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两皇三后

    卞璧不好意思地挠头:“不瞒两位,小弟从小被师父带到山中,以前从来不曾见过女人,这次出山后才知道原来男人女人是不一样的。但像这种明明是男的却非要扮成女人的家伙,小弟却是不怎么分得出来。”

    难怪这家伙连徐丽蓉这般靓丽的女子都会误认成男的。

    唐小峰看着飘在夜空中的七女,低声道:“她们可都是女的。”

    徐丽蓉道:“莫非她们就是你的七个姐姐?”

    卞璧道:“我三岁时就被师父带走,虽有七个姐姐,以前却从来不曾见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唐小峰道:“我帮你问……”

    话还没说完,那七个少女已踏着月色往北飞去,她们的法极是怪异,飘飘忽忽,仿佛在水里游泳的鱼一般。

    唐小峰道:“追。”剑光一闪,直追而去。

    卞璧与徐丽蓉紧追在他的后。

    他们追了一路,落在一处山崖。

    前方森林中,许多人正在逃窜,他们看到那七个白衣少女化作异兽扑下,肆意杀戮。

    唐小峰低声道:“她们杀的是尊圣门的人。”

    那些逃窜的家伙,分明是曾跟着四圣追捕他的那些尊圣门门人。

    徐丽蓉见这些少女化作各种异兽,不由问道:“她们莫非是妖怪?”

    卞璧摇了摇头:“她们上没有妖气。”

    徐丽蓉冷哼一声:“或许是她们妖法了得,你觉察不到。”

    卞璧道:“我伍柳仙宗向以斩妖除魔为己任,自有一感应妖气的方法,她们要真是妖怪,绝不可能感应不到。”

    唐小峰心中一动,从百宝囊中取出那感应灵气的罗盘,罗盘的长针指向前方,不断晃动,短针却是指在“花”的位置。他心中一阵错愕:“这些少女竟然是转世花神?但是百花里,好像没有哪个美眉是妖怪,这是怎么回事?”

    又想道:“卞璧的七个姐姐肯定都是花神,这些姑娘恰好七人,又都是转世花神,难道她们真的是卞家的七位小姐?但她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些尊圣门弟子并不是普通人,但在七女化的异兽袭击下,全无还手之力,只一会儿,便被杀尽杀绝。

    七女变回人,飞上夜空,很快就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唐小峰三人飞下山崖,走在这一具具尸体之间。这些人死得惨不忍睹,有的首异处,有的肢残体断。

    卞璧喃喃地道:“希望她们不是我的七个姐姐。”

    唐小峰道:“有人来了……”

    刹那间,五个人影从远处飞来,三女二男,围住他们三人。

    这五人扫了满地尸体一眼,其中一名型高大、头戴王冠的男子朝唐小峰与卞璧看了一眼,冷冷地问:“你们谁是唐小峰?”

    唐小峰笑了一笑:“我是。”

    那人冷然道:“就算我尊圣门与你为敌,你杀了四圣也就是了,为何还要追杀至此,连一人也不放过?”

    唐小峰喃喃地道:“我要是跟你说,这些人不是我杀的,不知道你信不信?”

    卞璧道:“莫非是尊圣门的两皇三后?”

    头戴王冠、型高大之人哼了一声:“本人‘天皇’应天阳。”

    旁边一人虽亦戴着王冠,型也瘦小得多,同样怒哼一声:“‘地皇’玄闭户。”

    另三女戴的则是凤冠,一女婀娜多姿,笑道:“妾后’妙言。”

    一女沉冷淡:“‘月后’雪珠。”

    最后一女面无表:“‘星后’珍珍。”

    卞璧心道:“糟了,糟了,果然是这五个家伙。”

    唐小峰自然也看出这五个家伙每一个都不好对付,只是事到如今,就算能把这些尊圣门门人的死撇清也是无用,那山、林、风、火四圣总是被他杀的,更何况这些人原本就想要抢他怀中的五色笔,就算无冤无仇,这一仗也是非打不可。

    他看向卞璧,道:“小弟与尊圣门有些过节,但这跟卞兄无关,卞兄没必要插手,不如就此离去。”

    卞璧怒道:“你们是陪我追人追到这里,我却自己逃走?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唐小峰心想,甚好,甚好,我就是在等你说这句话。

    “天皇”应天阳双手负后,朝三后冷冷下令:“杀了他们。”

    妙言、雪珠、珍珍三人子一窜,竟化作三条螭龙朝唐小峰等人冲来。

    唐小峰与徐丽蓉大出意料……她们竟是龙族?

    有神州结界和神州之盟在,龙族不是无法进入神州大陆的么?

    珍珍冲向卞璧,卞璧宝剑一闪,脚踩禹步,以道道罡风将她截下。

    雪珠往上一冲,再张牙舞爪纵云而下,将唐小峰撕成碎片。

    徐丽蓉化作熊熊火焰倒迎而上,与她战成一团。

    唐小峰等着妙言冲来,谁知夜色一幻,妙言竟然失了踪影。

    他心中一惊,凝神静气,把握着边的点点滴滴,忽将子一拔。

    一只螭龙从他脚下破土而出,张口向他双腿咬来。

    风从虎,云从龙。

    三只螭龙腾云驾雾,时隐时现,变幻莫测,有时明明就在眼前,龙一晃,突然又不知去向,再从暗处飞出。

    剑气纵横,电闪雷呜,徐丽蓉化出的焰火更是染红了半个夜空。

    珍珍发出一声龙啸,破云而下,挟着惊人气劲冲向卞璧。卞璧连退七步,一步劈出一剑,将她险险阻住。

    “地皇”玄闭户淡淡地道:“这是伍柳仙宗的丹霞七剑。”

    “天皇”应天阳冷冷地道:“管他是谁,只要抢到五色笔,我们的任务便算完成。”

    “地皇”玄闭户道:“那便先杀了这小子,再抢五色笔。”子一窜,祭出一只巨鼓,当头便朝卞璧砸下。

    玄闭户这一出手,气势惊人,整个天地都似是震了一震。

    卞璧脸色一变,他与珍珍相抗,原本就处在劣势,玄闭户一鼓袭来,竟是无法抵挡。

    眼看卞璧便要死在巨鼓之下,一道熔岩卷来,与巨鼓撞在一起。只听轰的一声震响,巨鼓被撞了开来。

    巨鼓虽被撞开,熔岩化作少女,脸色已是白皙。徐丽蓉虽然强行救下卞璧,但这巨鼓也不知是什么法宝,竟然不怕她的万神圭旨乾离火,令她受创不浅。

    雪珠趁机飞来,利爪击向徐丽蓉后心。

    一道剑光却又从天而降,斩向雪珠。雪珠早已算到,冷笑一声,扭着龙避开。

    来救徐丽蓉的自然是唐小峰,只是他与“后”妙言原本就战在一起,他一抽救人,妙言马上便趁势追击。

    雪珠便是算到这点,才会在心中冷笑。

    谁知雪珠一避开,唐小峰却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扭着子,回一剑,墨虹剑刺出黑色剑光,有若霹雳一般势不可挡。

    妙言发现不对劲,也赶紧闪了开来。

    忽地,“地皇”玄闭户跃上枝头,以手击鼓,鼓声直摄人心。

    唐、徐、卞三人虽会在一处,形势却愈发不妙。玄闭户拍出的每一道鼓声都仿佛是拍在他们心脏上,让他们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三只螭龙在他们周围游走不休,施出各种妖法,让他们应接不暇。

    远处还立着一个双手负后的“天皇”应天阳。

    他们的形势越来越险恶。

    唐小峰却是一边御着飞剑,一边侧耳倾听。

    他听着玄闭户拍出的鼓声,突然将手一引,一道细细的火焰击向巨鼓。

    玄闭户心中冷笑,他的“通天鼓”连万神圭旨乾离火都不怕,还怕这小小的三昧真火?

    谁知火焰虽小,却一下子就将巨鼓击得穿了。玄闭户发现自己的通天鼓竟已无法拍响,一时间怔在那里。

    连万神圭旨乾离火都烧不出半点痕迹的通天鼓,竟然就这样毁在那微不足道的三昧真火之下?

    他却不知,唐小峰的“听剑”秘术神鬼难测,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已听出了通天鼓里所含的材质。他的三昧真火里加了五精天火,虽然威力不大,但其中的五行精气调和得恰到好处,又是击在通天鼓最薄弱的位置,一下子就毁了玄闭户的通天鼓。

    卞璧与徐丽蓉气势大涨,罡气与乾离火狂轰而出,退三后。

    唐小峰道一声“走”,分出二剑,载着他们破空而去。

    “天皇”应天阳却出手了。

    应天阳刹那间便移到他们面前,化作一个黑色的巨大兽头,张口便向他们咬去。

    虽然只是现出真,但在他现形的这一瞬间,天空击下万千霹雳,地面裂出道道巨口,远远近近鬼哭神嚎,万兽奔逃。

    他竟是一只“犼”!

    只在神话传说里出现,却是谁也不曾见过的“犼”。

    神秘与可怕之处远远超过普通龙族,几可比拟传说中三十三万年才出一只的应龙的“犼”。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