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下道学之所宗

    唐小峰来到外头,卞璧见他昨晚病成那个样子,现在却又一下子就生龙活虎起来,大是惊诧和佩服。

    离十天之会还有几天,他们并不赶着上路,就在这里休息。

    唐小峰与卞璧斗了几次剑,刚开始时他屡占上风,渐渐的,卞璧竟也能够跟他打得势均力敌。白话与徐丽蓉在远处看着,白话笑道:“卞大哥其实厉害得紧,不过显然经验不够。”

    徐丽蓉淡淡地“嗯”了一声,道:“他从三岁被人带走,然后便一直在深山里修习道家功法,连山也不曾出过,论起功底自然不是夫君可比。但他下山未久,明显缺乏与强敌作战的经验,应变不足,自是不免处在下风。但夫君虽然将他压制,他却始终维持不败,反给人越战越强的感觉,这自是因为他的根基在那。”

    白话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头上扎着两个小荷包,嘻嘻笑道:“但他竟然会去同敌人,真是有够傻的。”

    徐丽蓉道:“世上总有一些这样的人,从不瞻前顾后,只凭着一个侠字行事。”

    小姑娘笑道:“他这种人最好多些,如果每一个人都像我一样聪明,那我还骗谁去?”

    徐丽蓉瞅她一眼。

    唐小峰与卞璧练完剑后,四人聚在一块,聊起参加十天之会时所用的份。白话道:“这个我早已想好了,三天剑派已经末落,我们带着羲和杯,自称三天剑派小一辈的弟子,就说师长们已打算放弃西城山,这十天之会,只是让我们带着羲和杯来应个景,只要羲和杯到了场,另外九大洞天的人也不会在乎。”

    卞璧道:“但我们不会三天剑法……”

    “我会。”白话跳起,挚出一剑连抖三下,三团剑花交错回旋,正是三天剑法。她收剑坐下,道,“十天之会原本就有不成文的规定,纵有再深仇怨,一旦进入云锦山下就不许寻仇,卞大哥跟小峰哥哥原本就是学剑的,论起实力,三天剑派那些弟子只怕没哪个比得上你们,否则也不会没落成这个样子,我把三天剑法随便教你们一下,又有派主武鹄的手信,其他人自然不会多问。”

    又道:“十天之会,最重要的其实便是十杯相会,十个吸收了洞天灵气的羲和杯会在一起,就有可能取得打开通往圆峤秘境的神秘钥匙,至于参加这十天之会的到底是哪十个门派,其实大家根本就不在乎。千百年来,参加这十天之会的门派也不知换了多少,以后也一直都会换下去。”

    徐丽蓉道:“但是昨晚那恶佛与尊圣门的地皇、三后都有可能会参加十天之会。”

    唐小峰哂道:“那又能怎样?我们带着羲和派,他们难道还能赶我们走?我们走了,十天之会他们也开不成。”

    “放心啦放心啦,”白话摇着手,“这次十天之会虽是在云锦山,但主持的却是句曲山的茅山派。茅山派宗师白云子欠我一个大人,多少会帮我瞒着一些。”

    唐小峰瞅她一眼:“你的人缘倒是广得很。”

    句曲山的茅山派可不同于三天剑派,自从三茅真君开创茅山宗以来,茅山派的声望越来越大,隐约成为道家上清派之牛首,甚至有“茅山之外,别无正宗”这一说法。

    茅山派尊的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奉的是《黄庭经》,修的是三清剑术和谷衣心法,又擅长各种斋醮符咒。茅山派的三清剑术又称作“三清奉符”,与三元、青城又或是一般剑侠所修的剑术截然不同,而是将剑术与符咒结合在一起,以剑施符,乃是三茅真君所自创,此时虽然只有茅山宗等少数几个门派才会,到了后世却广为流传,在二十一世纪电影电视里经常出现的一个道士拿把木剑挥来舞去,擒魔捉妖的节,其最初根源其实便是茅山派的三清剑术。

    茅山派这一任宗师,道号白云子,复姓司马,名叫承祯,除瑕口名声与高超道术之外,亦写得一手好书法,其独创的“金剪刀书”在中国古代书法的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他手著的《坐忘论》、《天隐子》更是流传后世的道家重要典籍。

    当然,唐小峰虽是一个五讲四美三的好孩子,又是一个穿越者,但他前世对书法没啥兴趣,也没有兴趣当道士,对司马承祯在书法和道家经籍上的成就是一无所知的,但是茅山派宗师,单只是这个名号便已极是让人敬服。

    茅山为天下道学之所宗,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四人又讨论了一些细节,不过白话对这次的十天之会显然已是谋划许久,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也不用唐小峰他们去心什么。

    到了傍晚,白话又不知去了哪里,卞璧自行打坐练功去了。

    唐小峰牵着徐丽蓉沿溪瞎逛,又在一条小河边坐下。

    徐丽蓉道:“你真的信任那个丫头?”

    唐小峰哂道:“反正没事做,这十天之会听上去有趣得紧,跟着她,说不定真能找到她说的圆峤秘境和白玉城,但要说信任她,我可还记得在不死树下秀霸窟里,信任她的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徐丽蓉道:“你果然不是一个傻瓜。”

    唐小峰道:“我本来就不是傻瓜。”

    徐丽蓉道:“可为什么有时看你,总是觉得你很傻。”

    那是因为在你眼睛里有两种人是绝对不存在的,一种是聪明人,另一种是比你漂亮的人。

    在这女人的眼睛里,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比她漂亮,在这女人的眼睛里,全世界的人,不过是笨蛋一级到笨蛋九级的区别。

    唐小峰道:“难道我还会比卞璧更傻?”

    徐丽蓉定睛看着他。

    唐小峰沉默一阵,小心翼翼地道:“娘子……你不会真的这样想吧?”

    徐丽蓉看着他,轻叹一声:“夫君……你竟已沦落到要去跟他比傻的地步么?”

    唐小峰:“……”

    这女人人漂亮,虽然子不好,其实也算是个好妻子,只不过有时跟她说话,会让人觉得自己好傻……她的思路可以从东飞到西,别人是追不上的。

    夕阳已坠,月亮移上山岭,清水粼粼,鸟儿夜归。

    美娘面靥如花,滴如水。

    唐小峰抱起她,往远处树林走去。少女的脸色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低声道:“夫君……你这是要做什么?”

    唐小峰笑道:“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自然要去行周公之礼。”

    到了林中,罗裳渐解,美娘那完美得毫无瑕疵的绽露在他的眼中。他轻抚着如缎的肌肤:“娘子……”

    “夫君……”美娘含脉脉,闭着眼睛,由他欺凌。

    一阵抚,几声喘,他伏到美上,缓缓进入她的窄小花径,搅得那花儿乱颤,幽香满林……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