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大雷音破障佛光

    大是欢喜佛肥肥胖胖,珍珍却是小,被他抱在怀中,宛如被金丝笼困住的雀儿,怎么也无法挣脱。“后”妙言与“月后”雪珠见妹子被擒,立时大怒,子一窜,化作螭龙冲向大是欢喜佛。

    大是欢喜佛念声佛号,肩上现出两只长手,金光一闪,就将二龙的脑袋按在地上,龙乱砸,周围桌椅纷碎,却又很快就无法挣扎。

    一道金光将她们制住,让她们不得不现出人形,颓废地趴在地上。

    大是欢喜佛上更是多出十几只手,在珍珍上乱摸,从脸到,从珍珍虽然愤怒,虽然挣扎,然而大是欢喜佛的手渀佛带有魔力一般,又让她止不住地生出阵阵快感,想要呻吟,想要喘。

    唐小峰与徐丽蓉、卞璧俱是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与三后交过手,很清楚她们的实力有多强,然而对这恶佛来说,她们的这点实力简直就跟扑火的飞蛾没有什么区别,她们的愤怒与挣扎甚至只是徒然增加他的欢喜。

    妙言的脑袋被按在地上,她艰难地道:“佛爷这样做,就、就不怕坏了十天之会的规矩?”

    大是欢喜佛笑道:“只说到了云锦山下,不可再寻仇生事,这里可不是云锦山。”

    妙言眸现怒光:“你敢欺凌我们,圣主绝不会放过你。”

    大是欢喜佛更是大笑:“等我欺负完你们,刚好到云锦山参加十天之会去,你家圣主再怎么想蘀你们出头,也不好寻仇生事,非得等过了十天之会再说。”

    他竟将“星后”珍珍分开双腿,用那多出来的手臂同时玩弄。

    突然间,一道剑光破空而去,直夺他的面门。大是欢喜佛冷笑一声,分出一只手随手一弹,破去罡风,弹开剑光。

    穿道袍的持剑少年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脸色苍白,却依旧剑指大是欢喜佛,怒道:“放开她。”

    出剑的竟然是卞璧。

    在三后被大是欢喜佛擒下时,唐小峰正自大喜过望,心想天助我也,于是牵了徐丽蓉,又悄悄向卞璧使个眼色,想要借机逃走,至于这三后怎么怎么的,被那恶佛先后杀也不关他事。

    谁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卞璧直接就见义勇为,英雄救美去了,让他在心里大叫:“笨蛋、笨蛋。”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唐小峰与徐丽蓉对望一眼,纵过去抓了卞璧,就要破顶遁走。

    大是欢喜佛冷笑道:“刺本佛爷一剑,还想逃么?”

    伸手一抓,竟是抓向徐丽蓉。

    唐小峰诡异一扭,不是去救徐丽蓉,反是击出剑光,直取大是欢喜佛双目。剑光爆散,大是欢喜佛微眯着眼,一只手飞出破去剑光,另一只手反挖向唐小峰双目。

    徐丽蓉见夫君遇险,化作焰光奇诡飞去,万神圭旨乾离火一卷,亦是攻向大是欢喜佛。她与唐小峰在东海时共过患难,又一同相处了这么些子,在这一刻自是心有灵犀,深知敌人太强,彼此救援不过是相濡以沫,一同遇险,倒不如招招抢攻,攻敌之所必救。

    看着那惊人熔岩,大是欢喜佛动容道:“好火。”

    张口一吸,竟将徐丽蓉击出的乾离火吸入肚中,再朝着唐小峰狂吐而去。这一招大出唐小峰预料,徐丽蓉亦是花容失色。

    大是欢喜佛更是同时伸手,往徐丽蓉再次抓去。

    他上的手竟似无穷无尽,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危急关头,唐小峰对冲向他的万神圭旨乾离火不闪不避,反驭剑斩断抓向徐丽蓉的怪手,将她救下。眼看他自己就要被倒冲而来的乾离火扑中,边人影一闪,却是卞璧纵了过来,劈出罡气,将乾离火阻住。

    唐小峰自然知道卞璧会来救他……这小子正义感泛滥,看到敌人被欺凌都要爆棚一下,看到同伴遇险怎么可能不救?

    徐丽蓉纵飞入火中,失控的乾离火立时被她吸入体内。她与卞璧同时冲向大是欢喜佛,烈焰与罡气和在一起,有若旋风,周围的桌椅都被卷得四分五裂,那些美的尼姑却是散在一旁,又歌又舞,唱着美妙梵音。

    唐小峰却停在那里,只将墨虹剑快速斩了两下。

    妙言、雪珠立时脱困而出,化作两只螭龙,分左右袭向大是欢喜佛。

    大是欢喜佛叱上一声,上金光乍现,又生出四只金手,持琉璃瓶、金钢杵、宝珠、舍利子四样法宝,宝光四溢,将徐丽蓉、卞璧、妙言、雪珠二人二龙全都住。

    唐小峰点着一张桌子跃上屋檐,凌空一翻,手中黑剑脱手而出,闪电般刺向恶佛眉心。大是欢喜佛一声怪笑,口吐莲花,接住黑剑。

    黑剑却蓦地一旋,竟刺破莲花,疾刺而去。

    这支飞剑有古怪!大是欢喜佛闪过念头,却又全然不惧,竟全凭佛光阻住飞剑。

    唐小峰冷笑一声,心想你一人硬拼我们五人,就算再有神通,也不可能耗得过。

    但他很快却又发现有些不太对劲。

    大是欢喜佛虽与他们五个硬拼,但周围那些美妙尼姑却是一直都在舞着、唱着,随着她们的舞、她们的唱,某种无形的气流从她们上快速流进大是欢喜佛体内。

    阳交感,隔体双修!

    唐小峰一下子就认出这是某种最玄妙最上乘的双修术,单凭这种双修之术,大是欢喜佛体内的佛光只怕是取之不尽,用之不歇。

    他更是觉察到一股强大气劲在金光之内快速涌动。

    “小心!”他大喝一声,收起墨虹剑。

    大是欢喜佛子一缩一涨,金光爆散。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气劲狂卷,客栈四分五裂,两只螭龙喷血抛飞,坠在地上,徐丽蓉与卞璧位于大是欢喜佛的正面,形势更加险恶。

    尤其是卞璧,他分明感应到自己所面临的正是光束的中心,他额生冷汗,脸色苍白,除了死亡,他已想不出自己还能有什么下场。

    徐丽蓉的感觉却是比他好不了多少,冲向她的金光虽然及不上卞璧,但却有种无形的力量压制着她,与此同时,她更看到大是欢喜佛冲着她一脸笑,两只手紧随着金光向她抓来,而她宁可死去,也不愿让那双脏手碰到自己。

    眼看他们便要遭难,唐小峰却突然落了下来,抓住他们的肩,带着他们一旋。

    他们只觉整个天地似乎都扭曲了一下。

    紧接着便是大是欢喜佛惊诧的声音:“咦?”

    那爆散的金光从他们上穿过,他们却完全没有被击中的感觉。

    塌落的屋顶亦在金光的冲击下往周围碎散,那些美丽尼姑却是完全不受影响,依旧舞着曼妙礀,唱着靡靡梵音。

    月光洒下,如幽似幻。

    唐小峰带着徐、卞二人飞退数丈。

    徐丽蓉与卞璧却是吓出一声冷汗。

    妙言与雪珠变回人形,惨然相顾……她们已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大是欢喜佛的对手,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因为大是欢喜佛从许久以前就贪图她们美貌,抢了珍珍还不甘心,固而才留了手,否则,单是那爆散的金光,已足以让她们惨死当场。

    珍珍依旧被大是欢喜佛抱在怀中,虽然想要让大姐二姐不用管她,赶紧逃走,然而那仅存的理智已无法让她开口说话。她的子在这恶佛的抚摸下,有如被神秘潮汐冲击一般,生出阵阵快感,让她拒先迎,贴着大是欢喜佛肥胖的子蠕动、摩擦……

    尽管她的眼睛充满了极致的厌恶与害怕。

    大是欢喜佛却对怀中的龙女看也不看,只是盯着唐小峰……他竟没有弄清这小子到底是怎么躲开他的大雷音破障佛光,甚至还救下了小道士和那艳的美丽少女。

    远处突然飞来两道光影,落在地上。

    妙言与雪珠心中一喜……终于来了。

    来的是“天皇”应天阳、“地皇”玄闭户。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