贫道听说的,亦是如此。”

    “可是呢,”小姑娘似是天真,又似是随意地道,“十大洞天有十个,玄天璧却只有一个,万一它真的出现了,那它又归哪座山所有?”

    没有人回答。

    紫清内一片安静。

    安静得就像是这小姑娘只是问了一个很无聊很无聊,无聊得让人根本懒得去回答的问题。

    (编辑通知明天上架,希望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能够在起点继续支持,多多订阅,多投月票,多投推荐票。)

    (上架后,目前定成每天更新一章,每章五六千字,更新字数跟以前一样,只是以前的两章并成一章,笨鸟有存稿的,可以保证绝不断更。)

    (再次感谢天王小二黑、天王尒二黑?-_-、书剑秀才cyq、寒ぁ栤ゞ破魇、非街头诗人、海峡老头、hao77、avatars、可鉴、无所不炎、流浪在梦里、闲来无事1234、无双玄德、潇程、TTSA、幽眸、。凱旋。、圣龙元帅、xiaonei凯、直笔秋、广西军团、、sayulala、tsukisama、不可忽视的蓝、室主人、苍熏、仙剑凌云、小雄韦伯、指点人生、单翼羽、∈猎人≌、okkk、云仙宝宝、天下1霸图、虾丝、孙一千、我是贼头、渺渺俗尘、chwhyesno、wokkk等书友的大力支持。)

    _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