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云锦山

    云锦山,又叫做龙虎山,据说天师张道陵曾于此山炼制九天神丹,丹成而现龙虎。唐时,此山在道教中的地位虽还远不及茅山,但在两宋之后,成为正一教的所在地,名气渐起,终成道教三大名山之一。

    唐小峰、徐丽蓉、卞璧、白话四人来到云锦山山下的镇子上,抬头看去,虽然已是深秋,山中却是鸀郁葱葱,仙鹤隐现。此山虽然不是十大洞天之一,却也是有名的福地,灵气独钟,与普通山岭自然不同。

    原本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却一下子来了许多人。

    他们走在街上,看到前方大摇大晃地走着五个怪模怪样的家伙,唐小峰觉得其中几个有些眼熟,却又明明不曾见过。卞璧低声道:“他们全是妖怪。”

    白话笑道:“这些都是委羽山的妖怪,为首的那个汉子是?妖门中排名第二的‘混天域’悦惚,那个女的是排名第五的‘血颜花’卢,另外三个是排名第七的‘冷钦原’血鸯,排名第八的‘狂腓力’度藏,排名第十二的‘载天蛇’白仞。”

    唐小峰恍然大悟,心想难怪后排的那三个家伙看着眼熟,他们虽然变化成人形,却又弄得怪模怪样,与他们的妖颇有相似之处。

    另一头又行来几位公子小姐,与?妖门这几个家伙差点撞在一起,两批人怒目相视,就渀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谁也不肯让谁。

    “这些是西城山玉家的人,”白话道,“玉家虽然也是妖族,却与?妖门截然不同,早已融入人类,他们的妖乃是孔雀,千百年来,除了本族之外,就只与人类通婚。?妖门却是极端仇视人类,你看他们明明都变化成人,还弄得如此阳怪气,连妖气都不收拢就知道了。这两山行事作风完全不同,彼此自然看不顺眼,?妖门将玉家视作妖族中的败类,玉家却自视为妖族中的名门世家,将?妖门这些家伙看得下,若非这里是云锦山,大家都是来参加十天之会的,现在只怕早就打了起来。”

    一个穿锦衣,腰戴玉佩的男子行了过来,锦衣男子冷冷地看了?妖门那几个家伙一眼,眼神虽带鄙夷,却又显然不想惹事,将那些公子小姐清清淡淡地训了几句,带着他们离开。

    白话道:“那位是玉家家主的长子玉风云,家传的化玉神功听说已经修到了第八重,就算是?妖门的‘混天蜮’悦惚也不敢轻易惹他。”

    徐丽蓉看她一眼:“你知道的倒是真多。”

    小姑娘嘿嘿笑道:“略懂,略懂。”

    十天之会是在明天,他们先去酒楼吃些东西,酒楼里,他们竟然看到“地皇”玄闭户与、月、星三后,玄闭户看到唐小峰竟然也出现在这里,猛地站起,却又缓缓坐了下去,他亲眼看到唐小峰杀了“天皇”,自是没有信心能够胜他,更何况此时此刻,云锦山下龙蛇混杂,他不想再生出别的事端。

    卞璧却向“星后”珍珍走了过去。

    珍珍面无表,冷冷地道:“何事?”

    卞璧静了一静,缓缓地道:“对不起。”

    他不知道大是欢喜佛对她到底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她是逃出来的,还是被那恶僧玩弄了数后,才放出来的,他只想对她说声“对不起”。

    珍珍的子颤了一颤,沉默片刻,才冰冰冷冷地道:“滚。”

    卞璧转离开,回到唐小峰等人边,徐丽蓉冷笑道:“你现在知道了吧?好心总是没有好报。”

    卞璧握紧拳头:“我本来就没有帮上她,她让我滚也是应该的。”

    唐小峰叹气……这家伙应该被什么东西咬上一口,然后去做个蝙蝠侠、蜘蛛侠、超人什么的,以发泄他那实在是过了头的正义感。

    她是敌人啊敌人!

    他们点了些酒菜,一边聊天,一边对着从街上经过的各派弟子指指点点。

    此时的云锦山山中建了许多临时的建筑,用以提供各派弟子和门人居住,而做这些事的自然便是主持此次十天之会的句曲山茅山派。

    唐小峰等吃完酒菜后,便进入山中,几名茅山道士虽来查他们份,但他们自称三天剑派弟子,又亮出羲和杯,这些茅山弟子自然也就放他们上山。

    一名茅山弟子将他们领到一座本是废弃,又重新打扫干净的道观,用作三天剑派的临时住处,跟其他宗派的住处相比,此处虽然寒碜,却也不小,估计是三天剑派虽然没落,不怎么被人看在眼中,茅山派却也没想到他们只来了这么几人,反是山腰处的那座佛寺虽然金碧辉煌,却是一大群青城派弟子挤作一处,吵吵闹闹。

    天黑后,唐小峰无事可做,又跟徐丽蓉做起各种游戏,变了许多花样,他将由还源丹生出的仙气灌入少女体内,内中所含的媚药成分让她罢不能,不由自主地主动迎合,唐小峰却又停了下来,她摆出各种令人赏心悦目的礀势,最后才让她趴跪在,自己从后头扶着她的香,深深进入,令她摆峰颤,喘连连。

    恩完后,他伏在妻背上,用手指拔弄她的秀发,在她耳边说着调戏的话儿。

    在长生宫被拉着拜堂时,他只觉这女人既破了相,脾气又坏,敏感自卑,总想着找个机会休了她,现在相处久了,抛开她那恢复青靓丽的容颜不谈,她那直来直去、从不藏着掖着的脾气,虽然自恋其实亦是天真的子,都让人觉得,有一个这样的妻子其实亦是不坏。

    他将美娘翻了过来,继续抚。

    徐丽蓉的俏脸儿再次涌起红潮,滴滴地看他一眼:“你还嫌不够么?”

    唐小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永远都不会够。”

    又是一番。

    那丰满美妙的,千百媚的呢喃,俱让他迷恋不止。

    一番递送后,他握着美娘纤长的双腿往上压,让她的大腿与蛮腰叠在一起,自己则压着她的尖,将体内的每一滴流都注了进去。美娘舒舒服服地吁出声来,迷糊地睁开眼睛,忽地吓了一跳,使劲挣扎,又拍着唐小峰的手,往他后指。

    唐小峰一个回头,也吓得差点跳起来。

    一个人影飘在那个,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那是一个纤细瘦小的小姑娘,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肩上披着彩带,头上扎着双髻。她看着唐、徐二人光着子做出的奇怪礀势,眼眸中充满了不解。

    唐小峰小声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甚至不知道月亮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月亮清清淡淡地飘在那里,眼睛却睁得老大,她用那梦呓一般的声音小小声地问:“你们……在做游戏吗?”

    唐小峰、徐丽蓉:“……”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